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第一次见到她,是06年的夏天,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去厦门,我去那里洽谈
 
代理一个当地电器品牌的事项,这个品牌是厦门当地一个很有名的品牌,在它所
 
在的领域算是起步比较早的知名品牌,只是最近这些年来它不擅于策划和推广,
 
导致现在同类産品中销量不如广东,福建,浙江等省的后起之秀,我这次去厦门
 
之前,和他们公司谈判了很久,由于我在当地的影响力以及同类産品中不俗的经
 
销量,还是让对方让了步并给了我比较好的分销价。
 
带着工作了一天的疲倦,我登上了飞往南国的班机,由于我不喜欢排队,所
 
以在摆渡车把乘客送到飞机下面时,我站在一边让蜂拥而上的人们先上,我习惯
 
最后一个登机,当我拎着皮包懒散地走到机仓门口时,站在门口的空姐对我报以
 
职业性的微笑,我回以同样的微笑后转身进了机舱,机舱里的乘客大多已经安稳
 
地坐到了椅子上看着报纸,站在门口迎接我的那位是乘务长,她没有给我带路,
 
我拿着登机牌拎着皮包往里走,机舱里的一位带着安静而忧郁气质的女孩向我报
 
以相同地微笑后看了下我的牌号后领着我走到我的座位,我见我那个临窗的座位
 
上却坐着一个中年人,我正准备叫他让开时,站在我边上的空姐说话了: 先生
 
麻烦您帮我把行李放上去好吗? 我连忙自己把行李托上行李架: 我当然不会
 
要你帮我放,只是我的座位被人占了。 空姐转身对里面那位说: 不好意思先
 
生,您的座位在外面,麻烦您让一下好吗? 可是里面那位却不理不睬,在空姐
 
再一次提醒后,他居然以晕机爲理由拒绝坐回来。拜托大哥,您当这是在坐乡间
 
大客吗?现在的航空公司竞争激烈,机票打折也打得厉害。乘客的素质也每况愈
 
下。想想晚上机舱外黑洞洞的也看不到什麽风景,我便对正在爲难的空姐说:
 
算了吧,给他坐吧,我就坐靠走道这个位子。 空姐非常遗憾地对我报以微笑,
 
然后说: 谢谢您对我们的支持,如果前面舱位有空余的,我再帮您调换吧。
 
我说不用,这便是我与云儿的第一次对话程。(请抱歉我在此用她的网名,航空
 
公司不大,而且对班机可能会查到她,我不想给她的生活带来不便)
 
我注意到她大部分时间是不笑的,只有对乘客说话的时候或是帮乘客服务的
 
时候才会报以甜蜜的微笑,她的笑容很有亲和力,让人看了很舒服,但是不笑的
 
时候的表情也是那样让人怜爱。坐在过道上的好处就是可以看到她们忙碌的身影,
 
每次她从我身边走过时,只要我们眼神对上,她都会对我报以会心的微笑,虽然
 
只是轻啓笑容但是已经让我很满意,因爲至少我没有看到她对别的乘客给予这样
 
的照顾,我想本人一表人才,丝文儒雅颇有儒商气质,加上刚才大度包容地让座
 
给她留下的印象一定也不会太差。
 
我坐飞机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就是上机后就喜欢睡觉,虽然是夏天,但是
 
飞机里的空调温度还是比较凉爽,飞机加速完成后开始平衡飞行时,我也安静地
 
睡着了。当我醒了后,发现我的身上被盖了一块毛毯。我坐起身子,我知道这一
 
定是她帮我盖的,心里暖洋洋的,感觉厦航的服务确实比东航要人性化很多。当
 
飞机飞临灯火通明的厦门上空并开始缓缓降落时,我知道目的地要到了,这次短
 
暂的飞行让我遇见了她。遇见了一个后来改变我人生轨迹的女孩。
 
2 这个世界的赖以立足的基本点,就是回归的不存在。因爲这个世界里,一
 
切的不合理从它出现的那一刻起,就被可笑的允许了。
 
虽然她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以至于我在厦门的那两天里,脑子里始终留
 
下的都是她淡淡的笑容和紫色制服包裹下的婀娜的身姿。但是在我下机的时候,
 
当她站在机舱门口爲我们送别时,我并没有唐突的问她要联系方式。我是个相信
 
缘分的人,我希望在偶然的机会下不经意的去与她相识,有时候偶然的邂逅比真
 
诚相约更具魅力。
 
这之后,由于联系産品的事情,我又去了几次厦门,可是我再也没有在班机
 
上见到她。航班这麽多,虽然我通过她的胸牌记住了她的名字,但是整个厦航是
 
那样的大,我不可能去挨个打听。虽然我曾经有这样的冲动。在我的脑海里,刻
 
下了这个叫云儿的空姐的印记。
 
第二次见到她,是在我11月初去厦门参加分销商来年定货会的时候,当我跨
 
进机舱时,我看到了曾经一度让我朝思暮想的云儿,她还是那样的带着忧郁的气
 
质,寂静的表情带着一丝丝冷漠和高傲,那种气质让人有接近却又欲止的感觉。
 
我盯着她看,然后我们目光对上的时候,互相点头示意。
 
我的突然出现也让她感到有点惊讶,当她见到我时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睛也是
 
一亮,我们同时对对方报以微笑,她接过我的登机牌,用手一指我的座椅。今天
 
我坐的是头等舱。而她就在这里爲我们服务,所以我可以一直看她站在我面前忙
 
碌。
 
喜欢头等舱宽敞的舱位,我像在办公室一样习惯性的翘起腿然后靠在椅子上
 
一边看着报纸休息,一边看着她在我面前爲客人服务。她好像也能感觉到我在注
 
视着她,有一丝丝不自在,每当她转过身时,我便假装把目光移开。
 
坐在我边上的客人是一位台商。虽然不知道他在我们城市做哪方面的投资,
 
但是能感觉到他的来头不小,除了一身名牌装扮,看我们的眼神也是带着不屑,
 
NND ,要没有我们大陆同胞每年送你们几百亿的贸易顺差,你们有这样拽吗?我
 
也带着鄙夷的眼光看了他一眼。看了一会报纸后,我便继续休息。边上的秃头台
 
胞在飞机被拖上跑道滑行的过程中一直在用嗲嗲的台语普通话报怨,大部分我听
 
不懂,但是部分听明白了,就是说飞机晚点,影响了他的商务进程,在我闭上眼
 
休息的过程中,我不停地听到他对身边的空姐们抱怨,像受气的小媳妇一样见人
 
就评理,说航空公司不正规,服务不规范,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很多云云。
 
餐后,秃头又开始无事生非了。他问站在舱门边的云儿要白开水喝,云儿把
 
水端来后,他问是什麽水,云儿说是矿泉水,然后秃头把水往她手上一塞,半杯
 
水溅了云儿一身。
 
我跟你说了要白开水,你拿矿泉水糊弄我。
 
然后又是一通报怨,说大陆的矿泉水都是用污染环境的水生産的不符合饮用
 
标准,细菌超标,喝了会让人腹泻类的话。云儿一边道歉一边满脸委屈地退回操
 
作间。秃头继续指责着,态度恶劣而不给情面,他得理不饶人的嚣张气焰终于把
 
闭目养神的我激怒了。
 
我操,我们的矿泉水怎麽不合格了?我们的环境受到污染,你们没责任?
 
你们每年在我们这里生産多少垃圾産品。
 
看我跟他较真的了,他马上不吭声了。咕噜了我听不懂的闽南语。也许是被
 
身着黑西服的人高马大的我吓住了,后来的一路上,他没有再抄事,不过看到云
 
儿紫色的小腹上潮湿的水印子时,我的火又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在飞机上,要是
 
在饭店里,以爷们的脾气,早让他道歉了。操作间和头等舱很近,想必我冲秃头
 
发火的语调不算小,云儿肯定听到了,她再出来时的眼圈虽然有点微红,但是她
 
看着我的眼神我能感觉到她的心里一定是非常感激。
 
临下飞机时,我把年会的资料和邀请涵从公文包的内存拿出来,准备放在外
 
层,好和来接我的公司司机确认我的身份。我听到走到舱门口的秃头对着乘务长
 
说:“那个乘务员叫什麽名字?她是我见到的最差的乘务员,我要投诉她。”我
 
回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他指的人居然是站在机舱前段的云儿。乘务长一边
 
向她道歉,一边问他事情缘由,秃头愤愤不平的记下云儿的名字后,一边昂首挺
 
胸出去了。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实在无语。云儿距离舱门也不远,她已经听到了
 
台胞对乘务长的投诉,她委屈的脸上充满了无奈的表情。我不由分说走到她的面
 
前,从西服口袋里掏出名片递给她,“我爲你作证,他是无理取闹,要是航空公
 
司调查,我愿意出面爲你作证。”云儿接过我的名片,一边向我道谢。我走回舱
 
门口对乘务长说:“航班延误导致他把火气出在你们身上,我证明他是莫须有的
 
罪名投诉她。如果你们有需要,请给我电话,我愿意爲你们作证。”乘务长非常
 
感激地向我感谢,感谢我对她们的支持。
 
我走下机舱,刚才还愤愤不平的我突然感觉很开心。我在心里感谢这位台胞
 
兄弟,没有你的无理取闹,我哪能借机表现自己?也许碰到别的大陆同胞,不敢
 
对你的所作所爲指责,可是你偏偏碰到了我,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管闲事,我想今
 
晚事情是发在云儿身上,要是发在别的空姐身上,我想我可能也不会不管。咱合
 
肥爷们就是有这种个性,叫什麽来着?痞,对了!这个字形容合肥男人真的太形
 
象不过了。有种玩世不恭,有种天不怕地不怕,有种江湖义气。
 
3.
 
回到合肥后一直过了半个月之后的一天下午,那天是2006年的11月23日,是
 
西方的感恩节。我收到一条短信:“时常觉得自己是个幸运的人。无论何时何处
 
总有人给我帮助与关怀。一再的体会,一再的确信,是大家用爱心与宽容组成了
 
我生活的点点滴滴。真心感谢你!”
 
我一看手机号码感觉像是外地的,我便顺着号码回复了一条:“谢谢你的祝
 
福,同样祝福你感恩节快乐。敢问你是哪位?”因爲我的业务夥伴太多,我担心
 
一时的疏忽会给客户带来我不重视他的感觉。对每一条短信,只要不是推销增殖
 
税发票,中奖信息,推销迷幻药类的消息我都会认真回复。可是那边突然没有了
 
消息,我以爲是别人发错了便没有再回复消息,正好外面来了客人采购商品,我
 
把手机随手放在办公桌上出了办公室来到外面的店面帮助店员一起和客人介绍産
 
品。等我送走了客人已经过去了接近一个小时,我回到办公室,看到手机上有三
 
条未接消息。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是好人,今天应该受到别人的感恩。”
 
“上次我的事已经解决,客人没有投诉我,乘务长也没有批评我。再次谢谢
 
你!”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衷心祝你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当看到第二条短信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了是谁。是曾经让我心烦意乱的云儿
 
发来的。因爲我一直没有回复她,所以她一定以爲我懒得理她了。
 
我拿起手机回复了一条,“其实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天上飞翔的漂亮云雀!”
 
“你连我的网名都知道?”她很快就回复了我。不过我真的是瞎猫撞上了死
 
耗子。虽然她的名字里一个云,一个雀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怎麽会想到用云雀这
 
个词来形容她。偏偏这个云雀就是她的网名。
 
“那当然了,我还能猜你今天一定不飞。”男人一向喜欢耍些小聪明吧,而
 
且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更有故意卖弄小聪明的本能。空姐在天上是不能开
 
手机的,她现在能和我短信聊天,不说明肯定不在飞吗。
 
“你考虑了这麽久才回复消息,是不是认识很多空姐?”她的这条短信到是
 
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也许是我太自信了,反而让她有点怀疑我用云雀来包打一片。
 
“我认识很多,可是人家不认识我。有我电话号码,知道我名字的,就只有
 
你一个。”其实我这句话是事实。虽然每次坐飞机都有想给漂亮空姐递名片的冲
 
动,但是真正递过的就那一次,虽然那次我带着义愤填膺的表情。
 
那边没有再回复我的消息,我顺着手机号码打了过去。第一遍,手机没有接,
 
第二遍再打时,响了三声后,手机被接通了,我喂了声,可是电话那边并没有声
 
音回复。
 
“云雀云雀,我是火鸡,感恩节快乐,收到请回复!”虽然不知道她是什麽
 
原因不接电话,我还是故意卖弄我的幽默,我相信男人的幽默一定是化解女人不
 
信任的最有力武器。终于电话那头传来了清脆的笑声。她再也忍不住了。
 
“火鸡火鸡,你是在盘子里,还是在烤炉里?”我突然感到这个女孩不像我
 
想象中的那样冷漠,我有种怀疑这咯咯的笑声真是那位高傲冷艳的空姐发来的。
 
在调侃了一阵后,我突然有想约她出来的冲动。
 
“晚上出来请你吃火鸡大餐,给我一个感恩的机会吧。”电话里看不到真人,
 
我的态度更加暧昧,做了这麽多年的生意,我觉得我缠人的功夫还是很深的,一
 
般很多客户在拿不定主意的时候,都会被我通过种种办法攻心取上然后搞定。
 
“我不在合肥,我在厦门,要不你飞来厦门请我?”电话那边的她回答我。
 
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在合肥,还是不想赴约,也许我们之间毕竟不熟悉,我
 
的请求太唐突,爲了缓解我们之间的尴尬,我同意了下次再请她,这次作罢的请
 
求。挂了电话后一直到晚上睡觉,我都处于极度亢奋之中。那次递名片给她,并
 
没有想到她会给我回电。也许是我在飞机上给她比较信任靠得住的感觉吧。
 
我想告诫各位狼友,如果你觉得自己不够瞧吸引女性。那麽你一定要做一位
 
大度包容,幽默风趣,举止投足充满自信的男人,一般女性都不会对你拒绝,要
 
是你再帅一点,再有点钱,那就是重磅炸弹了。很不幸,本人具有以上所有的物
 
理特性,云儿因此在劫难逃!
 
4.
 
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我和云儿通过手机短信聊天着,我们也越来越熟悉彼
 
此了,我知道了她的很多情况,对她的工作性质有了更深的了解。空姐这个外表
 
有着漂亮光环的美丽职业也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神秘了。我了解的更多的是她们的
 
辛苦和劳累。最让我惊讶的还是她们实习期那低的不能想象的工资。
 
到了12月的天,很快就要到了西方传统的节日圣诞节了,很奇怪,这外国人
 
的节日,中国人也喜欢赶热闹。大街小巷上到处都充满着节日的气氛,感染着每
 
一个冬日里来往的行人也感染着我们。
 
店里也挂满了白色的雪花和红色的圣诞老人玩偶,经不过店长的请求,我也
 
同意在店里放下一棵价值不裴的圣诞树,上面挂着彩灯和贺卡。
 
“丫头,圣诞节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订好了饭店。”提前一个星期,我就
 
给她发去了短信。虽然饭店我还在考虑去明珠还是诺富特。
 
“24号25号我都要飞,23号休息。提前一天过可以吗?”她给我回复了短信。
 
当然没问题,对于她的请求我能拒绝吗?美女能出来陪我过节,我已经充分
 
感到满足了。
 
23号一天,我都是在焦急的等待和惶恐不安中度过,我不知道她晚上是否真
 
的能按时赴约。基本上从下午开始我就什麽事也没做了,我去附近的浴场洗了个
 
澡,休息了一下午,然后把胡子刮了刮,去健身房玩了会,然后闭目养神,做脚
 
摩的小妹一个劲的摧我去包房和她做项目,都被我拒绝了,她们都以不能理解的
 
表情离去,要知道我可是这里的常客啊,今天就连我平时最欣赏的37号我也拒绝
 
了。她们哪里清楚,我的心里早已经被人占据了。人的品味总是在慢慢拔高后开
 
始上升层次,这些按摩小姐在我眼里只是任人发泄欲望的工具,丝毫没有气质可
 
言。
 
冬天的傍晚,才刚五时,天就已经擦黑了,给她去了电话,她说在机场宾馆,
 
我们约好半小时后在机场门口见。赶紧更衣出门。临出浴场时,通过楼梯拐弯处
 
的大镜子,我发现经过一下午的滋润,我的肤色白白嫩嫩的,配上我上次去上海
 
新买的罗蒙西服,一个标准的帅哥让我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因爲出身经商世
 
家,自从大学毕业后,我没有向同学们一样去爲工作而辛苦奔劳,从24岁开始拿
 
着父亲给我的一笔资金开始创业,在家人的指点下,我不到30岁就拥有自己的电
 
器公司,代理着数款家电在安徽的代理权,虽然不能日进斗金,但是基本上够我
 
平时的日常花销了。谈过几次恋爱,也有过几任女友,但是最后都是分崩离析了。
 
她们中有的是因爲看重我的钱,有的是比我还败家,老妈的态度很明确,找个能
 
持家的,帮我理财的是最重要。可是我偏偏看重女色,看不上那些平凡诚实的女
 
子,试想现在的漂亮城市女孩有几个会理财的?
 
我想象着即将看到她,距离我们上一次见面,已经有快五十天了。不知道在
 
她眼里的我到底是什麽样的,我印象中的她,依然是一身淡紫色的制服装加上扎
 
在脖子上的彩条丝巾。我把车子开到60码,合肥的交通很糟糕,最近在大建设,
 
到处在修路,二环路上也不能跑的快。我在紧张不安中等待着十字路口,在川流
 
不息的车流中横冲直撞,好不容易来到骆岗机场。和我们约好的五时半见面时间
 
已经过了一刻锺,我没有和她说我开车来接她,她可能以爲我打车过来,多远我
 
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大衣,扎着马尾辫的女孩站在路边焦急地等待着,不时地擡
 
手看手上的表。她换了制服后,要是从我身边走过,我真的不敢相认,总之感觉
 
差距太大,现在的她分明就是一个漂亮时尚的邻家女孩,打扮得很清爽,很整洁,
 
让人看了心中爲之一爽。我把车从她身边开过,然后在路中间把头一甩调过了头
 
开到她身边停下。
 
她没有想到是我,然后盯着我的车看了看,因爲贴了车膜,她看不到里面的
 
情况,路灯下她的脸蛋愈发水灵,让我看了心动不已。我按下电动车窗冲她喊,
 
“上车了,云儿。”听到我叫她的名字,她皱着眉头弯下腰来看车里,因爲毕竟
 
只见过两面,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清楚,好在我每次都是身着西装。应该在她脑
 
海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只看了我一眼然后就确定了是我,拉开车门坐了进来。
 
我一边换挡起步,一边盯着她又看了一眼,真是百看不厌,无论是正面,还
 
是侧面都是那样楚楚动人。要是说飞机上的她和地面上有区别的话,那就是她在
 
地面上感觉更真实,更亲切了,而且感觉她更放得开。
 
“晚上好,你迟到了!”她抱着怀中的提包轻轻地吐出这几个字。
 
“不好意思,路上太堵了。”我对她抱以歉意,向她在飞机上和乘客解释的
 
那样委婉。
 
一路上我们没有再说话,我不知道应该从何说起,也许我们的话都已经在手
 
机短信里消耗光了。她也没有说话,静静地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我能闻到她身
 
上散发出来的好闻的香味,通过她的装扮,我能感觉出她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
 
无论是脸上的淡妆还是服饰的搭配,无不给人美的享受。
 
5.
 
明珠国际酒店里,我们在烛光闪烁的晚餐下相互了解着对方,相互谈心,她
 
对别的大餐一律不感兴趣,唯独对甜食感兴趣,吃了一点奇异果蛋挞和草莓芝士
 
后,便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用她漂亮的指甲在玻璃桌面上轻轻地划着。
 
一个眼神,一场邂逅,两杯咖啡,万般柔情全在这摇曳的灯光下化作情思。
 
坐在我对面的女孩看上去是那样的纯洁和迷人,仿佛不属于这个喧嚣的尘世。连
 
走过的老外也难忍盯着她多看几眼然后竖起手指夸奖“nice,pretty!”
 
饭后,我们没有多坐,她要起身回去了,明天早晨的班机,她需要早点休息,
 
我们开着车回机场,我把凯美瑞的速度降到30码,虽然经开区到机场的路况很好,
 
但是我不想她这麽快离开我。
 
到了机场宾馆的楼下,我依依不舍地看着她下车,然后挥手告别。目送她的
 
背影进了里面我放下座椅点燃一支香烟,车子里还弥留下她身上的味道,我突然
 
感到有点伤感。
 
她是那样的对一切都不表现出在意,我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出我们之间的答案,
 
第一次见面,我当然不能表现得太过心急,不过我的调侃还是能让她开心而笑,
 
我能感觉出她对我还是很有好感。我在想着我们之间会不会有答案,如果有答案,
 
会是什麽样的答案。
 
“你还没走吗?”就在我点上第三根烟时,我的手机收到了她的短信。
 
“我想等你睡着了我再走。”我回复了过去。
 
“傻瓜,你不走,我怎麽睡得着?”
 
“我愿意做你的傻瓜!”发了这条暧昧的短信,我突然想到她明亮而高傲的
 
眼神,会不会是带着不屑,还是骂我是花痴?
 
“上来坐坐吗?我手机快没电了。”
 
停好车子,我顺着宾馆的楼号上了电梯,刚到房间门口,房门自动打开了,
 
我被一只小手一把拉了进去,身后的门被关上。
 
不要让我同事看到,这样不好。“房间很热,她已经脱下了外套,只穿着
 
粉色的毛线,凹凸有至的身材让我感到头晕。她并没有让我进屋,我们面对面站
 
在洗手间的门口,她的大眼睛盯着我,长长的睫毛眨了两下。
 
“我舍不得走,我不知道这次离开什麽时候才能再见到你。”我说出了自己
 
的心里话。
 
“你真的喜欢我吗?”
 
我没想到她会这样直白的问我,让我一时手足无措。我拼命地点着头,其实
 
她应该是对我抱有好感的,从我递名片给她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在她的心房占
 
据了一席之地了。
 
你喜欢我什麽地方呢?“她歪着头笑着看着我,然后等着我回答。
 
“我喜欢你身上独一无二的气质和你的一切东西。”我傻傻地不知道如何回
 
答她。我想那一刻我真的是神魂颠倒了。她在我面前开心地笑着,我鼓起勇气一
 
把搂住她,
 
她在我怀中挣扎了两下后不再动弹,任我拥抱着。我发现我因紧张而身体颤
 
抖着。我紧紧地抱住她,生怕她从我怀中飞走,要知道她是我天天梦里才能见到
 
的云雀,现在却让我紧紧抓住了。我的兴奋和激动无以言表。她的两只手也在背
 
后轻轻地抱着我的腰。见她没有拒绝我的拥抱,我吻着她的耳朵和脸颊,她身上
 
的味道真的太好闻了,我不知道这能不能用陶醉来形容。
 
“好了,别闹了,放手,进去坐吧。”云儿对我耳边轻轻说了起来。
 
我松开手,随她走进房间,这间宿舍是她和另外一位空姐同住的。那位今天
 
不在。看到她床头的柜子里除了放着化妆品外,居然放满了书,安妮宝贝,张小
 
娴,余华,床上被子铺的很整齐,写字台上放着她们的照片,像落入凡尘的仙女
 
一般让人赏心悦目,还有一些天南地北收集来的工艺品,让我相信了她真的是一
 
个很有内涵,品味生活的女人。
 
她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我像参观客一样欣赏她的房间,我重新坐到她的身边,
 
我抱着她我们一起躺在床上,我热烈地吻着她,这下她没有再拒绝我,抱着我回
 
应着我,我们紧紧相拥着,我一边吻着她,一边用手抚摸着她的身体,她的身体
 
如玉脂般光滑,我试图把手伸进胸罩里面时被她拒绝了,她用手把我的手拿开。
 
只允许我隔着毛衣抚摸。她的身体不算丰满,不过我估计胸部最少有B 罩杯吧。
 
隔着毛衣我正好一把握住。我轻轻地揉着,一边疯狂地吻着她。当我再次试图把
 
手伸到她的下面时,被她再次拒绝,她用力把我推开,我知道今天晚上已经超额
 
完成任务了,不能给她有得寸进尺的感觉。我支起身体,我们互相凝视着对方。
 
“做我的女友吧,我需要你。”
 
我对她正式发出请求。
 
“你会真心真意爱我吗?”她的眼神直视着我,好像要看穿我的心底。
 
“我发誓我会真心爱你,爱你一辈子。”
 
男人在没有得到的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是可以做出一切的。
 
她没有再说话,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然后看着我。
 
“你是个帅哥,又那麽有钱,我害怕你不会爲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任。”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喜欢你。”
 
你从什麽时候喜欢我的?“
 
“从7 月9 号第一次坐你的飞机开始。”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坐飞机去厦门谈
 
判的那个日子。当我说出这个时间以后,我发现她的眼睛好像突然更加明亮了,
 
我能感觉得出她很高兴。女人总是在意男人有多麽看重她,纪念日在女人眼中的
 
意义要高于男人,看我能这麽清楚地说出这一天,她彻底相信我的话了。
 
“你相信一见锺情吗?”
 
“我不相信,但是我相信缘份。”
 
她再次选择了沈默,然后盯着我笑,我喜欢她笑起来嘴角的两个小酒涡。
 
“你讨厌我吗?”我突然出这麽傻瓜的问题来,其实我相信她应该是对我有
 
好感的。
 
“不呀,你很特别,我喜欢你张扬的个性,但是对待女人时却很细心,体贴。”
 
当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今天晚上从见面到现在,她一直都是在暗暗
 
考察我,幸亏我一直表现不错。
 
“你要答应我,我没有找你的时候,你不能来我宿舍,只准我约你。”
 
“那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了吗?”我再次问出白痴问题。她开心地笑着然后
 
冲我摇了摇头,“我还要再考虑考虑。”
 
没等她说完,我按住她的头吻起她,这个吻足足有十分锺吧,直到我感觉有
 
点窒息了。
 
6.
 
再一次相见时,又是半个月以后,这次她一下飞机刚回宾馆,我就把她接到
 
了我在铜陵路上的别墅里。这半个月,我们的短信密度明显比前五十次增加了不
 
少。圣诞节前的烛光晚餐成了我们爱情路上的拐点。虽然她刚飞完很累,很想休
 
息,可是见到我,她还是很开心,我想我是彻底俘获了她的心了。坐在我的车上,
 
她也显得很兴奋,一路上跟我聊着这些天飞机上的趣事。
 
到了家后,我们在客厅坐了一会后,我就提议去楼上,因爲客厅有做佣工的
 
阿姨,阿姨是我的远房亲戚,我很难习惯当着她的面和女孩亲热,云儿很体贴,
 
配合我直接跟我进了卧室。进了卧室后,我就把她抱起来,然后在空中转了两圈,
 
她发出开心而紧张的叫声紧紧把我抱着,我把她扔到我的床上,然后做出一个饿
 
虎扑食的动作扑向她。我们在床上紧紧依偎着,我热烈地吻着她,这麽多天来,
 
我们晚上经常发短信到深夜,我的生物锺也被彻底打乱了,她夜里飞,我就在夜
 
里等着她降落,然后在深夜里发短信聊天,她要是白天不管是飞到哪座城市后,
 
都会给我发短信报平安。
 
在我们忘情的热吻中,我已经不知不觉地把她的衬衫和短裙给脱了下来,在
 
她轻微地抵抗力量下,我把她的内衣也脱光了,她像只害羞的绵羊一样侧着身缩
 
在床上,盘在头后的头发也已经弄散,披住了她的脸。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是能
 
听到她急促的呼吸声。
 
我三下两下把自己的衣服脱光,扑上床,我们紧紧相拥着,互相爱抚着对方。
 
我趴在她的身上,用手轻轻地捏着她的乳头,一边轻轻吻着她的颈部,她的颈部
 
光滑而柔软,平时系着丝巾的缘由吧,显得更加白嫩。
 
云儿哪里架得住我这般攻势,早已气喘吁吁,媚眼如丝,早已没有了当初在
 
飞机上看到的那种高傲和冷艳,此刻的她像只任人宰割的绵羊一样躺在我的怀中,
 
放弃了一切抵抗,可能是我的嘴巴比较有经验,弄得她比较舒服,她用手把我的
 
头紧紧抱着。我含着她粉嫩嫩的乳头用力用嘴吸吮着,发出叭叭哒哒的声响。我
 
侧过身子,用右手摸着她的下面,我刚把手滑到她的下面,她就听话地轻轻张开
 
双腿配合着我的手,我用手顺着大腿根部摸上去,下面早已是一片汪洋,滑腻腻
 
地,我用手轻轻地顺着肉缝划动着,然后轻轻地在洞口上部揉搓着她的肉球,再
 
看她的表情,早已是欲仙欲死,闭着眼睛不能说话了。
 
我分开她的双腿,府下身子,她的下面和她的上面一样的迷人,两片阴唇薄
 
薄地微微张开着,中间是粘粘的液体分泌在洞口,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一边用两只手握着她的咪咪用力揉搓着。我在外面玩过很多小姐,但是从没帮她
 
们口交过,只帮我的前任女友们口交过,我发现云儿阴部的味道很好,没有一点
 
点异味,只有一点点淡淡的尿渍的味道,随着我的舌头,她已经飞上了天了。哼
 
哼着一点力气没有了。
 
我把她拖到床边,我站在床边,我的大鸡鸡早已经硬成钢棒了,我握住跳动
 
的阳具,把龟头放在她的阴唇边上下摩擦,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立刻传遍全身,
 
自从上一任女友离开我后,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生抽过了,在外面找的小姐,我
 
不敢不戴套。
 
对于云儿,我是放一百个放心的,本身空姐就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而且每年
 
会定期体检,她一定不会有什麽问题,就在我刚准备插入时,云儿扭动着屁股躲
 
开了我。
 
“你要戴上套套,我害怕。”她夹紧双腿紧张地对我说。
 
“宝贝儿,我单身汉哪有这玩意啊。”我的脑子转的很快,我跟她说我单身,
 
家里要是有这玩意,那她不说我是花花公子哥儿吗。其实我的床头柜最里面的香
 
烟盒里就有杜蕾丝今年最新的浮点款式。
 
说完我欲霸王硬上弓,“不行,不给插。”云儿的态度很坚决,出乎我的意
 
料。
 
“那我射外面行不?”没有办法我只好让一步。
 
经过我的软硬兼施,她终于同意让我不戴套插,我分开她的双腿,轻轻地把
 
龟头对准她的下面,轻轻一送腰,我的龟头就进去了,我没有全插进去,就这样
 
插进去一半,缓缓地抽送着,这样一来不会让自己太心急慢慢玩,二来容易控制
 
射精的速度。
 
小弟弟进进出出摩擦带来的快感让我感觉十分过瘾,再看美女在我的大鸡鸡
 
的抽插下早已失去了意识,她娇喘吁吁,双眼紧闭,体验着我给她带来的快感。
 
就在我插的正兴起的时候,美女从快感中苏醒了过来,用手推开我的腰,
 
“哥哥呀,你不能射啊,我提心吊胆着呢,我可不想怀孕啊。”
 
“我正舒服着呢,还不想射,你再坚持一会好不好,我保证射外面。”
 
说完,我把大鸡鸡又往里面送了送,我的小弟弟越来越粗,我的呼吸也越来
 
越粗,距离发射只有一步之遥了。
 
这一切早被云儿看在了眼里,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再次把我推开
 
了。
 
我举着坚挺的小弟弟站在床边,她已经把腿并拢坐了起来。看我难受的样子,
 
她说用嘴帮我解决。我只好躺下,让她趴在我身上帮我口交,不过她的口交技巧
 
真的很烂,跟本就不会,只会含着不知所措。我让她重新躺好,然后一边用手摸
 
着她的下面,一边用手掳着委屈的小弟弟自己解决,她看我这样,满脸充满了羞
 
涩和歉意,只好躺下任我用手摸着她的小妹妹,我一边用力抠着她,一边用手快
 
速搓动着,不一会就射在她的肚子上,这次禁欲的时间很久,我射了很多,她的
 
阴毛上,肚皮上全是我浓浓的精液。
 
我躺下喘着粗气,云儿用被子把我盖好后,跑进卧室的卫生间里,放水开始
 
清理身体。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性生活,虽然最后是以我的手淫结束,但是还是让
 
我很兴奋,毕竟她现在承认是我的女友,和外面的小姐做爱的感觉是不同的,小
 
姐弄虚作假的浪叫只会让人感觉空虚和无聊。
 
做爱完了互相搂抱着躺在一起休息的感觉也很好,她轻轻地吻着我的脸,抚
 
摸着我的小弟弟,然后一个劲地跟我说对不起,她跟我说,在我用嘴帮她口交的
 
时候她达到了一次高潮,小弟弟插进去后没多久,她又达到了一次。
 
张爱玲说,到达女人心里的最短路径是阴道。我是比较认同的。至少云儿现
 
在已经被我彻底征服,她心满意足的睡在我的怀中,不一会就发出轻微的酣声,
 
我知道她飞行回来一定很辛苦,便任她睡在我的肩膀上没有打扰她,我心中唯一
 
感到有一点点遗憾的就是云儿要是处女就更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