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对住在北市南港区的母子。儿子今年才十六岁,母亲则是三十八岁的妇人,儿子因被控连续在北市大安区、信义区及南港区一带诱奸未成年少女及女童,而被警方逮捕。警方在拍这名小色狼的犯罪工具照片时,发现他阳具硕大,甚至超越了成年人,且很容易勃起。 警方先是了解到这名小色狼爲何要摧残女童及少女,心态上似乎在报复或发泄什麽,皆警方严加讯问小男生时,精神已近崩溃的小男生不意竟然道出一句话说:“都是我母亲害的……” 话讲一半便停下来,警方还没听清楚他母亲要他做什麽,正疑惑万分时,这位小色狼的母亲也来到警局内探望被捕的儿子,警方也赫见这名打扮妖艳、风姿迷人的中年妇人,年纪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出头,有这麽一个儿子。 警力稍后了解这一对母子的背景,其父亲早在六年前便离异,母亲未再嫁。 警方从母子相见的情景中感到,母亲如同对待情人或丈夫的表情对待儿子。当时跑这条小色狼刑案的记者,也看出其中的不寻常。有好事的记者跑到这对母子所住的南港,向邻居打探这封母子,果然得到一些吃惊的说法。 这些邻居街坊的说法指出,这对母子简直就像情侣,出门互相搭腰牵手,还互相接吻,有人甚至曾看过母子两人一起出浴,三十八岁的母亲和十六岁已发育的儿子一起共浴,实在不寻常了。某次邻居太太有事要找那名小色狼母亲,按门铃后,门打开了,但见那位太太满脸通红仍在喘气,全身也湿漉漉的,身上还包着一条大浴布,像是刚从浴室出来。 当邻居太太事情讲完正要走时,看见浴室门打开来,露出她儿子的头,似在看客人走了没有。原来刚才母子同浴,那位太太还红着脸喘着气,不知在里面做什麽? 母子同床呻吟喘气,还有说母子同床,半夜邻居还听到叫床的声音等等。使得这对母子备受街纷纷议论,至于事实是否真如此,在未获当事人证实下,永远是个谜。 于是警方提审了母亲,在几经交锋之后,母亲终于吐了真话。 『跟丈夫离婚后,我和我儿子一起过,日子也还算可以,但是后来却发生了变化。我所在的公司同另一家公司合并,我下岗了。多年来我一直都在这家公司的机关里很清闲地工作,这一下岗,我才发现自己原来已不适应外面日新月异的社会了,我没有再就业的机会。这使我感到很苦恼,常常晚上一个人偷偷地哭。儿子才十岁,还什麽都不明白,看到别的小孩有什麽就追着我要什麽。但是我已经没有什麽钱了,离婚的时候我充硬气,没向丈夫要什麽钱,现在我也不想用这样落魄的样子去向他求助。笔须得有个工作了,不然生活也有问题了。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就到了一家急于用人的歌舞厅里去当服务员。这样我认识了不少在歌厅里做的小姐。其中有个叫苏苏的小姐对我很好,她的情人给她买了一个公寓房,她有时也带我到那里去玩。那房子非常漂亮,装饰得非常豪华,进了那屋子我简直不想走了。 苏苏收集了很多黄色片子,我刚开始看那些镜头的时候,虽说已是过来人了,也真有点不好意思。那时我离婚已有一年了,这麽长的时间没有性生活,当然会有要求,可那时我并没有男人。有一次,我和苏苏一起看一部女同性恋作爱的片子。看着看着,苏苏就提出要爲我按摩,我说好啊。 起先,苏苏的手是专心替我按摩的,我的肌肉得到松驰,感到阵阵的舒畅。但后来,苏苏再使我转身仰卧着,手就没有那麽规矩了,她的手指专门在我的催情区域留连。终于,我嘤嘤地说:“不要……苏苏,你弄得我……心都乱了……” “别说话!”苏苏低声说着,忽然用嘴唇封着我的嘴唇,而双手继续灵巧地活动着。我没有再做声,再过了十多分锺,我终于忍不住了,“苏苏……我受不住……” “我在这里!”苏苏安慰她道。 “但……你又不是男人!”我幽幽地说:“怎能……” “我可以的,”苏苏笑着说:“你等着瞧吧。” 于是苏苏便开始以一种畸形的方式去满足我,而我虽然感恶心,却不得不承认苏苏在这条邪路上的确是一匹识徒老马。那个黄昏,我们一直在床上缠绵,床单都被染湿了。过去和丈夫作爱我很少进入高潮的,即使进入高潮,也没有像和苏苏一起时这麽快活。 从那以后,只要苏苏没有男人,她便来找我到她那里去做那事。每次之后,她都要给我一些钱。能得到快乐,有能挣到钱,我觉得这是件美事。这样我便常常到苏苏家里去,多数是做那件事,有时我也替她打扫一下屋子,做一点家务。 有一次,苏苏的情人回来了,碰巧苏苏来了例假,不能陪她的情人。苏苏就和我商量,让我陪她的情人。我犹豫了半天,后来还是答应了,毕竟苏苏对我挺好的,我也愿意帮帮她。 苏苏把我领到她情人面前,说这是我于静大姐,我们俩好得像一个人似的,我今天不能陪你,就让她来陪你吧。 苏苏的情人四十多岁,长得精瘦的,人看着没什麽力气,但干那事却很有能耐。那真是一个难忘的夜晚,我们在床上盘转大战。在一个别人的地方,我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开始了消魂的肉搏战。我们变换了很多花样,我被他戳得爽死了,我丢了3次。爱液一股一股的,我感觉到好像飞了起来一样。从前,我每次和丈夫做爱的时候都不太爱叫床,今天,我却发疯似地大喊,夸张地叫着。原来,一个强壮的男人能令女人如此快活! 自从以后,我们三人就经常一起做爱了,每次事后我都能得到不少钱。我们三个人都处得挺好的,有时是我和苏苏俩人干,有时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干。苏苏的情人显然很愿意这样,回来得十分频繁。有时候他有事不能来,苏苏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另一些人,我们就在一起干。苏苏说这样我们得到的钱比单个人的能多很多。就这样,我走上了这条卖身之路。 然而,当我走上了卖淫这条路之后,才知道这实在是条不归路。在那几年恣情纵欲的日子里,那个身体无比强壮、被叫作‘小弟’但那话儿却又很大的男孩,以及所有那些都不止一次与我单独或凑夥进行性游戏的男人,似乎已经潜移默化地将我改造成了一座单纯的性机械,使我再面对任何男人时,都没法不条件反射地立刻联想到性方面去。我成了个不知羞耻的放荡女人,已无法摆脱自己在那些日子里的角色意识,也就是性偶意识。只要面对一个男人,只要那个男人有起码的外表,我心里就会産生一种无法抑制的冲动,想要和他们说些下流话,用挑逗的眼神盯着他们看,想用我的手去肆无忌惮的玩弄他们身体最性感的部位。我也知道自己的改变,可我丝毫不感到绝望或沮丧,更不感到堕落悲哀和无可救药的恐惧。恰恰相反,我觉得自己变成这样也没什麽不好,反而更能享受那回事了。人一旦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在性事上却更能享受其乐无穷。 可是,在一次〔严打〕期间,苏苏被抓了,还以卖淫罪被判劳教三年,她供出了几个嫖客的名字,导致他们也被抓、罚款。这样一来,我周围的男人树倒猢狲散,一下子变得清静了。于是我就暂时不工作,专心在家陪儿子。 小时候儿子总是睡在我身边的,非要摸着我才有安全感,才能睡得的着。后来我因爲…因爲〔工作〕的缘故,而且我儿子也大了,我让他自己一个人睡一个房间了。而现在,我跟那些男人已经不再来往了,也没有了经济来源,虽然还有不少存款,但爲防坐吃山崩,再加上儿子日后上大学还要用很多钱,所以我退掉了那个两室一厅的租屋,转而租了一个一卧室的房子。不知出于什麽理由,我居然神差鬼使地叫儿子跟我睡一个卧室里的大床。 我和我儿子不象别人家的母子有什麽忌讳,也许是因爲我一直把他当成他小时候那麽对待,即使他现在已经长大了,我对他还是什麽都不放心,照顾得无微不至,嘱托得事无巨细。结果他的自理能力是很差的,我也想放手让他锻炼,可实在不放心也不忍心。他也离不开我,生活上、情感上、身体上,因爲母子天性就是互相亲近的。 我将满腔的母爱完全倾注在了儿子身上。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欢声笑语,他的喜怒哀乐,都是这样深深牵动着我这个作母亲的心弦,控制着我全部的感情。都说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我本来就已经十分宠爱他了,而这段时间以来, 随着母子关系的日益亲密,这种宠爱更是发酵到了极致。 也许真是感情生活沈寂太久了吧,儿子最近表现出来的强烈依赖和亲昵,正好填补了我心灵深处的某种空虚。我不能想像,假如我失去了儿子,这世界会变成什麽样。 不知道是从什麽时候开始,我看他时的目光竟变得专注而炽热,我儿子经常运动,身材挺健美的,尤其是那种青春的气息真的很吸引着成熟的女人。每次他不忌讳的只穿内裤光着上身在屋里走时,我都忍不住的盯着他,他胸部的肌肉很吸引我,但最诱惑我的还是他下身鼓涨的一团。一看到那觉得自己腿都软了,可能女人都有男性生殖器崇拜吧便! 尽管儿子只有十六岁,但是他的男性器官竟然已经发育的如此成熟了,就算是隔着内裤,也可以看出那根宝贝是多麽的强壮,多麽的粗长,比起我之前经历过的所有成年男人都毫不逊色! 这实在令我脸红心跳尤其是,他每隔七八天就会梦遗,内裤前面湿了一大块,散发出一股浓浓的精液气息;由于母子俩贴的太近,有时候我的睡衣也受了鱼池之殃,被弄出了一小陀污秽的痕迹,有些还透过睡衣沾到了我的肌肤上。 儿子真的长大了,已经是个真正的男人了!这就是我在无比尴尬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而且盯着这勃起的阴茎,嗅到这充满雄性的味道,我居然也産生了异样的感觉,两腿间都微微的潮湿了。 俗语说:「三十还好过,四十最难熬,五十更要命。」这是形容妇女在这个年龄的期间,一旦失去了性爱时,是最难受、最难熬的时刻。这个形容,可能有很多人认爲是夸大其词,不予采信。但是,凡是尝过性生活十多二十年的已婚妇女,一旦突然断却,那种难熬之情,决非局外人所能了解的,所能感受到的。 我,就无法做得到,无法忍受得了。因爲我的血液中,天生就有那热情、豪放,以及潜伏着淫荡、性欲强的因子。若长时间没有男性的抚慰,一定会饥渴,干枯而死去。如其这样被折磨煎熬,毫无价值,真想放开胸怀,好好的去享受一番。 所以,当那天晚上我感到寂寞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身边最近的异性,也就是我的儿子。 有一天下午我逛完街回来,进了浴室,卸了妆,正打算放水洗个澡时,我发现了我那条原来草草丢放在衣堆上的粉红色三角裤,竟已被重新洗过,四平八稳地给晾在毛巾架上。侧着头,端详着那条悬得端端正正的小裤子,原该百思不解的我,竟能马上蹦一个答案。这个答案,让我兴奋得整张脸变得又红又热,心头狂跳,仅差那麽一丁点儿,我就叫了出来。原来,儿子用我的贴身内裤来手淫!他对他的亲身母亲有性幻想,有性欲!喔,一想到这里,我整个理智完全崩溃了。 我立即想到儿子每晚都和我同睡一张床,那他今晚会采取什麽不轨行爲吗? 等待答案忽地刺激了我的欲望和想像:『只要儿子爬到自己的床上来,就会紧紧地搂着自己的身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用自己的手,或者用自己的丰臀去磨擦儿子那尚未经人事的性器,即使是在沈睡中,他也会变得坚硬无比。然后,我就会把儿子已充分勃起的阴茎从他的内裤中拉出来,沿着自己的臀沟,滑入自己那火热的玉洞,阴道壁肌会紧紧地夹着儿子。我会慢慢地上下滑动,儿子在我老练的夹磨下,将会持续不了多久便精液狂喷,热烫烫的精液直喷入自己体内深处,令自己在性高潮中飘然,飞升,那是何等的欢愉!一切,都在黑暗在完成。 一切,都是在黑暗中完成。 多麽完美的一切! 』 想到这,我忍无可忍地伸到下面,摸索到两腿中间,当手指触碰到阴核的时候,私处早已因想像而春潮泛滥。我用右手食中两指按着阴蒂轻揉地蠕动,口中不禁哼出舒畅的呻吟。此时只觉体内的欲火在熊熊燃烧,手指动得越来越快,两条大腿也分得越来越开。突然间感到一阵尿意,当下全身紧绷,就在紧要的关头,我脑海中又出现儿子躲在浴室里手淫的情景,立时被刺激得达到高潮。 刹那间,我觉得全身都在不听使唤地抽搐,下体身山洪爆发般的狂泄,双脚蹭在床上,将臀部擡离床面,而臀部也随着一阵阵狂涛般的抽搐上下摆动。喔,来了!当下排泄物竟和尿液同时激射而出,只喷射得大腿湿了一片,连床单都被溅湿了。我经过一阵狂涛后,身体无力的靠在墙壁上。 过后我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到眼角的鱼尾纹,我意识到自己已经三十八岁了,叹息自己不再年轻,每当这时,我都有一种莫名的悲哀。但令我欣慰的是,我依然残留着年轻时的影子。不大但饱满的乳房,在每次戴起乳罩的时候都是十分的坚挺;依然纤细的腰部是我注意平时生活习惯的结果;最令我满意的是自己形状诱人,在走路时会不自觉扭动的丰臀。 我换上了件几近透明的吊带睡裙。儿子回家看到我,竟然变得目瞪口呆。 我笑着说:“你觉不觉得妈这样穿,有穿跟没穿一样?” “我我不知道,妈怎麽穿都好看。” “想不想再看清楚一点?”我带着挑逗般的眼神,将身上的透明睡衣往上撩起,露出下身那件只包住私处的小三角裤。我的大胆挑逗让儿子兴奋得快到了不能克制的地步,但是他还是不敢做出任何侵犯动作,只是腼腆加上兴奋,涨红了整个脸。 “嘻…乖儿子,害羞了哦!”我放下睡衣,故意取笑着儿子:“妈还有呢,想不想看啊?”我继续地捉弄儿子。 儿子满脸通红地点点头。我说:“妈妈可以给你看,但爲了公平起见,乖儿子也要脱的,好吗?” “好,好!我脱就是。”儿子随即先将自的上衣脱掉,露出属于年轻人健康美的胸膛。 “还有呢?”我看着儿子充满阳刚味的男人身躯,不禁心底又起了一点波动。 “妈,我……”儿子愈急,下面却愈勃起得厉害。 “来,妈帮你脱吧!”我已经早就看出来儿子的生理变化,惊讶于儿子虽然穿着牛仔裤,但是那凸起的部位仍然相当壮观,而想一窥究竟的念头早就在她的心酝酿很久了。 “妈我自己来吧!”儿子的声音透露出兴奋,但是当我去拉他裤链的时候,儿子还是有些羞赧。 儿子慢慢地脱掉那件紧束的牛仔裤,露出白色的男性内裤,而那上面早已搭起的帐篷,夸张的浮出明显的尺寸,不禁让我心头一阵狂跳。儿子脱得只剩一件内裤之后,呆呆地看着我,不知道如何开口。 “嘻,儿子,是妈让你冲动吗?”当时我有一种想伸手过去抚摸那雄伟轮廓的念头,但还是忍住了,只将身体靠近儿子,摸着他的胸膛,缓缓地跟他说:“其实说实话,妈也和你一样,很想看你的身体,所以妈才要你和妈一样,这样,也让妈很兴奋,知道吗?” 此刻的儿子就像是头小羊羔般可爱地坐在沙发上,我轻轻地吸吮着儿子的双唇,然后将舌头伸入他的口中,慢慢地搅弄着。我的手也无意识的在儿子勃起的性器官体上爱抚起来。我觉得那是一个女人的本能,每个女人,尤其是个经历过性爱的女人,触摸到男人勃起的阴茎时,都会不自觉的将他握在掌心,度量他的长度,感觉他的火热,体验他的坚硬,分享他的激情。 然而未经人事的儿子怎经得起这种强烈的刺激,突然他一阵哆嗦,一股热烫的精液喷泄而出,直射在他的内裤里面。 “孩子,舒服吗?”见到儿子没两下就被我搞得来高潮射精,感到相当的有成就感。 “舒服极了,妈,以后还有吗?” “可以,但是不能说出去,任何人都不行,包括你的同学和邻居,好吗?” 儿子他高兴地紧紧搂住我:“当然好!” 我的手恰巧碰到他的胯间,那个地方居然又起了反应:“你…你那里又硬了?” 儿子抿一抿嘴唇腼腆的望着我。年轻人果然精力异常旺盛,我不禁叹了一口气,何况需要一次真正的满足的人是我,想起他异于常人的尺寸,我竟感到心都荡了起来。顾不得那麽多了,我扯下他的内裤,儿子的阴茎已经完全勃起了,我轻轻捏了捏那硬硬的东西,热得撩人,我张开眼睛,他是如此的巨大,真的比我经历过的所有男人的阴茎还要大些而且还那麽硬,那麽的烫手,他在我的手中跳动,象个鲜活的生命。 我愉快地套弄着他,儿子发出快乐的喘息。看着在爱抚着这样的东西,当我感觉无法在忍受的瘙痒更加加剧起来,我的阴道里面好象进入了千千万万个蠕动的小虫子,在我的体内钻动啃咬。这让我难过的大声哼哼起来,我缩紧了下身,扭动起纤腰,我现在就要我手里的这个完全勃起了的热热的东西,至于这个东西到底在谁身上,这时已经并不重要了。 “微微,微微。”我开始轻声呼唤儿子,我的手急切的引导着他,将他往我身上拉扯。 儿子抚弄亲吻着我的乳房说:“妈,你的身体真性感,我总是想要你……”他喘着气一遍遍地抚摸我的全身。 在他不停地亲吻抚摸下,我全身都酥麻了,湿润的身体渴望被充实。而他却伏下身,不紧不慢地从我的身体上吻下去,吻到我的丛草间停了下来,然后伸出舌头来舔我。天哪!我受不了了。我翻起身,把儿子压在身下,坐在他身上要他。 儿子的坚硬强大,再加上他刚才对我作出的要命挑逗,不一会我就狂风暴雨般地高潮了。我体内一阵阵爆炸,处在巅峰的情欲一泻千里。我被这始料不及的高潮推到了快感的极点,身体不受控地猛烈痉挛起来,叫得惊天动地。 此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然而儿子仍在我身上勇猛地驰骋着,他的毫不停歇将我久久的放置在了高峰期。身体里的高潮再一次连续出现,使我的体液夺框而出,全身血脉澎涨,肌肉抽搐,脑海里只感到窒息般的迷茫。当这种高潮连续重复四五次后,儿子终于在我体内射了精…… 第二天上午,太阳暖暖地照着整个房间,儿子已经自动自觉地起身上学了,而我还躺在床上,懒懒的伸展着四肢,小腹下面仍残留着昨夜狂欢时的烧灼感,全身瘫软酸乏。 我想到昨夜情欲勃发之中竟和儿子发生了性关系,在神智迷蒙中居然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是在乱伦,反而尽情享受肉体欢愉。只到清醒后发现,但爲时已晚。一会儿我想,若让人知道了,以后还怎麽做人?从理智上说,自己绝对应该尽量避免发展到这一步!我一会儿又想,破罐子破摔,反正我也是有需要的! 我决定先起床。但浑身软软的,便坐起来套上一件睡衣。发现身上尽是汗渍,那是昨天夜里狂欢的结果,而且,下体还有刚才回忆缠绵时又从阴道流出的爱液。 于是又重新脱去睡衣,光着身子到卫生间冲了一个凉;回到卧室,撤去污渍斑斑的床单,换上一条新的。做完这些事,我哭笑不得地摇摇头。 当天吃完晚饭稍作休息后,我和儿子便一起洗澡。我们互相搓背。然后我抓住儿子半挺的阴茎,而他用手抚摸我的私处来回敬我。然后我们互相摩擦、拥抱,好像小孩子在玩游戏一般。已经不再觉得害躁的儿子,动作更趋大胆。用泡着水的手抓住抚摸我的乳房。更用牙齿轻咬着。我们洗了一次快乐的鸳鸯澡。 我们还没擦干身上的水就相拥着倒在了床上,我试着捏弄儿子那巨大的阴茎,还是哪个样子,硬邦邦,特别的有生气。那时我真的感觉自己是个淫荡而骚浪的妇人。一会工夫我居然感到自己下面就那样湿了,而且湿的很厉害,简直让我脸红。女人下面一潮湿,握着男人阴茎的手就会加重,我开始喘息起来,并套动着儿子的阴茎。儿子一个翻身就把我扑在了他健壮的身子底下。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那硬邦邦热乎乎的东西就凑到了我的两腿间。我咬着唇白了他一眼。腿却悄悄的分开,放在儿子的身体两边。 “妈,我要进来了。”经过昨夜的荒淫,儿子早已掌握了不需要我带领就能将阴茎插入我身体的要领了,因爲那时我需要时的成熟的阴部早已是又湿又滑,期待男人性器插入的部位也已经张开。儿子的强大又一次地充实了我,儿子忽然将他那火热粗巨的阴茎在我阴道腔前断一个地方停了下来,不住的磨蹭我那敏感的小突起。我不由的快活的叫出了声:“哎呀,好微微,就是这里,就是,哎呀,我的宝贝,弄死你妈妈了,多蹭蹭妈妈那里,哎呀,我的好儿子啊。你要弄死你妈妈了。” 我没有意识到,我那时的叫声,完全是一个性成熟的女人让她的男人用那硬硬的东西,弄到舒服之极时才会发出的声音,那对每个男人来讲都是极具诱惑和刺激的。况且在我身后用硬邦邦的东西耸弄我的是我那年轻的还没有经验的儿子。他还是个十六岁正读初三的男孩子。我那骚媚的叫声,以及我那时因爲被儿子蹭弄到了舒服地方时阴道腔的自然的收缩,让初经人事的儿子,更加控制不住了。 儿子忽然紧紧的抱住了我拼命拱向他小腹处的丰满的屁股,嘴里喊着:“妈妈,妈妈,我忍不住了,啊,妈妈,你夹得我好舒服啊。” 儿子抱着我的屁股,阴茎忽然加快了节奏,飞快的往我的阴道内冲撞起来。我本来那个小地方让儿子粗大火热的东西磨蹭的也到了要死要活的时节,儿子这一突然加速,我立刻感觉整个阴道腔里面顿时象着了火一样的热了起来,儿子健壮的屁股向前挺耸的速度快到极点,我根本跟不上他的节奏。 我快乐得什麽也不能做,我张大嘴,愉快的喘息着,大声的叫唤着儿子。将自己丰腴雪白的屁股完全耸入了儿子的手中,由他把持着,撞击着,那着了火一样热的阴茎越来越大,最后好象要将我整个人都要塞满了一样,我感觉自己的躯体好象全部又成了一个湿透的滴着淫液的成熟的妇人的阴道。儿子飞快的进出蹭擦,让这个成熟的阴道快乐到了极点。阴道在收缩,而那在里面抽动的阴茎却在不停的涨大,到最后,我感觉再也夹不住了。闷哼了一声,竟然失去知觉般的晕眩过去了。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下体,那一波波的快感随着儿子精液激射出时的颤抖传遍了全身。 “我的宝贝啊,你叫妈妈怎麽活啊!”我记得自己大叫了一声,就没有了感觉。世间成了一片混沌,儿子那粗大的阴茎插在我的身体里面,带着我在天地间飞舞…… 在我的指导下,儿子的作爱技巧日益精进,再加上他的天赋,实在给予了我无比的快乐,导致我沈入了肉欲的狂欢中。我无法控制自己,每天我都会和儿子在个斗室里,主动脱衣求欢,做了无数次男人和女人能做的事。我渐渐的发现,儿子的性欲要有几个女人才可以应付得了我儿子,而我独自一人是应付不暇的。时间一长,儿子在我身上已逐渐的失去了新鲜感,结果,他就把目标转向外面的女人。唉,可怜哪,那些年轻的女孩子……这都是我的错!』 当警察问她是否后悔时,那个打扮妖艳的中年母亲说:“我曾在风尘中滚爬了这麽多年,早已没了什麽贞操观念,对我来说,我儿子也是个男人,说句不怕你们见笑的话,我见过的玩意儿可以说不计其数,却从没见过我儿子那麽大的。而且他年轻力壮,每次都把我弄得死去活来的,我爱死他了。所以,我从不后悔与我儿子乱了伦,只是我后悔没有好好教育他,以至他伤害了那麽多无辜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