我赤裸着身子,躺在床上,手拿着一本《时代》杂志,一目十行地翻看着,在我头上的床头上方,高高挂着一张结婚照,女主角是穿着洁白婚纱的雪君,高贵典雅的她秀发披肩,头靠在男主角的肩膀上,照片的男主角正是我的好友,温文儒雅、风度翩翩的丁健。
 
「洗完了?」随着浴室门被打开的声音,我放下手的杂志,目光转了过去。
 
出现在我眼前的雪君这时身披着一条白色的大毛巾,在後面简单地打了一个结,手伸到头上,用另外一条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长头发。
 
我站起来,走到雪君身边。雪君笑着对我说:「洗完了,轮到你了,快进去洗。」
 
「不洗了,我要……」我把手伸到雪君身上的大毛巾上,作势要把它拉下来,雪君惊叫:「不行不行,你身上还都是她们的味道,不许你碰我!」说着推着我的後背,把我推进了浴室,然後把门给关上了。
 
我无奈,只好从毛巾架上取下自己的毛巾,把水打开,迅速地冲洗全身,用最快的速度洗完了一个澡。
 
当我洗完走出浴室时,雪君正坐在床上,刚用电吹风把自己的头发吹乾。一见我走出来,她用夸张的声调说:「哇,洗得这快,有没有洗乾净啊你?」
 
「我怎忍心让你久等呢?」我笑着坐到雪君身边,手扶着她的头,先在她嘴上亲了一下。雪君的身上还散发着刚洗完澡时的些微热气,我另一只手伸到她背後,解开大毛巾的结,然後把大毛巾拉了下来,雪君雪白苗条,而又修长健美的赤裸身子就出现在我眼前。我急色地低头含住她高高翘起的乳尖,用牙齿轻咬了几下,雪君打了个哆嗦,笑着说:「等一下啦,这垞婠什……」然後作势拿起手的电吹风,说:「小心等下电死你哦。」
 
我只好放开雪君的身体。雪君站起来,把电吹风放到梳妆台的抽屉,然後回到床上,伸手捏住我的大鸡巴,问我说:「今晚射了几次了?」
 
「就一次,给你留着呢。」我打趣说,同时也伸手抠着雪君下体的屄缝。雪君的阴唇不是很大,只有两小片嫩肉稍稍地朝外,不过阴毛乌黑而又浓密,摸上去很有感觉。
 
「是不是真的啊?」雪君笑说,手在我的鸡巴上套了几下,见有些发硬了,就张口把它含了进去。我就势躺在床上,雪君慢慢地挪动身子,让屁股对准我的脸部,我自然知道她想要做什,马上伸出舌头,在她的屄缝上舔着,细心地品嚐着她下体的迷人气息。我们俩人之间早就有过数百次给对方口交的经验,对对方的需求也说得上是了如指掌,不一会,两人都开始进入了状态。
 
「洗得蛮乾净的嘛。」我笑说:「刚才罗主任和丁健不是都射在头了吗?咋一点都不见了?」
 
「当然要洗乾净点给你啦。」雪君喃喃说道:「要不然人家怎Ξ在抈洗那久?」
 
这时候我有些情动,拍拍雪君的屁股,让她先站起来,然後问她:「要不要看看他们现在玩得怎样?」
 
雪君笑着点点头,伸手拿过床头柜上的电视遥控器,打开挂在上的六十寸LED电视。电视的画面被平均分成两半,抈分别是通过高清摄影机传过来的,此时正在另外两个房间头发生的事情。
 
只见在屏幕的左方,雪君的丈夫丁健这时候身上也是一丝不挂地坐在床边,在他身前的是一个看上去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丰满中年美妇,上半身也是赤裸的,两个肥硕的大奶子颤巍巍地挂在胸前,脚上穿着一对黑色的渔网丝袜,丁健正捧着美妇的一只脚,将她穿着丝袜的足尖含在嘴,温柔地舔着,而他的另一只手伸到中年美妇的下身处,手指在美妇浓密阴毛遮盖下的阴道来回抠磨着。那美妇双眼微闭,一边享受着丁健的爱抚,一边将她另外一只脚顶在丁健的鸡巴上,一下一下地轻轻按压着。
 
而在屏幕的右半边,我的女友刘晶这时正将她青春靓丽的身躯伏在一个头发斑白的男人怀,那男人带着眼睛,年纪虽然已经不小,但是书卷气很浓,他光条条的身体躺在床上,刘晶慢慢地分开自己的双腿跨坐在他身上,一手分开自己娇嫩的阴唇,对准男人高高立起的鸡巴,慢慢地套了进去,然後刘晶双手抓住男人的手,开始上上下下抛动着自己的身子。
 
看着自己的「另一半」在屏幕中跟别人淫乱的场面,我跟雪君都忍不住了,这时我两腿平伸着坐在床头上,然後让雪君背对着我坐在我大腿上,我高耸的鸡巴对准她的骚屄口,让她慢慢地往下坐,湿热的屄道一点点地将我的大鸡吧吞了进去。我双手从後面换过去握住雪君那一对算不上巨大,但是玲珑有致的奶子,用力地搓揉着,屁股小幅度地轻微摆动着,我们两人一边欣赏着电视的画面,一边和风细雨般地交合着。
 
「真棒……」就这样干了一阵子,雪君可能是不再满足於这种轻柔的肏弄,把头扭过来,用力地吻着我的嘴唇。我读懂了她内心的渴求,猛地站起来,拍拍她的屁股,雪君顺从地把身体向前一趴,膝盖屈了起来,双手撑床跪在那。我跪在她的身後,手扶着她的屁股,鸡巴从後面再次肏进她的屄道,雪君舒坦地长出了一口气,我马上迅速地摆动屁股,让鸡巴快速地在她的骚屄来来回回地抽插……
 
************
 
第二天,我是被从下体处传来的一阵酥麻感弄醒的,迷迷糊糊中睁开眼睛一看,雪君那头紮着马尾的长发就在我的胯下,又湿又热的感觉从龟头处不断地传上来,显然是雪君正用她灵活的小香舌,一下一下地在舔弄着我的鸡巴。
 
「雪君……」我扭头看看床头柜上的时钟,现在才早上七点钟,我用疲惫的声音说道:「起得这早?现在才七点啊。」
 
雪君微微一笑,用手撩了撩额头前的乱发,说:「太阳都晒屁股上了,大懒虫!」
 
「哪有?这不外面还黑着……」冬夜漫长,这时候外面的天色才蒙蒙发白。
 
今天是星期六,本来不用上班,还打算好好地睡上一觉的,谁知道早早地就让雪君用这种方式给弄醒了。
 
该介绍一下住在我们这栋房间的六个人了,郭雪君,跟我一样是五十一岁,她是云山大学中文系的政治辅导员,同时也是我的好友丁健的老婆。丁健大我岁,在云山大学读博士後。
 
和丁健、雪君夫妻两认识是在年前,当时我刚在云山大学读完研究生,本来想去城缬工作,刚好大学一个自选商店的老板要退休,因为读书时跟他混得很熟,他就问我要不要接手那个店?价格自然是算得非常便宜,当时我正好为找工作的事情而四处碰壁,遇到这样的机会觉得不容错过,就问家膈了笔钱,把这个店给盘了下来。
 
工作问题解决了,要解决的就是住宿问题,既然已经毕了业,我自然不能再住在校内的学生宿舍,只好到校外租房住。那时候一个朋友跟我说,中文系的系主任罗兴教授在学校後面有一栋独立的房子,正好要招租,我就马上过去看了。
 
罗主任盖的是一栋两层的新房,面积并不大,楼上的两个房间一个他和妻子自住,另一个是留给他们在外地读书的儿子的,只在每年寒暑假的时候才有人住,而楼下的个房间我租了一间,另外一间租给了丁健和郭雪君这对夫妻,另外一间暂时租不出去,只好任由它空着。
 
我所经营的自选商店为云山大学的几千学生提供各种生活必需品和方便食物,由於云山大学地处深山,离最近的市镇都有二十多公的路程,学生们去校外购物非常不便,以前的老板年纪太大,完全不知道学生的需求,所以生意一直做不大起来,而我在接手之後,对商店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作为过来人,我深知学生们的需求,因此针对他们的爱好进了大量新产品,这些产品在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学生们的需求,生意自然也变得就十分红火。短短年下来,我的小商店已经经过两次扩建,把周边的另外两个小店都给吞并了,说得上颇具规模,俨然称得上是个小型的超市了。
 
手的钱慢慢地多了起来,我身边的女朋友换了好几个,去年还买了一辆别克。以我现在的经济条件,别说租更好的房子,就是在这买上几个房产都不在话下。但是我却依然住在罗主任家的小出租房,丝毫也没有搬出去的念头。我之所以对罗主任这个家如此依恋,不用说,自然有着特殊的理由……
 
现在跟我一同生活的是我的女朋友刘晶,她今年才二十一,在外语系念大二,是所谓的第一批九零後大学生。去年我把她追到手後我们俩开始同居,到现在也快满一年了,所以现在住在罗主任家的就是对男女,一共六个人。
 
罗主任今年是五十五岁,生性幽默,又不服老,老是让我们管他叫兴哥。而他的妻子龚艳红女士五十一岁,是云山大学哲学系的教授,主要研究伦理学。这对老夫妻对性都有很深的研究,经常在我们两对年轻人面前大谈性解放和性自由,别看他们年纪不小,但是相貌都保持得非常年轻,尤其是龚教授,看上去也就是四十出头的样子。终於在他们多次的诱惑下,有一次丁健提出既然我们刚好是对男女,那不如尝试一下换妻,也可以调解一下对伴侣的性疲惫。早就对雪君的美色垂涎尺的我自然是喜出望外,至於我的女友刘晶,作为九零後的新人类,自然更加愿意尝试,全家六个人就只有雪君还有些犹豫,但是看着丈夫期盼的目光,雪君最後也只好答应下来。
 
我们交换的规则是这样的:每周日和周一晚上是家庭时间,不进行交换,各自和自己的对象度过,以保持彼此间的感情,而从周二开始,周二、周这两晚是单独交换时间,对夫妻进行1对1交换,我们个男人可以在这两晚前往他人的房间,跟别人的妻子度过激情的一晚。比如说周二经常是我到丁健的房间跟雪君做爱,罗主任到我房间肏刘晶,而丁健则到楼上罗主任的房间伺候龚教授;周就轮到我跟龚教授、丁健和刘晶、罗主任和雪君这样子。每周四又是休息时间,给大家养精蓄锐的机会迎接周末的大淫乱。每个周五晚上,我们都会进行淫乱的狂欢,没有任何限制的大乱交,而到了周六这一整天和周日白天则是自由时间,允许在自愿的基础上随意带他们的妻子出外,无论是带一个或者两个都可以,唯一的规则是不可以同时带走个女的,若是你同时带走了别人的两个老婆,那就该将你自己的妻子留在家,满足另外两个男人的需要。而为了避免在交换的过程中造成女性怀孕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除了已经过了更年期的龚教授之外,郭雪君和刘晶都注射了美国最新研制成功的避孕针,在注射这种针之後的五年之中,她们都不必担心会怀孕。
 
************
 
昨晚是星期五,我们照例进行了淫乱的大乱交,我先是在龚教授的屄头射过一次,然後又在丁健房间跟雪君纠缠了一番,最後在疲倦中睡去。但是经过了一宿的休息,这时在雪君殷勤的服侍下,我的鸡巴没多久就再次恢复了雄风。
 
「就你厉害,弄几下就又站起来了。」雪君笑着伸手拍了怕我的鸡巴,妩媚地说。
 
我爱怜地抚摸着雪君长长的马尾,心很不禁有些得意。在这屋的个男人中,无论怎说我都是最年轻的一个。罗主任和丁健虽然依然对性保持着极大的性趣,但在这种高强度的性爱生活之下也经常有力不从心之感,经常都需要靠吃伟哥才能满足这个女人,唯有我,在不靠药物的前提下依然能够保持天天的勃起。
 
「你这才知道他的厉害啊?」一个低沈而有富有磁性的成熟女性声音在房门口响了起来。我和雪君两个这才发现房间的门并没有关上,但是我们并不需要去看那边就知道门口的人是谁,因为在这个屋子的除了龚教授之外,就没有别的女人拥有这样的声线了。
 
「龚姐。」雪君一笑,对着龚教授说:「我老公呢?昨晚没把你喂饱吗?」
 
「他啊……」龚教授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了进来,她身上穿着一袭黑色的丝绸蕾丝通花连身内衣,胸前那个鼓鼓的肉团上下颠簸着,一看就知道头没带胸罩。
 
「刚才跟老罗、小刘个说要去晨跑,一大早就出去了。」
 
「那你不跟着去?」我笑着问。
 
「都老太婆了,还跟着他们疯啊?跑完不得把我给累死了。」龚教授走到床边,肥美的身子倒到我的怀。
 
「您哪老了,这奶子不还这挺。」我毫不客气地把手伸到她宽松的睡衣头,用力地搓着她那对浑圆的大奶子。
 
「小陈……先帮我舔舔,头痒。」龚教授对着我的嘴唇,先送上热吻,然後用直白的话语对我说。
 
「昨晚跟他们那弄,您还痒啊?」雪君笑着。
 
「小郭,别饱汉不知饿汉饥,你昨晚跟小陈玩了一宿,我可没有。」的确,昨晚龚教授几乎都让丁健独占了,我并没有和她交欢。想起我们两人的上一次做爱已经是这个星期二的事了。
 
「说得也是,来吧,龚姐,让我看看你的老屄有没有让丁健给玩坏了。」我笑着亲了龚教授一口。
 
「这孩子怎说话的?什老屄啊……哎哟!」龚教授叫了一声,原来这时我已经把她薄薄的黑色连身衣掀了起来,抈不出意外的是一片真空。我拨开龚教授那已经有些许花白的浓密阴毛,露出她黑褐色的大阴唇,我把手指伸到嘴巴沾了些唾沫,把她的大阴唇撑开,露出抈覗红色的嫩肉,龚教授那块使用频繁的老屄就暴露在我的眼前,我仔细看了看抈,没有其他男人精液的残留,阴道很鉎有这个年纪的老妇人常有的腥臭异味,显然她在下来之前已经做了彻底的清洁工作。
 
虽然因为过着淫乱的六人交换生活的缘故,有时候难免要同时和其他的两个男人轮流肏干同一个女人,但是我对於接触男人精液这种事还是多少有些排斥,有时候肏肏刚被被人射过精的阴道还可以接受,但若是在帮女人口交时遇到头有别人的精液就非常恶心了,所以我从来不在大夥乱交时给女人口交。显然无论是雪君,还是龚教授都知道我有这样的习惯,所以每次和我交欢前都早做好了准备。
 
「嗯……真乖!」我满意地亲了亲龚教授厚厚的阴唇,然後用鼻尖顶着她的尿道口,用力地呼吸着成熟老女人阴道的味道混合着清洁液的芳香那股气息。
 
「上来吧,我的好姐姐。」我拍了拍龚教授肥大的白屁股。
 
龚教授两腿分开,横跨在我头的两边,手扶着床头的木板,然後慢慢地把屁股往下压。我一手托着她的屁股,控制着她的位置。
 
经过了多年的使用,龚教授的阴道已经显得非常的宽松,我用手指把她的阴唇撑开,就可以看见抈阴道壁上的嫩肉,而阴道的深处则因为灯光角度的问题,黑乎乎的看不见。
 
我把右手的中指、食指并拢在一块,插进龚教授的阴道,用力地抠摸着,龚教授闷哼了一身,屁股扭了扭,显得游刃有余的样子,我知道像她这种陈年老屄,用这温柔的方式是满足不了的,乾脆把无名指也伸了进去,根细长的手指头在她的屄道来回抠磨着,同时大拇指按压在她的尿道口,对着那个小孔来回摸索,嘴巴则是迎了上去,用牙齿不停地啃咬着她阴唇附近的骚肉。
 
果然,这一招让龚教授有些享受了,她嘴的哼叫变得大声起来,嘴巴大张着,眉头紧锁,发出「哟……悉……悉……」的声响。
 
「你这臭家夥,帮我舔的时候怎不见你那用心?」雪君笑骂着拍了拍我硬硬的大鸡巴说,但是拍完後还是怜恤地轻抚着,然後张口伸舌继续舔着。
 
天地良心,分明是因为你自己,我只伸进去一根手指头就叫得要死要活,要是我像玩龚教授这样玩你的嫩屄,还不把你直接给折腾死了?
 
「小陈……往抈一点……噢,嗷!抠到了,抠到了……呼……」龚教授浪叫着,表达着她对我高超口技的赞赏。
 
老妇阴道头的分泌十分地旺盛,在我口手并用的连番爱抚下,丝丝不绝的骚水汹涌而出,我的舌头灵巧地转动着,毫无遗漏地将她的骚水卷进了口中,一点点地吞咽着。而我的鸡巴在雪君持续的舔含下也变得越来越坚硬。
 
我的舌头沿着龚教授的大阴唇一路向下滑动,划过会阴,来到了她的肛门口上。龚教授的菊花蕾也进过了仔细的清洗,褐色的肛门口非常的乾净,我把舌尖顶在那,一下一下地舔着。
 
龚教授的屁股情不自禁地颤抖着:「小陈……舔……舔得我舒服啊……哦……小陈,我爱你……啊……啊……」
 
我看看差不多了,拍了拍龚教授肥白的屁股,她吁了一口气,这才把屁股从我的脸上移开。
 
「龚姐,看看你,流出来的水啊,都差点把他淹死了,哈哈。」雪君吐出我的鸡巴,用一只手套弄着,笑着对龚教授说。
 
龚教授无力地喘息着,说:「你就得意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家夥的技术有多好……呆会我看你会骚成什样!」
 
「我可不像你,光舔就能出那多水。」雪君转头对着我说:「你这家夥,帮你舔了大半天,还不快点给我射出来?」
 
「小姐……昨晚才在你那射过了,哪来那多精液啊?」我笑说。
 
「我不管,你不是超人吗?快点。」雪君加快了手上的力道,继续套弄着我的鸡巴。
 
「好吧好吧,落在你手我算是怕了你了,你自己来吧。」我拍了拍自己的小腹对雪君说。
 
雪君白了我一眼,说:「真讨厌!」但还是爬起来,跨坐在我的腰间,一手扶着大鸡巴,一手将自己小穴口的两片阴唇分开,对准龟头坐了下去。
 
「嗯……」雪君发出满意的鼻息:「真大……嗯……」
 
昨晚射在她阴道头的精液还有些许的残留,加上她已经自行分泌出大量的骚水,我的大鸡巴一路向前,非常地顺畅,不一会,龟头就顶到了一处蠕动着的嫩肉。
 
「呼……顶到了……啊……」雪君呻吟着,子宫口上的嫩肉开合着,迎接着我的龟头。在这个房间的个女人当众,雪君的阴道算是最为甬长的,除了我之外,其他两个男人的鸡巴都没有足够的长度可以肏到她的子宫,这是某一次在我将她肏到连续高潮次之後告诉我的。
 
龚教授在一旁看着雪君满脸欢愉地吞噬着我的鸡巴,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她把手伸到我们两人性器结合的地方,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
 
雪君是学校教职员工中有名的运动女将,每年学校的职工田径运动会总能看到她争金夺银的俏丽身影,长期坚持锻炼使得她的身材保持得极好,她小腹的平坦而又健美,提拔的腰身保持着完美的曲线,修长的玉腿线条分明,作为一个年过十的女人却依然拥有十八九岁女生的健康鲜活的肉体,而她在床上的风情却是任何一个小女生所不可能拥有的。这时候她的两条大腿尽力地向内并拢着,甬长的阴道紧紧地夹住我的鸡巴,蜂腰轻扭着,阴道壁上的肉芽和子宫口上的嫩肉包裹着我的龟头,来回地摇晃着。
 
我深吸了一口气,忍不住发出一阵舒爽的呻吟。对於身边这个女人,女友刘晶我早就已经玩腻了,尽管她年轻而又骚浪,肏屄时各种花样都能玩,但我每次跟她做爱,更多的像是在例行公事,只不过由於她早已经融入到我们六人的淫靡生活中,轻易我也不可能抛弃她;而龚教授的年岁足可以做我的母亲,骚浪入骨的她在床上的技巧是炉火纯青,但毕竟是过了更年期的中老年妇女了,身体的敏感度和紧密度都远不如年轻女人,我在和她做爱时,更多地是在享受一种征服大龄高知女人的满足感和忘年性爱的禁忌感。唯有对雪君,几乎每次交合我都是全身心地沈浸在性爱的享受之中,尽管论年轻貌美她不如刘晶,论风骚耐肏她不如龚姐,但若是让我在这个女人中只能选择一个,我一定会选择她。
 
「喝……呵……哎哟……啊……」雪君在我身上起起落落,最边的呻吟不绝於耳。
 
我的龟头研磨着她子宫口上那团软软的、温热的肉团,把她刺激得身体大幅度地向後倾着,迷离的目光流转着盈盈的水光,清秀的面庞燃烧得绯红一片。
 
「扑哧、扑哧」两人私处撞击时发出的淫靡声响在房间抈回旋着,伴随着雪君的声声呻吟,还有我的粗重喘息。雪君骑跨在我的身上颠动着身体,扭动着屁股,长长的马尾辫一上一下地跃动着,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出,一声声动人的娇喘不绝於耳。
 
「我就说了,我老婆一定不会让你老公闲着的,你看,没错吧?哈哈!」熟悉而又爽朗的男人话音从门口传了进来,那是雪君的丈夫丁健的声音。
 
沈浸在肏屄的极度快感中的雪君甚至没有余暇转头去看门口的情形,我只好侧着身子,对着门口笑了笑:「丁健,这快就回来啦?」
 
笑吟吟的站在门口的人看着房间抈蒗淫靡情景,脸上都浮现出慾火腾升的表情。站在最前面,上身穿着浅蓝色紧身运动吊带抹胸、露出雪白的肚脐和小蛮腰,下身穿着一条同色系的运动热裤的美丽女生,是我的女朋友刘晶,同样穿着一身运动装束的丁健和罗兴主任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身後。
 
「老公!」刘晶嘟着嘴,一脸不高兴的神情,说:「看看你,在雪君姐的身上就那卖力,肏我的时候就提不起劲!」
 
美貌小女生的话一下让满屋子的人都笑了起来,我还没有说什,罗主任已经笑着说:「小晶啊,你老公肏你时不卖力,那我呢?」
 
「还是乾爹你最好了。」刘晶笑着回过头,在罗主任的嘴上亲了一下。罗主任这老色鬼不久前才认了刘晶做他的乾女儿,这样子他干起这个「女儿」时也尤其地带劲。
 
「就光亲嘴啊?」罗主任笑说。刘晶白了他一样,一言不发地跪在地上,把罗主任运动裤的腰带解开,连着内裤一块脱下,然後手扶着罗主任软趴趴的鸡巴,也不顾上面还满布着运动时产生的汗水,一下就吞到了嘴。罗教授舒坦地呻吟了一身,手抓住刘晶的头发,慢慢地挺动着鸡巴。
 
「老不正经的……」看着自己老公的鸡巴在年轻女生的口舌服侍下一下就硬挺了起来,想起以前自己反覆弄了好久,还不能让他勃起,龚姐就有点脑火地骂了一句。
 
丁健见状,腻到龚姐身边,笑说:「龚姐,怎,看他们几个肏,受不了了?」
 
龚姐点点头,说:「小丁,快躺下,老姐姐让你舒坦舒坦。」丁健笑答一声:「好!」把身上的衣服胡乱一脱光,就躺倒在床上。龚姐用手套了几下他的鸡巴,见有些硬了,嘟囔了一声:「还是年轻人好……」就跨坐在丁健身上,水淋淋的屄洞在丁健的鸡巴上磨了几下,让龟头对准屄洞口,一下就坐了下去。龚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呻吟一声,然後马上急速摆动肥臀狂纵直落,不停上下颠动,浑圆、肥美的屁股蛋「啪啪」地撞击着丁健的大腿根。
 
雪君这时也进入了高潮状态,彷佛是要跟旁边的龚姐叫劲似的,小屄就像一个水泵一样压搾着我的鸡巴。我也近乎癫狂地上下挺动着身体,腹部带着鸡巴用力地捅向雪君的子宫口出,两只手一只用力地搓揉着雪君的奶子,另一只不甘寂寞地伸到旁边龚姐的身上,把玩着她那上下抖动着的大肥乳。
 
「乾爹……快……快肏我……肏进去……」目睹着我们两对男女疯狂地交合,女友刘晶这时候早就忍不住了,两手扶着床沿,身体斜着立在那,屁股高高翘着,回头对罗主任说。罗主任自然不会让她久等,过去一把从後面搂住她,鸡巴一挺,从下面肏进了刘晶的骚屄头。
 
六个人这时都忘记了一切,疯狂地在他人伴侣的身上追寻着极度的快感。无论是五十一岁的老妇龚艳红教授,还是十一的少妇郭雪君、二十一岁的少女刘晶,这时候都变成了渴求男人肏弄的淫兽罢了……
 
刘晶这小骚货在罗主任的肏弄下,很快就忘乎所以地浪叫了起来:「哎……唔……快……快点……嗯……快点……乾爹……我的……我的屄……屄受不……了……重一点……再重一点……」
 
我看她骚成这个样子,又见雪君已经在高潮中喘息不已,就暂时先放下雪君的身子,把鸡巴抽出,走到刘晶面前。正用狗爬式跪在那鎈薋主任肏着的刘晶见到我湿漉漉的鸡巴就在她的眼前,毫不犹豫地就张口含了进去。
 
我一手拉着她的头发,鸡巴在她的嘴来回穿梭,一边对罗主任和丁健都使了个眼色。他们俩一看就知道我要做什,罗主任笑着先抽出鸡巴,整个人躺倒在刘晶身下,然後再让刘晶坐在自己大腿上,鸡巴笔直地从下面肏进去,让刘晶娇小的屁股向上擡起。丁健这时也放下了龚姐,走过来扶着刘晶的屁股,鸡巴对准她灰褐色的菊花蕾,龟头一顶,藉着上面有龚姐屄的骚水,一点点地往肛门头挤。
 
阴道和肛门同时让两根男人的鸡巴肏进去,刘晶的瞳孔一张,喉咙「唔」地一声,口水顿时顺着她含着我鸡巴的嘴边流了出来。好在这骚妮子早就有过不知道多少次肛交的经验,像这样让我们人同时肏弄也不是第一次了,只见她稍微扭了扭屁股,放松一下括约肌,让丁健的鸡巴又深入了一些之後,才慢慢地往後坐下去。
 
罗主任和丁健见刘晶已经适应了,两人开始颇有默契地让两根鸡巴此起彼伏地在刘晶的屄道和肛道抽插着。刘晶这时候已经没办法继续含着我的肉棒了,她吐出我的鸡巴,头高高地擡起,嘴巴粈出惊人的嘶吼:「啊!……死了……肏死了……肏死我了……啊……啊……」
 
我有些无奈,看看周围,雪君头朝下软软地趴在那,也不知道是不是昏了过去,而龚姐背靠着床背坐着,还在喘着气。我把身子挪了过去,龚姐一看,无力地说:「小陈……是不是要姐了?来,姐给你,给你肏. 」我微微一笑,让龚姐躺下去,然後说:「姐,我走後门了,没事吧。」龚姐点点头,说:「随便你,姐是你的,姐整个人都是你的,要玩哪,随便你……」
 
我把龚姐两条肥白的大腿高高的擡起,让她下体的两个洞穴都朝上敞开着,我从她淫水泛滥的屄洞口弄了些骚水,涂在她乾涩的菊花洞上,用手指涂匀,突然鸡巴对准那微张的洞口,用力地将鸡巴一次尽根到底的肏进。
 
「啊……啊……好爽……轻些……哦……有些疼……啊。」
 
老浪妇的菊花穴早就是久经考验的了,应付我的鸡巴显得游刃有余,既然如此,我马不停蹄地托着龚姐的屁股,不停地抽肏着。
 
在我疾风暴雨般的抽插中,龚姐这老骚货的骚情被全部弄了出来,只见她媚眼如丝,嘴巴淫叫不断、娇喘连连,淫水和汗水都像泄洪一般汹涌而出,雪白的身子胡乱地扭动着,浪叫声彷佛是要跟刘晶叫劲一般地不绝於耳。
 
我的鸡巴在龚姐屁眼感受了老女人肛道有力的摩擦和兴奋中的阵阵痉挛,感觉真是舒爽到了极点,这时候我几乎是整个人都趴在龚姐软绵绵的肥美身躯上,肩膀扛着她的玉腿,两手发疯一般用力地搓着她的大肥乳。龚姐肥大的屁股颤抖着,无力地迎合着我的动作,我从喉咙粈出阵阵的时候,猛抽了几百下之後,鸡巴紧紧地挺进到龚姐的肛道深处,身子打了几个哆嗦,在一股份量不大的精液射入了她的屁眼中。
 
这时候肏着我女友刘晶的罗主任和丁健也早已经射精了,我们两个人横七竖八地胡乱躺在大床上,满屋都是我们萦乱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