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性格非常孤僻的男孩,我甚至害怕与人交往,多年来我甚至一天不和身边的人说一句话,和同性尚且如此,和异性就更不用说了,我的这种性格让我孤身一人,更不要说交个女朋友了。 也许我还会这样孑然一身到永远,但我还是我行我素的生活着。 但另一方面我发现性的慾望在我体内越来越强烈的表现着,我曾经用手淫来满足过性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种「没有女人的性满足法」只能让我「干泻」,事後带给我的是身心的疲劳;随即我迷上了边观看女性裸体照片边性幻想和手淫的方法,但时间不长,我发现这种「虚幻女人性满足法」也是画饼充饥,我发现我越来越在向往「真女人的性刺激」这种情况下我也在寻求一些新的性慾发泄之路。 而几年前开始到前年达到顶峰的「公车性骚扰经历」恐怕就是我这一阶段的产物,我在闲暇之余也时常回忆起几年前我青春年少时的这一系列「是耶?非耶?」的冲动之举……那时我只有十九岁,我在一所大学上大专,三年的时光里我独往独来,我的学校在城市的南头,而我的家在城市的北头,每个礼拜五傍晚我乘公车回家,每个礼拜日傍晚我乘公车回学校,回家时我在学校附近的首发站乘上车,然後在市中心的终点站下车,之後换乘一辆开往城北的公车,还是从首发站到终点站,简单而单调的生活,我仍然很知足。 这是第一年的初冬,虽然气温还不是很低,但人们已经穿上了冬装,这天傍晚我乘车去上学,在市中心我上了车,我照例坐在了车辆的左前角,因为这个座位的前方是驾驶员身後的挡板,我喜欢性幻想也喜欢发呆,没有人能看见我沉溺於性幻想或发呆时的表情。 这是一个双人坐位,在第二站时一个姑娘坐在了我的旁边,我看了看她,在这种天气里,她竟然只穿一条极薄且紧身的尼龙裤,坐在我右边翘着二郎腿左腿压着右腿,她的上穿一件半大衣,在站立时完全可以盖过臀部,而坐下时可能她嫌衣服麻烦就索性将衣服撩起夹在了两腿中间,这样她紧身肉感的腿和丰满的臀部我就看见了,虽然这算不了什麽,但也足够让我美美的欣赏一番了,青春躁动的我这次产生了用手摸一摸她的腿和臀部的冲动。 我的手悄悄滑向了她的身边,我的手甚至伸到了她抬起来的左腿下边,但是我还是没有能与她的身体接触半分--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往前摸了。 就这样僵持着,这时也许她坐累了想换一换姿势,就把左腿放了下来,她肉感的腿就压在了我的手上,我当时的恐惧可想而知,我哆嗦着从她的身下抽出手来,然而她只是看了看我,不但好像若无其事一样,而且还把她身上斜背的包放在了她的右侧,紧挨着我坐了过来。 这一次我索性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摸了起来,但是我的心害怕到了极点,我的手也害怕的发麻了,但是强烈的快感还是传到了我的大脑中,摸完了大腿我的手又滑向了她的臀部,渐渐的我的快感从手上传到了我的下身,我只感到下身一阵阵舒绵美快,精液也随着喷流出来。 我原来不知到会这样,我原来只以为只有在下身受到足够的刺激才可以射精的,没想到这样也可以射精。 射精後性慾也开始消退,同时意外的打击使我终止这第一次经历。 在随後的日子里,我渐渐淡忘了上次的紧张,而又希望着类似经历的发生,终於我决定在试一试,在第二年的早春,我又重复了上次的尝试,还是一样的紧张,这回的姑娘用笑来回应我的举动,我第二次流出了精液。 因为我每次座车都是在始发站坐,几乎每次总能坐在我的「专座」上「守株待女」但并不一定每次回家或去学校都幸运,95% 以上情况下,不是男人小孩就是老女、丑女,但这一年春季我还是经历了四次。 但是在入夏不久以後,一次坐车一个漂亮的女弱智(开始我并不知道她是弱智)坐在我身边,当我又不规矩起来的时候,被她发现了,她却咆哮了起来(但从她无法说出连贯而有逻辑的语言中我发现她很可能是一个弱智),尽管她说不出连贯的句子,但也让我吓的发抖,她咆哮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渐渐平息下去。 这使我规矩了足有大半年,这年冬天渐渐恢复了创伤的我又想从新试一试,结果第一试就挨了我身边的女人训斥,无地自容的我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两次失败的教训,使我完全终止了这一活动。 来年的夏天,发生的两件事,不知是我骚扰别人还是别人骚扰我。 一次回家到车後人非常多,我上车时已经没有座位了,我只好左手扶着扶手,右手拎着装着书和带去学校东西的提包在人群的夹缝里站着,几站後车上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挤,我左边的一点点空隙也让一位非常吸引人的姑娘给填满了,她的左乳房夹着我身体的左前方,右乳房夹着我身体的右前方,她身体正面紧贴着我的左半个身子,她一手扶扶手,一手前伸着,弯着胳膊挎着坤包,前伸的手正好摸着我的屁股。 这一次车上人很多,对於身边这位紧贴着我的姑娘,我是无处可逃也不想逃了,两个丰满的大乳房和一只纤纤的手显然让我重新想起了去年的性骚扰经历了。 我将提包放在公交车地板上,用两腿紧紧夹住,腾出右手来悄悄的搭在我的左肩,并悄悄的向她乳房伸去……姑娘的美貌、如兰的芳香、让我这次如在梦中,终於在姑娘下车的前一站,我射精了,好在这时天已经黑了,大概也没有人看我的湿裤子。 另一次则更让我极度尴尬,这天下午无课,我午睡之後便回家了,上车後前排「专坐」已经没有了,我只得坐在最後一排,这一排有五个座位,左一座和右一座先有人坐了,我坐在中间三座,下一站里有两位年轻女士分别坐在了我的左右侧,此时前两次教训仍然历历再目,我此时还是相当规矩,不敢再有咸湿之举! 不想後来又上来一位左边女士的朋友,两人便硬挤着我坐下了,我只好向右紧紧挤着我右边的那位女士,两人一坐下,我就感到左右两个又香又肉的身子夹着我,我又感到舒服又感到不好意思,想让坐给她们,但转念一想两位是大姑娘又不是行动不便的老太婆,我凭什麽给你们让座!我赌气和她们挤在一起,我向後靠去,但我的背捎一向後就被左右两边女士们的大乳房顶了回来,我回头愤然的看了看左右两边的女士们,两边女士们高耸的乳房像是在向我示威,对对巨乳也随着公车的颠簸不停的震颤,这几对乳房让我屈服了,我再一次向後靠在她们的乳房上,左右两个丰满的乳房,加上左右两个丰满的肉身子,我感到我的阴茎又有点异样的感觉,我想站起来让座给她们,但我又感觉到非常舒服不想离开她们,最终我还是选择了紧挤着她们,在公车停在终点站时我终於忍不住喷发了出来,我一边流着精液一边艰难的迈步从车门的台阶往下走……下了车之後我才发现裤子前已是粘湿湿的好一大片,在滚滚的人流中我落荒而逃。 尽管如此这一年我还是没有进行什麽性骚扰活动,夏去秋来,之後又是来年的春夏,这时我所在的城市已经普遍了无人售票公交车,而我从前常坐的第一排左前角「专坐」已经成为老弱病残专坐,每每我坐在「专坐」上却被让给了老人,於是我不得不另找座位,我想起去年的那次经历,选择天黑坐车,改坐在最後一排,想往着类似经历的重演。 这时回我家的那趟车,已延伸至我家以北几个新建成的大型近郊小区,由於这些小区居民很多,又多在市里上班,而公交车相对不方便,男人较多选择摩托上下班,而女孩子可能较多选择公交车上下班,车上形成女多男少的新态势,在平常车上几乎没人,但一到上下班时间就形成「暴涨潮」,尤其周五的晚上,坐车的人特别多,大多数都是住校回家的女学生和打工下班的女孩子,也有一些年龄稍大的下班族的妇女,由於在市区上班,这些妇女虽然有的四十上下了,但还是很注意打扮和保养,身材往往稍胖但不显臃肿,皮肤也还保养的比较好,总之年纪大了点但还保留着一些姿色,你别小看这些女士,她们可是我那一年的性骚扰主要对象。 一句话这趟车女多男少,而我又爱往女人堆里钻,个别时候我身边全是清一色的女孩子,一样的健美形体,不一样的青春美体包装,真是一个小型的女性魅力展示会,我真像一个飞进蜜源里的蜜蜂,这些对我又产生了一定的刺激作用,我又打算开始我的性骚扰历程。 不知是此时的我比几年前英俊了还是我自作多情,我发现一些尤其四十岁的妇女(真的几乎每次坐车都有,真还不算少数呢)会主动靠近我,用臀部蹭我的阴茎还悄悄的回头笑,而一些似乎刚进入青春期的女孩子,在我摸她们臀部乳房时只是红着脸、却不躲避。 这回行动中我吸取了以往的经验教训,首先我在性骚扰时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骚扰之前先小试探,发现对我横眉瞪眼的马上後撤,不像以往那样死缠滥打,我多选主动靠近我的和红脸不躲避的。 其次,要坐车时我将三角裤裆部移到大腿跟一侧,把阴茎露出来,我还特意选购了极薄的裤子,不但凉快而且如果用手摸的话,薄薄的裤子里面就是阴茎,甚至连冠状沟,龟头马眼都摸的出来,几乎就像摸在肉上一样,这样我性骚扰的时候感觉就极其敏感。 而且我选择了较深颜色的裤子,这样即使裤子被精液弄湿了,也看不太明显。 此外,我尽量选择傍晚回家,这样一方面人多,一方面在车上可乘着夜色好行动。 这一年达到了我性骚扰的颠峰,四月中旬当我第一次穿上单衣单裤时,我就发现一位中年妇女一边看我,一边向我*近,我判断她是想用臀部挨在我的手上,好让我骚扰她,果然事实证明了我的推测,我知道机会来了,悄悄的转了半个身,让我的阴茎顶着她的臀部。 一则我受过几次失败此时胆量还未完全放开,二则我们城市南北从建筑风格到人的长相打扮都有很大差异,有的人(不是全部)一看便知是南城人还是北城人,她我一看变知是我们北城人,我知道她的车程绝对短不了,我想慢慢享受。 我不知道我的射精反应是不是太敏感了(我想如果这样做爱的话,我肯定早泄),不过我目前并不想治疗,因为我目前尚未娶妻或交女友,而且敏感的反应绝对有利於我的性骚扰。 当我感到阴茎发麻时知道快射精了,我就转个身让阴茎离开她,减低性的刺激,等到射精感过去後又用阴茎去顶她的臀部。 如此反覆几次,我终於爽快的射出了精液。 五月份,有这麽两件事很有意思,因为受骚扰的两位女士一个十分腼腆,一个十分泼辣。 一次在车上我挨着一个女中学生,个子很高,但是很不会打扮显得很丑,不过我相信将来她一定很迷人的,因为她乳房很丰满的(我摸出来的),个子很高的女人身材应当也不差,开始我想用阴茎蹭她的臀部,但是她的臀部实在太高了,我的阴茎竟然够不上她的臀部,万般无奈,我只好转到她前边,改用手摸她乳房,结果一摸不得了,她的乳房真的很大,很有弹性,我一边摸一边仰头看女孩,女孩红着脸而且还带着腼腆的笑,我越发兴奋了,可惜她早早的下车了,我没能射精;另一次是在排队等车时,我前面是一个臀部超大且向後撅的女人,我还离她很远时阴茎就顶在了她的臀部上,她便回头看我,我以为是她生气了便很害怕,不敢再用阴茎顶她的臀部。 可是排队上车时,由於她臀部太大,我跟在她身後上车并离她相当远的一段距离上车,以便不碰上她那可能招惹是非的臀部。 对於一般人来说这段距离足够远了,但我却低估了她的臀部,我仍然几次顶了她的臀部,每顶一次她便看我一眼,我走走碰碰上了车,在车上她抢到一个座位,我站在她身边,她还是一直看我的阴部,我被唬的规规矩矩。 此时一个老人上车,她站起来给老人让座,在她屁股後面的我连忙躲她,可是我躲了挺远还是没有躲过她的臀部。 这时一个不害臊的男人坐了上去,她便大骂那个男人,十分泼辣。 一边听着她大骂,一边我的阴茎还顶在她的臀部上,我当然十分害怕,生怕她骂完那男人,就接着骂我。 最後那男人被她震住了,赶紧给老人让开坐。 而我也连忙躲开她,不敢看她。 不久我又寻找到了另一个目标--一个有点乾瘪但穿的很骚的中年妇女,这个中年妇女实在太乾瘪了,我怎麽骚扰她也不能射精。 中年妇女下车後,大屁股女人又渐渐靠了过来,我这时想也许她并不反感我,大概她爱看男人的阴茎吧。 但时间不长老人谢过大屁股女人下车了,大屁股女人又坐在座位上,我於是用阴茎顶在她的裸露的胳膊上,而她也把肩膀靠过来顶我的阴茎,并且仍用眼睛看我被阴茎顶的老高的裤子,最後我终於射了精。 六月射精几次我忘了,七、八、九三个月中我射精很多,已记不清每次的情节了,只检几次令我难忘的说说吧!快毕业时,我就早早的把东西都搬回家了,可是学校怕我们毕业生这几天乱折腾,每天总要给我们安排点事,不是典礼就是照相、会餐,害的我学校没了铺盖,每天只好跑家,好在也不在乎这些了,跑家就跑家吧,顺便还能搞点性骚扰。 那是我拿到了毕业证的当天,晚上我把毕业证放到包里坐车回家,首发站我坐在最後一排的第三坐(有五个座位),一个少妇领着孩子坐到了左边的第一个座位,但实际上她们两人占了大约1。5个座位,我马上反应到今天可能「有戏」,最後一排的左一、左二座位有椅子挡的,我在左三座,由於人还不多,还不敢紧挨少妇坐。 这时汽车启动了,到了下一站时便有许多人上车了,我便紧紧挨住少妇坐下,这样我们3人才占了2张座位。 这时又是一个中年女士紧贴着我坐在了三座,我的心砰砰直跳,知道今天即将上演一场好戏,但此时中年女士右边两张座位全是空的,我知道现在还不可轻举妄动。 终於又过了两站,座位全坐满了,我仔细评估了左右这2个女人,确定骚扰对象。 左边的少妇青春年少,一等风流,应当是首选,但我并不知她对我的性骚扰反应如何;右边的妇女在有足够空位的情况下还紧挨我坐,似乎就是冲着性骚扰来的。 如果我两个都不放过的话,固然爽了一倍,但风险也加大一倍,如果我能达到目的(爽到射精),只骚扰一个也无妨,而右边的中年妇女似乎更加安全稳妥一些。 於是我就隔着裙子开始摸右边中年女士的大腿,中年女士果然不表示任何反抗。 夜晚加上前边有椅子挡着,而我和中年女士都把包放在自己的腿上,我的手则完全从包底下伸过去,又在她的包底下摸她。 这样可以说无人能看见我在干什麽。 我摸完她的大腿又摸她的屁股,真是又肥又软呀!我真羡慕女人能有这麽好的两瓣屁股,我还用手感觉到她没穿内裤,中年女人不穿内裤,多骚呀!一边是风流少妇,一边是丰满女士,我就被这个「肉夹子」紧紧夹着,我一边来来回回的摸,一边嗅着少妇发出的浓浓肉香,中年女士左边的大腿和左半个屁股都被我摸了好几遍了,如果感到快射精了就把手收回来缓一缓再摸,我还想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去摸可最终还是没有那麽做,不过这已足能让我射了。 射精的感觉真像一场憋足了的倾盆大雨,射精以後我一度把手放了回去,但中年女士仍然紧挨我坐,甚至她右边的座位已经空了出来还是如此,我又把手伸了过去,又摸了一番,并且二次射精,这一次我前前後後足足摸了四、五十分钟,彻底过足了手瘾,射了两次精,浑身上下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泻空感和舒适感,好像连骨头都在快乐的唱歌,真爽呀!快下车时我摸了下我的裤子,连大腿上都是湿的。 这是我唯一的一次骚扰两次射,且是感觉最爽的一次。 毕业以後,我暂时没有工作,七八月间,我报了一个随时去随时学的电脑培训班,学习办公操作和网页设计,每天上午乘车闲逛电脑城、公园,路上顺便进行性骚扰。 下午去学习电脑并在那玩游戏,晚上回家则在车上性骚扰。 我们坐的那趟车上女孩子很多,而且由於她们常常结伴回家,所以经常是两个女孩子挤在一个座位上,或三个女孩子挤在两个座位,我每次回家时往往抢先坐在最後一排的中间座位上,一会也许就有几个女孩子紧紧的挤着我坐了,我便乘机摸她们的大腿和屁股。 一次,我旁边的一个女孩一直斜眼看着我,而我则放肆的用手在身後狂摸她的屁股,这时车到站了,车灯也亮了,可是我正好在这时射精了,伴随着一跳一跳的裤子,一股一股的精液透过薄薄的裤纤维滋了出来,最高的一股滋了接近1cm高,同时裤子上出现了一片迅速扩大的潮印,这一切被女孩看见了,她马上离开了我,坐到了另一个座位上了。 这一次当时让我很尴尬,不过我事後回想起来经常「没事偷着乐」,毕竟让MM亲眼看见了我的射精全过程,但以後我坐车一般都要带个包,用来遮挡下身。 以上讲的,绝大多数是坐姿性骚扰,这是我性骚扰的最多模式。 而在人多没位时,或是没有好位子时我还尝试了站姿性骚扰。 如一次,我坐在车上一个外地家庭(从他们对话的口音和内容得知)一家三口,回他们在城北的住所。 夫妻两似乎发生了口角,而他们的女儿则向我身边挤来,後来她侧身到了我面前,我看见她的手自然垂在身旁,就悄悄的用阴茎蹭她的小手,她也明白是怎麽回事了,也用小手摸我的阴茎,而她的父母只顾拌嘴,没有发现这些,我虽然骚扰过许多女孩或女士,但被摸下身还是头一次,她年龄不大,我想应当还是处女,应当还没有摸过男人的鸡巴吧,反正我俩的脸都羞的红红的,眼睛互相对偷看对方,最後我射精了,之後我便离开了她,溜到一边找个座位坐下,而她似乎还意犹未尽的朝我那边看。 後来我发现一种可以让女人摸我鸡巴的方法,就是上车後站在一个女人身後,然後当人多时向钉楔子一样,侧身插在她的身边,如果她这只手里空着的话,就可能用鸡巴顶住她的手,甚至被她摸鸡巴,如果她双手扶把的话也可用鸡巴顶她的屁股。 一次我就用这种方法插在了两个30和50岁女人的身边,用鸡巴顶在30岁女人的屁股上。 那个50岁女人可能是她妈,因为两人很亲热的样子,但不应当是她婆婆,应为如果是她的婆婆的话看到有人骚扰她的儿媳妇应当生气的。 我开始很害怕,但看看没事也就顶着她的屁股直到射精。 总之,在毕业後我的性骚扰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毕业後到秋天来临,我共射精14次!秋天,随着衣服的增加我逐渐停止了性骚扰活动,而这时我结束了学电脑的生活,因为我家人给我找了一份正式工作,我开始了上班生涯,我不善交际,又沉默寡言,单位领导也似乎很乐意支使我干这干那,我还经常加班。 国庆节期间,我家买了一台电脑。 这样我平时上班,周六、周日不是加班就是玩游戏和看电影,基本无暇顾及性骚扰了。 不过第二年的春天我还是忙里偷闲利用双休、节假日坐车进行性骚扰,这一年的特点是次数少,得手比例高,但没有出现新的花样和突破。 不过这一年仍然发生了四次射精。 今年一进入春季,我国就暴发了「非典」大流行,公交车也无人坐了,我也就无法进行性骚扰了。 目前看来我性骚扰的黄金时代似乎已经过去,我也在寻找新的性慾解决之路,不过不善交际的我仍然没有结交半个女友,於是我想乾脆放一放这件事,利用今年和明年尝试一下考研,反正成功了甚好,失败了也没有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