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董卓之殇 西元189年,董卓自西凉起兵,打着保护天子,讨伐不臣的口号,进驻关 中,犹如虎入羊群,以极快的速度占领皇宫,挟持天子,一时之间,整个洛阳人 心惶惶,鸡犬不宁。朝中大臣人人自危。 一些人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奋起反抗,不过全都以失败告终,落得个人头落地 的後果。在杀了一干人後董卓更是嚣张倡狂,在城内欺男霸女,横行霸道。司徒 王允对此也是束手无策,整日愁眉苦脸,闷闷不乐。 今日,王允在堂中饮茶时忽然瞧见夫人正在园中浇花。她穿着一件西洋式的 连衣裙,曼妙的身姿显露无遗,王允忽地眼前一亮,计上心来。 原来,这王允早年曾在东瀛求学,途中善心大发收养了一名义女,名叫貂蝉。 不想後来此女出落的如同出水芙蓉,美艳不可方物。听说董卓此人最喜欢美艳少 女,被他迷奸的少女多不胜数。如果此计成功,真是天佑我大汉啊。 事情正向王允预测的那样,董卓对貂蝉非常喜爱,强行纳为妻妾,成天在府 中与貂蝉欢爱,对其他事情都不再理睬。 这天晚上,恰逢董卓过生日,朝中大臣纷纷前来祝贺。董卓高兴之下,喝了 不少酒,待得回到房间之後,就直接倒床上不省人事了。 董卓醒过来就发现了不对,他依旧躺在自己的大床上,不过却给麻绳绑住了 四肢,放到在床上。董卓吓得大声叫唤,却没人搭理。正当他挣紮着想要站起来 的时候,门开了,随即一抹靓丽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貂蝉穿的极为性感,上身一件粉色露肩衣,下身一条碎花短裙,将丰腴柔美 的身段展露无遗,浑圆如玉的修长美腿包裹在一段秀着杏花边的丝绸内,看上去 像极了後世的透明丝袜,纤细的蛮足上套着一双小巧玲珑的白色平底绣花鞋。 饶是董卓阅女无数,也不仅瞪大了眼,哈喇子都流了出来,呆呆的愣在那里 「貂蝉,你。」貂蝉看着董卓的样子,也不禁为自己的姿色感到自豪。不过她的 俏脸上可不会表现出来,一副冷漠的样子仿佛据人於千里之外。「董贼,你欺君 网上,残害洛阳百姓,生灵涂炭,我今天特地前来取你狗命。」貂蝉冷冷的道。 「哈哈哈哈!」董卓大笑出声:「就凭你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也能杀 我?我莫不是在听笑话吧。」 貂蝉心里一阵愤怒,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一脸冷淡的娇声道: 「是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一会儿便知。」说着,貂蝉欺身而上,逼近董卓,突然 一拳朝他胸膛处打来。董卓一只大手抓住了貂蝉的粉拳,并且不停的抚摸着,笑 道:「这小手摸着真是舒服,看来我又有性福了,嘎嘎嘎嘎。」 说着,就抓着貂蝉的玉手放在了自己的裤裆上。「啊!」貂蝉娇呼一声,只 见她的手按着的地方,忽然间鼓了起来,将裤子撑成了一个小帐篷。「嘿嘿,美 女,让我好好爽一下吧。」不要!「貂蝉猛地抽回手,同时一脚踢了过来。方才 她的眼里都是那一个鼓起的小帐篷,这一脚就自然奔着眼里的目标而去。」哎呦 「董卓叫了一声,往後便倒,摔在地上,貂蝉方才这一脚并没能完全命中裆部, 大部分踢在了大腿内侧,所以并没有对董卓造成多大的伤害,反而让小帐篷鼓的 更高了。 貂蝉自然不甘心就这样放过他,她冲过去扒开董卓的双腿,然後一脚踩了下 去。「嗷!」这下董卓开始呼痛了,因为貂蝉的绣花鞋踏在了他小帐篷的根部, 以及阴茎和蛋蛋的连接处。貂蝉看着董卓痛苦的模样,终於露出了一丝笑容。虽 然她知道男人的那个地方恶心,不过女人的好奇还是想让她看看这里的庐山真面 目。於是,她忍者恶心,扒下了董卓的裤子。 饶是有所准备,貂蝉还是忍不住娇呼出声,只见一根红红的鸡鸡骄傲的挺立 着,两颗浑圆的蛋松松垮垮的吊在鸡鸡根部後面。貂蝉只看了一眼就猛地闭上眼, 同时一脚踢在了鸡鸡上,貂蝉慌乱之中用力很大,「啊!」董卓被踢得几乎跳起 来,想要护住要害部位不想手臂被捆住,无法捂裆。貂蝉贝齿轻咬着朱唇,心道: 「男人那里看着吓人没想到如此脆弱,你这董贼,竟敢欺负我,看我怎麽对付你。」 忽然又一个念头从心中想起:「我娘亲曾经说过,男人的那里是他的要害部 位,但你若想真让他痛的放弃抵抗那就得攻击他的两个卵蛋。」想到这里貂蝉就 对着董卓的下体一脚踢过去。不过这一脚却是她瞄准了踢,特意避开了勃起的鸡 鸡,绣花鞋的鞋头正巧踢在了卵蛋之上,将两颗卵蛋踢得乱飞。 「嗷嗷嗷嗷!!!」这下,董卓痛的冷汗直流,惨叫不止,勃起的鸡鸡也极 剧收缩,不过,两颗卵蛋却红红的肿在囊中,显得特别明显。「看你还敢欺负我, 今天我就废掉你为民除害。」 貂蝉盯着董卓的红肿的下体轻声说道。随即,她抬起右脚,对准卵蛋的位置 踩了下去,柔软的鞋底用力的踩着卵蛋,并且不断的碾踩,董卓惊恐的看着两颗 伤痕累累的卵蛋被穿着绣花鞋的小脚蹂躏,踩扁,痛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貂蝉冷 漠的看着脚下的董卓,高高曲起右脚,然後娇斥一声,猛的踩了下去,董卓惊恐 的闭上了双眼,想着这回完了,蛋蛋肯定要碎了。「噗」的一声轻响,董卓在剧 烈的疼痛中昏迷过去。 第二章??吕布的风流琐事 却说貂蝉虽然恨董卓,但毕竟是女性,心地还是善良,那最後一脚并没有踩 爆董卓的蛋蛋,只是让他下出血而已。从此以後,董卓虽然还能尽人事,但却再 也不敢碰女人了。这是後话,暂且不提。 却说貂蝉,在重伤了董卓之後,成为了功臣,有道是美女配英雄。在司徒王 允的七十大寿上,王允做主将貂蝉许配给了吕布。此时的貂蝉年方二十,比起制 裁董卓之时,更是增添了一份成熟和妩媚。整个人也更显得魅力四射。吕布大喜, 没有人不喜欢漂亮老婆,更何况是吕布这种又有相貌,又有实力的人。看着美艳 不可方物的貂蝉,吕布觉得自己期盼的幸福生活终於要来了,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同居不久,吕布吃惊的发现貂蝉对男性的生殖器非常了解。骄傲如吕布都往 往被牵着鼻子走,这让他有些不爽。他又哪里知道早在貂蝉18岁的时候就亲眼 看过并且玩过董卓的那里,之後又经常和王允府中的男丁讨论这方面的问题。对 于男人的下体可以说是了若指掌。有一天在云雨之後貂蝉对吕布说道:「别看你 们男人强壮,但只要掌握了你们的弱点你们还不是轻易的就被我们女人收拾?」 吕布当然不信,貂蝉笑道:「要不然,我们现在来打一场,看看到底是谁强谁若」, 吕布欣然应允。 二人刚刚云雨完毕,所以是赤裸着身子。吕布身高足有八尺,生的虎背熊腰, 强壮有力,貂蝉虽然身材也很高挑,但在吕布面前却显得无比娇小,简直如同小 孩子一般。见貂蝉一拳打来,吕布哈哈一笑就躲了过去,随即上前一步将貂蝉搂 在怀中,嘿的一声推到了墙边,笑道:「娘子,就让夫君再好好疼爱你一回,让 你欲仙欲死,好不?」 一双大手也不老实的在貂蝉高耸的胸脯上揉捏不止,弄得貂蝉娇吟不止,连 声求饶。「你不是不服吗?那我就让你看看男人和女人在力量上的差距。」说着, 手上更加用力的狠狠揉捏着。貂蝉口中娇吟不止,忽然白嫩的美腿使劲往上一顶, 坚硬的膝盖狠狠的撞进吕布两腿中间的那一团上。「啊!」 吕布惨叫一声,放开貂蝉,捂着下体不停的跳着。:「讨厌,夫君你弄痛我 了耶,所以娘子要惩罚你哦。」貂蝉笑嘻嘻的说道,随即,她一把拉开吕布捂裆 的手,将吕布推在墙上,随即修长的美腿猛地出击,连续的顶在吕布的胯下,边 踢还边说:「你不是想看看男人和女人力量上的差距吗?我让你好好体验一下。」 啪啪啊啊~「惨叫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不停的传来,仿佛修罗地狱一般。踢了大 约有五分钟,貂蝉已经是浑身香汗了,再看吕布,此时哪里还有平时的风采,特 别是他的下体上高高肿起,让人看了都不尽倒吸凉气。 「哈,夫君的卵蛋果然坚硬,都这样了还没事,要是那董贼被我这样踢估计 蛋早碎了。」一双纤纤玉手轻轻握住了吕布的两颗卵蛋。就当吕布松了一口气的 时候,抓着卵蛋的小手猛然加力,狠狠捏了下去。「啊啊啊!!!」吕布痛的大 声惨叫。这捏卵蛋可不得了,脚踢好歹还会让蛋蛋有个缓冲的空间,这手捏直接 就将蛋蛋活动的空间封死,貂蝉只用了六分的力量就把吕布痛的哀声求饶不止。 不过貂蝉可不相信吕布这种虎将会这麽轻易的束手就擒,貂蝉笑了笑放开了 捏蛋的小手,不过没等吕布缓过神来就猛地抬起蛮足,一脚踢在红肿的蛋蛋上。 吕布直接被貂蝉一脚踢倒在地,神情痛苦不堪,不过胯下的男根却不解风情的再 度雄起。「都这样了还想着坏事。」貂蝉娇斥一声,照着吕布的勃起的下体一脚 踩了下去,白嫩的小脚用力的将鸡鸡踩弯,踩在地上。 用力的碾踩,不过鸡鸡好像没有软下去的迹象,貂蝉突然笑道:「夫君,憋 得辛苦吧,让娘子帮你射出来吧。」於是,貂蝉用左脚踩住了鸡鸡根部,右脚轻 轻的踩弄两个卵蛋,一会儿,貂蝉右脚在卵蛋上用力的踢了一脚,同时松开左脚, 一股浓稠的液体瞬间从阴茎口射出,射了两米多远,吕布在一阵强烈的快感当中 闭上了眼。至此吕布和貂蝉的暧昧故事就告一段落了。 第三章??双姬蹴王 董卓死後,朝野之中出现了一段时间的短暂平静,不过内忧虽除,外患犹存, 尤其是在代郡活跃的左贤王,勾结北方乌丸,兴风作浪,煞是猖獗,朝中先後派 遣太尉杨彪和大将军袁绍前往征讨,不利。汉帝大惊,忙召集百官商量对策,蔡 邑道:「我有两个女儿,都长的美貌如花,而且才思敏捷,可堪一用。听说左贤 王是一个好色之徒,对美女必然没有防备,我愿意将我的两个女儿前往代郡,除 掉左贤王。」汉帝点头同意。 蔡邑的两个女儿叫做蔡文姬和蔡贞姬,文姬17岁,贞姬刚刚16,二女虽 小,但却以绝美的样貌和惊艳的才学闻名,被唤作才女。左贤王看着眼前两个娇 嫩的姐妹花,露出了淫荡的笑。当晚,他大摆宴席,席间更是对二女调戏轻薄不 已,二女平时可以说是娇生惯养,何时受过这种屈辱,於是她们决定,要给左贤 王一个深刻的教训。 是夜,左贤王喝的伶仃大醉,等到半夜,忽然听见脚步声响起,昏暗的灯光 下,两名绝美的少女盈盈而来,正是蔡氏姐妹,文姬一袭素衣裙,脚上一双白色 布鞋,贞姬则是一身紧身小衣,一条粉色短裙,脚上一双红色绒靴。二女一个美 丽大方一个性感娇艳,左贤王心下欢喜,忽的站起身来,就嘿嘿笑着朝二女扑去。 「啊」二女一声惊呼。原来,这左贤王喜欢裸睡,此时正是光着全身。 「呀!变态!色狼。」二女一阵躲,可房间就这麽大,很快就被左贤王逼在 墙角,他目露贪婪的目光,大吼一声就朝二女扑来。「啊!」贞姬吓得闭上了美 眸,文姬则条件反射的抬起修长的美腿,不知是无心还是有意,文姬慌乱中的一 脚踢在了左贤王两腿之间那根耸立的棍子之上。「啊!」左贤王痛的一声惨叫, 抱着卵蛋跳脚。文姬也是也是脸上一阵发烧,她虽未经人事,但博学多才,如何 不知道那里是什麽地方,不过那里软软的踢上去还挺舒服的,不过怎麽那麽热。 「嗷!」左贤王感到下体又是一阵剧痛袭来,躺倒在地。原来是贞姬不甘寂 寞,趁乱闪到左贤王的後面,她也看到了姐姐踢裆的全过程,没想到男人的那里 那麽怕痛,还以为书上都乱说的呢,不过看姐姐脸红的样子贞姬的小心脏扑通扑 通的跳个不停。一股莫名的好奇和兴奋升起,好像踢一脚感受一下啊。贞姬看准 了左贤王下体两颗肥硕的卵蛋就是一脚,靴子那坚硬的鞋头撞进了两个卵蛋之间。 「嗷嗷嗷啊!!!」左贤王躺在地上不停地叫,头上冷汗不停冒出,贞姬这一脚 的力道可比文姬的大多了,又是脚尖命中卵蛋。左贤王只觉得卵蛋几乎要爆炸了, 这疼痛简直要了他的命。 文姬此时也从开始的羞涩中恢复过来,想起二女来此的任务,忽然对贞姬道: 「妹妹,就这样踢,废掉他。」同时她追上来,又是一脚直击左贤王的裆部要害。 「嗷!!」左贤王用手捂着下体,所以这一脚只是踢在了手上。不过文姬这一脚 力道很猛,巨大的脚力透过手指传到蛋蛋上,还是痛的左贤王惨叫不止。 不过贞姬更加彪悍,觉得脚踢不过瘾,直接用手握住了左贤王下体巨大的男 根。不停地捏着。「哦哦~」左贤王呻吟不止,巨大的男根也一阵抖动,突然男 根一阵收缩,一股浓稠的液体喷射而出,射得到处都是。「妹妹,抓男人的鸡鸡 没用,要抓住他後面的蛋蛋才行。」文姬说着,一手一个握住了下体两个通红的 卵蛋,恨恨的道:「你这个淫魔,也不知道坏了多少女人的性命,今天就让我为 姐妹们报仇。」 文姬轻声说着,同时手上使劲,狠狠的捏着左贤王左边的蛋蛋。「啊啊啊啊! 不要!」左贤王的惨叫无法阻止蔡文姬娇嫩的玉手,文姬厌恶的看了左贤王一眼, 将握着卵蛋的小手用尽全力的捏了下去。扑哧一声轻响,一个蛋蛋被捏爆在卵袋 之中。左贤王在剧痛之中昏迷了过去。 蔡文姬虽然捏碎了左贤王的蛋蛋,却不敢掉以轻心,看着贞姬在旁边一脸好 奇,笑道:「小妹,这个蛋蛋就交给你来解决。」贞姬从文姬的手中接过蛋蛋。 「呀!好大,我一只手还抓不过来。」贞姬让手中饱满的蛋蛋在柔嫩的小手中划 来划去。「别玩了,赶紧解决掉,再不走就要来人了。」 文姬忍不住提醒道,「知道啦,姐姐」贞姬扁了扁嘴,对着昏迷中的左贤王 娇声说道:「不好意思哦,猛男,我要捏爆你的蛋蛋了。」说着,小手猛然用力, 对着饱满的卵蛋狠命一捏,扑哧一声脆响,卵蛋在小手中爆开,昏迷中的左贤王 身体一阵抽搐,随即就不动了,原本雄起的男根也软了下去,流出了血来。蔡文 姬忍者恶心,小手在囊袋中一阵揉捏,确定两个卵蛋都变成了几块碎肉,终於放 下心来,又在糜烂的下体上踩了几脚,拉着贞姬快速的离开了房间…… 第四章??袁之乱 左贤王被蔡氏姐妹废了後,自觉羞愧难当,於是告老还乡,退出了历史舞台。 这可便宜了在河北驻紮的袁绍,他从幽州进兵,一举收服了左贤王的兵马,并用 了一年时间统一了整个河北,成为群雄逐鹿中最强大的一路诸侯。 不过袁绍虽强,也并不是不可打败。西元200年,许昌曹操以少胜多,大 败袁绍於官渡,袁绍经此一败,性情大变,经常痛斥百官,斩了许多在袁绍帐下 效力的文武,最为着名的当属田丰和沮受,其中也包括了冀州名士甄逸,一时之 间,整个河北人心惶惶,众人大多也只是敢怒而不敢言。 这一天,袁绍在府中休息,忽然走近了一名少女,看见其人,袁绍原本侧卧 的身体瞬间站了起来。只见这名少女长得婷婷玉立,容貌更是倾国倾城。少女对 着袁绍盈盈一拜:「袁将军,妾身名叫甄宓,今日便是妾身服侍您就寝。」好好 好。「袁绍大笑三声随即招呼少女过去。少女曼妙的身姿让袁绍如同沐浴春风, 舒畅无比,正当袁绍享受在少女的柔媚和清新之中时,猛然察觉到少女的美眸中 闪过一丝戾色。袁绍心中暗叫不好,不过已经迟了,少女迅速起腿,以迅雷不及 掩耳之势击中了袁绍的下体。 「嗷!」袁绍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虽说少女没有穿鞋,娇小的玉足上只套 着一双白袜,但少女脚上的力气着实不小,而且袁绍下体的男根勃起的正高,两 颗浑圆的卵蛋就吊在囊间,少女柔嫩的脚背至下而上狠狠命中成熟的卵蛋,将两 个蛋蛋踢得乱飞。难怪袁绍会痛的生不如死了:「你,你究竟是谁,为什麽袭击 我。」袁绍有气无力的道。「狗贼,你残害河北百姓,杀害我爹甄逸,真是狼心 狗肺,今日我特来为我爹爹报仇雪恨。」 甄宓咬着牙道。说着,她抓住袁绍在地上乱踢的双腿分开,露出磅礴的下体, 厌恶的看了一眼。然後高高曲起右腿,纤细的脚对准了袁绍的下体。「死吧!狗 贼!」猛的一脚跺了下来,袁绍大惊失色的闭上了眼睛。 一阵剧烈的疼痛使袁绍醒了过来。放眼望去,这不是在自己的寝宫中吗?不 过袁绍可高兴不起来,下体剧烈的疼痛告诉他还没有脱离危险。 此时的他浑身赤裸,袁绍赶紧看向自己的下体,原本高高勃起的男根缩的跟 蚯蚓似的,龟头上还残留着斑斑精液。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通红的囊袋中两 个卵蛋高高肿起,足有平时两倍大小,左边的卵蛋上还有一处小小的凹陷,吓得 袁绍赶紧摸了摸两个蛋,还好,没有碎,袁绍庆幸的道。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甄宓走了进来。她穿着一身性感的露脐装,下身一条 短的不像话的裤子,将浑圆修长的大腿显露出来,脚上穿着一双金色带跟的船鞋, 有点像後世露脚背的高跟鞋,光滑如玉的脚背暴露在空气中显得晶莹剔透,不知 为何,看到这鞋子袁绍下意识的捂住了裆部。 甄宓迈着诱惑的脚步缓缓朝袁绍走去:「怎麽样?我漂亮吗?」袁绍刚欲开 口,就见男根又不听话的勃了起来。「你还真是犯贱啊。」甄宓娇声说道,随即 一脚踢了过来,尖尖的鞋尖狠狠刺进勃起的下体。 「嗷!不要!别打了!」袁绍痛的求饶。「不打了?不行哦,爹爹的仇还没 报哦。」话音未落,甄宓一鼓作气的朝着袁绍肿大的下体猛踢,坚硬的穿着带着 巨大的力量一次次的击中下体,发出一声声碰碰的巨响,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回 荡在屋子中,可是甄宓之前已经遣退了众人,所以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麽。 猛踢持续了五分钟,甄宓也踢累了,娇喘着停下了。再看袁绍的下体,男根 已经被踢得不成模样,软软的缩在腿间,两个卵蛋又肿大了一分,上面还有死死 血痕,可见方才的踢裆之猛。甄宓看着袁绍道:「袁公,你好厉害哦,以前可没 有人不在我这鞋子下不晕的,没想到你挺过来了。下面我们来玩过游戏吧,你只 要再在我这鞋子下撑过三脚我就放过你怎麽样?妾身是不是很善良呢?」 说着就绷起脚踢了过来,露在空气中的光滑脚背踢在蛋蛋上。「嗷」袁绍一 声惨呼,男根竟然再次雄起,随即一股热乎乎的精液射了出来。「哼,还有射精 的能力吗?就让我把你生孩子的东西全部挤出来吧。」甄宓说着抬起脚,坚硬的 鞋底踩住了两个卵蛋,同时不断的碾踩揉搓,很快,龟头处又挤出了一股股的精 液,在射出第三股之後,终於不再射出。 「哼,终於没了吗?那就送你上路吧。」甄宓轻轻的说道,同时,她高高抬 起右脚,对准袁绍的下体,「去死吧!狗贼!」甄宓娇斥一声,猛地一脚跺了下 去,啪的一声,袁绍的一个蛋蛋爆在了坚硬的鞋跟之下。袁绍在甄宓的最後一脚 下惨遭爆蛋,在剧痛和屈辱中昏了过去。「唉,还是逃走了一个。」 甄宓看着塌陷的下体,有些可惜的道:「不过,我只说用鞋子踢三脚哦,哈 哈。」甄宓笑着脱下鞋,将白嫩的玉足踩在袁绍的下体上:「原来袁公你的卵蛋 这麽饱满啊,难怪这麽硬,不过,它还是逃不过我的掌握哦。」甄宓说着将脚踩 在饱满的蛋蛋上,猛地用力往下一踩。扑哧一声脆响,另一个卵蛋也爆在了甄宓 光滑的脚底。甄宓对着袁绍吐了一口唾沫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