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碧绿的武林

时值寒冬,山中处处可见皑皑白雪,有一处却与别处不同,这是一个小小的 山谷,山谷四周没有一点寒冬的迹象,四周树木郁郁葱葱,半点雪迹也看不到。 而这一切的原因都在於山谷下面那一连串正散发着热气的水潭,这里竟然是 一处温泉。 「哎,天儿不知什麽时候才会回来,没想到这功夫如此害人。」只听温泉中 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这声音柔媚至极,若是有人听到,保准全是的骨头都会酥 掉。 在一个两丈见方的水潭中,一个绝色美女正靠着一块石头,半卧在水潭中。 她大约二十三四,清丽秀美,琼鼻细挺,贝齿红唇。一双妙目如含秋水,清 澈之中,又有几分如烟如雾的水色。云髻高耸,更显得身材高挑。身上穿着一件 薄沙般的亵衣,被水一浸,犹如透明,难掩其峰峦,纤腰一握的妙曼身姿。 只见她愁眉轻锁,似恼似怨,或许是人浸泡在温泉中,被那热力影响,玉面 红润,浑身散发着一种温润如玉的辉致,妙不可言,犹如仙女下凡。 若是此时有人闯入山谷的话,肯定会惊叫起来,这位绝世美女竟是最近十多 年极少在江湖现身的柳如烟,说道她江湖中人恐怕没几个人不知道,身为二十年 前的武林四大美女,无论出现在那里都会引起年轻人的疯狂。 柳如烟大半个身子浸泡在温泉中,她的眼睛看着临近的一个水潭,那个水潭 和这里不一样,此时正热闹非凡。 只见一群猴子在潭水边叽叽喳喳的嬉戏,不时跳到温泉中暖暖身子,但是柳 如烟现在盯着的的地方却似乎有些不对。 若是顺着柳如烟的目光看去,就正好可以看见,两只发情的猴子正在水潭边 一耸一耸的交配着,看着那两只猴子,心里却不知道想起什麽,脸色一红,眼睛 微微闭上,一双洁白的玉手缓缓的覆盖到了高耸的双峰上。 柳如烟回想着自己的徒儿临走前那一幕,双手缓缓的在自己身体上游走。 「师父,你还那麽紧……哦…好棒…。」 「啊……用力…啊,啊啊——」 柳如烟似乎又觉得她的徒弟云天正伏在雪白丰满的身体上,屁股剧烈地挺动 着,他的双手勾起了自己的修长双腿,双脚蹬在水下的岩石上,挺直了身子用力 地撞击。 柳如烟亢奋的娇声尖叫着。男子喘着粗气,用力冲击着她的丰润肉体. 「师 父,啊……你又用素女功了……」 随着犹为稚嫩的男声响起,一张俊秀稚气的少年脸庞从她丰满颤抖的高耸双 乳中?了起来。少年脸庞瞧起来不过十五六岁,但身体已生的健壮修长已如成年 人,趴在她白嫩芬芳的肉体上的身子肌肉虯结,爆发出惊人的活力。 「小坏蛋…谁叫你那麽……厉害的,啊……」 柳如烟媚眼如丝的浪叫着,丰满的翘臀放荡的扭了几扭。销魂的感受着下体 潮湿的穴儿里那粗壮有力的男根的抽动。 「不行,不行了……」 少年感觉到师父温润湿滑的销魂洞极深处一阵阵奇异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 肉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冲後腰。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的 云雨声。 「啊,啊,啊……天儿,给我,给我……」 柳如烟在少年云平的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 着绷直了起来,下体的销魂处一阵湿热,泻了出来。 天儿啊了几声,大屁股又用力撞击了几下,猛的从她的销魂下体里抽出了自 己的挺直阳具,移了上来。 阳光下,少年的阳具远超出年龄的粗壮硕长,上面湿漉漉的沾满了她下体晶 莹的爱液。 柳如烟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小香舌尖儿舔在云平的大龟头上,吮吸 着那本属於自己的爱液。 少年亢奋的一手握在自己的大阳具上套弄着,猛得身子一僵,大股大股的白 稠的精华从龟头的小口处喷射出来,射入柳如烟半张的樱桃小嘴里. 柳如烟嘤的 娇哼了一声,小口含住了少年的大龟头,用力地吮吸起来,把少年喷射出来的精 华一点不剩的咽了下去。 「唔──,唔」 伴着柳如烟饥渴的吞咽声,少年从她的樱唇里满意地抽出自己硕大的肉棒, 一缕晶莹透明的粘液淫荡的挂在粗长的阳具与樱唇之间. 美妇销魂的瞟了云平一 眼,慢慢地将雪白粉嫩的身子翻了过来,香脊纤腰,下面浑圆的丰臀,那柔美的 线条使得少年的胯下雄风没有半点消减,慾火高涨的大手在师父雪白如玉的粉臀 上扭了一把。 「小坏蛋……」 柳如烟淫荡的吃吃娇笑着,翘起了自己引以骄傲的迷人丰臀。少年扶着跨下 的挺直大肉棒凑了上来,滚热的大龟头却抵在了柳如烟的粉臀中的一漩菊花上, 柳如烟嘤咛着,随着阳具的逐步深入,俏脸上显现出了更加销魂的媚人神色。 「真好……啊……」 少年慢慢地把自己火热的男根全部深入了师娘的後庭,强烈的紧缩感让他销 魂无比,难以想像师父那麽小的後庭菊洞竟可以把自己的大肉棒完全容纳,虽然 已做过好多次,但少年每次都感觉刺激无比。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然後就开始抽 动了起来。 「啊,啊,啊,」 柳如烟销魂之极的娇唤着,她以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後面这个洞让这个小徒儿 开垦後,会如此的销魂蚀骨,以至於自己乐不疲此,回回都要做,她浪叫着,粉 嫩的胴体激动得颤抖着,银牙紧咬,快乐的刺激一遍遍的冲刷着柳如烟的娇躯. ……回想着徒儿在自己身上冲刺的情景,柳如烟的动着也越来越大,双手伸到胯 间,隔着那单薄透明的亵裤揉着娇嫩的唇瓣。 就在柳如烟玉手插到亵裤中,正要好好安慰一下自己的时候,一丝异动让她 惊醒过来,她睁眼一看,只见一只猴子跳到水中,朝自己游来。 这里的猴子早就被柳如烟打怕了,这个水潭也由她和两个徒儿们占领,猴子 们根本不敢到这里来,更不要说在她还在的时候下水了,柳如烟从水里捡起一块 碎石就想将这只猴子赶出去,但是她立刻就认出了这只猴子。 这里的猴子至少有数百只之多,不过这只猴子却是他们唯一认识的,因为它 太特别了。 这些猴子站直了也不过三尺左右,这只猴子体型也没有什麽特别,但是它有 一样却和其他猴子不一样,那就是它胯下那根通红的肉棒竟然长达半尺,粗如儿 臂,比她徒弟天儿也小不了那里去,这麽小的身材配上那麽大的肉棒自然特别醒 目。 尤其是这只猴子天天肉棒硬直,也许是它肉棒太大的缘故,其他母猴子根本 不跟它交配,让它每次都抓耳饶腮,开始柳如烟看到时还有些羞涩,不过後来她 与自己的徒弟上床之後就不那麽羞涩了,每次都看他们捧腹。 柳如烟本来心性高洁,在和徒弟云天之前连自慰也不曾有过,不过一年前, 他的徒弟云天在山中被一条毒蛇咬中,偏偏那条毒蛇是一条少见的上古淫蛇,那 种蛇的毒液不会致人死地,却会让人快速发情,云天并不认识那条毒蛇,他当时 就见那条毒蛇一剑斩成两段,没想到却惹了大祸。 那条淫蛇临死前将全部毒液都注入云天体内,若不是柳如烟发现的早,云天 恐怕早就死了。 那种淫蛇的毒液可不是普通的春药,只要中了那种毒液的人与人交合,就会 不知不觉中将全身的精气泄出去,淫蛇就是以那种精气为食,淫蛇临死前注入云 天体内的毒液足以让云天泄死几次。 不过幸好他被柳如烟找到了,为了不让云天就这样死掉,柳如烟只好以双修 之法将云天泻出的精气炼化,然後反馈到云天体内,总算保住云天一条小命。 不过云天中毒太深,柳如烟也是第一次,根本经受不起云天的征伐,於是她 只好让自己的另一个弟子柳清雪来帮他师弟,幸好柳清雪对自己这个师弟也十分 爱护,於是师徒两人一起从了云天,让云天享尽了齐人之福。 这次云天和柳清雪出山就是为了他们的婚事,柳如烟觉得两人的事情应该让 他们的家人知晓,并定下婚约. 但让人没有料到的是,经过那次之後,三人的体 质发生的改变,以柳如烟以前的性子,就算为了就徒弟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却绝 对不会有第二次。 但自从那次之後柳如烟发现她的身体敏感了许多,根本经受不起任何挑逗, 尤其是云天的,每天被云天和柳清雪交合的声音刺激,在一月之後忍受不住,被 云天半推半就的得手了,然後三人就毫无顾忌的大被同眠,一开始柳如烟还有些 暗恨自己淫荡,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发现她离不开云天的大肉棒了。 现在,云天和柳清雪已经走了快半个月,柳如烟早就忍耐不住,可惜云天却 不在这里,她只能自己安慰自己。 看着游过来的猴子,透过清澈的潭水,柳如烟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根直挺挺的 肉棒,只见那根肉棒如旗杆一般倒立在猴子的胯下,柳如烟看着那根的肉棒,突 然涌起一个念头:「不知道被那肉棒插入是什麽滋味。」 这个念头刚一出现,柳如烟顿时觉得浑身一热,肉壶一阵收缩,一小股热烫 的液体似乎从内体流了出来,柳如烟变得面红耳赤,双腿不知不觉的夹紧了,两 条丰满的长腿绞缠在一起不住的扭动。 那猴子越来越近,柳如烟本想将它赶走,但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动手,反而是 紧紧盯着那只大肉棒,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很快那只猴子就游到柳如烟身边,它伸出双爪朝柳如烟抓来,柳如烟终於想 起将它赶走,但却慢了一步,那猴子的两只小小的爪子已经抓住她早就肿胀的双 峰。 猴子体型不大,自然没什麽力气,那小小的爪子也不如云天的大手,一把就 能握住她大半个乳峰,捏的她浑身酥软,但这猴子小小的爪子正巧抓住她敏感的 乳头. 半个多月没被男人抚慰的身体被那小小的爪子一抓,柳如烟顿时觉得一股 酥麻的快感从乳尖传来,本来想将猴子推开的双手也软软垂下。 猴子抓住柳如烟的乳尖,却没有学着云天一样的把玩,而是将那里当做了固 定身体的地方,而这只猴子一边用爪子抓住柳如烟的乳尖,一边用双腿勾住柳如 烟丰满的大腿,而那支粗长的肉棒就正好抵住了柳如烟双腿中间最神秘的地方。 这只猴子显然是憋得急了,只见它用粗长的肉棒抵住柳如烟双腿中间不住的 乱刺,又硬又粗的肉棒隔着薄薄的亵裤顶在柳如烟坟起的阴户上,刺激的柳如烟 双腿发软,嘴里也发出几声细细的呻吟。 看着这只小淫猴着急的模样,又想到这只小淫猴平时被母猴子拒绝追赶,柳 如烟心里的羞耻渐渐去掉,而那肉棒刺在唇瓣上的快感则越来越强烈,让她本就 高涨的慾火变得更加激烈起来。 那猴子一连又刺了十多下,但却不是每次都能刺中要害,柳如烟的双腿不知 不觉的张开,伸出纤手握住那只小淫猴的肉棒。 柳如烟对着猴子娇媚的说道:「姐姐这里可和你们猴子不同,不是想进就可 以进的哦。」 柳如烟一握住那根不断跳动的肉棒,心里顿时一酥,又想起徒儿在自己体内 穿刺的那种快美,本来只是想隔着裤子用这肉棒安慰一下自己,但此时却觉得肉 壶内一阵空虚,急需这支肉棒来填满. 柳如烟只是停顿了一下就屈从於身体的慾 望,另一只手轻轻的将裤带解开,臀部微微一?,就将亵裤推到腿弯,那猴子似 乎也发现这中间原来还隔着一条裤子,松开抓着柳如烟玉腿的爪子,让柳如烟将 亵裤脱掉。 此时的柳如烟整个身体焕发出一股妩媚诱人的风韵,美妙绝伦的身材除了透 明的亵衣之外再无遮掩,全身肌肤曲线於柔媚,常年修炼武功,让她的身体另有 一种不同於普通女人的健康韵味。 她高耸白嫩的乳峰,丰润挺拔,嫣红成熟的乳头,微微上翘. 纤细的柳腰, 修长结实的双腿,圆润光滑;浑圆成熟的美臀,显得无比丰满性感。 洁白平坦的下腹下部和美丽修长的大腿之间分布着一小片燕草,此刻正随着 水波荡漾,下方就是那条粉嫩饱满的肉缝,像成熟的水蜜桃般的诱惑媚人;微微 隆起的阴阜,美嫩滑润的蜜穴,阴唇呈粉红色,微微张开着,肉缝还红通通像美 少女的阴户一般,无比妖媚,性感动人。 若是换个男人来此,肯定被眼前的美景迷的乱七八糟,可惜柳如烟身边的不 是普通男人,而是一只不解风情的猴子。 柳如烟握着小淫猴的肉棒就朝她的肉缝探去,那根通红的肉棒准确的抵在肉 缝中,并刺进了一小截,一股激烈的快感顿时从肉缝中传遍全身,柳如烟忍不住 的「啊」的叫了一声。 「好大,好热。」柳如烟还握着小淫猴的肉棒,棒子一接触到她的蜜唇,竟 然又变大了一截,尤其是肉棒上透出的热力更是惊人。 柳如烟将一双修长美腿分开,握着肉棒朝蜜穴的深处插去,但那肉棒才插进 一半,这小猴子竟然就只剩鼻孔在外面。 柳如烟娇媚的一笑,曲腿从水里站立起来,这下小淫猴将抓着她乳尖的爪子 放开,往下搂住了她的柳腰,幸好柳如烟的柳腰纤细,不然就凭这小淫猴的双臂 肯定抱不住。 小淫猴双臂搂住柳如烟的纤腰,双腿盘在柳腰稍下点的地方,整个身体似乎 吊在柳如烟身上一样,而那只通红的大肉棒就插在柳如烟的蜜穴中。 虽然柳如烟慾望高涨,但小淫猴如此动作依然让她脸色羞红. 刚才在水中这 小淫猴身体太小,水又太深,根本无法有多少动作,但现在盘在柳如烟身上,顿 时生龙活虎起来,它身子瘦小,但力气却不小,整个身体快速耸动,那根肉棒更 是快速在柳如烟的蜜穴中抽插。 柳如烟刚一起来就遭到如此袭击,差点没腿一软坐到水里,这突如其来的快 感让柳如烟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柳如烟被插的双腿发软,赶快退了两步,将身体靠在後面的石头上。 小淫猴双爪托着柳如烟的细腰快速地捅着她,柳如烟兴奋地全身打颤,淫水 顺着小淫猴的肉棒,她的两条粉腿不断流下。 更让柳如烟难以忍受的是小淫猴腹部的短毛,那些短毛随着小淫猴的抽插刺 激到她的阴部,痒的柳如烟叫了起来。 「啊……好痒啊,小淫猴……啊,受不了啦……啊。」 那种刺痒的感觉让柳如烟忍不住的挺动身子,让自己的阴部接触那短毛,虽 然就是这短毛让她刺痒不已的,但这样反倒又能缓解那种刺痒. 这小淫猴越插越 是兴奋,此时整根肉棒全部插到那温暖紧窄的蜜穴深处,小淫猴不由得吱吱的叫 着,它以前虽然偶尔也得手过,但那些小母猴根本容不下它的肉棒,大多数都是 半途就逃走了,让小淫猴恼怒不已,它早就盯上这种身体更大和它们身形差不多 的大猴子,就是柳如烟和柳清雪,可惜他们之前在它一靠近时就用石头仍它,那 石头力道十足,让它不得不逃走。 柳如烟软软的倒在石头上,身体迎合起小淫猴,屁股向上挺动配合着尤利西 斯的抽插,使小淫猴的肉棒每次都能光临到自己的花心。蜜穴被小淫猴的大肉棒 撑得圆圆的,两片花瓣紧紧的包裹着小淫猴的大肉棒。 随着小淫猴的抽查,淫水从柳如烟的蜜穴不停的流出,一直流到雪白的大腿 两旁。慢慢滴到了石头上,柳如烟失魂般的娇喘,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 舞、香汗淋淋,柳如烟分不清是谁在干她了,她不在将小淫猴当做一只猴子,她 只感觉到一个火热的肉棒在她的体内进出,火热的快感彷佛要把她的整个身体燃 烧。 「喔……小淫猴,你的肉棒……好粗……好热呦……」滚烫粗壮肉棒让柳如 烟尝到了一种比跟徒弟做爱更强烈的快感。极度的快感使柳如烟忘记的一切,对 着一只猴子浪叫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柳如烟感觉到蜜穴中的肉棒抽动的越来越快,而且似乎正在 快速变大,柳如烟和徒弟做了不知多少次了,当然知道这是快要射精的症状,她 刚想将小淫猴的肉棒拔出去,免得自己怀孕,但随即想起这不过是一只猴子,似 乎不可能让自己怀孕。 柳如烟一想到小淫猴那滚烫的精液可以毫无顾忌的射到自己身体里,就浑身 变得滚烫,她叫道:「小淫猴,快射给姐姐吧。」 随着她的浪叫,她默运素女功,蜜穴收缩的更加厉害了,让小淫猴的抽动变 得十分困难. 没过多久,柳如烟挺直了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 「快……快点……姐姐要来了!……啊……姐姐到……到……到了……」柳 如烟竟然比小淫猴高潮来的更快,随着高潮的来临,柳如烟阴道里的嫩肉紧紧地 缠绕在小淫猴那根差点都深入到她子宫的肉棒上,肉穴开始剧烈地收缩. 此刻, 小淫猴的肉棒已被柳如烟高潮中的蜜穴和紧紧合拢的大腿夹得几乎无法抽动,同 时觉得阴道如同一只肉乎乎的温暖的小手握挤着他的肉棒,这种刺激比抽插更为 剧烈,小淫猴肉棒顿时突突的射出一股股精液。 这小淫猴的精液比云天的更为滚烫,而且量也不少,很难想像这小小的身体 竟然能射出如此多的精液。 「哦──!」柳如烟被小淫猴灼热的精液烫得娇吟了一声,双手回过来一下 子紧紧抱住了小淫猴的屁股,让小淫猴紧紧的贴在她身上,浑身哆嗦着,小淫猴 还不住的将粗壮的大肉棒不时地柳如烟柔软的屁股间猛顿,将灼热的精液一股接 一股的强有力地喷射进柳如烟挛动的子宫内。 「哦──小淫猴……烫、烫死姐姐了!……你的……怎麽……还这麽多,射 得姐姐……姐姐美死了……」柳如烟快活地腻声叫唤着,她的粉脸通红,杏眼半 睁半闭,连接着小淫猴肉棒的翘臀不住地颤抖,显然已经处在高潮的颠峰。 半晌之後,柳如烟只觉得玉体酥软得似乎要融化了,粗长火热的肉棒并没有 随着射精而软化,依旧将她的蜜穴塞得慢慢涨涨的,那灼热的精液小腹处,让她 感觉似乎还在温泉中一样,浑身暖洋洋的。 第二章 过了好一阵,柳如烟才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过来,她身体一动,发现那只大 胆的小淫猴还趴在她身上,那根大肉棒也还在她体内,只是现在已经没有刚才的 威风,变得软绵绵的。 柳如烟天色已经不早,想到是该回去了,看着趴在身上的小淫猴,柳如烟脸 色一红,心里有些後悔,自己怎麽就让一只畜生进入自己的身体了呢,这可怎麽 对得起天儿。 柳如烟想到云天,心里不知是什麽滋味,伸手抓住小淫猴背後的皮毛,就要 将它提起来。 小淫猴刚刚被提起来一点,立刻紧紧抱住柳如烟,身体一沈,柳如烟蜜穴中 感到那软绵绵的肉棒似乎已经脱离了半个,但随即那肉棒就快速变硬,就在柳如 烟想在用点力把小淫猴从身上赶走时,那肉棒已经恢复了刚才的硬度。 小淫猴不等柳如烟再有动作,身体又快速抽动起来,蜜穴中传来的快感让柳 如烟再次放弃了把小淫猴赶走的打算。 「啊……你这小淫猴……唔,好热……你可比云天恢复的还快呢。」柳如烟 被小淫猴一插,顿时快感如潮,断断续续的说道。 ……………………夕阳西下,东宁县县城外的官道上走来一对年轻男女,路 上的人虽然不少,但这两人让人一见就挪不开眼。 男的看似十五六岁,长的英俊潇洒,器宇轩昂,女的相貌极美,生得一张雪 白清秀的瓜子脸蛋,年约十七八岁,肌肤细腻雪白,柳眉大眼,翘鼻小嘴,一头 乌黑的秀发被一条细带松松的绑在脑後,既显的清新纯洁又显的妩媚撩人。 全身衣着具是白色,长裙拖至脚底,隐隐可以看见一双精细的淡白绣花鞋, 娇躯披着一件薄薄的长纱,纵然如此还是可以看出她体态修长纤瘦柔美,仿若仙 子般清丽脱俗,腰间被一条雪白绫带绑着,奇细的蛮腰被完美的显露了出来,也 因此和胸前饱满挺拔的酥乳形成了诱人的对比,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润滑精致美艳 动人,让人深深的迷醉其中。 云天和师姐柳清雪从谷里出来,在路上一路慢行,说不尽的柔情蜜意,不过 他们两家相隔数百里,云天一路跟着师姐多走了两天,终於不得不分开. 两人找 了间客栈住下,回到房间,柳清雪说道:「师弟,往前两百里就到我家了,你也 该快点回家了,可别让师姐就等。」 云天知道师姐说的是提亲的事情,知道在这样下去可不行,当即说道:「师 姐你放心吧,我一定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去让人来提亲. 」 柳清雪听到师弟的承诺,娇羞的点点头,虽然两人已经不知做过多少次,但 说道成亲依然让柳清雪觉得羞涩。 云天看着这个绝色师姐,想到明天以後就有好一阵子见不到了,伸手揽过柳 清雪的纤腰,说道:「师姐,明天我们就要分开了,今晚你可得好好陪陪我。」 说着,云天的大手已经开始在柳清雪身上翻山越岭,一手摸到柳清雪饱满的 酥胸,一手捏着她挺翘的臀部。 柳清雪横了他一眼,不过被云天那双大手在酥胸翘臀上一捏,顿时变成了媚 眼,说道:「人家那天晚上没好好陪你,你这人性子来了在路边也拉着人家去做 那事,也别怕被人看见。」 云天嘿嘿一笑,将师姐拥入怀中,对着她嘴上两片娇嫩吻了下去。 柳清雪刚想说等吃过饭再说,不过小嘴被云天堵上,微微挣扎了一番之後便 软在了云天怀里任其索吻,雪白的柔荑在云天身上摸索着。云天也不客气,一手 握着丰乳,一手捏着翘臀在柳清雪身上轻轻按压着。 良久之後柳清雪终於承受不住,将云天推开逃离了他的双唇,而躯体的敏感 地带却仍在云天的掌间麻痒,贝齿轻咬着水润的下唇娇喘道:「师弟,我们到传 上去」。 说完,云天将柳清雪抱起来,朝床上走去。 云天把柳清雪放到床上,开始给她解带宽衣。柳清雪只是静静地躺在床上任 由云天摆布。 云天温柔地解开柳清雪衣衫的扣子,白色的衣襟敞开两边,红色的肚兜落入 眼前。云天的目光向下探视,深深的乳沟、半露的球峰、雪白的肌肤,不禁让他 有点眼花缭乱了。 他的手顺着柳清雪光滑的肩头滑到柳清雪的脊背上,把兜肚上的细绳拉开, 脱下她的兜肚。立刻一对浑圆高耸的乳峰蹦了出来,在雪白的圆球上,两颗粉红 的乳头镶嵌在上面,发出诱人的光泽。 云天欣赏着柳清雪美丽的胸部,他忍不住用手抓捏揉按着她挺起的蓓蕾。柳 清雪身上发出阵阵幽香,细嫩光滑的肌肤触感极佳,让云天不停地在她丰满的玉 乳上亲吻。 柳清雪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她的嘴里微微轻吟着。云天的嘴含着柳清雪挺 起的乳头,而他的手则身到柳清雪的腰间把她的裙裤剥了下来。 云天站起身来,他一面脱着自己的衣服一面欣赏柳清雪美妙无比的娇躯. 那 漂亮的脸庞,圆润挺拔的乳峰,细小光滑的纤腰,结实高翘的美臀,修长嫩白的 双腿,玲珑可爱的嫩足,更让云天动心的是她芳草茂盛的少女私处,上面还沾着 一颗颗晶莹的水珠,那是柳清雪忍不住分泌出来的一丝淫水。 云天脱下衣服,在这样的赤裸裸的美女面前,他的肉棒早就硬梆梆的了。他 上了床把柳清雪搂在怀里,俩人相互亲吻着,舌头搅在了一起。而俩人的手则在 对方的身体上游走着。 云天的手掰开柳清雪的双腿,将火热的肉棒凑到少女粉嫩的阴户上,少女的 阴户白白净净,微微隆起,唇瓣微微张开,让人可以看到里面那一丝艳红. 肉棒 顶在那丝细微的缝隙上,云天却不急着插入,而是轻轻一刺,龟头立刻剥开那两 片柔嫩的樱唇,整个龟头都没入紧窄的洞穴中,然後稍稍後退,又退了出来。 云天的龟头在那两片唇瓣中轻刺抹挑,却始终不插入,一股清亮的蜜汁从少 女的蜜穴中流出,将整个龟头沾的一片油亮。 很快柳清雪就受不了这种刺激,娇媚的叫道:「师弟,别这样,快进来吧, 我受不了了。」 云天看着师姐娇美艳红的面孔,腰部稍微用力,肉棒立刻刺进去一截,不过 依然没有全根而入。 「啊……」柳清雪终於忍不住叫了一声。 云天听着师姐娇媚的声音,心里不由得大爽,说道:「师姐,多叫两声,我 喜欢听师姐你叫。」 柳清雪刚才一直忍着,现在天还没黑,走廊上一直有人走动,这让柳清雪如 何好意思叫出声来。 云天再次将肉棒拔出来,和开始一样在唇瓣上划动,不时朝上去挑逗一下那 颗如黄豆般大小的小点,云天知道那是女人的阴蒂,也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 果然柳清雪没几下就忍不住的媚叫起来,她每叫一声,云天就深刺一击,缓 解她肉洞中的酥痒. 随着柳清雪的媚叫频频响起,云天终於也忍受不住,大力抽 插起来。 云天只觉柳清雪花径内滚烫软嫩,迳壁的皱褶绕着巨棒柔柔摩擦,穴口却紧 紧箍束,进出间将肉棒缠的紧紧张张,特别是肉棒底部的经脉受其刮蹭更是麻痒 难当,龟头再被那热辣淫水一浇,棒身频频抖动,催人欲泄。 幸好云天进入师姐体力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当即稳定心神,再度刺入。 随着云天的抽插,柳清雪突然撑起身子,雪嫩的纤长藕臂紧紧抱住云天的脖 子,胸前雪峰上的嫣红娇嫩早已婷婷而立,随着耸动在云天胸口上下刮蹭着,死 死酥麻在两人间相互传递. 膻口在他耳边柔柔喘着气,惹的云天耳根发烫,心头 更痒,再不管那是否会一泄如注,抱紧柳清雪的雪臀,腰杆下下发力,千戳百椿 起来。 柳清雪期盼已久的狂风暴雨终於来临,提臀收腰配合着云天的动作与他碰撞 着,下体随即传来「咕叽,咕叽」的撕磨水声,柳清雪狂乱不已,螓首横摆,拂 过云天的脸,对着他的双唇主动的吻了下去,也不等云天做出回应,滑腻的小舌 已游进了云天嘴里翻滚起来。 缠绕在云天腰间的两条雪腻美腿时伸时缩,晶莹剔透的白足时弓时挺,片刻 无歇撩人万分。 就在两人忘我的交合时,客栈的小二来到房门外,他还记得这两位客人是新 来的,正想问他们要不要吃饭,没想到就听到里面那如泣如诉的呻吟,叫的他心 里发痒,恨不得立刻找个女人来干。 小二自然还记得两人,柳清雪那绝世的容貌实在让人难忘,否则小二也不会 屁颠屁颠跑上来问两人吃不吃饭,他只是想多看美女一眼而已,没想到却听到了 这种声音。 身为小二,他自然对客房的环境极为熟悉,他转身打开旁边的房门,这里现 在还没有住人,云天和柳清雪在订房间的时候就特地要了这个左右没人的房间. 小二在墙壁上摸了摸,取下一块方形木条,那里露出一个孔洞,小二一眼看去, 正好可以看见床上的两人。 看着柳清雪雪白的娇躯和傲人的曲线,小二的肉棒顿时挺立起来,他伸手掏 出肉棒,看着另一个房间中的男女,快速的撸动着。 「若是能和她干一次真是死了也愿意啊。」小二喃喃的说道。 云天和柳清雪的房间中,云天此时正咬着柳清雪的乳头轻轻吮吸,柳清雪乳 头被咬,浑身犹如电击,穴底更是麻痒难耐,娇喘嘘嘘,雪腻的双足缠上熊腰, 翘臀主动向上顶着。 云天察觉,?起头冲柳清雪笑道:「师姐,怎麽样,舒服吗?」 柳清雪娇媚一笑,抚着云天的脸道:「师弟你吃的人家好舒服,啊!」 云天诡秘一笑,重又将雪乳纳入嘴中,舔吃的啧啧有声。而肉棒带动着花蜜 再次在小穴内进出起来,随着抽插,那清凉的蜜汁也泛白起沫,只见肉棒上白花 花的涂了一茎,穴内更是滑腻不堪。 柳清雪失声娇啼,把云天的头死死摁在双乳间,只觉乳头在云天嘴中时吸时 咬,时拉时扯,蓦觉奶头奇美,小小的粉嫩在他舌尖翻滚,电流好似穿过整个胸 部,麻痒无比,更惹的下身涓水长流连连哆嗦。 「啊……师弟……好棒……嗯……顶到清雪花心上了……啊……快再狠些… …啊……清雪要来了……」。 云天听着柳清雪的淫声浪语,浑身更加火热起来,抽送的更加有力。 柳清雪全身雪肤嫣红,娇颜更是如朝霞般绚烂,雪躯绷凝嘤嘤娇喘,肉棒扯 拽着不住张合的花缝,红嫩若脂的两瓣小嫩唇不时从穴中带出,水光闪烁艳如娇 花。 「啊……快……清雪好酸……嗯……狠狠的插……插死清雪吧……啊……好 师弟……嗯……快……再来几下狠的……清雪就丢给你了……啊……」。 云天龟头也变的更加敏感,每每龟头点至娇嫩的花心,便觉的一股电流从马 眼穿至臀骨,花底深处试有一张小嘴轻轻允吸着,然後力道越来越强,花径越收 越小,直箍着自己如入鱼肠,紧窄无比。 看着柳清雪娇媚容颜,见她轻咬手背,淫言浪语不断,知道她就要来了,死 死忍住龟头的锥心麻痒,鼓足了浑身的劲,在柳清雪穴内大势抽耸,淫汁蜜液随 着抽插飞溅而出,洒落四处。 柳清雪径内剧烈收缩,花心深处连连打颤,一股股滚烫的浓浆喷涌而出,柳 清雪长长一声娇啼:「啊……来……来了……快……快顶着清雪……嗯……」 本就敏感万分的龟头,经那浓稠浆液一淋,如何忍得的过,双腿绷直抵住柳 清雪深处的娇嫩所在连连抖擞起来:「嗯……我也射了……啊……」 精液和阴精融合在一起,本就丝发难容的穴内如何藏的住他们,随着两人的 激射大量的精水从肉棒和花穴的缝隙间湓溢出来。良久之後两人才从高潮的余温 中回过神来而小二早就在两人高潮之前就射了出来,匆匆离开了房间. 小二走下 楼去,脑海里还回想着刚才那一幕,心里想到:「想不到那位小姐看起来清丽无 比,在床上确实如此放浪,真是人不可貌相。」 房间里,云天搂着柳清雪,两人贴着身子说着话,直到两人肚子咕咕叫起来 才从床上爬起来,清理了一下身体,云天穿上衣服到楼下叫小儿将饭菜送到房间 中,又让客栈准备热水,他们要洗澡。 两人分别在即,晚上自然也少不了一场大战,第二天一早,云天又搂着漂亮 师姐的身体发泄了一会,这才穿上衣服,离开客栈。 柳清雪在云天离开後却没有起床,而是继续睡觉,昨晚被师弟折腾了一个晚 上,根本没有好好睡觉,现在正好补觉,等中午再走。 云天离开後不久,小二又来到柳清雪的房间,他一敲门,却发现门根本没从 里面插好,他心里突然一阵悸动,左右看了一下两边没有一个人,他抖着手推开 房门,悄悄的溜了进去,然後转身把门关好。 小二走到床边,看着柳清雪正在熟睡,清秀的瓜子脸还残留着一丝红晕,小 二伸出颤抖的手,朝被子里摸去。 他颤抖的手终於摸到柳清雪身上,那柔软细腻的感触让他激动不已,继续朝 高峰攀去。 「好大,好软。」小二终於摸到了那高耸的双峰,慢慢的揉捏起来。 柳清雪现在正睡的迷迷糊糊的,以为又是云天在作怪,不由叫道:「师弟, 别闹了,让我再睡会。」 小二听到柳清雪说话,以为她醒了,吓的他差点把手收回去,不过听到柳清 雪的话後,胆子反倒大了起来,心里想到:「难道她以为我是他师弟。」 看着柳清雪那绝美的容颜以及手掌中那销魂的感触,不由得心里一横:「这 样的美女平时见都难得一见,今天似乎有机会,如果能干上这样的美人,就算死 了也心甘情愿啊。」 想到这里,小二正握着双峰的手不由得微微加了把劲,将柳清雪一双美乳捏 的变形,柳清雪受此刺激,不由得眉头一皱,慵懒的伸出一只手要来推他,似乎 想将这个在她胸前作怪的人推开. 小二心里一惊,赶紧松开少许,要是这时候把 她弄醒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轻手轻脚的解开柳清雪的亵衣和肚兜,将亵衣和肚兜掀开,当他再次攀上柳 清雪的双乳时才发现,虽然之前隔着亵衣已经觉得妙不可言了,但此时才发现这 样摸起来感觉更加美妙。 柳清雪滑腻的肌肤竟比薄稠所制的亵衣更加光滑,和柳清雪相比,他想起上 次为了破掉自己的处男之身,专门到妓院找了个不错的姑娘,当时他已经觉得那 姑娘美若天仙,浑身的肌肤又细又滑,比嫩豆腐还要柔软,让他忍不住的添了好 几口,但和柳清雪一比,那就什麽都不是了。 小二细细的捏了那双美乳几下,然後一路往下,滑过柳清雪平坦的小腹,摸 到亵裤,将亵裤脱去,一手探入柳清雪的双腿之间,一股温热的液体一下打湿了 他的手指,原来柳清雪虽然还未完全醒来,但身体的反应却已经出现. 小二不由 得大喜,虽然很想用手指玩弄一会,看看美女的娇态,但他也知道这时最好不要 节外生枝,於是快速脱下衣裤,钻到被窝里. 拥着柳清雪完美的身躯,让她从侧 卧变成平躺,肉棒不时摩擦到柳清雪的娇躯,惹得他的肉棒一阵肉紧,等柳清雪 终於被他摆好位置,他终於忍不住的将肉棒往柳清雪那娇嫩的蜜穴刺去,柳清雪 的蜜穴早就流出丝丝水迹,这一下自然是毫不费力,轻松一刺而入。 「啊……」小二忍不住叫了一声,他只感觉肉棒似乎插进一个火热紧窄又湿 又滑,还不住收缩吮咬的肉壶中,那种从未有过的快感让他差点一泄如注,这种 感觉比第一次还要刺激。 太爽了,这下就算死了也不冤了,小二的肉棒一插进那销魂的小洞就再也忍 不住,大力的抽动起来。 如此大的动静让柳清雪再也睡不下去,她睁开眼睛,娇嗔的说道:「师弟, 你——你不是,你在干什麽. 」柳清雪话刚说了一半就发现这并不是她心爱的师 弟,而是昨天见过两次的店小二。 柳清雪心里又惊又怒,只想一件将眼前这个坏了自己贞洁的人一剑劈死。 「恩」柳清雪刚想将店小二推开,却发现她上身连同都被店小二抱住,这店 小二还有两份力气,让她一下竟然没有挣开. 「快放手,喔」柳清雪娇叱到,但 这娇叱话音未落就变成一声柔媚入骨的娇吟,原来这店小二刚才重重的一击,竟 然刺中了她的花心一股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让她忍不住呻吟出来。 小二抱住柳清雪完美的身体,下体不住的重重抽插,十次有七八次都能差到 花心,这还是柳清雪娇躯不断扭动躲闪,不然他可以次次刺中那娇软的嫩心。 「小姐,你太漂亮了,小人我实在忍不住,不管你要打要杀,反正我是不会 放手的。」小二一边抽插一边说道。 柳清雪花心频频被采,好几次想凝聚真气将这人震开都失败了,下身传来的 快意却越来越强,那种快感让她的意志越来越薄弱,尤其是那双修长雪白的美腿 不知何时竟然向两边分开,方便男人刺的更加深入。 小二下身快速的在柳清雪的蜜穴内进入,他作为一个客栈小二,迎来送往不 知见过多少人,很会察言观色,他看着柳清雪的神色变化,不由得一阵欣喜,刚 想到这里,他却觉得下体积蓄的快感越来越浓,已经快要忍不住射精了。 「不行,我不能这麽快就射了,柳小姐神色刚刚变得不那麽坚定,若是现在 就停止,她肯定还是会杀掉我的,我一定要在坚持一下,怎麽办,该怎麽办. 」 小二搜肠刮肚,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他想到上次嫖妓的时候遇到的妓女,那 时他才第一次,刚进去没几下就匆匆缴械,结果被那妓女耻笑了,说他白生了一 根好货,真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他本来就只是个客栈小二,那妓女也是小有名气的红牌,虽然他除了钱,却 也看不起他,不过他长的倒还俊俏,本身又是小二,平时讨好客人的话没少说, 於是也就讨好了一下那妓女,那妓女虽然是个红牌,不过终究也只是个妓女,被 他一哄,加上他的肉棒确实粗壮喜人,於是教他了一些延长时间的办法。 因为好久没用,小二都差点忘记,这次危机关头终於又记了起来,於是赶紧 用上。 转移注意力本来就是延长时间的办法之一,他刚才一阵乱想,现在回过神来 那股要射精的冲到已经差不多没有了,加上那妓女说的办法,他终於完全忍住那 股冲动,紧紧抱着柳清雪的双手一点点松开,发现柳清雪没像开始一样挣扎,终 於放下半个心。 又插了一会,只见柳清雪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双唇紧闭,一副苦苦支撑的 样儿,喉咙间传出的一丝丝若有似无的呻吟。 小二见柳清雪已经完全放弃挣扎,终於将柳清雪放开,说道:「柳小姐,你 长的真是跟仙女一样。」 柳清雪似乎没有听见似的,依然闭着眼睛,紧咬嘴唇。 小二看着柳清雪的绝美的面容,忍不住想要低头去吻她,可惜柳清雪现在嘴 唇紧咬,肯定不行,不过他眼光一转,将目光投放到了柳清雪胸前那对高耸的雪 峰上,只见那对雪峰盈盈耸立,又圆又翘,峰顶两只小小的乳尖粉嫩可爱,正随 着自己的冲击前後晃动。 小二想起昨天柳清雪乳头被她师弟咬住吮吸时那失神的模样,忍不住低头一 口含住那挺翘的乳峰,那乳峰又弹又滑,而那小小的乳头也在他的舔损下慢慢变 硬,小二的舌头感觉到那颗慢慢变硬的乳头,玩心大起,用牙齿轻轻的撕咬着乳 头. 敏感的乳峰被小二又舔又吸,一股电流般的快感从胸前传来,让柳清雪愈加 觉得难耐,终於,那颗乳头被小二咬中之後,柳清雪终於忍不住的「唔……」的 一声,性感的小嘴终於张开,发出愉悦的呻吟。 小二抽插时觉得柳清雪的蜜穴里涌出越来越多的蜜汁,随着肉棒的进出拍打 的水花四溅,他也不由得更加兴奋,更加大力的吮吸起来,还腾出一只手攀上另 一只乳峰,重重的揉捏起来。 柳清雪的双峰本来就十分敏感,尤其是在交合中,每次云平一咬住她的乳房 都会让她兴奋的失神,被小二一咬,自然经受不住,虽然明知这人趁人之危,却 依受不了的浪叫起来:「啊……插死清雪了……呜……要死了。」 柳清雪心里还留着的那一丝清明终於完全消散,而被师弟以外的人插入却让 她感到一股难言的快感,心里叫道:「师弟,师姐要对不起你了。」 她的一双美腿终於缠上小二的熊腰,翘臀频频上?,迎合着小二的冲击,有 她的配合,小二那粗长的肉棒这下次次都点中花心,让柳清雪更加忍受不住。 小二听到柳清雪的话,低吼一声,臀部挺动又快了三分,而且他感觉到柳清 雪的花径里传来一阵阵吸力,像是被一张小嘴含住似的,而且那花径虽然水儿越 来越多,但抽插间却越发艰难,似乎在不断收缩,将他的肉棒紧紧箍住,那力道 之强几乎不亚於平时自己的五指。 在柳清雪湿热紧窄的花径逼迫下,小二只觉得肉棒越来越麻,忍不住的快速 挺动了几下,肉棒一阵跳动,射出一股股浓稠的精液。 柳清雪本来就快到顶点,被小二那灼热的阳精一浇,只觉得花心一热,阵阵 冲击力十足的精液打在花心上,让她忍不住的叫道:「好烫……唔……」 只见她猛然的打了几个哆嗦,一缩俏股,娇躯微微弯起,一双嫩白的小手在 男子雄壮的臂上留下了道道血痕,雪腹迷人地一下下抽搐起来,交合处流出一大 股白腻的汁水。 两人此时真紧紧拥在一起,过了一会,柳清雪恢复过来,伸手推开了还压在 自己身上的小二,现在她已经恢复平时的状态,小二被她轻轻一下就推开,然後 从床上坐起来,将亵衣一合,随手又将外衣拿来披上,这才冷冷的看着这个侵犯 自己的小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丧乱志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