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周未,我和姐姐吃完了饭,两姐妹驾车出去游玩。 在车上姐姐问我:「我的好妹妹,今天你想到哪里去?」我不好意思的说: 「姐姐到哪,我就到哪去。」 姐姐听了神秘地一笑,不怀好意的说:「今天我要把你暴露在好多人面前, 你要有心理准备了。」我娇嗔着:「坏姐姐,我可是你的亲妹妹,你舍得吗?」 姐姐只是笑,眼睛早在寻找着好去处。 我们的车出了城,来到郊区的一条高速公路旁,姐姐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不远 处的树林後,然後把我拉下车来,命令我说:「快,脱衣服。」我的脸马上就红 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看着姐姐说:「这里不好吧?一会有人过来怎麽办?」 「怕什麽?看见就看见吧!这里人算少的,你要再不愿意,我就把你暴露在 大街上。」不容分辩,姐姐硬把我身上的长裙扯了下来,马上,我纤细的身躯一 丝不挂的裸露出来。 这时姐姐的脸上堆着坏笑,挑逗着说:「哟!咱们的二小姐还没出去就脸红 了。」她把手掠过我的私处,抿了一指亮晶晶的液体放到我眼前:「好妹妹,现 在就湿成这样,一会在公路上不知会有什麽反应。」 我既害羞又兴奋,嘟起了小嘴道:「坏姐姐,你一点不爱惜你妹妹。」真恨 不得马上就跑掉。可是现在我一丝不挂,裙子被姐姐拿着,想到马上就要在光天 化日下一丝不挂的裸露在公路上,阴道里就痒痒的,好像真的有液体在往外流。 这时候姐姐从车里拿出来一支又黑又长的假阴茎,来到我面前,我知道要上 「刑具」了,只好转身趴在车上,把屁屁翘起来,露出我那未经人事的屁眼,等 着被插入。姐姐扶着我的屁股,先在我的肛门周围涂了一些润滑油,接着就慢慢 地把那根粗壮的东西插进来,一边插一边还安慰我不要怕。 第一次被插肛门是有些痛的,我只觉得自己的肛门就像被一支木棍捅着,棍 头正一步步地穿进我的身体。屁眼被撑得快撕裂了,我受不住痛,大喊了一声, 那支假阴茎好不容易才插了进来,可是因为太长,几乎有一半还露在外面。 「姐,我痛!」我喊了一声,姐姐不为所动:「喊什麽!上次我不是也被你 插了吗?现在自己喊什麽痛!再喊我就把那半截用力塞进去,让你嚐嚐滋味。」 我不敢喊痛了,不然姐姐真把那露在外面的半截硬塞进来,我会被痛死的。 除了肛门被插入这麽一支大阳具,姐姐还把一个装满了奶粉的避孕套硬塞到 我的粉嫩小穴里,然後吩咐说:「夹紧了,要是掉了出来,今天就不给你穿衣服 了。」其实我的阴道已被塞得满满的,就是我想让它掉出来也不容易。就这样, 我前後两个洞里都塞有东西,我想站起身来是不可能的。 由於这是郊区,树林比较密,来往的行人很稀少,我们的这个位置很少会被 注意。如果有行人经过,只偶尔转头看过来,就会发现正赤裸裸趴在车上的我。 马上就要被姐姐扔到路上给人看了,我虽然是有些怕,可是这种裸露带给我 的快感是言语无法形容的,我渴望我丰满的双乳、修长的大腿、插着东西的阴户 被人视奸,就算因此而被人真的强奸了,我也心甘情愿。 现在,下体既有阴户被插的快感,又有肛门撕裂的疼痛,这些感觉混合在一 起侵袭着我身体,就像前後同时被两个男子在抽插。 「姐……姐……好难受,真……真的要……这样出去吗?」我已经开始兴奋 起来。 「现在就已经这样了,一会还不爽得你受不了!不过,还要再加些东西,防 止你中途退出。」说着,姐姐拿出一副手铐把我的双手在背後铐在了一起,接着 又用绳子把我的腿从膝盖处绑在了一起,再用另一根绳子把我的手和胸部死死绑 住,还特别把我的乳房绑得挺凸出来,像要绷炸一样。 这样弄好之後,我的腿自膝盖以上只能并在一起,走路只能小步小步地挪着 走,即使遇到紧急情况也不可能逃开;更要命的是,那支插在我後门的粗大假阴 茎死死地捅进了我的身体里,被夹得紧紧的。 「姐……姐……我好痛,你就……这样……这样……对待你妹妹啊?」我连 说话都词语模糊了。 「我的好妹妹,你妆扮得好漂亮喔!姐姐现在就把你扶出去。」不由分说, 姐姐架住我,一小步一小步地把我拉出树林,一直把我扶到了公路的中间。这时 她又拿出一根绳子把我的脚裸也拴在一起,让我变成狗爬的姿势整个人跪趴在草 坪上。 我有些害怕了,因为我此刻失去了移动的能力,走不了、站不起,人只能以 睡的样子躺着或者勉强起身跪起来,除此以外,我无可奈何了。姐姐在我屁屁上 用力一拍,高兴地说:「小美人,我走了,你自己小心。」然後就返回到车边的 树林里去了。 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玩这种游戏了,哀求是没用的,姐姐不会为我松绑, 我只有求助於路人,同时,我的处境会很尴尬。 虽然这是郊外,可也是省际的高速路段,每过一小会就有车辆经过。车上的 人只要经过这里,就会发现一个被绑住的裸体少女被扔在路边,他们一定会想, 在我身上发生了什麽事情,为什麽我会一丝不挂的被人扔在这里?如果有人够细 心,还会惊奇地发现,这具美女胴体的屁股後面还插着一截黑色的假阴茎。 或许有人会猜想,我会不会是被人强暴後移动到这里?虽然不致於使每个人 产生英雄救美的正义感,但我想,光看到这幅活春宫加上SM似的捆绑,或多或 少会使他们心血澎湃吧? 自己这样想着,不觉间下体就湿润了许多,乳房也胀大了起来。我觉得自己 好淫荡、好羞耻,应该接受被人强奸的惩罚,让我的灵魂和肉体一起熔化。这时 候,不远处树林後的姐姐在守候着看好戏呢! 我努力地使身体昂起来去迎接行人惊奇的目光,有几班客车上的旅客显然是 看到了我,那些男人眼睛放光,像看到了宝,车子开出好远也仍在恋恋不舍地拼 命回头看,这一幕或许是大部份人一生中也遇不到一次吧! 我浑身火热,四周又无任何掩蔽物,想回避众人的眼睛是不可能的,裸露的 羞辱感和被人撞破的奸视感夹杂着,我的心情矛盾得无法言语。还好,那些人都 只是一瞬即逝,随着车辆的过去很快就消逝了。 我应该如何脱身啊?喊了几声姐姐都没有回应,不知她到哪去了,是不是还 在隐蔽的角落里看着我的动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阳光晒得我难受,肤皮很热,出了好多汗,还好有风不 时地拂过我的身体,稍有一丝的凉意。最难过的是下体又痛又痒,小穴里分泌出 了不少液体,好像大腿上也有。这个时候我有一些魂不附体,阴道里虽然塞着装 满奶粉的避孕套,可它不会胀大,特别是被我的爱液润滑後,就像缩小了许多, 也许我设法站起身的话,它就会掉出来的。 我在想什麽?难道真的渴望被男人插入吗?我心里反反覆覆想着这个问题, 因为我觉得自己真的很想要,想要男人那根真正的大东西来塞满我空虚的玉门, 让我在这里,在众人的目光下被羞辱地抽插、被玩弄,就像一只可怜的小母狗任 人恣意地摆弄。 公路上前前後後驶过了好多车辆,可大多数是长途客车,没有一辆有时间停 驻。难道今天我就要在这里裸露一整天?心里正往坏处打算,突然听到不远处有 停车声,我循声望去,不远处有一车黑色轿车停在路边,一个中年男人下了车正 往我这个方向走过来。 等他走近了,才看清楚。他有些胖,长了小胡子,一张富态的脸上挤出几丝 奸笑,眼睛盯着我丰满的乳房,余光落在我裸露的私处。我有些紧张,现在被绑 成这种样子,会被人怎麽想?还有,他会怎麽对待我?可是好长时间了,他却是 唯一停留的,我能怎麽办?该编个什麽故事骗他呢? 「小姐,你怎麽会被人绑成这样扔在这里?」中年男人不怀好意地问。 「我在路上被人抢劫了,然後就成了这样。」我知道这种说法鬼才相信,但 也只好这样了,难道向他承认是自愿被人绑成这样扔在这里? 「哦,这样啊,我能帮你什麽呢?」男人色迷迷地盯着我的屁股和阴户,显 然对它们很有兴趣。 「你能帮我松开,然後送我回家吗?我会好好谢你的。」我装作可怜地回答 着,心里却在骂:『老色鬼,想占本小姐的便宜还这麽不老实!』 「我可以帮你,可你怎麽谢我?」男人这时已经有想对我染指的意思,但我 还是装得什麽都茫然不知,只一个劲地求他。 「你现在是有求於我,只要我说什麽你做什麽,我就帮你。」中年男人语气 有些色急了,看得出他也是一个酒色之徒。而我本质也是一个小淫娃,对性有强 烈的需要,於是就顺水推舟答应了他。 他原本就奸滑的脸上浮现出淫笑,腾出手来开始抚摸我的身体,他的右手已 经抓住了我左边的乳房用力地捏着,左手则钻到了我的大腿里侧,不时地在阴户 周围游走,摸了好一会才说道:「小妹妹,你的皮肤好滑手啊!这种尤物,想必 刚才已被人干过了吧?」 我悄悄在心里骂着:『老色鬼,光天化日之下玩弄着人家,还说这麽淫荡的 话,好不要脸!』可是心里想归想,身体在他的抚摸下却被激发出一连串快感, 反而越淫荡越觉得刺激,更想被他进一步侵犯。 「人家仍是小姑娘,还没有做过那些事呢!」我嗲声嗲气地回应,反过来激 起那男人的原始慾望。 「呵呵,你不单被人绑成这样,屁股里还插着东西呢!」中年男人很得意地 笑着,手里更加用力地玩弄着我的身体,还把手指在我大阴唇上抹了几下,把我 溢出的淫液涂在他的食指上,然後拿到我跟前给我看着说:「你看,你的水出来 了好多,流得小穴穴外面全是,很渴望被男人干吧?你想不想被哥哥我的大鸡巴 插啊?」 听到这种话我还能不脸红吗?虽然心里很想,可是不能就这麽答应,於是我 口是心非的说:「人家才不要呢!你好坏……」正说着话,阴核忽然被触动了一 下,拨起我强忍着的性慾,不觉轻轻哼了一下:「唉哟,好痛!」 中年男人哪里还有心情装正经,美色当前,早就想上了,我看他裤子前已经 支起了个高高的帐篷,蓄势待发。我张开樱桃小口,一边轻轻地哼着,一边急切 地说:「好哥哥,你若帮了我,我真的什麽都肯答应你。」 果然,他一解除了我身上的绳索,马上就拉开裤子掏出肉棒,想把我按倒在 草坪上强奸。我只觉得好笑,心想:『他一定不知道我的小穴里还有东西,他的 东西肯定进不去。』我也没说破,任由他把我正面按在草坪上,挺着硕大的肉棍 压上来。 就在他插入的一刹那,眼看顺利进去一截了,却突然不能再往里动了。他好 像不相信似的,硬挺着肉棒要强插进来,结果还是一样,只是装着奶粉的套子被 顶得缩进去了,挤压着我的子宫,有一些痛。 「好痛!你弄痛人家了。」我说。被铐在背後的手还没得到自由,不然我就 可以自己去揉揉小穴,缓解一下私处的痛楚。 「怎麽回事插不进去?」男人有些郁闷道:「小淫妇,你的小洞洞里塞着什 麽?哥哥帮你取出来。」说着,他抽出进入了一小截的阴茎,不在乎我的羞涩, 也不在乎我的反抗,强行拉开我夹紧的双腿,然後分开我的大小阴唇,头就埋在 我的胯里看。这时,他表情有些惊讶,才发现,原来真有东西堵在我的阴道里。 等他把套子从我下体弄出来後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他手里拿着外表湿淋淋 的套子,想趁机羞辱我一番,於是就把里面的奶粉倒在我的阴道里,还用手指在 里面搅和,把奶粉和我分泌的淫液混和在一起,弄成稀泥一样,把我的小穴填得 满满的。 「真好看!你小洞里怎麽会流出乳汁啊?」他掰着我的两个膝盖边看边揶揄 道。我私处的狼籍模样在他眼前一览无遗,我早已羞得不能再羞了,一个年轻女 孩一丝不挂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本来就很过份,现在还在公路边被人任意淫辱 玩弄,少女的尊严早就遗失殆尽。 越是觉得害羞,我就越觉得兴奋,小穴里忍不住抽搐起来,好像又分泌了许 多淫液,阴核变硬翘起的变化,连我自己都感觉出来。这些身体反应自然没有逃 过男人的眼睛,他一定觉得我的小穴现在像一张流着口水的小嘴,时不时的蠕动 着,就像渴望被人亲吻。 「乳汁好多,不知是什麽味道?」男人把头靠近我的阴唇,舌头就着我阴核 上的奶水舔了几下,舌尖上粗糙的味蕾凸点摩娑着我的小豆豆,把我的兴奋感一 步步推向高潮。 「好哥哥,我好难受,啊……啊……好难受,求你,求你帮妹妹一下……」 我下体早已酥软,浑身无力,却遭受着一阵阵强烈快感的冲击,就像被电流激了 一遍,无比的奋亢。顾不得自己现在的处境了,我呻吟着、请求着,小穴里一阵 阵收紧,总是觉得里面缺少了什麽。 「原来真是个小淫妇,好,我会满足你的,现在我带你到我的车上去。」男 人的阴茎也胀得好长好粗,向上顶立着,周围青筋毕现,一触即射的样子,真担 心他还没把我抱到车上就会射出来。 就在他抱着我轻巧玲珑的身体时,我被反铐的双手恰好落在他阴茎上,把他 的肉棍拿在手里一捏,好大、好硬啊!还很热。「小骚货,等下我会干得你直叫 爽的。」他一边用话挑逗着我,一边在享受我的小手触摸他下体带来的快感。 「不行!老子要射了……」快到车上时,他开始受不了了,急忙忙的把我往 车里一扔,带上车门,挺着阴茎就塞进我口里,马上「滋……滋……」几声,一 股混浊的精液在我口腔里爆射开来。我的小口哪容纳得下,一部份很快就从嘴角 中流出,更多则流到了我的嗓子里,被呛得反胃,却还得含着他的肉棍,难受得 要命。 「好喝吧?」男人很得意地看着他的肉棍在我口里抽插,完全不理会我的感 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