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邂逅 我跟我老婆是今年三月结婚的,屈指算来也是五个月了,琴瑟调和,别人看来我们算是郎财女貌,很恩爱融冾的一对,其实不然,我们俩其实在个性上就有很大的差异,我今天摊开来一一说一遍。 一、家世:她26岁,爸爸是大学中国文学教授,祖藉北京,领域以中国古诗词、唐人小说为主,着作等身,誉满国内外。妈妈是国立艺大副教授,又是着名花腔女高音歌手。本人二女中高才生,毕业後进入美国茱丽亚音乐学院,专攻竖琴、钢琴,副修作曲硕士毕业返国,现在正在北交乐团任竖琴手,独生女长得温柔娇美可能是家事白痴。她身高约165CM,体重约49kg (全是我目测得到的数据)。我29岁,爸爸是成园高中毕业,祖藉台中,空手以借贷业务起家,现在是某私募基金董事长,实际是炒股名人。妈妈北一女中毕业,文化大学肄业,在校时公认是校花 (我爸说的) 但未毕业就嫁给我爸了,很会做股票投资,白天上午基本上只能在股票交易所看到她,下午则可能跟大群跟着我妈跑交易所或百货公司的贵妇团行动。我身高178cm,体重75kg,好打篮球和游泳,大学主修国贸,双修法律,虽然功课不是出色,但我爸捐了一栋大楼给学校,我也拿到优异奖状及毕业证书,我也是独子。 二、学历:她美国茱丽亚音乐学院硕士。我美国南加州大学硕士研究。 三、恋爱史她可能空白。我高中开始女朋友就没断过,但从没有女友与我怀孕的意外件,但曾经有女孩想为我自杀。 四、喜好:她古典音乐,电影,读书。我爵士乐和美国乡村歌曲,旅游,摄影。 五、职业:她乐团团员。我私募基金财团执行长 (实际上是炒股公司第二代老板)。 根据以上各点你就可以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结合的,但世界上的女孩我没看中则已,以我的 178cm 75kg运动员外表,加上我爸的财势,只要我立定决心要娶到手,一定可以成功的。 我是去年年底,在同学婚礼上跟她认识的,她正好坐在我邻座,我被她美丽的外表及幽雅的气质电到了,就辗转打听到她的资料,就下定决心要娶她做老婆。 (二)结识 我运用了手下人力,现在己经知道了她的很多资料,姓名、服务单位及地点,上下班时间和路线,小姑未嫁单身中,父母情况,以及交游同侪。甚至连月经例假日期都知道。 我要想一个有特殊印象的开场场景,我和手下人力 (狗头军师) 推敲,利用最近梅雨季天气,制造机会。 连日大雨,这一天早上天气预报「晴」,她下了公交车,穿了一身白底红花的洋装套装,登着高跟鞋登、登、登的去上班。突然一部汽车经过一个水塘溅她一身泥泞,疾驶而去,她正因事出突然,而呆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有一台机车疾驶而来,驾驶刹车不及翻倒在地,又将她碰倒在水塘中,一身泥浆,头发,脸上全是滥泥,机车骑士停下来问一下有没有擦伤,扶起机车就骑上车走了,她一脸惊惶不知所措,有一群人在围观。这时有一辆新的白色「朋驰」SEL450 靠边停了下来,车中走下一位身高178cm身穿裁剪合身西服男士开门从後座下来。 「喔、这不是欧小姐吗,有没有受伤,我来送你去医院」我说。 「没有 !没有 !」她急着说。 「你去那里呀?我送你去,」我不顾身上的新西装就抱住了她半堆半送的将她推上了车,她羞着一身泥巴被众人围观,也就趁势上了车。 她一看我一身毕挺的西装被污泥弄得一塌楜涂,又将洁白的车座垫套弄得一片狼藉,嗫嚅讲不出话来。 「没关系,这些都可以洗了就乾净的」我故作大方。 「你是怎麽认识我的,我不记得见过你」她有些疑惑。 「我是你的粉丝,我听过你很多次的竖琴演奏会,前个月在东吴大学大会厅的古诺圣母颂的那次演出,我还送过花篮呢」(天晓得,连我自已都不记得有这回事)。她听了非常感动,想了一下说:那您贵姓?」 「我姓简,简单的简」我诚恳地说。 「你家在那儿? 我送你回家去更衣吧,」 「我家在板桥,这里去蛮远的,让我去坐计程车吧」 「你现在这样,谁的计程车谁肯载你呀 !」 「这样好了,我家就在附近,你可以在我家沐浴更衣,我女管家身材和你差不多你可以试借她一二件衣物暂穿一下,canovel.com或者可以要她到附近SOGO 买一套将就一下,等一下九点半我公司有一个重要会议,我也要回去换套衣服,」还没等到她同意,司机己经将车子开下了住家大楼的地下室。 管家曾小姐其实是我真正管家曾太太的女儿,临时徵召来代替她妈妈来上班, 身材其实和和诓来的欧小姐差蛮多的,在门内迎接我们,「Ms曾」这位是我的客人欧小姐,请你帮她梳洗一下,看看有什麽衣服可以借给她暂穿,如果没有合身的,就拿我信用卡开车到SOGO 买一套合身的,不要在乎价格,欧小姐可是请不到的音乐家呵」 曾小姐说:「是」 「我在佣人房洗一下,更衣就要赶去公司开会,事情不要给我办砸了」 我进了佣人房洗了一下,换一套西装就出门去了。 曾小姐到她房中拿出一套纯白配二只大红蝴蝶女子洋装,这是我昨天就按照欧小姐的尺寸买好的,穿上当然十分合身。 因为没有请教过我的大名,又无法当面致谢不好意思就这样离去,就在我家中打了一通电话回家,剩下时间就在我书房中走动,流览我的蓝光唱片、多是贝多芬、莫扎特、肖邦、普契尼、韦伯、德沃扎克等人的作品,看看我的藏书则列着李易安、李煜,周邦彦、苏轼,纳兰词、杜工部和唐人小说等等,还有几本欧XX教授的大作。 下午五点半我才出现在我家大门,看到欧小姐尚末离去,我表现出十分惊异的样子,就顺便邀请她共去外面用餐,她说打扰我一整天,又害我破费买这样一套漂亮洋装,晚餐由她请客,我亳不客气就接受了,请她提议餐厅,俩人就同行,走路去民生东路Chilis餐厅去喝冰啤酒烤鸡,俩人在餐中交换了姓名手机号码,餐後我们就很自然的携手散步回我的住所,再由司机送她回家。 往後我就乘机展开热烈追求,我们很快就进入了热恋阶段,很快我们就进展到舌吻和摸乳房的程度。 (三)考试 二个月後,有一天,她告诉我她爸爸要见我。 「宾果 !」水快要到了,渠快要成了。我有四位狗头军师,我连夜熟背了我军师提供的国学修养的资料,连夜恶补他们合夥的大作 (大补贴)。 第二天在鳯凰 (她的芳名)的陪同下,我们驱车到了位於士林外双溪的一楝围墙上爬满爬山虎,红色大门口左在又各植了一支紫红色和黄色的九重葛,地点相当幽静。房子颇宽大大摡有明六十到七十坪的面积,进了客厅,主人欧教授从沙发中起立致意,我忙上前肃立半鞠躬,「欧伯伯您好,以前没来给您请安,非常失礼请原谅,这次奉召前来,让我先向您赔罪」。我诚惶诚恐,低身15度鞠躬接住他伸出的手握住。 欧教授微笑打量着我,对我的应对可能有些满意。 「请不要拘束,请坐、请坐、」他指了指一傍的双人座沙发示意我坐下,鳯鳯也挨着我一傍坐下。闲聊中询问了一下我的家庭状况及职业学历等後就邀我进入他得书斋。鳯凰紧张地俟着我,陪我走进他的书斋,就开始询问一些我个人资料,我就一一据实回答了,慢慢欧教授脸色一整问道:「我听小女说你对中国文学也颇有研究对吗?」喔 !要探我斤两了。 「那里,那里那是令媛替我粉刷面子,在您国学大师面前,米粒之珠而已,称不得什麽的」,宾果 ! 我知道正题要来了,军师团给我的资料要派上用途了。 「你最佩服的古代文人是谁?为什麽?」欧老说。 「苏轼,东坡先生,他不论在做文、做诗,作词、写书法都是单独就在中国古今文坛」自成一家,独据鳌头。惜他一生仕途坎坷,未能得到对应的待遇」。 「你对中国古词人的看法怎样?」欧老又追问。 「词人的范围太广很难一下讲完,不过拿最着名的几位来说,李易安战难颠沛写出东篱把菊黄昏後,有暗香盁袖自是千古绝唱,李後主的挥泪对宫娥和一江流水春去也也写出亡国之君的悲痛,东坡居士的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才算金杯掷地,有千古余响,此外北宋周彦邦作词的音正句律也有君子余风,」我一口气说了一堆词人,希望他不要继续追问。 「是周邦彦,不是周彦邦」他纠正我的错误。 「是 !是 !是 !我太紧张了,说错了」我掏出手帕假装擦去额上的汗。 其实这也是军师们教的。 「你对柳永词的看法怎样?」他又问。 「很多人对他看法人品不好,但一个仕途失意文人,喝一些酒酒後行为放荡也不好加以严厉批评,凭一个文人能写出今夜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就可传吟传千古了,再加上忍把浮名换取了浅斟低唱,我喜欢」我一直在着急,不要再问了再问就要穿绷了。 接着又谈到韩愈,我说昌黎虽说文起八代之衰,但也是宦途坎坷贬官潮州不幸,又说到文信国公,我说正气歌一句「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礡,凛烈万古存」惊天地而泣鬼神,求仁得仁虽死犹荣,又提到纳兰性德的词,我说他是清圣祖的表弟,以天璜贵胄之满人,而能融通华夏文化作词填曲,殊属难得,号称清朝第一词人,但我认为他词中缺乏八旗子弟马上得天下的英风,而有闰阁味难怪他得年不永 (其实这些全是欧教授大作之牙慧) 「干卿底事出於何处?」 「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是出自南唐中宗与温庭筠的对答」我手心己出汗了。 「是冯延巳,不是温庭筠,哈 !哈!」欧教授大笑,我羞得无地自容。 「是 !是我紧张说错了」我心里暗想,没头没脑出一题谁能知道,他妈的。 「对对对我紧张把人名弄错了」 「唐人传奇小说读过吗?」他又问。 「读过一些李娃传,游仙窖,白猿传等不多」我已经额冒冷汗有些手足无措。他点了点头敲了敲烟斗,呣 !了一声就说:「游仙窖是一本色情书,不宜多读。好了 !孩子你己经通过了我这关,一个学商、学法的孩子有这样的根基算很好了。我一直以为商人重利市侩气沈重,你今天让我刮目相看,你要去走走你岳母的这关了」,言下他已经把我当作女婿看了,鳯凰伴在我身傍笑容满面好开心。 我乘胜追击说了一句「啊 ! 三天前我没来过您府上呀」说得欧教授哈哈大笑。 走回客厅,欧妈妈己经切好了西瓜及水梨摆在茶几上,欧教授坐在单人沙发主位上抽烟斗,笑着在仔细的打量我们,欧妈妈对着我们坐,也是满脸笑容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光,仔细地看着我们二个。 「简先生,听鳯凰说你对音乐也非常有研究,平常会玩一些乐器吗?喜欢听一些什麽呀?」 「这是凤凰小姐替我夸大的,实在没有什麽研究,只不过平常玩玩吉他和比较爱听一些古典乐曲而已,因为我工作比较忙碌,所以最爱比较短篇一些的曲子像悲多芬的月光,悲怆,D大调小提琴奏鸣曲,肖邦的波籣尼西斯,德沃扎克新世界,韩德尔的弥萨亚,德布西的交响诗,长篇的贝多芬英雄、命运、田园,合唱,柴可夫斯基的第五我都爱,其他的太多太多了一下想不起也说不完,比较不喜欢华格纳的尼布龙河指环系列等曲子」。 她又问我「对声乐喜欢不喜欢?」 「喜欢极了 !」我说。 她眼晴一亮,说了一声「噢 ! 喜欢那一些? 」。 「男高音 Tenor,伯伐洛帝,多明哥,卡列拉斯、波切利,他们的意大利名谣及歌剧演出我是百听不厌」说到我心坎里喜欢的名角,不由人引起了激动。但我突然想到欧伯母是女高音歌者及教师,我连忙接着说:「还有玛丽亚、卡拉丝,莎拉、布来曼,玛丽奥、籣沙等花腔女高音也都喜欢」我故意说错,跟着又更正说「噢 !不对玛丽、奥籣沙是男的,是电影学生王子的幕後主唱」欧妈妈笑笑就不再为难我了。 考试 All Pass,欧氏夫妨妇就留下我共进晚餐。餐中及餐後的笑谈中,已完全把我当中作他们的爱婿一样看待。欧教授一直夸我,说:「你可以来修我的中国文学博士课程,你博学强记,一定没问题」我心里想我才不要修什麽文学博士,我一个月赚的钱比你一辈子赚得还多。鳯凰一直说她好紧张,一直怕我出丑失败,患得患失。 结束後,临走时欧伯伯送我到门口,要我去约爸爸妈妈一起见见面。鳯凰她躲在她父母的身背後,比了一个V形的手势给我看。 大功告成,第二天我就犒赏了我的军师们,四个人每人十万元。 (四)新婚 我们在三月廿九日青年节假期结婚的,席设台北国宾大饭店,爸爸商场、官场的名流到了不少,我的大学师长、同学和公司旗下各干部到了不少。 女方到了大学校长教授好几桌,同学一大堆,值得一提的是凤凰是她的交响乐团指挥和同事带来管弦乐器,现场演奏婚礼进场和退场的曲子,比一般人用一台钢琴演奏气派完全不同。中场欧妈妈也一展歌喉,唱了普契尼蝴蝶夫人的[美好的一日],和波希米亚人中的 [ 我的名字是咪咪]。 旁晚我们回到自宅新房,同学及朋友们闹了很久的新房,很多人都恶作剧出了不少的难搞的题目,鳯凰都见招折招应付了过去,深夜亲朋才渐渐散去,双方父母亦走了,洞房清静了下来,锁门落钥房中就剩下鳯凰和我二人了。 我对鳯凰说「夜深了,我们也累了三四天了,如今可以喘口气了,要上床休息了吗?」 「嗯,我还要洗一个手,再沐一个浴才睡」她尿急了,进到浴室就听到她大声解放了,很快就听到刷牙及放洗澡水的声音,我也想推门入内上小号,发现浴室门己经锁了,我敲敲门要求入内,她问我要赶什麽? 我说要上小号,她说「你去佣人间上好了」,我说「曾太太要用」,她说「你骗人」。 「等我一下马上就好了,我穿好衣服就出来,很快」她在里面回答说。 「喝了那麽多的啤酒,我快要毙死了,我尿在门口好了」我假装。 「不要 !不要 !我好了 !我好了 !」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睡衣开门冲出来,就直接上了床,我也就匆匆去刷牙盥洗,擦乾了光屁股就往床上冲。 「喂 ! 你怎麽搞的,没穿衣服就上床呀」她大叫。 「睡觉要穿衣服那怎麽睡得着呀?我睡觉於从来不穿衣服的」我说。 她急了将被子丢过来给我,我把被子盖在身上,伸手就把她抓返进了被窝,顺手将床头音响遥控器按了一下,环绕音响中就轻轻唱出蝴蝶夫人中的爱的二重唱男女合唱的曲子。灯光也半暗了下来。 「要睡觉了,不要胡闹」,她拉开我隔着睡衣摸在她乳房上的手。 「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我再进一步伸手进了她睡衣的里面,抓住了她的乳房捏了起来,她越发紧张有些手足无措。 「你妈没有教过你,新娘的初夜要做什麽吗?」我伸嘴向她索吻,她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要作什麽样的反应。 其实她应该是知道要做些什麽,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样快来到而己,一会儿,不禁自己失笑出来,将头钻进我怀里,叽叽咕咕笑了出来。 「人家第一次,害羞啦」,接着从枕下抽出一片纯白的大浴巾塾在身下。 我把她抱紧一些,亲了亲脸脥,顺手伸进她内裤里,她有些紧张俩腿夹紧了一下,我坚决的不为所动,抚住了她的耻骨部不动,她也静止僵住似乎闭往了气,身体有一些擅抖。 她的阴毛不多但十分柔顺,我掩住了它固定不动,中指指腹正好顶住她微凸的阴蒂,柔柔软软的十分舒服。 这样静止了半分钟,我轻轻地用指腹对它轻轻地搓动,刚开始她身体僵硬,一会儿就柔软了,二支大腿开始打开了一点,我的手就顺势而下摸到了下面的腟口,发现已有一些润滑液体分泌出来,我知道是时候了,把她大腿分开爬上她的正面,一提我昂首己久的大鸡巴对准洞口,作势将入。我突然发现她在那里紧张得不停发抖,我又突然惊觉我胯下这个女人,跟以往每一个女人不同,这位是我处心积虑而获到的心爱女人,不是我以往以金钱征服的任何一个女人,我今天不要搞砸了这件事,以投资和报酬率来看我也不能鲁莽行事。 我突然刹住我的下一步,就重新躺下,面对着她侧身睡在她身傍,用手搂住了她,将她一只脚夹在我二条腿之间,低声轻问「鳯鳯,你害怕吗?」。 她摇了摇头,把头钻进我怀里。我坚硬的鸡巴在两人的肚上挺了挺,她不禁痒得发笑,虽说仍是处女,但27岁的女人了,怎能真的全然不懂,我把她再抱紧一些,她的手终於碰到了我的昂起己久的鸡巴,我趁势就拿住她的手捏住了它。她羞得将头更往我怀里钻,但手里的鸡鸡仍未放开,我知道事机到了,翻身将二人的位置调好,鸡鸡对准了她的阴道口,她说「轻一些 !」。 我点了点头,身体一挺,噗一下一插到底,她没有提防到我会心狠手辣,一口气冲破了处女膜,直达天堂,痛得她大叫一声手足无措,把我抱得肋骨好像快要断了,我心中暗爽,我为你化了这麽多的精神,不整你一下,给你知道一些下马威,嘴上却说:「啊呀 ! 对不起,我从来没做过,不懂轻重,你叫我快一些,我就快一些,没想到会太滑了,就一下滑逛进去太多了,对不起,下次不敢了」,我就呆在原地不动。她一脸怒容想发脾气,听了这话又气又好笑,竟笑了出来,说:「我叫你轻一些,没叫你快一些,下次 !我那有下次可以让你顶破,」他动了动屁股,命令说:「继续 !」。 我得令後,慢慢地抽插起来,刚开始她还有些怕痛,动作还有些拘谨,慢慢就有些配合的迎拒自然的反射动作,没经验的女孩不耐久肏,不一会她高潮就来了,其实这几天辛劳,身体亦告诉我累了,我就趁机休兵,抱往她相拥而眠。 早上醒来,发现老婆赤身裸体跟我二人合盖着一绦被子,仍然在熟睡中,但却禁不住轻轻地抚摸她明纤乳,不久,大概我碰到她乳头痒醒了,迷糊中睁开双眼看到我,怔了一下就大醒了,凑上脸吻了我一下。 这一吻,触动了我的情慾,胯下的鸡鸡就开始有些作怪,顶了一下她的肚子,她却笑了,伸手摸到了它,说:「坏东西,要打」,她这一碰我的鸡鸡竟然蓦然?头,昂扬涨大,她吓了一跳,我却乘机翻身爬在她身上,她刚说一声「不要」我己伸入了整个龟头,我就说「好吧 ! 我下来」作势要拔出来。 「不要,不要抜出来,」她反而挺起腰迎上来。 我心里说一声好,就大胆的抽送起来,因为昨夜已是放掉过,今天早晨特别耐用,我就长长短短的专心抽插起来一方面观察她的反应。 她平静地闭着眼,好像睡得正甜,但又有时候睁开双眼骨溜溜的看着我,好家很无辜的样子,当我快速冲锋十几下,她又脸色紧张,把我抱得很牢,好家很享受的样子,充份表现出一个27岁风华女性的情慾觉醒,我知道她是一个非常好的性伴侣,她会我享受我能给她的爱。 一阵快速的冲剌抽插,她阴道一阵收缩,四肢把我圈住,用耻部拚命顶住我腹部,大声叫出一阵不知所云的唷………的怪声後就紧闭嘴巴,大口吸气颓然大字型躺在床上呼气,又回作淑女状。 我知道很多女人做爱不常会有高潮,甚至有人一辈子不曾有过一次高潮,我老婆新婚初夜就经历了二次的高潮,就算真不错了。 起床後,看到她铺在床上那条纯白的大浴巾中央落红点点,她不禁脸一红赶忙把它卷起来塞在枕下,上妆时,我对她说:「往後我叫你鳯鳯」停一下又说:「你叫我勋华,那是我爸妈叫我的名字,在闺房里可以互叫「honey杭尼」。 她说:「是、honey」。 新婚头二三个月内,白天我忙於公司的操盘,她仍然在乐团上班及演出,我们买了一台史丹威平台钢琴,偶而在家中练琴或演奏,我们几乎每三天晚上要做爱二次,很少休兵,她也很爱和我作爱,但这个象牙塔里培育出来的大女孩,姿势一成不变,跟我婚前其他玩过的女伴比较,实在有些古板,好像在嚼甘蔗根,老实说没什麽意思。 最近因为政府停建核电厂,股市滨临崩盘,从一万二仟黠逐步跌到二千多点,许多人套牢破产,我们公司因为提早做空,反而大赚一笔,但很多向我们公司融资的散户断头套牢,我们必须步步为营,宰杀断头不能手软,虽然血流满地还是不能手软,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损失惨重,几个月下来,在我全神注意操作之下,终於增加了一千亿的收入,而与我互相对做,我爸爸那边则是赔了二百多亿,终於稳定了下来,我们也大大犒赏了有功员工。 在这段杀气腾腾的日子里,我每分每秒都手握重金,随时有一步判断错误,财产全部一夕之间付之流水,蒸发为灰烬的后果,但我细心应付每一状况,寸土必争,终究将敌手宰杀精光,双手鲜血高唱凯歌。但每天收盘後有一股杀气从我腹内涌出,急需要找我爱妻发泄,她那闺阁千金娇滴滴的温柔实在杀不掉我心中的紧张。 那一天,我和她二人全裸躺在床上,背景里放着茶花女的饮酒歌,她张开了雪白的大腿,我跪在她腿中间,我一阵冲动,抓起二个枕头塞在她屁股底下,将她两支脚扛在我两肩,在明亮的灯光下,她那桃源小洞,就纤亳毕露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水汪汪的向我贬媚眼,我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就俯身插了进去,一插到底,开始大抽大插,次次出力插插用力,一阵猛攻,一射满膣,好过瘾。 再看她,她以不可置信诧异的眼光,呆呆的看着我,一脸疑问,说:「怎麽啦?疯啦 ! 这是你吗 Honey 」 「是的 ! 这是真正的我,我爱你,我要疯狂的和你做爱,我不要半死不活才子隹人式的温吞吞的爱,我要的是轰轰烈烈疯疯狂狂的和你做爱,我要跟你生一打会打篮球的儿子和女兄」,我一口气说出了毙了好久的话。 她听了有些感动,她说:「可以,honey,我会为你生一个蓝球队或一个交响乐团」,她就把我拉到她身上吻我。 关灯、盖被、互抱、睡觉。 (五)第三课 今天我31岁生日,岳母打电话来说,快一个月没见到宝贝女儿了,利用女婿生日,两老一起来到女婿家中走走,欧教授也顺便来看看我的书房,我都半年都在和他宝贝女儿打炮,那有时间进砉房,急忙打电话给狗头军师到我家中,帮我布置一下,好像天天开卷有益、手不释卷的样子。 在京华酒店订了一桌生日宴,请到我父母一并到场,喝红酒喝得宾主尽欢,很晚才和岳父母到了我的新居,带欧教授参观了一下书房,岳父直夸奖,工作仍不忘研读,真了不起,岳母则将Stanway试了又试,弹了文弹,赞不绝口直夸音色很好,弹了一些箫邦的短篇。 送走了两老,老婆说要送我一个生日礼物,东西放在卧房内。 我们就携手进入卧房内,他要我坐在床沿,我问她什麽礼物,她脱了外衣在头发上紮了一朵缎带花,对我一鞠躬说:「把今夜全献给你,Honey」 就光身坐在我怀里,我吻了她,问她要怎麽做? 她笑靥满面地说:「教我第三课罢 !」 「什麽第三课?」我有些摸不到头脑。 「第一课,你爬在我身上,第二课,我跨在你肩上,第三课是什麽我不知道呀」她俏皮的笑着,我用手去搓她的乳头,她怕痒夹紧了两臂。 我想了一下,躺平在床上让她跨坐上来。 我鸡巴坚硬的朝天翘起,对她说:「坐上来,慢慢插进去,直上直下不要插歪了,」她就照着做了」。 她就两脚左右蹲着照着做了,将整支的鸡巴吞进去了。 「尽量往下,顶到最深处」我说。 她双手压在我肩上,小心冀冀的坐到我大腿上,阴道很滑,我感觉好像一下就滑入顶到她的子宫口,她对我笑笑,就把屁股?高把我的鸡巴拉出了一半,我在下面就往上一顶又进到里面,我故意说:「你的屄里面好滑呵」 「你说什麽乱七八糟的话,肮脏 !」 「每个女人都有的呵,我不觉得这话肮脏,你认为你长了一张这个就很脏吗? 「不然你要叫它什麽?そ我理直气壮的反驳,下面仍不断作上下活塞运动。 她顾上又要顾下,一下想辩驳又想不到词汇,只有上下活动掩饰语拙。 一会她就满面红赧进入高潮。 从今以後,床第之间,她的胯间那东西就正式叫做 (屄)。 公主渐渐要走出象牙塔,我喜欢。 第二天,我们的课得程进到背後式。 (六)进修级 我们夫妻间在客廰,在厨房,在司机及佣人面前仍然是彬彬有礼,商场闻人,名门淑媛,可是一进入闰房,可立即变成豺狼虎豹、男贪女爱的新婚夫妻。 在我卅岁的生日,鳯鳯宣布经医检查己怀孕一个半月了,我很快就把这喜訉告知了双方父母,大家欢喜不已。 「honey,你的屄立下了大功,应该接受我一个深吻嘉奖吧?」 「好呀 !」她凑上了嘴唇。 「不是这张嘴,是下面的那一张」 「什麽? 乱来 ! 不可以 !」她脸瞬间就涌上红潮,讲不出话来。 「为什麽不可以,都是你亲爱身体的一部份,为什麽别的部位可以亲,而屄就不可以亲? 是牙周病吗? 还是今天早上没刷牙?」我一本正经地说。 「我里面要是有长牙,早就把你鸡巴给咬掉了」她不经意也说了一句脏字。 「鸡巴? 你说要咬掉我的鸡巴吗?好呀,你来呀」我抓住了她的语病,得寸进尺,羞得又低头缩在我怀里。 我除去了她的褺衣,亲箸嘴,一手托着她的背,一手搓着她的乳房,把她慢慢放倒在床上,手慢慢移向她禁地,轻轻抚摸她又膨涨的阴蒂,她也慢慢放松了神经打开了大腿,我俯身下去,舔弄她的蓓蕾,她反躬着身体,蓓蕾紧贴着我的舌头,双手紧紧地握住了拳,呼吸突然变得好大声。 我顺着小阴蒂往下吻,到了桃源洞口,那里充满了滑滑的液体,有点微酸酸的气味,我吻了许久又吸了吸才松口,我又爬到与她面对面,去亲她嘴吧,她忙把脸偏一傍,生气地说:「恶心 ! 肮脏鬼 ! 我不要,脏鬼 !」 「喂 ! 这可是你自己的东西,我们宝宝的营养液哪,你觉得我脏吗?」我假装生气了,不想继续做爱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只好转过来亲吻我,我说:「最好的部份我己吞下喉咙了,我再去吸一些喂你吧」。 (七)後记 我老婆经我一番调教後,细节不便再多加透露,但床技日益进步,己经由妙龄少妇变成熟为我最紧密的老婆和爱人,她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我们已经有一个儿子,而我们的第二胎是一对明目皓齿的双胞女婴,目前为止,我们正向着组识一团百人交响乐团的目标努力中,我的岳父毋己预约要我们把第四胎过继给他们,他们要把他 (或她)培育成一个精通音乐的中国文学博士,请为我们加油。 不可能任务,一年一胎,大概再生九十七胎才可以达成目标,凤凤今年卅一岁,大概要生到一百廿七岁才能达成功,喔 !到时候大哥一百岁,幼弟满月。有人活这麽久的吗? 有女人超过六十岁还可以生的吗? 喔 ! 不可能任务,好吧,让一步,生一个篮球队好了,老婆你辛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