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今天是星期天,当我还在宿舍大睡懒觉之际,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响亮的 欢呼声。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睡眼,也不由惊喜得欢呼起 来,原来太阳已经高高的升起了,整个宿舍都被灿烂的阳光撒满了。 ? ? 在连日的阴雨后,又能见到太阳了,真像过节一样,整个身心都不由得为之 一振。怪不得会惹得大家连声欢呼呢,我的睡意顿时全消,精神也为之一振。 ? ?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但我没有想到的是,好运竟也会伴着好心情接踵而至。 先是在今天公布的本年度全市大学生软件设计大赛获奖名单中,我夺取了第一名。 其次是这消息迅速传遍校园后不久,我竟意外的接到了美娜的电话,她约我晚上 一起出去吃饭给我庆祝。真是一顺百顺,我幸福的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 ? 在强手云集的大赛问鼎,已是我大学三年来苦苦奋斗的目标,而今又能赢得 美人心,我激动的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 ? ? 美娜是我们学校公认的校花,不但是天生丽质,而且出身名门,身边的追求 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是她的眼光极高,能够得到她的青睐,在众多追求者 中脱颖而出,真比在软件大赛上夺标还要难上十倍。我当然也是她众多仰慕者之 一,尽管家室的贫寒和其貌不扬的外表,使我有些自惭形秽,但永不服输的性格 却使我没有轻言失败。 ? ? 今天我终于成功了,怎能不令我欣喜若狂呢。 ? ? 我一下子就成了引人瞩目的明星人物。在宿舍里,同学们簇拥着我,纷纷要 我请客。我虽然囊中羞涩,但为了不丢面子,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 ? 这时一个同学从外面进来,冲着我说道:“忠义,你快下去吧,外面有人找 你,好像是你阿妈。” ? ? 这消息就如同晴朗的天空突然被一片乌云遮住一样,我的心情立刻阴沈起来, 暗暗的埋怨着阿妈早不来,晚不来,却偏偏捡这个时侯出现。 ? ? 总之,我的好心情一下都没了,但阿妈既然来了,我又不能不见,只好满脸 不高兴的下了楼。 ? ? **************************************************************** ? ? 在宿舍楼前的树荫下,我看见了阿妈。我已经有大半年没有见过她了,因为 整个暑假我都没有回过家。 ? ? 阿妈还是那个老样子,一身穿了不知多少年,略显臃肿的深灰色粗布罩衣落 满了灰尘,有些乱篷蓬的头发挽了一个髻,肩上还挎着那个洗的发白的搭包。 ? ? 阿妈也看到了我,喜悦的眼眸中闪着泪光,向着我快步走来。我唯恐被同学 们看到,连忙拉着她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 ? ? “闹儿,你真让阿妈想死了,让我好好看看,是不是又长高了,闹儿,你好 像瘦了,是不是念书太累了,还是这儿的饭菜不合口,闹儿,也不要太用功了, 身子骨要紧……” ? ? 阿妈紧攥着我的手,生怕我会飞掉似的,无限慈爱的望着我,好像永远也看 不够,那爱唠叨的习惯一如往昔。 ? ? 我听的有些不耐烦了,生硬的打断了阿妈的话:“阿妈,拜托你以后再别叫 我的小名了,好吗,难听死了。不是给你说过不要来学校吗,有事就托村里的人 捎个话就行了。” ? ? “家里没事,一切都好。” ? ? “那你还大老远跑来干啥?” ? ? “我想你吗,想看看你,刚好隔壁你王叔进城送货,我就搭他的车来了。” ? ? 真是没事找事,我心里暗暗着埋怨阿妈,净给我添乱。我一把抽出她紧握的 手,粗声粗气的说道:“阿妈,那你看完了,就快些回去吧。我现在很忙,抽不 出空儿来陪你。” ? ? 阿妈一点也没在意我的无礼,又牵着我的手,柔声说道:“我知道你忙,所 以能瞧瞧你就心满意足了。你去忙你的去吧,我这就回去了,这是你最爱吃的米 饼,我刚做的,拿去给你的同学尝尝。” ? ? 阿妈说着就要从搭包里给我拿,却被我拦住了。 ? ? “不用拿了,我早就不爱吃了,现在谁还希罕这些。阿妈,你快回吧,我有 事就不送你了。” ? ? 在我的连声催促下,阿妈极不情愿的放开了我的手,但刚走了两步又折了回 来,好像还有话忘了对我说。 ? ? “瞧我这记性,光顾看你了,把这个都给忘了。” ? ? 阿妈伸手进衣服里,摸了半天,费力的从贴身的衣服里掏出一个用手帕包着 的小包,解开两层手帕,拿出一叠钱塞到我手里,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上面还有她 的体温。 ? ? “闹儿,这五百块钱你拿着用,是阿妈前一阵挣的钱,你现在用钱地方多, 不够花就给我说。” ? ? 我当然知道阿妈赚着五百块钱是多麽不容易,但我外表却没有流露出来,只 是点了点头。阿妈三步一回头的走了,走了老远突然又回头说了一句:“闹儿, 春节你可一定要回来呀!” ? ? 我冲她挥了挥手,目送着阿妈的背影渐渐远去。 ? ? **************************************************************** ? ? 应该说阿妈的突然到来,让我彷佛从天堂一下子又跌回到了人间,它提醒着 我,不论我怎样的成功,我那背上的耻辱烙印依然无法洗净,而这一切都是阿妈 造成的。 ? ? 在距这个城市以南一百多公里的大青山中,有一个叫做丹阳的地方。那里虽 然山青水秀,但交通却极为不便,因此非常的贫瘠。我就出生在那里,在那里渡 过了不堪回首的十七年。 ? ? 由于实在太穷了,家乡的人们纷纷到这个大城市里打工。这个城市里最低贱, 最粗重,最没人愿意干的活路都能看到我们丹阳人的身影。不止如此,就连街上 游荡的很多小偷、妓女、瘾君子也都不乏我的老乡。 ? ? 正因为如此,这个城市的居民非常的看不起丹阳人,尽管他们一刻也离不了 我们。生活在这个城市,我总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很怕让人知道我也来自那 里,而被同学们瞧不起。但最令我感到耻辱的却是因为阿妈。我从生下来就没有 爸爸,这是因为我是阿妈被强暴后所生的野种,那年阿妈才十五岁。 ? ? 阿妈的名字叫李玉兰,在那天之前,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女孩子,虽然 日子很穷,但她依然生活的很快乐。 ? ? 但在那一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她被一对凶残的大手堵住嘴巴,拖进了树林里, 并且粗暴的剥光了她单薄的衣裤,接着…… ? ? 在那封闭落后的农村里,女人的贞好甚至比生命还要重要。 ? ? 可以想像,这对阿妈的一家打击有多大,年迈的外公和外婆因承受不了这样 的打击不久就先后过世了,只剩下舅舅照顾阿妈。从此也没有人家愿意讨阿妈这 样的女人做媳妇,阿妈只好独自拉扯着我,在村人的白眼下苦度光阴。我自打懂 事起就处在着世俗的压力之下,从没有体会到童年应有的快乐。 ? ? 没有哪家的孩子愿意和我玩耍,我却总是遭到他们的奚落和羞辱,以及大人 们背后的指指点点。在这恶劣的环境中,使我也养成了冷漠、孤僻,永不服输的 性格。 ? ? 我几乎痛恨所有的人,甚至是我的阿妈。我恨阿妈为什麽要生下我,让我一 生下来就要承受这样的磨难。 ? ? 在家里,我很少和阿妈笑脸相对,甚至说话都很少,她为我做出的一切也都 被我认为是理所应当的。我发誓长大了一定要离开这个地方,一定要出人头地, 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做人。 ? ? 十七岁那年,我终于实现了我的第一个誓言,在高考中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 了我现在就读的这所着名大学,离开了让我充满噩梦的丹阳。 ? ? 阿妈也因此扬眉吐气了,她可以第一次挺起腰杆站在村人面前。当然她的负 担就更重了,我那高昂的学费压得她喘不过气来。但阿妈没有在我面前吐过半个 苦字。 ? ? 这是因为无论多苦多累,只要我有出息,她的心里都是甜的。我是阿妈最大 的,也是唯一的骄傲,是她生命的全部。但那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我依然 心安理得的享受着阿妈的辛勤的付出,似乎这一切都是我应 ? ? 得的,而阿妈则是在还债。 ? ? 在这个城市里,我开始了新的人生,我努力尝试着让自己忘掉那屈辱的过去。 但我那羞耻的出身却像个幽灵一样,不知什麽时候就会跳出来,令我痛苦不堪。 ? ? 正当我站在原地胡思乱想之际,一个清脆玲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忠义, 你傻傻的站在这儿干嘛。” ? ? 我回头一看,一个明眸皓齿,千娇百媚的美少女站在我的身后,竟然是美娜。 ? ? 我有些不知所措,慌乱中随便吱唔着:“没什麽,我……” ? ? “那个女的是谁,你的亲戚?” ? ? 美娜望着阿妈远去的身影,脸上露出明显的鄙夷神情。 ? ? 我脸一红,生怕被美娜看出来,忙撒谎道:“她──她怎麽会是我的亲戚呢, 她是我们家的保姆,进城卖东西顺便来看看我。” ? ? 但我毕竟不善于撒谎,表情很不自然,此前我曾对美娜说自己住在丹阳县城, 父母经营着好几家工厂。因为美娜是最瞧不起乡下人的,我害怕美娜知道了我的 家境后,会不再理睬我,只好违心欺骗她。 ? ? 我不知道能瞒多久,但是虚荣心却驱使着我硬着头皮也要撑下去。 ? ? “美娜,咱们别说她了,你怎麽会到这呢。” ? ? “我去系里办些事,刚好路过这儿。哦,我该走了,不跟你说了,记住,晚 上七点,紫藤圆,不见不散。” ? ? 我兴奋的点点头,为了今晚美好的约会,我决定暂时忘掉一切的烦恼,去尽 情的品尝着来之不易的成功。 ? ? 整个下午我都是在难以言状的兴奋中熬过去的。还没到七点,我就穿着一新, 手持鲜艳的玫瑰,兴冲冲的来到紫藤圆。这是我们大学里最吸引人的所在,被学 生们称做“爱情的角落”。 ? ? 七点已经很快过了,可美娜却迟迟未到。我焦急的等待着,不停的看着表。 一直等到七点半,美娜才姗姗而来。 ? ? 我连忙迎了上去,满脸笑容的把玫瑰献了过去,激动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美娜,你,你来啦。” ? ? “真不好意思,忠义,我有点事耽搁了,你等急了吧。” ? ? “没有,没有,我怎麽会呢。美娜,你今天晚上真美。” ? ? “难到我平常不美吗?” ? ? 美娜扭头婉然一笑,那不经意间流露出万种风情,看得我不禁失魂落魄,痴 痴的竟呆住了。 ? ? 今晚美娜穿着一件淡黄色的紧身长裙,修长的身材更加显得婷婷玉立,楚楚 动人。 ? ? 我鼓起勇气,牵住美娜的手。美娜没有拒绝,反而更加偎紧了我。这是我第 一次牵女孩子的手,兴奋之情难以言表,面红耳赤,心跳的好厉害,不过幸好是 晚上,美娜应该没有发觉。 ? ? 我们来到一处四周鲜花盛开,非常幽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 ? 美娜挨的我很近,一股淡淡的少女幽香沁入我的心脾,我觉得整个人都彷佛 都醉掉了。 ? ? 扯了一阵闲话,却突然都找不着话题了,我们都陷入了暂时的沈默。正当我 暗恨自己没用,绞尽脑汁的想如何向美娜表白时,美娜微笑着在我耳边低声说道 :“忠义,你真的喜欢我吗?” ? ? 真没想到美娜会这样直接,我有些措手不及,手心全是汗水,红着脸结结巴 巴的说道:“喜欢,美娜,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 ? 但谁知接下来美娜的话语更加的大胆了:“忠义,你吻过女孩子吗?” ? ? 美娜紧握着我的手,侧过头直直的望着我,水汪汪的大眼睛在黑夜里一闪一 闪的,分外的诱人。 ? ? 此时的我反而羞的像个小姑娘,紧张的心似乎要立时蹦出来。我只觉得口干 舌燥,费了半天劲也没挤出半个字来,只得用力的摇着头。 ? ? “看把你吓的,”美娜噗哧一笑,“哪像个男子汉,你敢不敢吻我一下。” ? ? 此时我的大脑里已是空白一片了,幸福来临的竟是如此之快,让我感到难以 置信,我怀疑自己是否身处在梦中。 ? ? 那红嫩诱人的小嘴,就在我的眼前微微开启着,充满着诱惑。我费力的咽了 咽口水,鼓起勇气吻了下去。 ? ? 刚刚触到美娜的樱唇,还没来的及品味那种触电的感觉,我便被她搂住了脖 子,我们的嘴唇紧紧贴在一起了。 ? ? 这就是我的初吻,我显得苯拙极了,完全被动的被美娜的热情包围了。我不 敢看美娜的眼睛,身子僵直着,两只手不知该放到那里。 ? ? 美娜抱的我更紧了,几乎是整个身子都倒在我的身上。胸前那对饱满火烫的 乳房紧紧的顶在我的胸口,我的小弟弟已经硬得快要撑破裤裆了,在这样下去, 我几乎就要发疯了。 ? ? 过了一会,美娜柔声说道:“忠义,我们换个地方,去我租的房子,呆会儿 好吗。” ? ? 我呆呆的点点头,此时的我已完全被美娜主宰了,她就是让我上刀山,下火 海,我也会毫不犹豫的跳下去。 ? ? 我们出了校门,不一会就来到了美娜租的房子。美娜拉着我的手,在床边坐 下。美娜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忠义,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真心想跟我 好?” ? ? 我胀红着脸,抓住她的手,连忙说道:“我可以向上天发誓,美娜,我是真 心爱你的,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事。” ? ? “瞧你那傻样,快松开,我的手都被你弄痛了。不过要我相信你,就要看你 今晚的表现了,你要听话,记住了吗?” ? ? 我用力的点点头。美娜又开始和我接吻,我只是被动的迎合着。 ? ? 她的手在我身上不住的抚摸着,慢慢的解开我的衣扣,脱去了我的上衣。 ? ? “哇,真没想到你的身体这麽棒,好结实呦!” ? ? 美娜不住赞叹着,惊喜的抚摸着。我只是傻傻的笑了笑,仍一动不动的坐着。 ? ? 突然我感到胸口一麻,好像有一股强劲的电流在体内穿过,原来是美娜正用 舌尖细细舔着我的乳头。 ? ? 还是童男的我怎经得起这样的调逗,我呻吟了一声,好像是在承受着世界上 最温柔,却又最惨酷的刑罚。胯间的话儿又高高的仰起头来,下身火烧火燎的像 是趴在火山口上。 ? ? 美娜仍不住的亲吻着我的胸膛,还时不时微笑着瞟我一眼。她开始用小手揉 弄着我鼓胀的裤裆,并解着我的裤带。伴着一声惊呼,我感到下体一阵凉意掠过, 原来我的内裤已经被美娜脱了下来。 ? ? “忠义,你的本钱也很不错吗。” ? ? 看着如此露骨挑逗的言语,从那红艳性感的小嘴里随意蹦出,我内心的冲动 越来越不可抑制。 ? ? 美娜反而火上浇油似的握住我不住勃动的阴茎,珠玉般的小手上下飞舞的套 弄着。我再也无法忍耐了,那凝固了几个世纪的岩浆此时终于携着热气喷薄而出 了,白色的浓浆飞出老远,有几滴还飞到了美娜的脸上。 ? ? “美娜,对不起,我,我──” ? ? 谁知美娜一点也没生气,轻笑一声推开了我,伸手将粉脸上的精液擦去,还 含进嘴里吮吸。 ? ? 我一丝不挂的站在她的面前,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真是难堪极了。但很快 我的目光便凝固住了,因为美娜正慢慢的脱着衣服,那动作是如此的优美,充满 了媚惑。 ? ? 随着衣裙一件件的脱落,一个活生生的少女的雪白肉体有生第一次映入了我 的眼中,看得我眼冒金星,口舌僵硬,刚刚软下的阴茎又迅速坚硬了。 ? ? 美娜得意的笑着,来到我的面前,用双臂娇嗔地钩住我的脖子,将一对浑圆 火热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前,将我压倒在床上。 ? ? 她发疯似的狂吻着我,坚挺的乳房在我的胸膛上磨来蹭去,在的我耳边不住 发浪的说着:“忠义,亲我,我要你用劲的亲我,抚摸我。” ? ? 我那男子汉潜在的原始欲望终于爆发了,我猛的翻身将美娜压在身下,像一 部发动的马达似的轰鸣震荡起来。 ? ? 我如同沙漠里一个饥渴的路人,贪婪的亲她,吻她,揉捏她的乳房,抚摸她 的身体。但我笨拙的又像个刚刚学步的婴儿,一切都显得那麽的幼稚可笑,我想 学着在A片中看到的那样进入她的身体,却总是不得其法。 ? ? 美娜有些等不及了,她握住我的阴茎,对准她湿润红肿的肉缝,轻轻一送, 我的整根肉棍便全部插入了她已汁液泛滥的桃源洞。这感觉真的太美妙了,我的 阴茎被包裹在一个温暖湿润,细嫩幽紧的腔道里,我用尽全力冲刺着,就像往常 在球场上纵情驰骋一样。 ? ? 虽然这是我初尝性爱,但隐约的感觉到美娜已不是处女。但这个念头也只是 一掠而过,我很快就被巨浪般的快感吞没了。但我真没用,很快就交了货。不过 美娜仍不停的调逗我,没多久我又龙精虎猛了。 ? ? 美娜在床上疯极了,在她的指导下,我做爱的技巧越来越纯熟,美娜被我干 的欲仙欲死,连呼过瘾。 ? ? 我们一直干到没了力气,才安静下来。美娜心满意足的偎在我的怀里,和我 说着话。 ? ? “忠义,有时间你带我去你家里玩好吗?” ? ? 我当然不敢带美娜回家了,只好随便应付着,刚想把话题引开,只听美娜又 说道:“你最好让你父母小心你家那个保姆,我姨妈家以前也请过一个丹阳的保 姆,姨妈待她挺好的,可谁知那个保姆竟偷了家里很多钱和首饰跑掉了。要我说 这些丹阳人真没几个好东西。” ? ? 我脸一红,只好说是,赶快将话题引开,生怕美娜再说出一些让我无法面对 的言语。 ? ? 说着说着,美娜渐渐睡着了。我望着沈睡中的她,心中百感交急,今天晚上 美好的心情早已不翼而飞了。 ? ? 我真的好害怕失去美娜,我也不敢想像美娜知道了真相会怎样。我的心里迷 茫一片,未来会怎样,我不敢去想,甚至连明天都没有勇气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