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过去一看,大美人还在睡觉,她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睡裙,侧身向里躺着,美丽的身体在薄薄的毛巾被下面勾勒出曼妙的曲线~ 一瞬间就让我欲火高涨~ 脱掉衣服,冲个澡先~ 洗好了,我急色的跳上床,掀开毛巾被,狼爪就向靓靓的美臀摸下去,嘿嘿,她居然没穿内裤~ 在她的大腿和美臀上来回抚摸,她也醒了,翻身伸手来抓我的弟弟,我伸手把她的睡裙掀上去,她也擡起身子配合我~ 脱掉她的睡裙,我一口咬住她的右乳,开始吮吸,右手也握住她左乳揉捏~ “喔~ 好舒服……嗯~ ”她开始发出呻吟~ 开始我惯用的切片,轻咬,牙齿咬住乳头轻轻拉扯,张大口用力的吸,似乎想把她的大奶整个含进嘴里~ 换一边~ 手指还不停的捻动另一个乳头,她的腰身向水蛇一样扭动,妄图挣脱我的刺激~ 我手臂用力固定住她的上身,让她发出更大的呻吟~ “啊~ ……喔……好老公……快……快点进来吧……嗯……” 看看火候差不多了,我手扶肉棒对准她蜜液泛滥的洞口,用力插入~ “喔……喔……喔……”她身体一阵颤抖~ 我开始不急不缓的抽动,感受肉冠刮擦她阴道壁的快感~ 随着我的抽插她的双腿突然擡起勾住我的腰,呻吟也越来越大声,我看她第一次高潮即将来临,於是放松撑起上身的双臂,上身压在她身上,双手伸到她身下抱住她的臀部,开始加快频率,并且大幅度的深插~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的双臂紧紧抱住我的头,双腿用力勾住我的腰部,肆无忌弹的大喊大叫~ 累的不行了,我在一阵烈的抽插之后,猛地一插到底,小腹紧紧贴住她的密处~ 靓靓在我疯狂的抽插后经受不住急停的刺激,阴道里一阵抽动,她高潮了,身体一阵紧绷之后变得软绵绵的~ 我喘着粗气抱起她,肉棒保持在她体内,然后我躺下让她在上面,她开始慢慢的上下耸动身体,丰满的双乳随着身体的动作颤动着,活象两只小兔子。我双手抓住它们揉捏,手指轻捻乳尖~ 她耸动了一阵,又开始前后研磨,大阴唇来回摩擦着我的阴毛,我双手勾住她臀部协助她的动作~ 来回研磨了一阵,她说累了,就伏在我身上喘息,我可不给她喘息的时间,双手抱住她的丰臀,用力上下挺动下身,身体相互拍击发出“啪啪”的响声,混合着她忽高忽低的呻吟,房间里一派淫弥景象~ “啊……啊……好……老公……停……停一停……我……受不了了……啊… …“她用力想伸直双腿好让我进入的浅一点~ 我当然有办法对付她,双手握住她的脚腕,紧紧贴住我的身体,让她无法逃开,她的身体已经变得酥软根本无力对抗我,只能更大声的呻吟以示反抗~ ? ? 我开始加速挺动,上冲的时候把她的臀部顶得高高的,她的双腿已经无力支撑,身体随着重力下落,我再用力的顶上去~ 湿滑的蜜液被身体拍击,溅湿了我整个下腹部~ “啊……啊……我来了……啊……”她双臂用力搂紧我的脖子,让我几乎窒息~ 我感觉到她的高潮,就停下动作,抱紧她的臀部,并慢慢的左右扭动腰跨,享受她一波波的收缩~ 等她高潮慢慢退去,我起身准备采用后进式,靓靓懒洋洋的说她不行了,她好了~ 我没管她,双手握住她的跨部,扯起她的身体,坚挺的肉棒再一次刺入她的身体,开始又一波进攻~ 靓靓已经没有气力呻吟,只是默默承受我的抽插~ 慢慢的一丝麻痒就象一只蚂蚁顺着我的脊髓慢慢爬入后脑,我快射了,赶紧加快速度,麻痒逐渐强烈~ 快了快了~ 我摒住呼吸,只管用力的插插插~ 终於我精疲力尽,用力刺入靓靓的身体,感觉到她身体里一热,开始痉挛,她的痉挛好像火种点燃了我的炮火,我会阴一阵收缩,赶紧抱紧她,只觉得肉棒一下下的抽动,我射了~~ 好爽~ 射完了,我瘫软在她背上~ 靓靓也顺势扑到床上,我抱着她轻轻的爱抚她的身体,滑滑的肌肤,完美的曲线~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靓靓着才缓过神来问道。 “呵呵,还说呢,兰兰被一条大鱼脱下水去了,差点喂了鱼!结果鱼没有钓到,钓竿到让鱼钓走了~ ” “哈哈,这么好玩~ ”靓靓开心的咯咯笑,身体不停的颤动,结果我疲软的小弟弟象一条滑溜的小泥鳅被她挤了出来,我侧身在她身边躺下,手还在不安分的游走~ 靓靓继续追问,我就给她详细讲了讲事情的来龙去脉,她不停的笑,笑到后来声音都变调了,我调笑她的笑声把狼都招来了~ 她说不用笑我这个大色狼自己就来了~ 打闹爱抚了一阵,她起床冲澡,我就抱着枕头睡了,熬了一夜,还真有点累~ 正睡的昏天黑地,手机响了,懒洋洋接起来,是秘书小蕾打来的,说是有些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回去处理。公司事务现在基本上不用我操心,她打电话过来的,肯定都是比较重要的情况啦,所以只好赶回去~ 起来一看,还不到吃午饭时间,吃了午饭赶回去,晚上应该能到~ 出了套房,外间秘书小罗正在跟兰兰说笑,兰兰撅着小嘴,小罗笑的合不拢嘴,我问她们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原来兰兰在教小罗说湖南话,可是小罗总是笑,这小鬼,一定故意逗兰兰呢~ 跟她们说了一下晚上回去,又去各部门转了转,找到靓靓和小陈打了招呼,吃完午饭,出发噜~ 一路上除了山就是戈壁滩,没到过新疆的人可能不了解~ 就是广阔的平原上,风沙把土层都吹走了,只剩下大大小小的青石,偶尔点缀着一团团零零星星的芨芨草,骆驼刺什么的,远远望去很沧桑的感觉~ 我很喜欢这种沧桑感,兰兰因为新鲜,听着音乐,开心的说说笑笑,东张西望~ 路上我想起一件事情,我问她上几年级了,我估摸着她不应该辍学很久吧,可是她说她只上到3 年级~ “啊?那你知不知道1 加1 等於几?”我故意调笑。 “等於三,成了吧!”她伸手过来掐我,我赶紧躲开,可是她一把就把我嘴上叼的烟抢走了,“抽抽抽,就知道抽,一路上都没停过!这支没收!” “咦,怎么跟我老妈一样啊,亏你还是小姑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62了呢?” 话还没说完,就被她在腰上掐了一下,好痛~ 湖南妹子,就是这么泼辣~ 不过我喜欢,嘿嘿~ 兰兰说她8 月份生日,我盘算了一下,准备回去给她找个家庭教师辅导,到什么程度就什么程度吧~ 可是她不愿意上小学:“我才不跟一帮小娃娃一起上学呢~ 我宁可不上学!” “那怎么成,没有知识,将来有什么用?” “就跟着你呗~ ”兰兰笑眯眯的~ “哈,开什么玩笑,你将来总要做点什么吧,再说没有知识,只能被别人笑话~ 没文化跟着我,我才不要哩~ ” “你嫌弃我~ 你坏!坏哥哥。”她又不讲理的打我,完全不顾我正在开车~ 真是受不了她的泼辣~ “好好好,你想怎么都成~ ”走一步看一步吧~ 傍晚,回到了这个鬼城市,一点回家的感觉都没有,因为这城市污染太严重,到处都黑黑的,还有我父母和姐姐都回四川老家了,我在那边给他们买了个别墅,还在那边投资一个酒楼让姐姐和姐夫经营,他们都喜欢南方湿暖的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