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过了两天时间生意谈妥,又是小赚一笔,我也格外开心。孙总绝口没提兰兰的事情,果然是生意人,知道什么不该问。 这天早上,收拾行囊,我准备带兰兰到这里着名的风景区去观光。 她还把她原来的那些旧衣服洗乾净叠好,准备带上。在我的一再劝说下才留在宾馆,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真是,农村来的孩子,多么节俭,她的衣服都不让宾馆洗衣房洗,非要自己来。 唉,看看我们这些油光满面,一餐吃掉别人一个月工资的人,真是惭愧。 开车离开城市,在宽阔平原上行进了一个小时,就来到了山脚下,山路都是依着山沟的走向,盘来盘去的。一面是悬崖峭壁,到处都是狰狞的巨石突出山体。而另一面是河流,发出震耳欲聋的水声。 河对岸的山坡上,有一片片的针叶松。稍为平坦的地方,是大片碧绿的草场,一群群的牛羊仿佛一片片白云。 兰兰从内地过来的时候,曾走过这条路,但是拥挤的大巴士怎么能和宽敞舒适的越野车相比呢。她掩饰不住兴奋,不时要我看这看那,仿佛对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害的我不时告诫她,崎岖的山路可不是好玩的,一个不小心,我就去地狱报到了。 顺着蜿蜒的山路转来转去的,不知不觉公路已经爬高到接近山顶,从山顶看下去,来往的车队,好象盲目的蚂蚁,在那里绕来绕去。 转过一个弯,穿出山口,眼前豁然开朗,在山顶的高原上,悬着一个方圆数百平方公里的大湖,湖水碧蓝碧蓝的,在遥远的对岸,群山掩映在云雾中,让人感觉晃如仙境。 在湖的南边,山脚下是一大片平坦的草地,紧接山脚修建了几座度假村。这就是我的目的地,呵呵,带兰兰观光是一方面,顺道来看看我参与投资的新度假村的运营情况,当然,还有我的合夥人啊,嘿嘿! “呀,太美了,从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地方!”兰兰露出痴迷的眼神。 “喜欢就多住几天,我带你去钓鱼!”这个着名的湖泊,过去是没有鱼的,因为海拔极高,气温较低,到了冬季湖面上会结成几米厚的冰层,后来据说是引进了某种耐寒鱼种. 现在甚至还有很多鸥鸟,说是海鸥吧,可是这只是个内陆湖。 来到度假村,新装潢的外墙雪白雪白的,红檐碧瓦,满像那么回事。看来生意不错,停车场上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车。 泊好车,我带着兰兰径直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推门进去,跟秘书点了点头,我蹑手蹑脚的溜进里间,呵呵,我的大美女正在低头沈思。她穿一身深蓝色的职业套装,头发在脑后挽了个发髻,大大的眼睛,挺直的鼻子,翘翘的嘴唇,虽说是总经理,却是长的活泼可爱。 我绕到她身后,然后猛地扑过去,双手直取双峰。她猛地一颤,擡头看是我,立刻眉开眼笑,任由我揉搓她的胸乳:“大色狼!来也不打声招呼,想死我了……嗯……用力点……“ “不是忙吗,现在不是看你来了?咦?一个月不见,怎么变小了?” “没有你的……狼爪子摸……当然小了……呃……”她呼吸急促,紧闭双眼,但是却扭动起身体,嫌我揉得不够用力啊?! 她就是我的合夥人靓靓,投资这个度假村,资金几乎都是我出,我却给她四成的股份,因为关系特殊呀。不过这小伲子可是精明能干,才开业两个月,度假村就名声大振,贵宾云集。 至於我们的关系嘛,算是朋友吧,当然也包括肉体上的,反正是你情我愿,又互不干涉,在一起快活就好,分开了大家也都有的爽。 我忘情的大力揉捏她的乳房,吻上她的香唇,她的舌头熟练的伸进我嘴里,在我口中搅动。我用力吸吮,并不时的探进她的小嘴,轻舔她的牙齿. 我又把右手从她领口伸进去,插入她的胸罩,捏住她的奶头,来回搓揉。另一只手开始解她的衣扣。 就在这时,我才发现,身侧站着无辜的兰兰,她的表情平静,嘴角微微上翘,有点嘲笑的意思。 晕,忘了这小鬼的存在,我赶紧抽回手,靓靓疑惑的睁开眼,也看到兰兰,俏脸涨得通红,赶紧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我给她介绍说,这是我表妹兰兰,她亲热的过去拉起兰兰的小手:“好漂亮的小妹妹,真讨人喜欢. ” 兰兰也乖乖的叫了声:姐姐好。靓靓摸摸她的头,就淫淫笑的看着我,我知道这小丫头鬼头鬼脑,绝对没往好里想,赶紧忙不叠的解释说: “你别乱想啊,她真的是我表妹,真的是!” 靓靓撇了撇嘴,眼神里分明在说:越抹越黑! 管她哩,反正我的脸皮是一贯的超厚,装傻是我的拿手好戏。 离午饭还有点时间,靓靓还有些公事要办,我就带着兰兰先到湖上去玩,我们先坐快艇在湖面上飞驰,快艇劈开波浪,急速前进. 兰兰坐在最前面,海风(不,湖风)吹来,她的头发迎风飞扬. 驾船的夥计不时的左右摆动船舵,船头在湖面上窜来窜去,时而的紧贴水面,时而高高翘起,兰兰发出一声声惊呼和着银铃般的笑声。 等快停靠岸,她高兴的跳下船,开心的小嘴快咧到耳根了。 中午回去吃了个饭,下午我带她到附近的山里去,到处都是参天的松树,钻进一片遮天蔽日的松林,几乎都看不到太阳了,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昆虫嗡嗡飞过的声音。 兰兰紧张的紧抓我的手,我感觉到她小手里慢慢的在渗出冷汗。 突然,呼啦一声响动,附近的灌木丛中,跳出几只黄羊,逃窜而去。可是却把小兰兰吓得哇的一声,扑进我怀里,瑟瑟发抖。 “没事没事,黄羊而已啦!”我赶紧安慰她,轻拍她的后背。 “我怕!”她娇小的身躯仍紧紧贴在我怀里,她的个子大概到我嘴的高度,所以几根发丝调皮的钻进我的鼻孔,让我直想打喷嚏。 香躯在怀,拥着她温软微颤的娇小身体,我不禁有点心襟摇动,全然忘记我不碰她的誓言。 我双手开始在她后背抚摸,因为这里比较冷,我提前带她去买了件米色的长袖外套,我左手环抱着她,右手从她衣服下面伸进去,挑起她的T 恤,蛇一样游了进去。 从她的腰慢慢向上抚摸,来到后背,我发现她居然穿了胸罩?! 我驾轻就熟,手指一勾,胸罩应声而开,然后右手也转到前面,开始抚摸她的胸部。 兰兰默不作声依在我的臂弯,刚才受惊颤动的身体,仍旧有点哆嗦。 我在她几乎平坦的胸部摸索了一阵,等她小小的乳头渐渐变硬,我就掀起她的上衣,这时从她的衣服里掉出两团手帕,呵呵,原来这就是她的“胸部”。 我忍不住噗的笑了一声,在她耳边轻声说:“你的胸掉地上了!” 换来她细小的粉拳捶打,不管那手帕了,我低头含住她胸前的两颗小小葡萄,反复吮吸,用舌尖拨动,再加上轻轻的点咬。 兰兰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身体也开始发热。 我胯下的家夥早已按捺不住的跳动,我把兰兰转个身,变成背对我,让她手扶身旁的大树。掀起她的短裙,她的小小美臀露了出来,她穿着一条比较厚的裤袜(天冷专门买的),里面隐隐透出细细的内裤。 哇靠,是那条超小的内裤,PP后面的部分因为走动的缘故,深深的陷入股沟,缩的象条细细的带子,隐隐约约从肉色的裤袜里面透出来。 我双手贪婪的在她臀部抚摸,手掌和丝袜摩擦,掌心感觉微微发麻,细腻的手感让我血脉膨胀,我来回揉捏她的美臀和大腿,嘴唇在她的臀部疯狂的亲吻、嘶咬。 “嗯……呃……嗯……!”兰兰在我的蹂躏下,发出不知是快乐还是痛苦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