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医学院时我常往各大书店去寻找些参考书籍。也就在那期间,我 认识了XXX书馆的林宝莲她那时二十三岁,是个典型的大美女 身材也是一级棒。 宝莲妹高高突起的胸部少说也有九十公分,腰围却不到六十公分。她 的臀部圆润,双腿修长。我每一次看到宝莲,就会产生一种淫念头; 那怕是一次也好,真希望能和她干上一回。 宝莲不只是美丽,身材好,个性更是温柔,而且体贴。她工作的态度 一流,每见到她时,总是笑露出皓齿,同时浮现两个可爱的酒窝。每 当她那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我时,我似乎觉得要被吸了进去。如果不 是怕受法律的制裁,我早就当场把宝莲给干了。也不知有多少回,几 乎都是到了紧要关头,才勉强煞住了车。 这三个月来,我似乎每天都到书店来窥望她,逐渐地也跟她混熟了, 她对我的态度也更加地友善。然而,这更加令我担忧,不晓得哪一天 我会压抑不了自己的慾念。 在冬天即将来临的某日,我总觉得宝莲那天的心绪似乎有些地异常。 我再三地追问之下,竟然得到了一个令我惊诧万分的消息。 「我…要结婚了…下个星期就要辞职不干了。」宝莲缓缓地说过後, 向我深深一笑。 「啊!结婚?何时啊?在那里?对方是谁?怎从没听你提起过呢!」 我没有为她道贺,只紧张地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并有着一种失落感。 「嗯…我也快到下班的时间了,不如…待会儿一起去吃晚餐,到时我 才慢慢地说给你听吧…」宝莲看了看表,回望着我说道。 我什麽都没再问,就待在一旁等着,呆愣愣地凝视着宝莲;她仍旧是 露出皓齿的笑容、她仍旧是浮现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然而这一切… ====================================================== 第二话 「婚礼…是定在下个月的八日…」宝莲低着头,微声说着。 此时,我和宝莲正坐在一间灯光昏黄的小西餐厅内的一个角落。 「哪…结婚的对象是谁呢?」我无气地问道。 「他叫钟蔼正,是我表哥,一个美国华侨…」她抬起头,以坚定的口 吻说出对方的名字。 「恭…恭喜你…」 我的太阳穴冒出青筋,但仍然深深叹了一口气,向她道贺。我想这应 该是身为朋友最基本上该说的话吧! 宝莲则望着我,露出一丝困惑迷茫的眼神。我从这个表情,似乎看到 她过去从未有过的女人成熟味道,虽然带有一些忧郁,却也多了一股 性感。 「来!叫瓶酒来为你庆祝一下吧…」说着,我示来了服务生,叫了一 瓶法国香槟。 「今天晚上,我就为你结婚预先庆贺一下好不好?你的婚礼那天…我 恐怕…会无法…出席…」我忧郁地苦说着。 看到餐厅拿过来了法国香槟,宝莲发出欢呼声。侍应生按照规定为我 们扭开了瓶盖,「膨」的一响,不少香槟酒应声流出,侍应生连忙把 酒倒入杯里。 我们一边吃着晚餐、一边喝着酒,并闲谈起宝莲和她表哥的事。原来 这事儿就如同那六十年代的电影情节一样;居住於美国的表哥回祖国 娶亲的老套故事。唯一不同的是,这位表哥虽然已经三十五岁了,人 却长得还蛮帅的、脾气又好,而且还是某什麽M的大公司里的高级电 脑工程师呢。 他的父母,也即是宝莲的姨妈和姨丈,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娶到个传统 的东方媳妇,无耐儿子只眼中只有事业,对感情的事是完全不知该如 何下手,所以就由父母来安排一切。 宝莲的父母当然希望攀上这门亲事,宝莲自己虽觉得表哥年底略大了 些,但外型和经济能力都很不错,加上人老实,应该是能成为一个好 丈夫的,便也就点头答应了。如母亲所说,反正在结了婚以後,感情 就会逐渐培养起来的。 「嘿,阿庆!你一直为我倒酒,如果我喝醉了,有什麽异常的发展, 哪我可不管啊…」宝莲带有几分的酒意,用娇柔的声音说着,并抬头 以一种渴望的眼光凝视我的表情。 我心里当然迫切的期待会有啦。男人一听到这样的荡漾声音,就会忘 了自己姓什麽,我也不例外,更何况宝莲还是我仰慕多时的女孩。 我为她倒了更多的香槟酒,并试探着与宝莲上床的可能性,这可能是 我最後的一次机会了。 宝莲平时是一付矜持的乖模样,如今喝了酒,竟好像变得特别地荡, 似乎对性行为充满好奇心。她好像不大愿意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远嫁国 外。我不断地以性骚扰做为话题,宝莲也不断地回笑着。 「喝酒真危险,好容易乱性啊!平时你在我眼中有如一个大孩子,现 在却几乎让我觉得是一种慾望魅力的男人。」宝莲大口、大口地喝着 酒,深深叹一口气,说着。 「宝莲,以後你不在,我会非常寂寞的!」我期待着宝莲的回应。 宝莲羞怯地红着了脸,不知是酒精、还是体内的慾火做怪。她整个人 愣呆呆地,似乎在想着些什麽,却又露出陶醉的眼神一直凝视我。我 看着宝莲的眼神,心想她的花芯已经湿了吧!我自己的肉棒,则在内 裤里骚痒、并缓缓地勃起。 「来…吃饱了,到外面走走罢。」宝莲突然乾了杯里的酒,说道。 ====================================================== 第三话 离开了那间小西餐厅时,我和宝莲手牵手走在夜晚的冷清街道上。她 的手汗湿着,走路有点摇晃,是喝了半瓶多香槟的关系吗?还是花芯 湿润得站不稳脚? 走了五分钟左右,来到了一个小公园。这里有滑梯和秋千等,是情侣 散步休闲的最佳场所。 「我好像是有点喝醉了…」走进公园,宝莲看到空凳子,立刻坐了下 去,说道。 我也并肩坐下。两个人仍旧牵着手。 「宝莲,我一直在注意你,你真是有女性的魅力,我真不敢想像在没 有你的世界里会是如何的?」 「嗯?你真的那麽喜欢我吗?」 我没说话,以接吻回答了我的心意。 我把舌头伸入宝莲的嘴里,寻找她的舌尖。宝莲的舌头也积极的回应 着。我把宝莲紧紧搂抱在怀里,更为疯狂地继续热吻。宝莲的身体, 柔软得好像溶化在我的怀里了。 「即然这样喜欢我,就跟我干爱吧!」宝莲的嘴离开後,竟吐出这一 句令我惊讶话来。 没有预期的话,使得我不知所措。我低下头愣看着宝莲,在查看她脸 蛋上所刻划的真意。宝莲的毅然眼神,表示着她刚才说的话是真的。 我没想到她居然会主动地表示,急忙向四周瞄望着,从树木之间,看 到了近处一间宾馆的霓虹招牌,正闪烁地向我招着手。嗯,必须得趁 宝莲未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行动。 我不发一言,牵着宝莲的手便向宾馆走去… ====================================================== 第四话 宾馆附近的行人已稀少。 我拉宝莲的手进入宾馆。她在门口显示紧张的样子,但没有拒绝。我 拿到钥匙後,便和她一块儿搭电梯去房间。 「阿庆,你…好像很熟练的样子,一点都不紧张。我…我总觉得…咱 们好像是在做坏事啊!」 进入了房间後,宝莲竟然有点的疑惑。可能是她在婚前和其他的男人 来这种地方,所产生的罪恶感吧? 「我们来这里是因为作爱,不是为了做坏事…」 「这…不是做坏事吗?」 「作爱即是『做好事』,怎麽说是做坏事呢?」我胡闹地说着,设法 消除宝莲心中的罪恶意识。 还是别再拖拉下去。我快步地走去抱住了宝莲,一面吻她、一面拉上 她的T恤,并同时把她的乳罩也脱去。宝莲的上半身赤裸了,丰满的 奶奶硬挺着,乳头向上翘立起。 「好美、好美的乳房啊!」我赞美着,并轻轻的用嘴夹住乳头。 「啊…啊…啊…」宝莲的膝盖颤抖一下。 「宝莲…你很敏感…」我说着,便把宝莲的身体推倒在床上,迅速撩 起她的小裙子,猛然地脱下她的白色三角裤。 我继续亲吻乳房和乳头。 「嗯…嗯嗯…我…我的乳头和下体好像连着一条线,乳头被吸吮时, 下面就好像触电一般…」宝莲发出哼声的同时,扭动起屁股。 「让我看一看。」 我的手摸到花芯时,那儿早溢出大量蜜汁,同时亦摸到硬挺的肉芽。 「啊…啊…啊啊…」 宝莲的身体颤抖,仰起头,露出雪白的喉头。她的呼吸有点凌乱。我 巧妙地把宝莲推倒在圆床上,然後奋力地分开她的双腿,把整颗头给 推入其间。 溢出的蜜汁,湿润了大腿根,从那里散发出女人的味道。我毅然陶地 醉在这女人香里头,用灵巧的舌头舔戏着花芯。 宝莲连连大声浪叫着,屁股并上下颤抖。 我继续温柔地、仔细地,舔着宝莲的花芯,没有急着与她结合。我要 让她急、要让她几乎乎达到性高潮的边缘时,才跟她忘我地狂欢,一 定要让她爽到求饶。想到这儿,我不禁地露出得意的笑容。 「啊…嗯嗯嗯…」宝莲呻吟着,大腿痉挛、不断地溢出蜜汁。 我发出「嗽嗽」声,吸吮着蜜汁,还时不时地用嘴唇夹住肉芽,舌尖 轻轻摩擦肉芽顶。 「啊…阿庆,快…快给我…我受不了了…」宝莲不断摇着头,喃喃自 语地哀求着。 她似乎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只见她的肚子不停地起伏,双手紧抓 床沿边的床单。 「宝莲,我…我爱你,好爱你啊!」 在说着的同时,我感觉到宝莲的花心有着节奏的收缩,不停地扭动屁 股并向我脸部推进,紧紧地以她的阴唇贴压着我的嘴唇,全身痉挛。 是时候了,我瞧宝莲不停地晃扭动屁股地要求,这才以正常姿势,把 身躯推入其双腿之间。宝莲就如狂兽般地双腿紧凑包夹我的腰,屁股 从下面向上猛烈挺起。她的花芯里又热又湿,形成容易抽插的状态。 「痛,好痛…」宝莲轻呼了一声。 宝莲的阴道紧宰得就跟处女一样,对於我的进入,随然已有充份淫水 滋润,仍显得紧窄。 我开始缓缓的抽插;轻轻的後退,慢慢的前进,一直到顶压到花心, 屁股旋转後才又开始後退。这样几次後,宝莲的呼吸更为急促。花芯 不停地猛烈收缩,阴壁完完全全地紧含夹着肉棒。 「嗯?还是第一次就这样,我将来会变成什麽样子呢…」宝莲一边自 言着、一边拼命抬起屁股奋顶。 听到她说这是头一回,我此时更为疯狂,激昂昂地连连轰炸着宝莲的 穴洞。十数分钟後,宝莲的保险丝终於断了,达到了性高潮。她的淫 液一波随着一波地涌出,同时双手紧抓我的後背,指尖几乎都陷入我 的肉里了… 「啊!我…我的身体要…飘起来了…快…把我压住…」宝莲的双眼反 白,嘴中浪喊叫着。 宝莲越抱越紧,随着花芯猛烈收缩的阵阵快感,我也忍不住地颤了一 个冷抖,扣动板机,热衷的浓白精液喷射入她的花心里头。宝莲全身 如触电似地颤抖、痉挛。 待我射完精後,宝莲的花芯仍然不肯放出肉棒。我只好压在宝莲的身 上,等待花芯逐渐地松弛… 松弛是突然来临,肉棒从花芯里被推滑溜了出来。我跟着从她的身上 下来,抽出置於枕边的卫生纸。 「那就是性高潮吗?」宝莲一面喘息,一面懒洋洋地平躺着。 「是呀,那就是女人最大的喜悦。」我一边说、一边用卫坐纸擦拭宝 莲的花芯,并故意用卫生纸轻碰那粒胀的阴蒂。 「嗯!不要…你好坏啊!」宝莲的身体颤抖一下,急忙夹紧双腿。 「很痒吗?这就是达到性高潮的证明了。」 宝莲羞红着脸不言,嘴嘟嘟地凝视着我。 「宝莲,你…不是说这是你的第一次吗?那…为何没落红呢?」我拿 起另外一张卫生纸擦拭花瓣,问着。 「嗯!怎麽,你以为我骗你吗?你坏极了!」宝莲有些赌气地说。 「不,不…我只不过是觉得奇怪罢了。别生气,我自掴以谢罪」我重 重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 宝莲急忙起身过来,抚摸我那掴得红热的脸。 「别这样嘛!人家又没真的怪你。老实说,我…我从小就有手淫的习 惯,只要能塞入…我那儿…的动西,都会拿来试试,想必…处女膜早 就弄破了啦…」宝莲微声地缓缓说出。 「噢?嘻嘻…看你纯纯地,没想到这麽坏啊…」我以指尖压着她的鼻 子,取笑她说着。 「嗯!人家不来了,我就知道你会笑我,你才真坏呢!」宝莲紧紧搂 抱住我,温馨地嗲声埋怨着。 「哈哈,怎麽?你还想来啊!」我又抓着了她的话病。 「嗯!你啊,真可恶…」 宝莲猛然地捶打着我的胸口,但我一点都不觉得疼,反而给了我一种 莫名其妙的兴奋感。接着,宝莲竟然主动地把嘴舌给递了过来,热吻 着我,并把我推躺在床上。 「阿庆,你…是第一个让我知道女人快感的人,我这一生…永远都不 会忘记的!我请求你…再跟我干一次,我要好好地再体会它…」 ====================================================== 第五话 我摸着宝莲的大腿和屁股,她则缓缓地揉搓我那因为射了精而萎缩的 肉棒。没过一会儿,我的老二便又毅然勃起,似乎还比前先的更为挺 硬、更为地膨胀,浅紫色的龟头在宝莲的小嫩手里直颤动。 我轻轻地搂着她。宝莲的双峰骄傲地上挺着,峰顶两颗乳头立在粉红 色的乳晕上,紧紧贴着我的胸膛。 我奋力地用双手托起了宝莲的大乳房,拇指按压着硬立的乳头,两团 嫩肉往中间挤,中央一道乳沟深深地显现着。我看着宝莲那道深深的 乳沟,整个人还未干就已爽呆了,一头就埋进双峰间。 宝莲的手亦往後腰一挺,胸脯更为庞大突起。我看着宝莲,一股热血 直往下冲,不由得张开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来…宝莲,就像我这样做,用自己的手掌把你的胸脯托起…」我一 边引导、吩咐着宝莲,一边蹲跪到她的胸前。 我喉咙发出了一声闷哼声,以手握着一条长长的阴茎,往那乳沟间穿 插去。宝莲配合地托挺着她那双巨乳,用力地以它们压缩我的老二, 并摇晃摆动着上身。我就直乐在其中,忘怀地与她乳交。 我在那大奶奶之间疯狂地激荡抽送着,没一片刻竟然就兴奋得第二度 射精了,浓液直洒喷到宝莲的嫩艳脸上和香乳上。我为自己这麽快就 泄了精感到有些的惊诧。可能是宝莲那白析析的木瓜奶,令我激荡出 强烈的快感吧! 我的肉棒终於离开了那丰腴乳房,但并未完全地软化下来。我要宝莲 用她的红唇大嘴给我含着、并吸吮,为我舔弄乾净它。 「宝莲,你的奶奶好爽、好厉害啊!」我一面抹擦去宝莲丰满乳房, 和脸蛋上的淫秽精液、一面温馨地说着。 含吸了没一会儿,肉棒又膨胀勃起,宝莲眼对眼瞪着我,慢慢地把它 给吐了出来。然後,只见她双手张开,作了一个360度的转圈,跪 趴在床上,屁股高高地提起。映入眼中的是,雪白修长的大腿,黑忽 忽的一片,整个诱惑美丽的大阴唇就对着我。 我差点没晕倒,好似一股血直冲向脑袋,轰的一声,我直冲向宝莲, 趴在她的身旁,阴茎靠着宝莲的左腿,两手朝宝莲的阴户伸过去,用 手指分开了她的大阴唇;在小阴唇掩盖下,一片粉红色,我一头就埋 了进去。 「哦……」宝莲长长的鸣了一声。 我伸长了舌头,努力的往阴道深处伸进去,鼻子贴在阴核上,每一下 碰触都引起宝莲一阵抖。也不过几下子,一股股淫水便自她阴道直流 而出。我一口口的吞下,少女的阴户是芳香的,连带流出的淫水也带 着一股芳香。 我猛吸一阵,直吸得宝莲双腿一抖,来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少女未 经耕耘的秘处,那受得了我舌头狂吸!宝莲虽有过先前的一次经验, 那必竟是突来、短暂的。然而,此次在我一阵狂吸下,阴道阵阵地收 缩,股股淫水汨汨流出。 我全数吞下,再用力的将舌头由下往上戏舔着,这才将头离开宝莲的 阴户。我双手握着宝莲润圆的屁股旁,扶着阴茎,以龟头找到了阴道 入口,腰际一用力、阴茎已挤进那湿润的穴洞里。 我一将龟头挤进宝莲小穴中,就被那阴道的滑爽肉壁紧紧包含着,这 种舒服的感觉,真把我弄的爽上了九重天。我腰际再一用力,宝莲又 叫了起来。 「天杀的,好痛呀!不…别停,别慢下来,就…就干死我吗吧!啊… 啊…啊啊啊…慢…慢…不不…快…快…嗯…嗯…不管了…插吧…舒服 的感觉真好…哦…哦哦哦…」 宝莲双手撑在床铺上,眼泪直流,又喊疼、又呼爽,弄的我愈加的兴 奋起来,并狂飙地猛干插着,全根末尽,似乎想戳穿她的阴部。 「哦…啊…啊啊…」宝莲又尖叫了几声。 「痛吗!」我关心问了一声。 「嗯…没…没关系…不太痛…你…动动吧…快…快…哦…哦哦…」 我如奉乐圣旨,屁股一抬,在宝莲紧窄阴道的包裹中,我的肉肠艰难 的逼出挤入,阴茎急速地抽插,冲劲倍加。每一下的出入,必引起宝 莲一阵阵鬼叫。 「好…好舒服…好阿庆…我…你插得…我…好…好爽啊…哦哦…」 「我也很爽…你的…阴道…好紧…紧得…我…好舒服…」我闭起双眼 回应道。 「我…嗯…嗯…你…用力…再用力…我…又要来了…」 宝莲一边哭喊着、涛涛的淫荡热浪,一边居然有如尿尿般地,喷洒而 出,湿满了整张的床。 「宝莲…宝莲…我也…忍不住了…要射了…」我说着,连忙把宝莲给 反了身,直接地趴抱着她,激情晃动地戳插着。 突然,一阵酸麻传进我心里,把精门一开,串串滚烫的阳精,射进宝 莲阴道深处。宝莲紧紧地抱着我,也在我急射中,阴道再度收缩,高 潮再度来临。 我们两人相互紧抱着,我趴在宝莲身上,一动也不动,随着时间的过 去,阴茎逐渐变软,才依依不舍地脱滑出宝莲的阴穴。 看着乳白色合者淫水的精液,慢慢自宝莲那粉红色的阴道流出,我激 动地瞄向宝莲,并一边亲吻她那流下的泪水,一边双手放在宝莲乳峰 上抚揉着… 「宝莲…答应我!明天、後天、再大後天,我都要你再和我干爱,一 直到你离去为此。」我带点恳求地说着。 「我也很想,可是…」宝莲忧郁地斜着眼看了看我,又哭了起来。 往翻过身,亲了一下宝莲的面颊,然後把嘴又紧贴在她的嫩唇上,轰 轰烈烈地狂吻起来。我决定要在宝莲远嫁去美国之前,尽量开发她的 性慾和热爱,让她了解女性真正获得的幸福和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