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对我来说是除了母亲以外最亲密的人,不管是功课上、未来的走向等等所有的事情,我都会跟爹地商量。
 
母亲在南山车站开了一个店,所以每天晚上回到家都已经超过十二点了。当母亲不在家的这一段时间里,我就跟爹地一块吃饭、听音乐、看电视等。
 
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海边玩时,在车里发生了奇妙的事情。
 
可能是吹到海边的冷风吧!晚上回来的途中,我突然肚子痛了起来,不管怎麽弄都没有用。痛在肚脐下面的地方,大概是肠子吧!
 
爹地马上将车子停下来,然後让我躺在後座上,用手帮我按摩着肚子,尽管如此,肚子还是痛的不得了。
 
正在帮我按着肚子的爹地的手,相当的暖和,於是我忽然想要他....。
 
「爹地你的手很暖和,帮我温一下肚子吧!」
 
我这麽一说,爹地好像很为难的样子,我当时穿着T恤跟迷你裙。
 
自从我上了二年级以後,乳房就大了起来。这一天,我并没有穿胸罩,可能因为这样才让爹地困扰的吧!
 
迷你裙下面穿着丝袜把双腿紧紧的包裹着,如果从裙子上揉的话,就一点效果都没有了。
 
「喂!快啊!里面帮我热一热吧!」
 
我边说边强硬的将爹地的手引进了迷你裙下面去,我想这样一来一定可以消除疼痛的。
 
我看着爹地困惑的脸,我就知道因为我仍旧是个女孩,虽然我是他的女儿,但是此刻我的肚子正一阵一阵的在痛,就好像有很多针紮了过来一样。
 
「爹地......快啦!」
 
我生气的催着他。爹地像是下了什麽决心似的,把手盖上我的腹部。
 
「啊....真舒服......」
 
真是一双温暖的手。
 
「变冷了吧!」
 
「回家洗个澡,也许会好......」
 
中途有点塞车,回到家也花了将近二个小时,其实这二小时里,我的心情是混乱的。
 
当爹地的手抚在我的肚子上时,那手就刚好放在我的阴毛上面一点点的地方,有时还会碰到阴毛,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虽然我有自慰的经验,可是这样让男人抚摸自己的肚子还是第一次呢!
 
爹地他客气的不敢摸我的阴毛,更不用说是摸阴毛下面的那里了。
 
对我而言,痛的地方是阴毛的附近啊!所以我再度擡头说:
 
「不是那里,在下面一点点,对,就是那里......」
 
爹地的手从上面往下移去,这时爹地一定觉得不好意思吧!
 
「你该不会是好几天没有上厕所了吧!」
 
「哼!脏死了!讲那种话,就不会说些好听的。」
 
「真是没法子,那个地方好像有个汽车旅馆,去看看吧!」
 
「快....快带我去,我痛的不得了,想上厕所。」
 
车行大概二、三分钟之後,可以看到一个大看板上不停的闪着霓虹灯,是不是汽车旅馆,我不知道。
 
我想这是一个普通的饭店。只要进去那里,不只有温水可以沐浴而且还可以上厕所,爹地把车开进了那旅馆。
 
里面的房间完全跟我想的不一样,有一张大床,还有一组沙发,当然也少不了冰箱与电视,而且窗户上还挂着漂亮的蕾丝窗帘呢!
 
旅馆的妈妈桑拿着茶水进来。
 
「请慢慢享受......」
 
说完她就出去了。我痛的赶紧钻进了被窝中,爹地正在浴室里为我放洗澡水。
 
「好了!进来吧!上上看吧!」
 
听他这麽一说,我赶紧起来走了进去。
 
但是不管我怎麽用力就是拉不出来,只得不停的在浴室里。
 
「嗯....嗯......」
 
一声一声的叫着,於是爹地走了进来,问我说:
 
「要帮你揉揉吗?」
 
说着便从後面搓着我的下腹部、背部等。尽管满不好意思的,但是无论如何爹地是希望让我减轻痛苦的。
 
对於爹地的亲切,我真的很感谢,爹地的手就跟刚刚在车子里一样,直接的抚摸在我的肌肤上,如果等会儿我想大便的话.........。
 
「如果大出来时......」
 
「什麽?」
 
「我是说.......」
 
「想大吗?很想大就大吧!我可以忍受这臭味的......」
 
「对不起!爹地......」
 
我从心里面真心的道歉着。
 
但是不管怎麽等,还是没有,於是我只好再回床上,爹地也不停的为我抚摸着。
 
我仰躺着露出肚子,爹地则跪在床边抚摸着。在车里时只敢在大腿上游移的手,现在居然伸到了我那茂密的黑森林中。
 
爹地他默默的,又有些是赌气似的。
 
肚子里好像积了什麽硬物在里面似的,针对这个地方,爹地他用力的揉着。忽然我放了一些屁,感觉上也好像没有那麽痛了。
 
「洗个热水澡比较好哟!让身体暖起来就会好了。」
 
他走进浴室关了水龙头,走到床前抱起我,开始帮我脱衣服、迷你裙、T恤等全部脱了。最後只剩下内裤及丝袜而已,他又把手伸到我的腋下,抱起我走进浴室去。
 
爹地的手押着我的双峰,这时我想知道爹地的感觉如何?一定是小鹿乱撞吧!我想......。
 
脱掉内裤後,我进入浴缸中,然後自己抚摸着肚子。
 
「喂!爹地!进来嘛!来帮我按摩肚子。」
 
我对於自己说出这种话也觉得很讶异。说完後,身体忽然像火烧一样的热了起来,我想我是为了想再次体会被爹地的手抚摸时的快感,才这样子的诱惑他吧!
 
「喂!你在胡说些什麽啊?你是叫我跟你的大乳房一起洗澡吗?」
 
这一次爹地有了兴趣,於是他脱掉衣服,用毛巾把下面围起来,然後进了浴缸中,这时我们在也没有隔阂了,是一体的。
 
爹地那毛巾里面围着的家夥,可是大的惊人呢!
 
「喂!小纯!」爹地叫着我。
 
「哎....什麽......」
 
我一回答就看见爹地站在莲蓬头下面,并且掏出了原本隐藏在毛巾里面的东西。
 
「啊!讨厌啦!你......」
 
我不禁别过头去。
 
「没看过吧!好好的看吧!我可不随便给人家看的哟!待会我把它放在小纯你的宝贝里,好吗?」
 
「哇!真可怕!」我不禁斜着眼偷偷看它。当爹地蹲下时,浴缸里的水溢了满地都是。
 
爹地再度站在我面前,他那根大肉棒也在我眼前不停的喘着。我渐渐的兴奋了起来,然後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它,我越来越不能把持我自己了。
 
「你看....嗯....摸摸看........」
 
此时我像个没有意识的机器人一样,居然照着爹地所说的那样做了。
 
「这个!你亲亲它。」
 
我用力的拉着它,然後在龟头的地方亲了一下。
 
「嗯!用力点!把嘴巴开大一点。」
 
我照着做了,终於我把爹地的肉棒塞进了嘴里。爹地慢慢的扭动着他的腰,於是口里的肉棒便一进一出的动了起来。
 
「把它放进小纯你那个里面,可好!」
 
爹地他轻松的问着我。
 
「这......」
 
肚子因热水的浸泡,也渐渐的不痛了。
 
不只如此可能生平头一遭看到男人的东西,而且还用手在碰它,这实在也带给我很大的冲击,因此情急之下就忘了肚子痛,也说不定。
 
对於爹地所说的,爹地想插入的那个地方,也因为爹地那麽说而突然缩紧了起来,虽然不是缩的很紧,可是仍可以感觉到有一点点痛。
 
爹地把我拉了起来,并让我站在浴缸中,然後他自己
 
「咚」的一声沈坐在浴池里,此时我那湿答答且滴着水的私处,就这样全部裸露在爹地的面前。
 
接着爹地用双手抱紧了我的大屁股,然後将自己的嘴贴近了我的浓密黑森林处,一头便栽了进去。舌头从嘴里伸了出来,他忘情的舔着我的私处,从上面往下,又从下往上,一遍又一遍。
 
当爹地的舌尖碰触到我的阴蒂时,我全身像触电一般,
 
「啊!」的叫了一声,腰部也忍不住动了起来。
 
不管我怎麽抖动,爹地的舌尖仍然由上往下,又由下往上的反覆的动作着。
 
「爹地不要啦......小纯站不住了啦......」
 
「嗯!抱紧我的头,来!把脚张开一点。」
 
「这样吗?爹地........」
 
爹地他用力的把舌尖伸到阴户最里面去。
 
哦!随着舌头的蠕动,快感也流通了全身。我忍不住的将爹地的头越抱越紧,身体也彷佛飘在半空中无法着地一样的迷蒙。
 
爹地起身抱起我走出浴缸,然後拿浴巾帮我擦拭着湿答答的身体。
 
「小纯宝贝,可以把我的东西放进去你那里,好吗?」
 
父女一起共浴在同一浴池中,已经够奇怪了,爹地居然还开口说,要将他那男人的棒子放进我的身体里面去,这未免.........。
 
(这可不是我要......是爹地的责任......,如果让妈妈知道了,那我就说都是爹地不好啦!)
 
我这样地盘算着。
 
既然下定了决心就......,这时的肚子好像也不痛了,取而代之的是那股期待兴奋的感觉。
 
虽然先前我也曾辩解着自己的心态,但是如今就一切推给爹地吧!现在我居然冲动的想要快点嚐试看看。
 
据我所知,同学之中也有好几个人有过这个经验。
 
《喂!你知道什麽是交媾吗?只要做一次,你就会欲罢不能哦!就是从这里插进,然後连呼吸都会急促哟!想想看有东西从下面插进去是什麽感觉,你体会的出来吗?插入时还会有声音发出哪!真是一件销魂的事......
 
这种事真不知怎麽形容才好,那玩意儿你知道吗?很长哟!就这样「咻」的插入....,光是想像就足以令人兴奋半天哟!更何况是做......
 
而那里虽然不起眼,可是居然连像铁棒那麽硬的东西都进得去,不可思议吧!而且一抽出棒子後,它又可以马上恢复原状呢!很可爱的地方吧!》
 
她们老是这样的说着,彷佛骗我不知道个中滋味似的,其实也没什麽了不起的,不是吗?
 
不过说归说,我仍会幻想着这麽一天的来临,但是对象是谁呢?
 
《是李子建还是陈明呢......?》
 
当她们将一堆想接近我的男孩子的照片拿给我看时,爹地的脸总是优先浮上我的脑海中。
 
我想那个时候我就一直在期待发生像今天的这种事了吧!
 
而且我的少女时代可以说是完全依赖着爹地的,也许爹地也早就把我当作是他最需要的人也说不定。当然这也是包括那种事。
 
爹地把我抱到了床上,我紧紧的抱着爹地的脖子。
 
「爹地....我好喜欢你哟!」
 
说出了这句,我常常说的话。
 
「你这家夥......」
 
爹地用下颚敲了我的头,我很开心,如果爹地真想将他的性器放入我的体内的话,我决定要全心全意的接受它。
 
爹地让我躺在床上。当他将他的男性肉棒插入我早已湿润的私处时,我的脑海里浮起了朋友们的脸。此时我想的不是被插入的情景而是别的。
 
《终於我也正式的加入了你们的行列哟!》
 
前面进去了一点点,我觉得痛的受不了。
 
「啊....痛......」
 
我痛的叫了起来,同时用两手推着爹地的胸部。
 
「怎麽了很痛吗?」
 
「嗯......」
 
「这是不可避免的,刚开始尤其是第一次都会痛,以後就不会了,忍着点吧....!」
 
「啊....爹地......」
 
我这样的叫了起来,而且我为了要让爹地的肉棒更深入里层,便挺起腰来配合,就在我挺腰接受的时候,也就是我告别处女时代的开始。终於爹地将他那根长长的肉棒全部埋进了我的体内。
 
我用手指摸了摸两人的性器结合的部份,爹地的东西一寸也不多的刚好全部插入我的下体内。
 
我静静的期待着下一个痛楚,可是爹地却动也不动。即使爹地动也不动,可是我体内的仙女却正自由的在挑逗着那根肉棒呢!
 
「怎麽回事?小纯你那里面好像有什麽怪东西哟!」
 
「是吗?你胡说!」
 
「真的里面正在搔动着呢!也许你生了一个名器在里面也说不定。」
 
「名器?那是什麽?」
 
「唉呀!名器就是名器,也就是能让性能增加的机械。」
 
「爹地是跟进比较之下而知道的呢?妈妈以外,有几个人跟你做过爱?三个、五个还是.......」
 
「嗯....这种事你要我怎麽说呢?不过这其中就以你的最棒,而且是一级棒的......」
 
「那麽你爱我吗?」
 
「嗯....当然爱啊!」
 
从薄薄的粘膜中,我感觉到爹地的东西正在里面喘着气呢!虽然这是我的第一次,没想到居然会这麽顺利,莫非是因为我们是父女的关系。
 
《爹地你动啊,我期待着!》
 
不久爹地他慢慢的将肉棒拔出,又静静的插入,然後又拔出又插入的不断反覆着。
 
「不会痛吧!」
 
「嗯!不会痛了!」
 
接着他激烈的抽动了起来。
 
「啪....啪......」
 
就像朋友们说的那样。
 
「刚开始时会痛,那也就表示好戏正在後头呢!」
 
这第一次我已经嚐到了甜头。
 
爹地他到底有几个女朋友,我是真的不知道,而且关於爹地的做爱技术是好还是不好,我不曾也还没机会比较过。不过一开始爹地就表明了今天一定要让我爽的态度,所以我相信他干人的技术应该是一流的吧!
 
我挺着腰迎合爹地的律动,双腿也禁不着地圈住爹地的双腿。
 
此时快感充满了全身,彷佛要穿透指甲尖爆发出来一样,好像正在我身体上爬着什麽一样的令人痉挛,虽然爹地的肉棒满满的塞进了我的私处中,可是那淫水却像河流泛滥似的,流得一屁股都湿了。
 
我的大胸脯也像波浪一样的一波一波的振荡着,全身上下也被汗水湿透了。
 
这事後,爹地帮我擦拭着被弄脏的部份以及屁股,屁股下面的床舖上早已被混着血迹的淫水弄脏了一大片。
 
「果然....果然......」
 
爹地他边说边用湿巾帮我擦拭着。
 
「果然你跟我是认真的,虽然我一直想这麽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是啊!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就是爹地的女朋友哟!」
 
「嗳!要不要洗个澡,你说的可不许反悔喔!」
 
我好像一瞬间就长大,我像平常要妈妈抱我那样,要求爹地握抱我进浴室,我将爹地的头紧紧地揽在自己的胸前。
 
爹地激动的又吸吮起我的乳房,虽然汽球刚刚才爆破,可是体内的快感仍像打气般的又充满了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
 
我俩疯狂的玩着甜美的禁忌游戏,几乎忘记回家的那回事。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如果是平时母亲早就担心死了,可是一看到我是跟爹地在一起,那就根本用不着担心了。
 
虽然说只要是跟爹地在一起就可以完全不用担心,然而经过了这一夜,一切就不一样了......。
 
为此我心里偷偷的取笑着不知情的母亲,我想从此以後只要一有机会,爹地一定会再度向我求爱的,当然我也非常感谢爹地,适时的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