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意外的访客 天底下绝对没有解不开的谜,所以也不可能会有完美无缺的谋杀行动,走了一趟塔斯卡大楼之后,突然之间竟又多了这么多线索,这也让洛唯觉得没有白跑一趟。 可是这一趟入侵行动,大抵上要多亏了罗菈那身超人的力量,否则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进到盖兹的办公室,而且还查出隐藏在地毯下的显微脚印。虽然洛唯不得不承认这个娃娃的能力很强,可是他又总觉得自己的专业尊严,似乎正受到一种严重的打击。 再怎么说,他也干了好几年的警察和侦探了,过去也解决过不少阴谋奇案,可是这次面对这种毫无头绪的怪案,大多数的线索竟都是靠罗菈挖掘出来的。 洛唯知道,这个可爱的娃娃其实并没有恶意,她只是善尽自己的能力来帮助主人而已。只是不管她的能力再强,她的外表都只是一个年幼的小女孩罢了,这种外型上的感觉差距,才是让他自己感到一种无能的沮丧原因。 洛唯仰靠的坐在沙发上望着窗外,对於自己会有这种无聊的自尊感到好笑。 在这匆匆而过的几个星期之中,他所获得的线索越来越多,对於盖兹的命案也渐渐的理出了一点头绪。 这时已经用过晚饭不久,罗菈帮他泡了杯香醇的咖啡慢慢的朝他端来。自从这个小家伙住进他家之后,洛唯只觉得自己的体重开始不断攀升,每天都被餐桌上的各种美食惯坏了胃口。因为罗菈脑中有丰富的食谱资料,再加上一身高超完美的手艺,结果让他原本壮硕高挑的身材,竟也开始出现微微的小肮了。 洛唯知道最好的减肥运动莫过於动脑了,所以他每天都绞尽脑汁的查询盖兹命案的线索,他看到罗菈向他走来,知道又是该开始思考的好时机了,於是洛唯微笑的向她招了招手罗菈秀眉微蹙,美丽的小脸紧张的说:“干……干嘛啊!又…又要了啊!”她缓缓的走到洛唯前面,在他的胯前坐了下去。 洛唯脸上浅浅一笑,双手由后往前搂着罗菈,鼻子埋在她身后那丛柔顺的黑色长发当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清爽宜人的女孩发香,立刻整个冲塞的涌进他的鼻腔之中,接着慢慢扩散在他的脑海里面。 他的嘴唇稀疏的,先轻吻着那头娇小的脖子,然后渐渐上移的,停在那制作精巧的小耳朵旁。罗菈只感觉主人的触感和呼吸,像是一根羽毛的轻抚,挑拨的她耳后一阵撩痒。 就在她忍不住缩紧肩膀的时候,洛唯的牙齿已经轻轻的在耳朵上咬了一口。 “啊……!爸爸不……不要咬的那么用力啦,会…会痛的………”罗菈“嘤”的一声低吟,羞红着脸低声抗议。 洛唯邪恶的微笑,双手这时已经慢慢深入罗菈的衣襟,在她平坦如白壁的胸部上搓揉。他宽大的手掌贴在那片小女孩的胸部上面,虽然没有感受到应有的乳房形状,但是仔细一按后又会发现,那股属於乳房应有的柔软和弹性。 洛唯双手用力的柔捏,好像想从那片胸部挤出些什么,突然间他装着不高兴的语气说:“为什么?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呢!”他的手指灵活的柔捏最前端的那两颗红点,突然猛地的一掐。 罗菈吃痛的呻吟了一声,忍住羞耻的问说:“爸…爸爸!到底……到底是什么东西没有啦?” “胸部啊?”洛唯坏坏的微笑,他贴着罗菈的耳朵小声的说:“为什么你都没有胸部呢,为什么不管我再怎么搓,你的胸部都不会变大呢?”他的话挑逗的罗菈一脸羞红。 “讨厌啦!爸爸!你……你明明知道我的外型是作成小女孩的样子,当然是不可能会有……有胸部的。”她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所以不管你再怎么搓,我都还是这个样子,过去不会有,现在不会有,以后当然也是不会有的………” 她的话中其实是表达了,对自己身为生化玩偶的悲哀命运,因为不管她长得再漂亮再可爱,可是她却是个永远也不会成长的洋娃娃。纵然拥有极强的生命和不变的容貌,但这也只是更加凸显了她不是人类的事实。 洛唯知道自己的玩笑,伤了这个小家伙的心,他赶紧温柔的安慰她说:“小傻瓜!其实我最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了,不管是你的平坦胸部、你的黑色头发、你的小阿脸孔、你的孅细手脚……,只要是属於你身体的一部份,都是我最喜欢的了。”他拥着罗菈从她背后亲吻着。 罗菈的心里,莫名的生出一阵感动,她又羞又喜的说:“讨厌啦爸爸!就会说些好听的话来骗我,难怪你们人类都管你们这种性偏差的变态,叫做恋童癖……“ 洛唯哈哈大笑,另一只手开始不规矩的往罗菈的裙子里伸入,他大笑着说:“我变态?如果每天晚上都要跟你搞到三更半夜的话,你让我不变态都难了。再说如果我不变态的话,那受苦的可是你自己喽。” 罗菈的脸上红的更厉害了,虽然她的脑中拥有非常完善的语言功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这种情况时,她都无法反驳主人的挑逗言语。就在她又羞又气又高兴的时候,洛唯的手指已经穿过那层薄薄的内裤阻隔,不断的深入她光洁娇嫩的花缝,带给她一波波难以形容的兴奋快感。 ? ? “嗯……啊……爸爸!不…不要那么用力抠啦,会…会痛的!”罗菈感觉主人的双手开始一场激烈游走,不断的在她周身爱抚。 虽然罗菈呻吟的响声越来越大,但是洛唯却陷入一种深思熟虑的思考状态,对周围的环境都视若无睹了。自从他的色情软体被罗菈丢掉以后,这几个星期来他开始养成这一种新的思考方法,那就是一边抱着罗菈爱抚,一边思索着盖滋案件的线索。 他之所以会想用这种方法,除了可以延续以前那种怪异的思考方式之外,另一个重点就是,用手淫的爱抚技巧,竟然也可以让罗菈达到脱离痛苦的目的。他是在耗费过无数心力交瘁的夜晚之后,才终於发现这种方法的。 虽然他还是比较喜欢真枪实弹的解决,可是只要一开始抱着那个魔鬼娃娃的身体之后,大概没有出来个三四次,他是没有办法罢手的。如此一来白天晚上的耗费精力,纵然他的身体再强壮,恐怕也没有办法承受这份打击。所以除非他现在是真的忍受不住了,否则他不会轻易的去抱罗菈过夜洛唯这时脑中越想越深入,正在对各种线索的关连,做出理性的整合。他觉得那天盖滋住所的女佣,曾经提到过市长的事情,这让他突然联想起,那天希利雅跟他说过的盖滋接见行程,市长就是盖滋第二批接见的人。而凶手应该就是混在第三批的访客中,也就是以参观名义来访的,海湾市市立小学生夏令营的成员之一。 如果罗菈计算的结果没错,凶手真的是个天使娃娃的话,那它混在夏令营的参观成员中偷偷地杀了盖滋,这真是个天衣无缝的暗杀计画啊。因为谁也想不到说,凶手竟然会是个小女孩的娃娃杀手。 可是洛唯对市长的牵涉程度,却有相当大的执疑,因为市长的权势虽然很大,但也还不是盖滋对付不了的角色。而且每次的竞选经费,盖滋都是市长的最大赞助人,所以市长根本不可能有那个胆子对盖滋动手。因此洛唯觉得,市长应该不过是那个“宙斯”手下的成员之一,背后的真正主使者,才是深不可测的大阴谋家。 就在他想的入神的时候,门口的电铃声突然响起,卡繨一声门响却是希利亚走了进来。洛唯和罗菈都吓了一跳,赶紧匆匆忙忙的各自退开整理衣服。希利亚好像猜出发生过什么事,她搂着罗菈亲亲她的小脸,嘲讽的看着洛唯说:“哎呀!我们的小鲍主脸颊为什么这么红啊?是不是某个变态的主人,又对她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啊?”罗菈的小脸红的发烫,她低着头根本不敢看着希利亚。 洛唯赶紧转开话题说:“你也真是的,进来也不敲个门,害我吓了一大跳。 吧嘛!都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希利亚正经的说:“我这么急着跑来找你,当然是有事要跟你说喽,卡歇尔和我查出一些线索,他叫我跟你说,要你现在马上去找他,他有要紧的话要跟你讲。” “什么线索这样神秘,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不行啊!卡歇尔说怕会被窃听,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你亲自过去一趟。” “好吧,既然这么重要的话那我就去一趟吧,罗菈就交给你照顾了。”他接过希利亚手中的车钥匙,赶紧往门外走去。 希利亚望着他的背影,微笑的说:“好啊,那有什么问题呢!我最喜欢照顾这个小鲍主了,连你没做完的事我都会帮你做的………”她笑吟吟的搂着罗菈坐到沙发上。 夜晚的凉风虽然非常舒畅,可是洛唯坐在车子里却焖的发慌,因为希利亚车子的空调装置坏了很久了,而她却一直都没有去修理。他坐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好像置身在一个高热的烤箱之中。 这种磁浮轿车虽然行驶起来非常平稳,可是一但散热的空调装置故障的话,不仅乘坐的人必须忍受车内的高温煎熬,散热不均的原因也容易让引擎造成故障。洛唯拉开了车窗,让车外的海风吹进里头散热,他这时时速将近一百多公里,所以窗外的空气像是让人窒息的利刃般,不断的灌进这个狭小的车厢之中。 洛唯飞快的行驶在环市公路上头,没有多久就飙到了警察大楼的门口。这时时间已经很晚了,里头大多的人都已经下班,除了负责留守值勤的人员之外,只有少数为了忙着服务,不眠不休的加班员警。他看着过去这些尽忠职守的同僚,心中充满了感动,也因为他们努力的付出,才有海湾市今天的平静治安。 他搭上电梯到达卡歇尔的房间,只见里头堆积如山的各种报告,还有满屋子白雾弥漫的烟臭味。卡歇尔看来脸色非常烦躁,下巴的胡子因为过度熬夜生长的凌乱不堪,他看到洛唯进来后,神情忽然放松的靠在椅子上。 “洛唯!你终於到了!”卡歇尔无奈的一笑,似乎很累的样子。 “你到底是查到了什么线索,要我这样神秘兮兮的赶来呢?” 卡歇尔沈默了一会儿,慢慢的开口说:“你不是想知道UTA 通用电信公司是干什么的吗?” 洛唯欣喜的说:“怎么样?你查出来了吗!” 卡歇尔点点头,苦笑的说:“这家公司真不简单,连电脑刑事课的人都查不出来,我还是拜托联邦总局的熟人,好不容易才打听出来的。总而言之,这家公司并不算是个商业公司,他主要的业务内容,是负责发送国家内部安全机密的通信讯号。上至总统打电话下至情报局发布海外暗杀令,全部都是经由这个公司转送出去的。说得明白一点,这家公司根本就是个情治单位。” “我早就预料答案大约就是这样,不过我还真不愿意证实呢。可是这只更证明了那个叫做”宙斯“的家伙,绝对是政府内部大有来头的人。看来我们真的是惹上个大人物了。” “这件事真的不大好处理了,我觉得要不要趁早放手的是。”卡歇尔突然神情紧张的说:“老实告诉你,自从我开始调阅盖滋?比雷恩的档案之后,上头就一直很不高兴,还逼我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我最近老是觉得,身边似乎有人在监视着我,让我感到怪怪的。” 洛唯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说:“放心吧老朋友,如果你真的不想再牵涉进来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剩下的这些线索,我会慢慢的查出来的。”他咬着牙慢慢往门外走去。 卡歇尔看他正要离开,又补充着说:“对了!你上次不是说市长很可疑吗,我前阵子查了他的银行户头,发现最近三年来他的帐号都有许多不明的资金汇入,金额都十分庞大。而且你猜这些金额是从哪里汇入的?” 洛唯停在门口,猛地回头说:“该不会是!……上次拨款给杀手的那个帐户吧。” 卡歇尔点点头说:“你猜对了,就是那个设在瑞士阿尔发国家银行的秘密户头。” 洛唯深思着走出门外,脑中证实了市长的确牵涉进了盖滋的命案,可是他又跟那个叫“宙斯”的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他边想着边开车,可是开了一段路程后,车子的高度却开始下降,最后终於停在路上一动也不动。他试着重新发动磁浮汽车的引擎,不过只听到一阵激烈的吵杂声,车子却始终都没有浮起来。 “该死!”洛唯暗骂一声,看来车子是坏了,他明天一定要记得提醒希利亚去修车。 他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没有半台计程车,不过不远的前方倒是有一个地铁的入口站。 在这个时代,磁浮汽车虽然是相当高科技的交通工具,可是价格也不是一般人消费的起的。不管时代再怎么进步,穷人始终是占了社会阶层的大多数,所以像地下捷运这种便利的交通系统,还是海湾市民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 洛唯无奈的走进空旷无人的地下入口,四周脏乱的墙壁上,满满的都是青少年恶作剧涂鸦的壁画。他一边走着一边微笑的欣赏这些杰作,他在年轻的时候也曾做过这种街头涂鸦的调皮事情,可是长大之后当了警察,却成了整天忙着制止这些不良少年的正义使者。 正当他想着有趣的时候,地下月台的候车站上,却传来一阵凄厉的女孩哭声。洛唯机警的朝那个方向奔去,因为像这种四下无人的阴暗角落,是最容易发生犯罪的不法事情。 ? ? 像是抢劫或是强暴这类案件,大多就都是发生在这种地铁街道。 他匆匆忙忙的越过月台来到候车站上,只看到一个有着漂亮金发的小女孩坐在椅子上,她低着头双手揉着眼睛,好像哭的很伤心的样子。 洛唯慢慢的朝她走去,关心的问说:“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一个人坐在这边哭呢?” 那个金头发的小女孩抽抽噎噎的哭说:“我…我的名字叫做爱利丝,因为我没有作好被交代的事情,怕会被责骂所以………” “是这样的啊,那…有什么我能够帮你的吗?”洛唯走了过去摸摸她的额头安慰她。 “真的吗!你愿意帮我吗!”爱莉丝抬起头来看着洛唯。 这个小女孩的年纪和罗菈差不多大,她有一双水蓝色的瞳孔和红润的嘴唇,一张童稚的脸孔精致的难以形容。洛唯看到爱莉丝美丽稚气的容貌,感觉像是看到了罗菈一样,忽然间他起了种不好的预感。就在他发愣的那一瞬间,爱莉丝突然伸出一只纤细苍白的小手,握住了他的手腕。洛唯机警的想要甩开,但却甩不开这只看来娇柔的小女孩手臂。 这只娇小的手掌轻轻一拢,洛唯立刻觉得像是被一副钢钳夹住般,他吃痛的跪在地上,看着爱莉丝惊讶的说:“你…你是天使娃娃!” 爱莉丝微微的一笑,像个天真无邪的可爱天使,她屈着手臂轻轻一抬,洛唯只感到一股双脚腾空的感觉,转眼间人已经跌落七、八公尺之外。 爱莉丝拉着裙子的下摆,弯腰屈膝的做出一副初次见面的礼貌动作,她用着清脆如铃声的童音,缓缓的说:“这位先生你好,我再重新自我介绍一次,我的名字叫做爱莉丝,如你所说的我的确是个生化玩偶,我想请问您,您知道盖滋先生生前留下的那个玩偶,现在在哪里吗?我的主人非常想知道她的下落呢!” 洛唯重重的跌洛在地板上面,全身的骨头几乎都快散开了,他挣扎着掏出随身携带的雷射手枪,装作一脸疑惑的表情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一点都听不懂!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盖滋留下的玩偶,你要是再不离开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他知道这个外表可爱的小女孩,其实是最可怕的生化杀手,他只要一个不留神的话,今晚恐怕就别想活着回去了。 爱莉丝皱着眉毛摇摇头,她一脸惋惜的说:“为什么你们都喜欢欺骗小阿子呢,我的主人说就算拆掉你一两只手脚,也要想办法问出下落来。”她的话让洛唯升起一阵恐惧,他知道这种天使娃娃的力量,要拆掉他一两只手脚,就跟拧断火材棒差不多容易。 洛唯不想让她靠近,猛地扣下手枪的板机,一瞬间三四道醒目的激光飞射而出,撞击在地铁四周的墙壁上面。可是洛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是瞄准爱莉丝射击的,但却不知为何竟然都没有击中。 “这位先生,你的射击技术实在要再瞄准一点,这样怎么射得到我呢。”爱莉丝身形一动,眨眼之间人就从十公尺外窜了过来,她的手臂再次轻轻一拎,洛唯又像个空中飞人一样跌了出去。 洛唯忍痛的再次爬起来反击,可是同样的射击结果却是同样的下场,爱莉丝仍旧好整以暇的站在原地,仍是一脸灿烂的笑望着他。不过这次洛唯可就看得非常清楚了,不是他射击目标有偏差,而是爱莉丝根本就算准了他的落点距离,然后将身体稍微躲到攻击范围之外。 原本接近光速的雷射武器,是根本就没有办法闪躲的,可是因为它是成直线加速的轨道前进,因此如果有办法预先判断发射的轨迹,那直线进行的光束武器其实是可以闪躲的过的。 而基本上人类直线的射击动作,是可以由手腕、肩膀、视线、和枪枝枪口的连动关系,来判断出击发者的射击目标。只是这是一种接近神话与视觉极限的判断分析,除非是世界上最顶极的杀手或战士,普通的人类根本就不可能会做的到。 可是像天使娃娃这种,具备了超人视力与电脑功能的反应能力,像这样的射击落点计算,几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落唯心中暗暗叫苦,这表示说他的雷射枪根本就是一支废铁了。 就在这时候,一排靠站的电联车突然“哇”的一声驶进月台来,爱莉丝看到这个情形,可爱的脸上似乎有点紧张的说:“糟糕了,快要有人来了,真是对不起,我不能再放手了。”她的脸上带着忧愁,可是身上的杀气却渐渐旺盛起来。 洛唯脸色苍白的咽了一口口水,知道对方现在要痛下杀手了,只要他能够拖过电车煞车的这五秒钟,他就有机会逃过一劫了。他知道天使娃娃一般来说,是不会轻易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曝光的,所以为什么爱莉丝一看到电车进站,反而会神情焦躁的想要快点结束这场闹剧。他脑中想尽镑种方法对策,但是都没有一条管用,尤其是连续受到两次重创之后,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力气去反击。 爱莉丝这时和他相距了大约十多公尺,她先是慢慢的伸出一只手臂指着洛唯,突然间人就好像分裂成好几十个幻影向他冲来。洛唯知道这是因为高速移动所造成的残像,如果爱莉丝以这个速度直接击中他的话,他的身上大概会开个大洞吧。 他忍着伤口不知所措,面对这种超人的杀手攻击,他只能束手待毙而已。可是就在爱莉丝快要击中他的时候,洛唯求生的意志又旺盛起来,他使尽全力勉强的移开一点身躯。 只听到轰隆的一声巨响,他身后的月台石柱已经整个爆炸开来,石屑纷飞的扬满了整个候车站台。 洛唯虽然躲过了这个致命攻击,可是他的腋下还是被爱莉丝的手指擦过一点,左季肋区的肋骨起码断了三四根以上。他刚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时,左胸的心脏突然整个紧缩起来,像是停止跳动一般。他的眼前一黑整个人跪倒在地,这是因为强大的冲击波擦过身体所带来的震荡。 “是你……是你杀了盖滋?比雷恩的!”洛唯勉强的回头张望,爱莉丝这时却已不知去向,他的身边只围满了好奇的围观群众,还有地板上残留着一连串破碎深陷的脚印而已。 ?? ? ? “嗯……啊……爸爸!不…不要那么用力抠啦,会…会痛的!”罗菈感觉主人的双手开始一场激烈游走,不断的在她周身爱抚。 虽然罗菈呻吟的响声越来越大,但是洛唯却陷入一种深思熟虑的思考状态,对周围的环境都视若无睹了。自从他的色情软体被罗菈丢掉以后,这几个星期来他开始养成这一种新的思考方法,那就是一边抱着罗菈爱抚,一边思索着盖滋案件的线索。 他之所以会想用这种方法,除了可以延续以前那种怪异的思考方式之外,另一个重点就是,用手淫的爱抚技巧,竟然也可以让罗菈达到脱离痛苦的目的。他是在耗费过无数心力交瘁的夜晚之后,才终於发现这种方法的。 虽然他还是比较喜欢真枪实弹的解决,可是只要一开始抱着那个魔鬼娃娃的身体之后,大概没有出来个三四次,他是没有办法罢手的。如此一来白天晚上的耗费精力,纵然他的身体再强壮,恐怕也没有办法承受这份打击。所以除非他现在是真的忍受不住了,否则他不会轻易的去抱罗菈过夜洛唯这时脑中越想越深入,正在对各种线索的关连,做出理性的整合。他觉得那天盖滋住所的女佣,曾经提到过市长的事情,这让他突然联想起,那天希利雅跟他说过的盖滋接见行程,市长就是盖滋第二批接见的人。而凶手应该就是混在第三批的访客中,也就是以参观名义来访的,海湾市市立小学生夏令营的成员之一。 如果罗菈计算的结果没错,凶手真的是个天使娃娃的话,那它混在夏令营的参观成员中偷偷地杀了盖滋,这真是个天衣无缝的暗杀计画啊。因为谁也想不到说,凶手竟然会是个小女孩的娃娃杀手。 可是洛唯对市长的牵涉程度,却有相当大的执疑,因为市长的权势虽然很大,但也还不是盖滋对付不了的角色。而且每次的竞选经费,盖滋都是市长的最大赞助人,所以市长根本不可能有那个胆子对盖滋动手。因此洛唯觉得,市长应该不过是那个“宙斯”手下的成员之一,背后的真正主使者,才是深不可测的大阴谋家。 就在他想的入神的时候,门口的电铃声突然响起,卡繨一声门响却是希利亚走了进来。洛唯和罗菈都吓了一跳,赶紧匆匆忙忙的各自退开整理衣服。 希利亚好像猜出发生过什么事,她搂着罗菈亲亲她的小脸,嘲讽的看着洛唯说:“哎呀!我们的小鲍主脸颊为什么这么红啊?是不是某个变态的主人,又对她做出什么不规矩的事啊?”罗菈的小脸红的发烫,她低着头根本不敢看着希利亚。 洛唯赶紧转开话题说:“你也真是的,进来也不敲个门,害我吓了一大跳。 吧嘛!都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希利亚正经的说:“我这么急着跑来找你,当然是有事要跟你说喽,卡歇尔和我查出一些线索,他叫我跟你说,要你现在马上去找他,他有要紧的话要跟你讲。” “什么线索这样神秘,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不行啊!卡歇尔说怕会被窃听,所以无论如何都要你亲自过去一趟。” “好吧,既然这么重要的话那我就去一趟吧,罗菈就交给你照顾了。”他接过希利亚手中的车钥匙,赶紧往门外走去。 希利亚望着他的背影,微笑的说:“好啊,那有什么问题呢!我最喜欢照顾这个小鲍主了,连你没做完的事我都会帮你做的………”她笑吟吟的搂着罗菈坐到沙发上。 夜晚的凉风虽然非常舒畅,可是洛唯坐在车子里却焖的发慌,因为希利亚车子的空调装置坏了很久了,而她却一直都没有去修理。他坐在这个密闭的空间,好像置身在一个高热的烤箱之中。 这种磁浮轿车虽然行驶起来非常平稳,可是一但散热的空调装置故障的话,不仅乘坐的人必须忍受车内的高温煎熬,散热不均的原因也容易让引擎造成故障。洛唯拉开了车窗,让车外的海风吹进里头散热,他这时时速将近一百多公里,所以窗外的空气像是让人窒息的利刃般,不断的灌进这个狭小的车厢之中。 洛唯飞快的行驶在环市公路上头,没有多久就飙到了警察大楼的门口。这时时间已经很晚了,里头大多的人都已经下班,除了负责留守值勤的人员之外,只有少数为了忙着服务,不眠不休的加班员警。他看着过去这些尽忠职守的同僚,心中充满了感动,也因为他们努力的付出,才有海湾市今天的平静治安。 他搭上电梯到达卡歇尔的房间,只见里头堆积如山的各种报告,还有满屋子白雾弥漫的烟臭味。卡歇尔看来脸色非常烦躁,下巴的胡子因为过度熬夜生长的凌乱不堪,他看到洛唯进来后,神情忽然放松的靠在椅子上。 “洛唯!你终於到了!”卡歇尔无奈的一笑,似乎很累的样子。 “你到底是查到了什么线索,要我这样神秘兮兮的赶来呢?” 卡歇尔沈默了一会儿,慢慢的开口说:“你不是想知道UTA 通用电信公司是干什么的吗?” 洛唯欣喜的说:“怎么样?你查出来了吗!” 卡歇尔点点头,苦笑的说:“这家公司真不简单,连电脑刑事课的人都查不出来,我还是拜托联邦总局的熟人,好不容易才打听出来的。总而言之,这家公司并不算是个商业公司,他主要的业务内容,是负责发送国家内部安全机密的通信讯号。上至总统打电话下至情报局发布海外暗杀令,全部都是经由这个公司转送出去的。说得明白一点,这家公司根本就是个情治单位。” “我早就预料答案大约就是这样,不过我还真不愿意证实呢。可是这只更证明了那个叫做”宙斯“的家伙,绝对是政府内部大有来头的人。看来我们真的是惹上个大人物了。” “这件事真的不大好处理了,我觉得要不要趁早放手的是。”卡歇尔突然神情紧张的说:“老实告诉你,自从我开始调阅盖滋?比雷恩的档案之后,上头就一直很不高兴,还逼我不要再插手这件事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我最近老是觉得,身边似乎有人在监视着我,让我感到怪怪的。” 洛唯拍拍他的肩膀,鼓励他说:“放心吧老朋友,如果你真的不想再牵涉进来的话,我也不会怪你的。剩下的这些线索,我会慢慢的查出来的。”他咬着牙慢慢往门外走去。 卡歇尔看他正要离开,又补充着说:“对了!你上次不是说市长很可疑吗,我前阵子查了他的银行户头,发现最近三年来他的帐号都有许多不明的资金汇入,金额都十分庞大。而且你猜这些金额是从哪里汇入的?” 洛唯停在门口,猛地回头说:“该不会是!……上次拨款给杀手的那个帐户吧。” 卡歇尔点点头说:“你猜对了,就是那个设在瑞士阿尔发国家银行的秘密户头。” 洛唯深思着走出门外,脑中证实了市长的确牵涉进了盖滋的命案,可是他又跟那个叫“宙斯”的人,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呢。他边想着边开车,可是开了一段路程后,车子的高度却开始下降,最后终於停在路上一动也不动。他试着重新发动磁浮汽车的引擎,不过只听到一阵激烈的吵杂声,车子却始终都没有浮起来。 “该死!”洛唯暗骂一声,看来车子是坏了,他明天一定要记得提醒希利亚去修车。 他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没有半台计程车,不过不远的前方倒是有一个地铁的入口站。 在这个时代,磁浮汽车虽然是相当高科技的交通工具,可是价格也不是一般人消费的起的。不管时代再怎么进步,穷人始终是占了社会阶层的大多数,所以像地下捷运这种便利的交通系统,还是海湾市民最主要的交通工具之一。 洛唯无奈的走进空旷无人的地下入口,四周脏乱的墙壁上,满满的都是青少年恶作剧涂鸦的壁画。他一边走着一边微笑的欣赏这些杰作,他在年轻的时候也曾做过这种街头涂鸦的调皮事情,可是长大之后当了警察,却成了整天忙着制止这些不良少年的正义使者。 正当他想着有趣的时候,地下月台的候车站上,却传来一阵凄厉的女孩哭声。洛唯机警的朝那个方向奔去,因为像这种四下无人的阴暗角落,是最容易发生犯罪的不法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