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莫名的委托 西元二零八五年,时间接近二十一世纪的末期,人类的科技已经进步到了相当的水准,虽然还没有办法让人达到不老不死或是返老还童的境界,但是应映而生的各种事件,与超乎想像的诡异现象,已经是让现代人所难以联想的了。 埃湾市—二十一世纪末新兴的高科技城市之一,米国政府最重要的经济特区,在这个号称富豪满街都是的黄金都市,高耸入林的摩天大楼几乎将阳光也遮蔽了,到了晚上大楼所点起的灯光,又像是取代了太阳般,将黑夜的都市轩染的五光十色。 纵然是在最现代化的城市,老旧的历史还是会留下它的足迹,在靠近海湾市的奎苏区,就遗留了许多二十一世纪初期所残存下来的旧式大楼。 这些大楼都还保留着古老落后的装潢与内部设施,恰恰的和外观被挂满了最新式的3D 立体霓虹看板,形成一种内外不对称的强烈对比。数十年来的都市计画,之所以都未将这个区域规划进更新蓝图之中,最大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区域是一般所谓的穷人社区。 在奎苏区中,放眼所能见到最多的行业,除了赌博与酒吧外,就属各式各样满足寻芳客的应召场所了。在这里生活的人们为了生存下去,偷拐抢骗出卖身体都是家常便饭的事情,黑道之间为了争夺地盘打打杀杀,那更是随处可见。 虽然人类的历史不断进步,但是人性却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变化,除了周围的环境与生活有所改变之外,面对生命的态度并没有什么不同。 洛唯?史宾斯望着单调的电视萤幕,枯燥的坐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他站身来走到窗边,无聊的俯视着楼下的应召站招牌。楼下阴暗的街道上面,穿着曝露的喷火女郎则是各个倾靠在墙上,等待寻花问柳的顾客上门。 洛维没事的时候常常喜欢这样打发时间,看看那些各式各样的嫖客,怎样与妓女们讨价还价,他喜欢从他们交谈的表情中去研究所谓的人性,再从中判断彼此双方成交的可能。 虽然他的同夥都认为他有毛病,但是洛唯却认为,这有助於他平时侦探工作的推理训练。对於已经三十多岁了,却还窝在这种贫穷落后,又没什么生意的地方执业,洛唯有时想想也觉得挺没出息的。 他平时的工作除了一些帮人寻找债主,或是寻找遗失东西的小案件外,几乎没什么值得炫耀的经历,所以日子过的也挺悠闲的。当然这样的生活态度,在经济上是绝对让他入不敷出的,因此有时候他也不得不接一些别的工作来贴补家用,例如保镖或是……杀手等。 但是他也并非见钱就杀,因为如果对方不是他认为值得杀或该杀的人外,他也是不轻易出手的,所以他的业外收入仍然有限,日子依旧过的捉襟见轴的。 就在他望着窗外街景发呆入神的时候,桌上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洛唯坐到桌前按了下按钮,口中熟练的说着广告的台词:“洛唯侦探事务所您好,本事务所找人一流,寻物百发百中,帮人捉奸铁定成双,疑难杂症无所不包,绝对能满足您所有的需求…………” “够了,不要再念你那些陈年老调的广告台词了,我都听腻了。”视讯电话上所投射的影像,清楚的浮现一位褐色短发,长相艳丽的年轻美女,雷射光所交映出的上半身,可以看到她丰满的胸部与曝露的穿着。 “是你啊,希利亚!我还以为是顾客上门了咧,怎么这么多天都不进办公室,我还以为你又跑去什么地方渡假了。” 洛唯沮丧的望着眼前的美女,这是她的房东兼合夥人,也是仲介他赚取外快的中间人—希利亚?瀚纳。虽然年纪很轻才二十五六岁,但是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材,与惊艳动人的美丽容貌,却让人想像不到她竟然是一个女同志。 洛唯没好气的说:“怎么样,找我有什么事吗,是不是又要帮人找东西,还是偷拍外遇的照片啊!” 希利亚兴奋的说:“才不是那些小案件咧,告诉你,我们这回可发了,我接到一个大委托,只要完成的话,我们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就可以天天躺在加勒比海的小岛晒太阳了!” 洛唯的语气一沉,不大高兴的说:“是不是杀人啊!” “你真聪明,又被你猜对了!”希利亚微笑的说:“有人在我的电子信箱中留下委托,要我们在葬礼的告别式中杀人,事成的话会有五亿单位的国际通用货币存入我们的户头。” “五……五亿单位的国际通用货币!我有没有听错啊。”洛唯惊讶的叫了一声,很快又恢复理智的问说:“是什么人出手这么大方?要杀什么人?再说我们只是奎苏区一个没名气的兼职杀手,需要花这么多钱来请我们杀人吗?对方又为什么要找上我们呢?”这件委托的莫名处太多了,他正业的侦探直觉,忍不住起了一堆疑问。 希利亚耸耸肩的说:“委托人是谁他并没有留言,不过他也没说为什么会找上我们,也没留下连络方式,只是告诉我们要杀的对象和程序。不过他出手很大方,已经预付了五百万的单位了……” “把钱退回去!不管他出多高的价码,这个委托我们都不接受。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容易,我还想活命呢。”洛唯对着虚拟影像大声的咆哮着。 希利亚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那可不行,钱我已经花光了,所以这个委托你无论如何也得接。” “什……什么!五百万你一下子就花光了,你是不是又把钱花在你那些女朋友的身上了,你这个死GAY ,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压倒在床上,狠狠地插你三天三夜,把你的性偏差给纠正过来……!”洛唯愤怒的往她身上扑去,可是对方只是个虚拟影像,所以他扑空在沙发上跌了一跤。 “你不要那么生气嘛,我确实是有花一点点在她们身上啦,可是……!”希利亚的语气一转,态度逼人的说:“你以为大部分的钱是用在哪里了,你以前欠的那些房租水电费都不用钱吗?还有你欠附近酒吧的酒钱、赌场的赌债、还有你那些大大小小的风流债,你以为都不用还了吗……!”她每说一句,原本扯高气昂的洛唯,气势就降低一分,到了最后简直就是被驳的哑口无言。 “嗯……好…好嘛,既然钱都花了,就只好接了这个委托了。他想要在谁的告别式上杀人?” “盖兹,比雷恩,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吧。” “你还真是接了个大麻烦…………”洛唯脸色惨白的叹口气。 对於生活在海湾市甚至是米国来说,没有听过这个名字的人,就等於是不知道总统是谁一样。因为他的名字代表的就是财富与地位。 说起盖兹?比雷恩这个人,他的一生几乎是接近神话与传奇的故事,从他年轻的时候白手起家,发明出现今世界最热门普及的电脑通用程式,一直发展到横跨数国的复合巨型企业。据说他的财产总值足以匹敌国家十年的总预算,是个随便喊一声,海湾市都会震动不已的人。只是像他这样在经济界举足轻重的人,却在一星期前因为过度劳累,心脏衰竭悴死在办公室里头。 虽然各种八卦小报,对盖兹的死因吹嘘的天花乱坠,但是警察局与法医堪定的结果,都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悴死现象,并没有任何他杀的嫌疑。也因此让没有子嗣的他,留下了大批的遗产供亲戚们,上演了一场血淋淋的夺产丑闻。 洛唯当初从电视上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虽然事不关己,但是身为侦探的天性,还是忍不住喜欢去推敲思考。 扒兹今年才五十多岁,正直知命之年的壮年年纪,平常在看电视转拨时,看他出席一些社交场跋,外表看来也是一副健健康康的模样。虽然说他的事业非常庞大,但是最近几年下来,都已经逐渐交接给专业人才接手,自己退居幕后不大管事了,又何来劳心劳力的悴死之说。 如果要是说他杀的可能性,那似乎更是不大可能了,因为盖兹所住的塔斯卡大楼,是号称全国最新式的高科技大楼。不但进出管制都经由电脑控制,闲杂人等根本不可能随意进出,就连大楼的外墙也是铜墙铁壁的复合材质,别说是子弹了就连火箭炮也不一定能射得穿。 就算是要用高出力的光束武器,那种明显的激光轨道,不管是白天或黑夜,看来都是非常醒目。而且最重要的是,盖兹死时并没有外伤的痕迹,法医戡定的结果是“心脏忽然停止跳动”—悴死。以他这样一个大富翁,平时去医院做健康检查时,他的主治医生难道会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而建议他更换培殖器官吗? 洛唯稍一思考就觉得疑问重重,不过仔细一想后又会觉得,像这样一个电脑钜子,奋斗到现在这样的地位,要说在商场上没有得罪过人,那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洛唯随便掐指一算,都能帮他找出十来个可能的仇家。因此他的心里并不相信悴死的可能,反而认为盖滋一定是被人暗杀了。再加上现在又多了一个莫名的委托,洛唯的心里越来越觉得,这件事情绝对并不单纯。 虽然洛维心理并不想接受这个工作,可是由於希利亚已经花光了委托者的订金了,洛维再不愿意也只得硬着头皮完成这件任务,毕竟无论如何维护信誉这件事还是挺重要的。 到了约定行动的日子,洛唯一早就开始检查装备,虽然告别式今晚才会举行,但他的习惯都是小心谨慎,宁可事前周密计画,也不要临到头才手忙脚乱的留下蛛丝马迹。 尤其是这次委托的行动,不仅事关重大,委托者提供的资料也是少的可怜。他收到的行动内容只有:“杀掉盖兹?比雷恩丧礼告别式上,坐在第二排最左手边的人,不管上头坐的是谁,都一定要把他杀掉!” 对於干了这么多年的兼职杀手,洛唯?史宾斯从没遇过这么奇怪的委托,如果上面坐了一条阿猫阿狗的,他到时候是不是也得痛下杀手呢!这个委托不仅是奇怪根本是好笑。 时间到了下午,洛唯已经洗澡沐浴修整过仪容,并且换上一袭深黑色的西装,因为他要以致哀者的身分混进去会场。 希利亚这时已经在楼下等的不耐烦了,她开着一部流线型的磁浮动力跑车,打扮的也是一身素缟的黑色丧服。虽然她妆化的很朴素,但还是难以掩饰她的美丽容貌及姚窕身材。 洛唯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想不通为什么这么一位年轻标致的绝色美女,却偏偏是个女同性恋,而且还是个公婆通吃的角色。 他打开车门跳了进去,希利亚油门一催,立即以时速近百的速度,奔驰上环绕首都的高速公路。 “挪,这里头是你要的东西,丧礼的邀请卡,还有会场的辨识通行卡、地图、座位分配图等,你自己看一下。”希利亚丢了一个包裹给他。 洛唯皱着眉头,不大高兴的说:“大小姐!你怎么每次都搞这种状况给我,我不是说过这些东西昨天以前就要交给我的吗,现在这样匆匆忙忙的,到时候出状况怎么办!”他嘴上说着,赶紧抽空用心记着上头的资料。 希利亚瞪了他一眼,都着嘴说:“你以为弄这些东西很容易啊,要侵入访客的电脑名单,还要伪造你的辨识证,这些都不用找人做啊!特别是平常帮我们伪造东西的乔治,这几天的生意不知为何特别的好,他还是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插队帮我们先做的咧!” “你说乔治这几天的生意特别好,很多人都委托他做同样的东西?”洛唯又陷入一阵沈思。 这时车子已经进入市中心了,四周都是闪亮如昼高耸入林的摩天大楼,街道两旁满是贩卖最高级商品的店家,和奎苏区那种满地的脏乱喧嚣比起来,真是有如天堂与地狱的景观。 扒兹?比雷恩的告别丧礼,是设在市中心最高的商业大楼里面,那是盖兹一手建立的紫软企业总部。由於他是个名震遐迩的商业巨头,因此今天前来参加告别式的人,少说也有七八百人。 再加上又有不少政商名人也会莅临致哀,所以一路上不仅车水马龙拥挤不堪,层层密布的盘查警卫,更是严密的滴水不漏。虽然他们已经提早出发了,但是看着眼前的阵仗,要想到达会场恐怕还有一段时间。 “我用走路过去好了,你先不必倘这个混水,如果我得手的话,会打电话叫你来接应我。” 希利亚笑着说:“这样也好,你自己小心喽!” 洛唯爽快的跳下跑车,往紫软大楼的方向走去,他看着那些坐在长龙车阵里的达官贵人,想到说只要走个几步路就可以提前到达了,可是这些人却死都不肯下车走路。科技进步虽然给人类带来很大的便利,但是人类怠惰的依赖性似乎并没有跟着改进。 尤其远处大楼的巨型看板上,还遗留着市长竞选时的标语“活力新秩序?希望新都市”的口号,可是和现在这个拥挤的混论交通情况一比,刚好变成了一个非常讽刺的明显对比。 就当其他人还塞在车阵里,等着进入地下停车场时,洛唯已经早早的进入紫软大楼的内部了。凭着乔治制作精良的伪造技术,他的请帖和辨识卡一点都没有露出破绽,轻易的就直上设在五十二层楼高的会场。 彬许是预估还没那么快举行告别仪式,许多穿着整齐的服务人员,都一搓一搓的聚在一起聊天溘牙。洛唯也猜想自己是早到了,但他想利用这个机会先观察一下地形。 他走进宽阔无人的会场,正对面的大型电子萤幕上,正不断的重复放映着盖兹?比雷恩的生平事蹟,会场四周摆满了密密麻麻的座椅,还有气味芳香庄严肃穆的鲜花缀饰。 洛唯环绕的看了下四周的环境,突然间竟在最前面第二排的左手位置,发现了一个娇小的黑色人影肃坐在那里。那该不会就是委托者留言要杀的目标吧! “不会吧!目标这么早就出现了。”洛唯慢慢的朝向目标走去,现在四下无人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他摸了了摸放置在自己腋下的灭音手枪,这种古老的杀人凶器,虽然现在已经不太有人用了,但是快速安静又不易察觉的优点,让洛唯在这次行动中选择它作为暗杀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