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穿过你的黑发的他的手一

史步宁又点燃了一支烟,无聊地望着窗外黄昏余光下炎热的车流,办公室的空调已开到了最大,可北京六月的闷热与汽车的尾气从开着的窗缝中阵阵扑来,看着外边办公区同事忙碌的来来往往,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焦急与烦躁。 墙上的挂钟才四点半,到下班还有一个半小时,唉……这么长的时间怎么打发啊?做了一整天的战略计划,现在总算有时间歇歇脑子了。漫无目的地在网上浏览着,可真不知喜欢看点什么。 公司的战略计划工作一向很重要,特别是史步宁到公司后的两年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从他那得天独厚的战略分析能力中尝到了不少甜头,特别是去年在他的主推策划下作了整个公司销售战略调整,仅今年上半年的销售利润已超过去年全年。为此,董事长奖给了他一辆新款雅阁,这使他越发觉得自己多年来认为是吃饭本钱的具有特殊信息分析能力的脑袋与众不同。 不大不小的业绩也足够史步宁悠闲快活好一阵子,战略分析的工作不需要天天忙,一年有那么两三个月努力一下就行了。太多闲余的时间也很累人,很多时候史步宁只有呆呆地想着大学生活的快乐,心里嘿嘿地傻笑。 思想在游荡着,妻子吟缘甜美的笑脸便浮现出来,那白皙面庞上腮边的一颗星点小痣从来就是史步宁的最爱,从大学里相识到婚后的六年里,他千万次地吸吻它,它是他激情爆发的终点,他知道吟缘很喜欢在两人缠绵到顶峰时紧紧地吸住她脸庞的感觉。 这么多年夫妻生活的每一次都不例外,每次结束时,当他用自己略显发福但依旧强有力的胯部紧紧抵住她白皙丰厚的下体并在她湿滑的体内猛烈爆发时,吟缘总是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小脸蛋紧紧贴在史步宁的嘴上,任凭他吸吮…… 桌上的电话响起来,史步宁竟然不知它响了多久。回过神拿起电话,清了一下嗓子装作工作很繁忙的样子说道:「你好,哪位?」 「是我,朗秀。」非常熟悉且充满磁性的男人声音:「在干什么呢?我现在已下飞机了,先跟你联系一下,看今晚是否有时间一起吃顿饭,好久不见了。」 史步宁的心情一下好了起来,起先的烦躁与焦急荡然无存:「当然有了,都快三年没见面了,怎么也要给你时间啊!晚上到我家里吧,我让吟缘定了餐,咱在家里好好聊聊。」 「不了,部宁,公司给我长租了酒店,以后有的是时间骚扰你们,今天就上我那里坐会吧,我明天到总公司报道,还要早些休息,今天就先见个面好吗?」 朗秀疲惫地说道。 「好吧!」史步宁边说边收拾着桌子上杂乱的文件,边看着老总办公室的房门,想着以什么托词早点离开公司:「我二十分钟后到你的酒店,是哪家?」 「贵都酒店。」 史步宁在车流里走走停停,快到下班高峰了,路上堵车开始严重起来,他无助地打开cd放着多年来非常喜欢的歌曲《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心里想像着涂朗秀现在的模样。 涂朗秀是自己大学时期同校、不同系低两级的校友,是吟缘的同班同学,自己是学战略管理的,而他俩是学统计学的。史步宁非常迷恋足球,想当年也是大学里众多自发组织的球队中的一个好手。大三时,在足球场上认识了涂朗秀,两人有很多共同之处:爱好足球、喜欢电影、喜欢辣食品、都是北方人、喜欢思考问题,甚至身高体形都略有相似,但朗秀看起来更健康和帅气一些。 两人初次见面就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以后更是往来频繁,变成了好哥儿们,这在大学里不同系、不同级的学生中很少见。可是,史步宁在两年后毕业就离开了西安到北京工作了。毕业八年了,三年前史步宁刚刚与吟缘结婚不久到上海参加公司展会时见过朗秀,那时的他正意气风发,毕业后就考入世界级的会计师事务所,那时让史步宁也艳羡的不得了。 史步宁是通过涂朗秀认识他可爱的妻子吟缘的,直到现在,他还是从心底感谢朗秀这个中间人,让他拥有如此可人的娇妻。也正是因此,才让史步宁觉得他与朗秀的关系比别的朋友更密切一些。 但对这层关系,史步宁心里也有一丝隐隐约约迷茫。记得,与吟缘结婚后的几个月里,他曾经发现吟缘的一个读大学时的笔记本最后一页上写满了「朗秀」 两个字。他很奇怪,曾经问过吟缘,但吟缘支支吾吾地解释说是大学时觉得他的名字起得很好,试着写着玩的。 当时他没有怎么在意,但后来在与吟缘的同学一起吃饭时,偶然听吟缘的朋友开玩笑说吟缘上大学时喜欢过一个帅哥,但那位帅哥喜欢音乐学院一个美女,吟缘当时也在座,慌得使劲掐那女同学的胳膊,女同学连忙捂嘴求饶。 史步宁很想知道后来他们之间得发展,但迫于面子没有向任何人打听过。但这也成了史步宁心头埋藏很深的一个疙瘩,很多事情,他不知道该不该问吟缘,他太喜欢吟缘了。 从那以后,每次回想起与妻子的第一次,他都明显感觉到那似乎不是吟缘的第一次,因为她没有出血。当他第一次在她那雪白娇媚、柔弱无骨的肉体上拼命抽插时,她没有叫痛,相反,她那白里透红的小馒头竟然能够从容地容下他的巨物,并容它酣畅淋漓地痛快进出。他怎么想都感觉不是滋味,但他从来没有问吟缘,他真的太喜欢她了。 虽然,吟缘喜欢过别人不能说明什么,但吟缘隐瞒着什么是肯定的。他不知道自己幻想中的「他」是谁,但那个幻想中的「他」在吟缘双腿间用粗大的阳物顶入她柔嫩肉缝并推进拉出的镜头时常在史步宁心头萦绕。 幻想得久了,似乎这些都是每天切实发生的事实,有时他在办公室里无聊时的想像就能让他勃起而久久不能平息,甚至每天夜里当他搂着吟缘使劲亲吻她娇唇时,他也需要幻想一下那个黑黑长长、青筋暴起的不属于他的阳物在吟缘体内猛射精液的情景,才能更有激情更加昂奋地刺入自己的妻子。 这次涂朗秀到京工作,他也正好可以找个机会藉着酒精的作用套一套他的口实,他真的很想知道爱妻跟这个自己多年的好兄弟有过多深的关系,他一遍遍地对自己说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潜意识中,他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怂恿自己希望这一切幻想都是真的。 车快到贵都宾馆了,他用手抚平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前端,因为自己的宝贝一直都是立着的。 刚停好车,手机就响了,是弟弟史步生打来的,说今天是周五,要到家里来住,吃点好的。他答应他见完朋友就回家请他吃饭,先让他跟妻子吟缘去外边定位子。 史步宁很爱惜这个才19岁的弟弟,家里就兄弟俩,差了11岁,爸妈都疼他多过自己,他从来没有怨言,把一切好的都留给弟弟。而且这个弟弟很争气,去年考上了中央财经,史步宁心里真是高兴,没有辜负爸妈和自己这么多年对他的疼爱。 他很喜欢弟弟周末到家里来过,三年来自己和吟缘纵有百般激情也挡不住天天私守的消磨,弟弟过来可以多点人气,家里更热闹一些。
警告:本站精彩视频拒绝18岁以下及中国大陆地区访问,谢谢您的配合!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