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本是个灯红酒绿的禁区,有钱人过着醉生梦死的生活,没钱人也想尽办法往那里面挤,狂热的酒吧、舞厅,激情碰撞的溜冰场,暗渡陈仓的发廊、桑拿屋;还有美其名曰的健身房,可惜那只是有钱的专利,眼花撩乱的这一切,无不从感官、识知刺激着人的神经,尤其是初见世面的少男少女们。 那年夏天,我来到了分公司,也是在深圳市内,我主要工作是学习管理,辅助主管管理公司下属车间的生产,刚跟着主管进车间,我大吃一惊,上千人的车间居然只有几十个男人,更不得了的是,居然还有将近十来个这样的车间,情况都跟这里差不多,真的阴盛阳衰啊,这就注定了我的小兄弟跟我一样天生忙碌的命。哈哈,这是后话。 深圳的气温一般都比较高,尤其是夏天,天气更是炎热,女人们为了凉快,穿得自然就很少了。这样有很多机会让我大饱眼福,在公司的上下班地方、路上、食堂、宿舍随处都可见,高挑形的、丰满形的、苗条形的、清秀形的、可爱形的,幼女、少女、熟女,姿色各异、各有特色,害得我的小弟弟经常勃起,遇到不少尴尬的场合,真的是无地自容啊,不过因祸得福,也炼就了我后来御女、破处无数,金枪不倒的绝活。 说了这么久,忘记了介绍我自己,本人身高一米八,相貌堂堂,看上去一表人才,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是淫才。本人的特点是肌肉发达,特别是两块胸肌,这样也便于以后跟女人干那事时,做些高难度的动作,从外表上看来我应该算是比较酷的那种,刚一来到公司上班,我就吸引了不少女人的目光。 第一天上班我来公司时,在办公室就认识了来深圳后的第一个女人——王艳,当我们见面,她向我点头致意时,就紧紧吸引住了我的目光,我眼前一亮:好个天生尤物的女人,漂亮精巧的五官,勾人魂魄的眼神,齐肩的秀发,单薄的紧身衣服,勾勒出她挺起的胸部曲线,纤细的柳腰,性感、耸起的屁股,走起路来感觉一扭一扭的,使我心跳猛然加快。我的下身不知不觉中就硬了起来,我偷偷用眼角扫了一下周围,点了下头,趁机坐下来,挪动了下屁股,双手护住裤裆,以免被人发现。 以后一个多月里,我慢慢认识了她,她在办公室负责文档管理,工作跟秘书差不多吧,听说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因此我从未奢望有一天能跟她在一起,只希望天天看到她就满足了。 刚来我是住在公司宿舍,宿舍旁边是深圳的一个大公园,每天早上起床后,我都要去公园跑趟步,呼吸下新鲜空气。有一天早上我起得特别早,在公园里幸运的看到了王艳,她穿着鲜红的运动衣正在跑步,漂亮的双腿,鼓鼓的屁股和上下耸动的豪乳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我加快步伐假装从她身边擦过,果然我期待的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叫住了我:“振东,怎么看不到姐姐啊”!我答应着走到了她的身边,然后跟她一起走在公园的林荫小道上。她跟我谈论着公司的一些趣事,谈着谈着提起了她男朋友,这时她显得有点不开心,我试探着问她:“是不是你男朋友欺负你了,大哥可以帮你作主哦”! 她娇媚的横了我一眼,带点哀怨的说:“他啊,除了工作就没有别的了,我们在一起迟早都要分手”。我作弄的说道:“那你男朋友真的白痴,放着一个绝色美女,都不多关心、疼下,换成是我,肯定天天陪在你身边,呵护着你。哈哈,这样我不是有机会了”!她白了我一眼,说:“你小子,少占你姐姐的便宜”。 她跟我说话不留神,不小心妞了下,我眼疾手快,赶紧扶住她,当时没有注意手扶在什么地方,只觉得软软的,我发现她脸一下就通红了,对我说:“你``你```松手”!”我一看原来是抓在她的双乳,忙松开手,低下头,不小心看到了她比馒头还白的双乳,粉红的奶头,像一颗带着蜜糖的致命毒药诱惑着我。她看到我呆呆的眼神,忘着她那个地方,脸也更红了,不自然的去扯自己运动服的下摆。 我被她发现,更是慌得要命,话也说不成句了。 尴尬了一会儿,还是王艳先开了腔,她声音有点变样:“你,你的属相是甚么?” “龙”,我随口回答。“那你才23岁啊”,我知道她是明知故问,我们大学刚出来工作的人,肯定都差不多是20岁出头点。 “我发现公司里有好几个女孩子对你有点儿哪个呢。”她恢复了活泼的语调,我红着脸看了她一眼,“我才不稀罕呢。” 她瞪大了双眼,“哟,这么大口气,眼光还蛮高的嘛。” 我心里说“王艳,我看上的就是你,我多么想拥有你的一切”,可是我嘴里说出来的是:“我还刚刚从学校出来,怎么会交女朋友呢?” 她说了一句”可是“就停住了,没有再说下去。这时我发现她故意走得比我靠后点,水灵灵、娇媚的大眼睛上下打量我的身体。我知道许多女孩子喜欢我不仅因为我能热心帮助人,还因为我有一付好身材。这场相遇后,我跟她更亲近了。 我跟她还是相约在这个公园,我记得是8月底的一个晚上,天气比较热,人们晚上大部分呆在家里,公园里人也不是太多,她穿的是比较紧身的那种衣服,衬托出水蛇般的腰身和翘起的圆臀,露出雪白的小腿,显得性感,像枚红透了的成熟果实,使人忍不住想咬一口。我们一起来到公园的小河边,这里除了潺潺的流水和偶尔几声蝈蝈的叫声外,几乎听不到别的声音,从这里越过小河边只有依稀的灯光射来。 我和她坐在小河边,开始她离得我不是很近,我跟她谈着谈着,就越来越靠近她了,应该是熟悉了环境,心里也就没有了那股陌生感了,毕竟她心里对我还是有好印象,才会跟我晚上来这里约会。慢慢的,我牵住了她的手,她震了一下,没有拒绝,我豁出去了,深情的盯住她的双眼,”艳儿,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她低头不语,我一把抱住她,用手抬起她的头,一手举起来,对天发誓说:“艳儿,我真心喜欢你,愿意跟你在一起天长地久,永不分离,有违此誓,天打雷劈。” 经过我一番甜言蜜语,王艳被感动了,她不回答我,而是用热情的双唇吻住了我,我们激烈的拥抱在一起,我把手伸向了她饱满的乳房,同时不段戳揉着她的耳垂,王艳体温急升,喘息着回应我。慢慢的我左手一点一点往上移动,伸进她衣服隔着胸罩抚摩着她,不时从旁边碰着她光滑的肌肤。 我一阵手忙脚乱,松开她上衣,粉红色的胸罩包着遥遥欲坠的双乳,那一双大白兔仿佛要跃出来。我吞了吞口水,伸手去扯她胸罩,她拦住了,哀求的对我说:东,东,不要这样,我怕我们会忍不住。”我哪里管得住这么多,“我爱你,艳,我不会让你再受伤的!”性急之下使劲一扯,“啪”的一声,乳罩被扯了下来,王艳随之也惊叫一声,羞涩的把头埋在我怀里,轻声说:“东,你一定要珍惜我!”我边答应着,边用比看到钱还发光的眼睛看着她的双峰。一对坚挺的乳房颤抖着呈现在我面前,光滑、雪白,像绸缎一样的顶端是一对娇嫩欲滴的新鲜葡萄,我不禁赞叹一声,伸手去摸,那种温暖、令人消魂的肌肤触感让我陶醉不已不知过了多久,我的手开始隔着衣服摸着她的丰满臀部和私处,她也慢慢将手触碰到我早已高高耸起的裤裆,并引导我伸到她的两腿之间那片丛林,另一只手在我裤裆外轻轻捏了一会儿,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去拉了我的裤链,我的阴茎于是赤条条的弹了出来。王艳的双眼向下望去,又咬着嘴唇斜看着我:“好大啊,你```你每天都这样吗?”我嘿嘿的笑了笑,故意问:“哪样啊?”她吃吃的一笑,用小手使劲一捏我的阴茎,“你说哪样呀?”我有些受不了了,说,“艳,给我弄下吧!” 于是,我们两个一人伸一只手在对方裤裆里,相互手淫起来。我喜欢王艳那温湿的桃花源,尤其那芳草凄凄的山丘,我在肉缝的一端到另一端来回游走,她娇喘着扭动屁股,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然后像我以前那个女孩子一样,一个劲儿的说:“往上一点儿,再往上一点儿”,我只好“顺流而上”,终于在顶端触碰到一个突起的肉豆,王艳身体一抖,轻呼了一声,屁股不段的耸动着,像是要逃避,却又像送上我手掌来,做着圆周运动,不住的摩擦我的手。 这边,他捏握我阴茎的手也加快了节奏,与以前我自己做的不同,她在前后套弄的同时,还不听的捏着,一紧一松,似乎很有经验。我第一次体验女孩柔嫩的小手为我手淫,那种激动就不用说了,加上王艳的喘息一个劲儿向我脖子和脸上喷热气,我也开始爽得用力去揉那颗小肉豆,这时王艳紧抱我,双腿夹紧我的右手,两个乳房贴在我胸口,使劲揉动。她的肉缝好象在淌水,那肉豆则滑滑的按不住了。王艳的喘息有开始出声了,刚刚“啊”了一声,马上又压低声音,变成了哼叽,我知道她是怕有人听见,忙说:“艳,这附近没人,你别怕。”她咬着牙使劲摇摇头,加快了动作,一会儿,她全身也开始抽搐,呻吟和哽咽混在一起,她的嘴却张开死死咬住我的肩膀,我疼得要命,却也不敢喊出来。 高潮过后的艳,显得特别娇艳,尤其是衣服凌乱,更是引起我不断膨胀的遐想和欲望,此刻就算是有人拿刀架在脖子上,我也忍不住了,何况是在公园的林荫角落里;依稀的人影从面前不远的小道上经过,使我有了一种偷情的快感。我再也忍受不了心里洪兽般的欲望,红着眼睛,瞪着身下已发情了的淫荡娇娃,低呼一声,扑了上去...... 我如同凶猛的野兽般,连扯带撕的清除着我跟她身上的故障,我的机巴早就硬绑绑地挺起,在白白的屁股沟中不停的摩擦,欲找到那快乐的世外桃花源,终于我从后面扒开两扇屁股,发现了新大陆,黑森林密布的白色山丘里,正从粉红色的消魂洞涌出勾人的温泉,我的小弟弟再也等不急了,急冲了进去,“吱吱”的一声,我的小弟弟一头栽进了消魂洞里,美美的泡着,并开始兴风作浪,那感觉爽呆了,紧紧的、热热的、湿湿的、麻麻的。 王艳紧闭双眼,发抖的嘴唇漫无边际的吻着我,在我耳边不段的说:“东,我爱死你了”。我也喘息着回答,“心肝宝贝,我也爱你”,她的手从我背后上下抚摩,并问:“舒服吗”。我点头,她又问,“你说,我们现在是在做什么?”我愣了愣,“那你知道你那东西叫什么吗?”艳的声音有点淫荡的又问。我越来越兴奋,在她耳边道:“我的那个叫鸡巴,你的叫骚逼,我们现在干的叫大鸡巴操小骚逼。”我的一番话调起了艳不少情绪,她拼命的咬着嘴,压低声音:“.....啊.....恩......啊......哼....哎哟....东.....东.....快......快来啊,用你的大鸡巴使劲操我吧,啊....” 她的骚样使我再也把持不住了,我把她转过身来,顶在树干上,压她弯腰撅起屁股,我满是青筋的大鸡巴,从她那两团圆滚、白嫩的屁股缝中猛的插了进去,不段的前后耸动,双手不停掐着她那雪嫩的屁股和大奶,我干、我使劲干,并呼喘着:“你这个尤物、骚逼,今天我要干死、爽死你”。 她还在强忍着,不敢出声,只是嘴里哼哜,“.....恩....恩.....啊.....啊......真刺激.....我要死了.....飞上天了......快.....使劲操我....”‘艳快达高潮了,屁股也开始主动扭动起来,迎合着我的抽插,一下一下的前后左右摇摆、挺动做着圆周运动,我的鸡巴根部顶在她屁股上“啪”的作响,她回手紧抱着我的屁股,死命的往里掐,发出长长的哭似的哼叫:“啊....啊.....啊.....我死了....飞了.....啊....”一股热流涌向我的鸡巴,她的阴道肉壁有节奏的收缩起来,我浑身像触了电一样,鸡巴龟头一麻,一股热流猛的喷射而出,直喷在她子宫壁,王艳身体一抖,连声呻叫,两腿一软就撞到了树上。 我赶紧抱住了她,她回手紧紧也搂住了我,让我的机巴紧紧的插在里面。除了心跳和喘气声,就没有了任何声音,野外的偷情,带来了无比的快感,更何况是这种姿势,我们在一起相拥着,看着天天的星星,多么美妙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