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杀手排行第二暗杀三姊妹,接了高达一百万的任务,暗杀者是黑道非常有势力的王强 今天王强要到别墅谈一件枪枝买卖的案子,三姊妹紧跟在王强後面打算在别墅暗杀,王强到了别墅在秘密房间里面开会,谈到晚上这时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在王强耳边不知说了谁麽话,王强这时从房间走出来,就再三姊妹要动手时旁边不支啥麽时候多出一个人在後面哪着枪指着她们,这时王强走过来淫笑着,把其中两个 强行抵抗的两人说着:「等等你们就换上衣服,然後我再来调教你们吧!」这时候,王强把2套装备丢在地上。 ? ? 看见地上的东西居然是——有着许多气孔的金属小球的『皮质嘴套』2副。可以把双乳圈住,将它完全地勒紧露出的『皮质细绳上衣』2件。还有长达2尺的短须状皮鞭2个,以及长达6尺的皮鞭1条。 ? ? 这时王强吩咐说:「嘴套和上衣先换上吧!再不快点的话,等等脾气发作之後,我怕你们没机会表示诚意,那我就只好去调教另一头『小』母狗了!」 ? ? 明白用意的两人正打算『走』下床的时候,王强将长鞭拿到了手上,然後……一鞭子抽在两人身上,接着冷冷地说着:「你们有看过会『走路的狗』吗?」接着大声说着:「给我把羽娇带来!」 ? ? 听见这话的两人,立刻哭着说:「我爬~~我爬~~!」然後真的翘着屁股『爬』了过去……脱下了身上的衣物後,快速地穿上了装备。就在这个时候,羽娇进来了。 ? ? 见到两位姐姐的样子,羽娇着急地说着:「你说会放过姐姐的,怎麽连堂姐都在这里?」 ? ? 这时套着嘴套的两人,一方面是不能说话,二方面是感到极度屈辱,所以说不出话,只能低着头趴在地上。 这时套着嘴套的两人,一方面是不能说话,二方面是感到极度屈辱,所以说不出话,只能低着头趴在地上。 ? ? 「你们双方都要我放了对方,可是我不知道该答应谁才好?於是我想出了这个方法来——解决问题!」然後对羽娇说:「你要是想加入这个比赛的话,就脱光衣服之後,坐在我身旁,让我好好地享受一下你的身体。」听见这话的羽娇,立刻照王强的话做了。 ? ? 这时候,王强看见羽娇站在自己的身旁,将两腿分开後……他用手揽住她的玉臀,双手不断地抚摸着柔软的双臀之外,手指更是在菊花瓣上面打转……舌头灵活又贪婪地舔着她的粉红色花瓣……然而他却用脚轻轻地踩着天娇和花婷的脸,然後对她们说着:「至於你们这两头母狗,要是怕你们忍不住慾火,想要『舔』小强的话……就自己解下嘴套吧!只要小强喜欢你们的服务,那他就没办法过来『干』这个小丫头了!」 ? ? 於是,马上解下嘴套,用她们的小香舌伺候着威武强壮的小强主人。 ? ? 感觉到小强正被两位美人争夺的王强,立刻让它变成了『最强的姿态』——一个手臂大的,然後说:「这样才不会被你们不小心弄疼我!」就这样……王强用双手把玩着眼前这对34D的嫩乳,两脚踩在跨下的两头『母狗』的背上,细细地享受着三位美人的服务。 ? ? 刚开始闻到小强满是汗臭味的两人,难免有点『嫌恶地』动作出现,然而她们……渐渐地因为催情效果,以及看见王强开始舔食羽娇的花蜜……所以她们心里了解——再不快点制止的话……羽娇将会『贞操』难保!於是只好以生涩的口技,不顾一切地想要努力讨好小强。 「不要打姐姐好吗?」羽娇楚楚可怜地对王强说着。 ? ? 「可是,赏罚不分的话,以後谁要当『听话的狗』呢?」 ? ? 羽娇想都没想地说着:「那~~打我好了!」说完之後,她马上就想下床,跪在主人面前『受罚』,却被王强拉住了!然後对她说:「你又不是『母狗』,为何要跪在那里呢?除非你有天生的『母狗癖好』!要是这样的话,那你就该穿上衣服之後,再过去请求主人调教你呀!」接着『取来』一套一样装备放在羽娇的身旁。 ? ? 见到妹妹的样子,花婷知道自己一定要抢先一步~赶快挨鞭子!於是大声地说着:「我是只淫贱的母狗~!我是只淫贱的母狗~!我是只淫贱的母狗~!……求主人责罚我!我好想被主人手上的皮鞭责罚,跨下的肉鞭抽送我的淫穴!」她一边说一边钻到跨下的空挡,哀求着:「让我舔小强主人,好吗?我好饥渴!」 ? ? 这时候,本来还在犹豫的羽娇,看见姐姐假装淫荡的样子……她居然火速地穿上皮质的『调教服』,像条可爱的小母狗,拚命地对着王强『摇屁股』,然後握着王强的手说:「主人~~我想要您鞭打我,好吗?」 ? ? 对还在旁边挣扎的花娇来说,心里的慾火和眼前的景象,令她难以克制地四脚朝天的躺着,然後她用手指翻开自己的小花瓣……呻吟着:「主人~~先进来吧!我这里好难过,请救救我吧!」 ? ? 见到这个景象的王强,当然明白~自己该先对谁出手!於是,他一把抓住那条名叫『羽娇』的小母狗,然後将肉棒塞进她的嘴里抽送了起来。由於小强长达60cm的巨大体型,再加上王强刻意的『粗鲁动作』,当然呛的羽娇眼泪直流。 ? ? 见到妹妹受到如此折磨,花婷於心不忍地到王强拿着鞭子的右手边,舔着他的手说:「对她轻一点好吗?要是主人想发泄的话,就鞭打我好了!」 ? ? 「啪。啪……啪……啪。!」 ? ? 听见姐姐因为自己的无能表现,被鞭打的羽娇,这时候想起刚刚『示范』的动作,於是认真地舔着小强的敏感位置,果然王强停止了鞭打动作,可是耳边却听见他说:「我想小便,你们谁要帮我处里一下?」然後他又故意狠狠地鞭打了一下地板! ? ? 深怕姐姐会挨打的羽娇只有硬着头皮说:「主人~~羽娇口渴了!可以喂我喝您的尿液吗?」 ? ? 「主人~~我也口渴了!」花婷和天娇抢着说出这样的话来。 ? ? 於是王强故意皱着眉头问着:「三个都要喝,我该喂谁呢?」 ? ? 这时候,花娇偷偷地对王强说:「让我喝吧~~求了主人!」 ? ? 听见这样的话,立刻趁机说出:「既然她想喝~~主人就成全她好了!」 ? ? 看见王强对自己勾了几下手指,再指了一下小强,花娇知道自己争取到这个『羞耻的职位』了!先是感激地望着王强一眼……然後她就轻轻地含住了小强……谁知道换来了一鞭子! ? ? 「你看过含住阳具的『尿斗』吗?」再抽了她一鞭之後,花娇明白应该——仰着头『接尿』才是正确的方法了。 ? ? 当她完成准备动作之後,小强的口中喷洒出来的『黄金水』,立刻灌满了她的娇小『尿池』,接着流的她满脸满身都是!过程中,她还听见王强说着:「没我的命令,不准吞下去!」 ? ? 看见姐姐被糟蹋成这个样子,还要装作一付欢喜样貌的羽娇,立刻识趣地帮小强清理善後! ? ? 花婷这时候听见王强说:「另一只母狗不是也想喝吗?你就照着我刚刚小便的方式,帮她洗洗脸、漱漱口吧!」 ? ? 於是,花婷将自己口中含着的尿液,慢慢地吐在天娇的脸上和口中,将她彻底的『清洗乾净』。 ? ? 以为这样就结束的三个笨蛋……马上挨了一鞭子,然後听见王强说着:「把地上弄成这样,还不清理乾净!」她们当然明白主人希望看见的『清理方式』……於是这三头母狗,就这样挨着鞭子舔地上的尿渍。 ? ? 深明调教之道的王强,就在她们清理完毕之後,一起跪在面前覆命的时候……对她们说着:「给你们一分钟时间,去给我把身体冲乾净!最後回来的母狗~~我会奖励她30鞭!现在开始盥洗!」 ? ? 进去浴室的三人,看见彼此的娇嫩玉体被人蹂躏的样子之後……都是强忍着泪水,心疼着对方的伤口。其中除了天娇只被打了几下,身上的伤痕不多以外,其他两人的身体,几乎都有着不下30道鞭痕,尤其是翩婷最惨,起码有50条以上。 ? ? 这时候想起她虽然出卖了自己,但是却被修辱的最可怜,知道待会出去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人被毒打的天娇……在王强的催促声响起後,故意成了最後一个出去的人。 爬行到主人面前,一字排开的三人……在王强的心中看来——刚刚的洗澡时间,已经让她们最後的意志力都磨损光了!这时候,王强理一理手中的鞭子,冷酷地说着:「刚刚洗澡最慢的人,趴在我面前吧!记得背对着我、屁股撬高!」 当王强的长鞭一道道地从天娇的肩头抽到臀部的时候,留下的不只是鞭痕,也是服从命令的烙印!在打到15下的时候,她的哀嚎声早已让花婷两姊妹爬到王强的脚前~向他求情了! ? ? 於是王强只好将长鞭放在床边,然後对她们说:「我就给你们一个机会吧!剩下的15下,就由你们的『舌技』表现来决定~我会不会继续处罚她了!现在就由花婷先来吧!」 ? ? 在她卖力的表现下,王强当然免去了头5鞭。当天娇就位後,王强一边开始了抽送的动作,一边说着:「总是要有点新花样才好玩呀?所以……我就轻轻地活动一下好了!」 ? ? 由於动作不大,因此这5鞭子也顺利免除了!可是当羽娇跪着服侍的时候,动作却变成非常猛烈,令她将小强『吐』了出来! ? ? 这时候,王强冷冷地说着:「天。娇。过来领赏吧!」 ? ? 「不要打她~~是我不乖,要打就打我好了!」羽娇哀求地说着! ? ? 这时候,小强好像因为被人欺负,所以很不爽地『进入』『最强的变身状态』,然後用它顶着翩然的头。王强接着说出:「小强觉得~要是你想挨『鞭子』的话,就该由他来『鞭打』你的小妹妹!」 ? ? 羽娇当然知道『鞭打小妹妹』的意思——就是要『进去自己的小穴』!想到自己连他的尿都喝过了,哪还有『纯洁』可言!於是她站起来说着:「淫奴擅自起身,就让主人鞭打100下好了!」接着将小穴对准小强,正准备『坐下』的时候……。王强忽然说:「要我鞭打你的话,就要让我打的痛快!明白吗?」然後王强抓住了她的娇嫩双峰说:「1个基数10下,没完成之前不准停下来,否则不算!还有每一下都要到底才行!」 ? ? 抱着被他活活干死,也要硬撑到底的决心……可是当小炎刺穿处女膜的时候,羽娇依旧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 ? ? 看见跨下的鲜血、杵身周围传来的激烈收缩感,以及子宫内璧的结实触感,让王强舒服透了。於是王强狠狠地抓住她的双乳说着:「你刚刚犯的错是100下,加上原本的5下,就是105下!就看在你会流血,而且第一下又让我很舒服的份上,就免去你15下好了!」 ? ? 羽娇被这一下干的两脚发软、身体涨痛欲裂!可是她的嘴里却说着:「主人喜欢的话,就狠狠地干我吧!」接下来,她扶着王强的肩膀,承受着疯狂的冲撞!……不出20下,她就两手一软地晕了过去!而王强口中却数着说:「15。16。17……20!」 ? ? 听见他数到18的时候,已经抢着跪在身旁的花婷,哭泣地哀求着:「让我来吧!求您让我来吧!」 ? ? 可是王强视若无睹地做完20下之後,才对她说:「我说过了——1个基数是10下!所以不能半途而废!现在你要换手吗?如果不要的话,我就先把她弄醒,然後继续干完剩下的70下!」 ? ? 花婷知道要是再干下去……她的嫩穴会被他捣烂的!於是哭着说:「後面的交给我吧!」 ? ? 这时王强却问她:「你看看她被我干到昏倒,脸上都没有你的眼泪多!你说我会要谁呢?还有奴隶说话该有的礼貌呢?自己的自称词呢?这样的笨狗谁想要呀!」 ? ? 立刻将眼泪擦乾的花婷,笑着对他说:「主人可以鞭打下贱的『美人犬』花婷吗?」 ? ? 王强看着自己腹部上的血渍,然後对花婷说:「这里就赏给你舔了!」舔着妹妹的处女血渍……使花婷心里丧失了最後一点『做人的尊严』! ? ? 清理完毕後,她蹲在地上、摇着屁股对主人说:「美人犬谢谢主人的赏赐!」这时候,王强将挂在小强上面的羽娇,用手抓着奶子,将她高高举起之後,对天娇说:「这里是你的!」然後晃动着沾满血渍的小强! ? ? 就在天娇替小强服务的时候,羽娇醒了过来,於是,王强对她说:「刚刚你做到第15下就昏了!不过主人还是替你补满了20下!是不是该让主人尝尝你的小蜜穴,好好地报答我的恩情呢?」 ? ? 知道自己下体刚开完苞的羽娇,这时候说的却是:「我一生只有这次的味道『最特别』!要是我让主人一边舔着她、一边替两位姐姐开苞的话,主人能不能让小强『回复原状』呢?」 ? ? 「嗯~~咸咸的味道~~嗯~真好~!」小强正以『回复原形』的方式来回答他的答案! ? ? 花婷看见妹妹被主人品嚐的愉悦表情……让她下面的水越流越多了!明明看见天娇一边舔着小强、一边自慰的满足神情……可是她还是要求着:「主人~~小母狗想要被小强主人插穴,主人可以答应母狗的请求吗?」这时已经舔完羽娇两条大腿的王强,将她的玉腿放在自己的两肩,趴在她的私密处,准备做最後的『飨宴』。 ? ? 听见花婷的要求後,他突然离开了羽娇的身体。接着把小强从天娇的魔掌救出,然後让花婷躺在妹妹的右侧,大约是身体一半的高度!接着,王强将花婷的玉腿挂在自己的腰际上,再把小强对准洞口……然後头部重新埋入羽娇的秘缝处,而双手则是用力的抓住两人各一个玉乳。 ? ? 就在花婷发出一声『痛楚呻吟』的时刻,小强的身上流下了一道血痕——代表花婷以後再也不是什麽『贞洁烈女』,只是跨下的一只『淫兽』而已了! ? ? 接着在一波波的冲撞声、一阵阵的呻吟声响起後,『身负重伤』的羽娇率先泄出了『处子元阴』,然後不断地抽蓄着身体,昏迷过去了!天亮後王强身边多出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就是那三姊妹,从此变成王强的女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