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婆叫王玲,28岁相貌不是很漂亮,身材也不高,大概才只有1米55
 
,瘦瘦的,显得很娇小,而且脾气还是比较倔,但还是很识大体,当初是我的一
 
个邻居介绍的,就是因爲她识大体,所以我才决定和她结婚。
 
老婆的床上表现还算是比较积极,第一次发生关系就让我舔阴,干到情深处
 
也能翻身做女主人。
 
总之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在新婚的晚上,我就和老婆深入的探讨了两性关系。
 
老婆告诉我说,你在外面有女人别让我知道,我也不管,你只要对我好,对
 
这个家好就行了。
 
我问老婆,那你呢?老婆顺嘴就说:我也找人就是了。
 
我立刻表示反对,从这个角度看,老婆对性的态度还是比较开放的。
 
这也就爲我和老婆后来的性爱历程创造了可能。
 
同时,老婆对家的这种态度也是我放心让她玩的主要原因。
 
说到这里有必要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的性经历,我从十三岁开始手淫,算是
 
早熟的了。
 
开始迷恋黄色书籍(那时还没有网络的条件),上了初中开始偷偷摸女同学
 
的屁股和尾随女孩打飞机,上大学了有了手机以后就开始偷拍心仪的女同学,最
 
好的场所就是图书馆了。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基本从13到26的这十几年里裤裆里常常就是湿的,
 
而问我也养成了想射就射的习惯。
 
在工作以后也是同样的偷拍和自慰,终于在结婚前两年找小姐破了身子,从
 
此就无小姐不欢,大致算起来在和老婆结婚之前我已经和三十个女性发生过关系
 
了。
 
虽然常常担心这麽多年的手淫会不会造成自己的早泄阳痿,但是就是忍不住
 
 
后来就想开了,反正世界上鸡巴这麽多,我的硬不了了,就让老婆出去找别
 
的男人玩。
 
也可能因爲操过太多不同的女人,所以对老婆被别人操也是心有向往。
 
直至和老婆结束了两地分居之后,这种癖好已经深入灵魂,慢慢稳固。
 
可能这也是对性的有关东西涉猎太广泛的原因,我的性意思已经转变爲一种
 
广泛的积极的特别的爱好,那就是淫妻欲的刺激。
 
这些也就是以后发生的这些事情的人文环境的成因。
 
各位狼友说了,你老婆说她要出去玩,你爲啥立刻就拒绝了呢,我就稍解释
 
两句。
 
结婚前的时候那些个念头还仅仅停留在幻想,而且本身还没有正式的性生活
 
,本身对夫妻生活还处在新鲜和盼望的过程,所以那个时候对老婆的占有欲还是
 
相当强烈的。
 
婚后一段时间随着夫妻生活的趋于平淡,那些潜伏在灵魂深处的欲望就慢慢
 
升腾起来,发挥作用。
 
结婚以后因爲工作原因我们俩是两地分居着,直到十个个月以后我们才终于
 
结束两地生活,本想着终于能过着正常的夫妻生活了,经过一个月每天的竭斯底
 
理的缠绵之后,我明显感觉到两个人做爱的兴趣已经趋于平淡,一般的体位变化
 
已经不起作用,而我也发现这种平淡开始吞噬我的性能力,以前至少半个小时的
 
战斗力在老婆女上位的大喊大叫中变得只有几分锺,而老婆也明显的感觉到不满
 
意。
 
我仔细思考这个问题之后,和老婆商量怎麽样才能开始挽救我们的性爱。
 
和老婆深入交谈了半天以后,老婆同意其他人参加进我们夫妻的性生活里。
 
最主要的是继续约定将性爱和感情剥离开来,不能影响到我们这个家。
 
说清楚以后我就开始撺掇老婆去外面勾引男人操逼,后来经过老婆对我的确
 
定再确定这不是考验而是我的真心话之后,老婆这才一点一点的告诉我,要不是
 
这样,按照她的话说,就是就是一辈子的秘密,因爲她不想因爲以前的偷情的事
 
情而离开我,况且享受偷情也不过是享受与男人做爱的刺激,她还是蛮重视我们
 
这个家的,也比较满意我在床上的表现,既然我对淫妻特别的兴奋,就说说增加
 
一下夫妻之间的情趣了。
 
虽然心里介意老婆瞒了我这麽久不告诉我这麽重要的事情,甚至有些想发怒
 
,但是考虑到自结婚以来我的玲儿对家对我还算不错,我自己也瞒着老婆外面找
 
鸡和炮友。
 
而且满脑子里充斥着老婆白嫩的身子在别的男人身下喘息呻吟颤抖的想象,
 
一想到有别的各样的鸡巴光临过本应是专属于我的骚屄,我的鸡巴就已经发硬发
 
烫了。
 
过程基本上是这样的:她毕业后就出来打工了,那一年她22岁,这个厂我
 
知道的,因爲2014的年头,我和老婆开始谈恋爱,我们谈了不到一年就结婚
 
了,我也去过她厂里,一直到结婚后几个月才辞职不做,过来跟着我一起过日子
 
了。
 
二十二岁的姑娘,只身在城市打工七八年,。
 
虽然开始还有着些贞洁廉耻的底子,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身边耳边耳宣目
 
染还有着相熟女闺蜜同事的有意或无意的言传身教,再者老婆也一直单着也难免
 
会想东想西,终于谈了一次恋爱,而老婆的初恋还是个新疆男人,在第一次被夺
 
取初夜之后然后又被另寻新欢之后,老婆开始了“四处游玩”,但是一起“玩耍
 
”的主要还是一起工作的同事,毕竟一起六七年了。
 
我问老婆:「你们是怎麽开始的啊?」
 
老婆不好意思的边想边说。
 
刚开始时因爲小炮是同一个科的,管理得又是同一条生産线也,平时就嘻嘻
 
哈哈的互相打闹,有一回打闹的时候让小炮给捏捏肩膀,捏着捏着就从脖子滑到
 
了胸前,老婆的胸比较小,可是敏感度高,特别享受摸胸的,可能大部份女人都
 
喜欢被男人摸的,我老婆也是其中之一。
 
我问老婆:「怎麽就能从脖子摸到胸了呢」。
 
老婆害羞推我一把:「不知道怎麽的,反正就到胸了」。
 
至此一次以后小炮就总爱在老婆身边打转,找机会揩油。
 
刚开始就是摸胸后来才开始摸阴和抠逼。
 
可见老婆的玩心还是蛮重的,老婆和我做的时虽然床上经验不是太丰富,却
 
是很享受做得过程。
 
因爲我早就告诉她,做爱就是爲了刺激爲了兴奋爲了享受性爱带来的快感,
 
要做就要做到身心合一。
 
而且她本来就喜欢玩,之前谈的几个男朋友大多也是抱着玩一玩的心态谈的
 
 
失身也自然就水到渠成的发生了。
 
后来开始摸胸、摸屁股了,最后连生殖器也被摸了。
 
他肯定也看出我老婆的脾气很好,所以胆子也就越来越大了,我老婆也不是
 
三贞九烈的人,好脾气加上也有生理需要,于是就半推半就的随他摸了。
 
小炮摸我老婆下面的时候是夏天了,夏天老婆衣服穿得少,摸摸也方便。
 
趁没有人的时候他就抱住吻她,老婆就扭转头让他吻脸、脖子,厂里是一个
 
大间,没有小房间没有特别私密的地方,他们只有偶尔在没有人的地方才会小小
 
激情一下摸一下屁股和咪咪。
 
我问老婆:「他是在平时都是怎麽摸你呢,可是人不少呢”老婆说:「有时
 
候是在办公室啊,我们一起去上报数据的路上会有一个弯角,就在那里可以爽一
 
下,反正了有人在旁边的时候他就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把手伸下去摸我的逼逼(
 
也有例外的时候,不过那已经是后来了,才不怎麽避讳某些知道或者同样有过关
 
系的人,譬如吴玉敏譬如后文中会提到的那几个同事),如果有好一点的机会就
 
会连摸带亲的,反正会流好多的水,因爲还要上班,又没有内裤,水会顺着大腿
 
往下流,湿湿的感觉很自己好淫荡啊的,只能觉得快到小腿的时候匆忙的去洗手
 
间拿纸巾擦掉。
 
那种时刻可能会被发现的感觉,特别刺激。」
 
我想:「骚货”然后说,其他人呢?老婆羞了一下娇羞的说,还不是因爲小
 
炮,老是摸我屁股,不留神被别人看见了,然后就一起玩了。
 
我问老婆:「小炮啥时候干的你?」
 
老婆想了想,说:「一开始没有,因爲那时候他刚结婚啊,家里有老婆要交
 
公粮,而且还新鲜着,一直就没有干我,后来半年以后,小两口新鲜劲过去了才
 
开始干我”是啊,我认爲老婆说的是真的,老婆是个有正常性欲的女人,被脱光
 
身子摸乳抠穴,不难受才怪。
 
而且我见老婆第二次,就开始有性生活了。
 
我接着追问:「怎麽干的啊?」
 
老婆说:「还能怎麽干啊,就那样干呗。」
 
“老婆,你详细说说麽,小炮到底是怎麽干你的啊?快点说说」。
 
老婆这才开始描述:「那天下午小炮摸了我好久,下面流的太厉害了,心里
 
面痒的都受不了了,那天晚上吴玉敏恰好不回来,去市中心她表姐那里了,我们
 
俩就下了个早班一起到我住的屋里。
 
刚进门小炮就猴急的摸我的咪咪,我自己把衣服都解开了,小炮就连揉带亲
 
的,我就直接的拉他的一只手到我下面,痒死了都,让他赶紧给抠抠解解痒。
 
他弄了一会我觉得超不爽,而且来之前心里面也已经就默认要他操我了,就
 
给小炮解了腰带拉下内裤,摸着小炮咋就硬的发烫的鸡巴,我就拉着往我逼逼上
 
凑。
 
顺理成章的小炮就操上我了,最后还是后入的射到了我的屁股上。
 
那是第一次也是最爽的一次了。」
 
我问老婆:「那其他人呢??
 
干的怎麽样啊,你最喜欢谁操你啊?」
 
“其他的啊!就伍哥喽。
 
伍哥老坏了,操我就老是吊着我,里面痒的要死还不插我非要我求他,坏死
 
了都,可每次都让他得逞了,不过因爲他鸡巴是弯的,插进来确实是蛮解渴的。
 
小炮了就是实打实的操,但是操的比较踏实,而且能操好久呢,操的我啊心
 
里觉得蛮舒坦。
 
大圣是喜欢情趣的调调,非要我穿着露咪咪和开叉的内衣干我,而且一个蛋
 
蛋有一般人的两个半那麽大,每次射的超多,时间也很长,每次他射完了我浑身
 
就都是精液了。
 
胜利呢一看到我穿高跟黑丝袜就嗷嗷的,鸡巴硬的要死,而且还长,鸡巴头
 
都能插进子宫里,操的高潮特别不一样。
 
赵光就要变态一点,超级喜欢舔逼,每次干的时候舔逼就连屁眼一起舔了,
 
倒是也蛮舒服的,按照他说的我的逼水最美味了,有时候屁眼太痒了都想让他插
 
了呢。
 
黑皮就喜欢盯着我的脸看着操,盯得我都不好意思啦,每次拔出鸡巴都射脸
 
上,还得抹匀了说是做面膜,要不就是老是让我吃他的精液,射精就要我用嘴巴
 
接了吞了,因爲他技术好,痒得让人受不了,还能让人高潮,拗不过吃的多了也
 
就习惯了。
 
最后就是老鼠了,他就喜欢折磨我,那些个大鸡巴振动棒鸡巴裤和sm绳都
 
是他买的,每次我都不行了还要摁着我拿振动棒继续震,最怕他了,那些焉坏的
 
主意都是他出的。」
 
老婆接着说:「后来,他们干我的直到我辞职离开杭州了才再也没有联系了
 
。」
 
我突然想起来,我和老婆是10月1日结婚的,她第二年八月份才辞职不做
 
,难道说一直在这个时候,那些个男人还在干我老婆?我老婆有一点难爲情的点
 
点头。
 
也就是说,从刚开始我们认识到离开杭州,我和那些个男人就在共享我老婆
 
的肉体,而且比我还干的老婆次数多的多了。
 
“老公,其实都怪你了,本来结婚以后我就决定不和他们来往了,毕竟我问
 
你的时候你说过不许我在外面找男人,可是,结婚以后你折腾了半个月就走了,
 
还每天晚上都挑逗我,人家流那麽水你也不管,刚开始邀请过我几次我都拒绝了
 
的,他们就只能找吴玉敏玩,后来经不住他们轮番诱惑和吴玉敏的说和,就又和
 
他们玩了,不过开始玩之前我可是一直跟他们说清楚了的,还是只做爱,不插屁
 
眼,因爲人家的屁眼只能留给老公你来开发,虽然被赵光舔的舒服也坚持给老公
 
留着,毕竟得留一个第一次给你嘛。
 
我有点理解的点点头。
 
既然这样,事情就完全说开了。
 
我和老婆已经彻彻底底的沟通了。
 
剩下的事情老婆都给我说了。
 
当时我和老婆谈了大半年,相互感情也越来越深,老婆对我还算合意,我觉
 
得老婆特别有女人味。
 
双方父母也很满意,希望我们早一点结婚,生孩子,我父母也可以趁身体好
 
的时候帮我们管管孩子。
 
于是我和老婆就决定下半年结婚。
 
和双方父母商量了一下,决定在10月1日结婚,9月25日去民政局登记
 
结婚。
 
五月初我去杭州和她汇合因爲要在杭州拍婚纱照。
 
老婆又神秘的说:「八号你到的那天下午我不是说是下早班麽,其实那天下
 
午我都没有去上班,本来准备是之前小炮约的,不过因爲前一天晚上玩的太疯了
 
,没有存粮了,中午就临时和伍哥一起出去了。
 
直到六点多才从宾馆出来去找你”当时我还以爲是急切的来找我,所以就脸
 
很红的样子,也没有多想,原来是刚从被野男人干过了。
 
然后我们俩一起出去逛了一下,顺便订了一桌菜,因爲要请她的同事一起吃
 
饭。
 
来的同事里只有吴玉敏一个女孩,其他的都是年轻的男人们,当然也包括小
 
炮,刚开始时吴玉敏挨着老婆右手边坐着的,一小会儿,吴玉敏就说要去和人喝
 
酒就和小炮换了位置就坐在我老婆的右手边了,我在老婆左手边上就座。
 
席上我没有喝酒,老婆喝了一点红酒,所以脸更是红红的了,席上老婆和她
 
的同事们闲聊打趣,吴玉敏也是很活跃,我只是看着,看着老婆红扑扑的脸,和
 
有些紧张的身体,我感觉老婆羞涩的真好看。
 
后来老婆说,因爲是在和吴玉敏合住,所以吴玉敏早就知道老婆和小炮有关
 
系的,因爲我来了这边吴玉敏还帮着小炮打掩护,看来平日里和小炮关系很深。
 
那天小炮落座以后,一边打趣我和老婆,一边向我们劝酒,我不喝,所以就
 
都是老婆在喝。
 
老婆说当时脸红是因爲小炮的左手在在老婆的大腿根里面,手指头已经探进
 
了逼逼里。
 
老婆出了好多水。
 
我才明白爲什麽当时老婆老是去厕所,而且当时小炮对着我把左手指头伸进
 
嘴里舔,我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人好不卫生啊,原来他在吃老婆的淫水,要知道是
 
这样,当时我的鸡巴就肯定会硬的不行不行的,而且也不用说,在座的男人们桌
 
子下面鸡巴基本都是硬的,按照老婆的话就是当着我的面在弄我的小逼,肯定是
 
刺激了。
 
那天吃完饭,我随着老婆吴玉敏一起去她们的小屋里看看,因爲是两室一厅
 
,她们俩住一个大屋子,还有一个小房间也租给了另一个女孩,女还常带着男朋
 
友过来过夜。
 
去了洗手间我看见了一条比较宽大的男士内裤,于是猜想那个女孩的男友一
 
定是个矮胖子,心里还想着怎麽一朵鲜花又让猪给拱了。
 
后来就是碰到了那个女孩的男友,是一个比较清瘦的男人,我改了观点,但
 
是也没有去再寻思那条内裤是谁的。
 
再后来突然想起这回事了我问老婆,那条内裤是小炮的吗?老婆说是的,就
 
在我到杭州的前一天晚上,老婆和吴玉敏还在合租的房间里和小炮玩3p,因爲
 
干得太疯了,俩骚货流的水太多了,小炮的内裤沾上了淫水不好穿回家,所以就
 
留下让老婆给洗了。
 
我问老婆,小炮是不是也常去她们的合租屋里过夜啊,老婆说过夜到没有,
 
因爲晚上他要回家的嘛,所以偶尔有时候大白天的他们就一起玩双飞,老婆和吴
 
玉敏就轮着和他做,因爲两个逼公共一个鸡巴哪一个逼也不痛快,所以老婆和吴
 
玉敏对这样的玩法不怎麽上心,小炮却是爽歪歪的,不仅鸡巴操着逼还能享受着
 
毒龙舔屁眼,一有机会就要求来合租屋里玩双飞,老婆他们也是被缠的不行了才
 
会和小炮玩一次。
 
最后老婆和吴玉敏她们感兴趣的是玩多p和群交,最起码也是每个人能分到
 
两个鸡巴的大战,这样的话一次就能爽好几次,时间隔得久一点的话还能直接爽
 
虚脱了,不过这麽痛快的玩一次男人们就得彻底的休息一个月来回回神,毕竟这
 
种聚会也得看方不方便了,大家都有空群体操逼的时候确实会比较少,暂时他们
 
一起玩的男人就这七个,也够玩了。
 
我奇怪吴玉敏又是怎麽参与进来的,老婆说吴玉敏大致看起来比较大大咧咧
 
的,其实啊心思蛮细的,小炮刚开始和老婆有关系的时候吴玉敏就猜到了,还暗
 
示小炮请客。
 
小炮哪敢不请啊,就请了,平时还送些饮料雪糕什麽的小吃的,然后就见怪
 
不怪了,那个时候老婆还没有和小炮上过床呢,第一次上床过后,吴玉敏也知道
 
这件事情,还私下里问老婆爽不爽啊,老婆就照实说是蛮舒服刺激的,可能当时
 
吴玉敏就有点动心了吧,毕竟也还是单着过呢,也暂时没有个男朋友滋润,所以
 
有些想爽爽了,终于在一次小炮和老婆光着身子被堵到了屋里,然后吴玉敏就顺
 
利成章的参与进来了,老婆原来的偷情变成了双飞。
 
我问老婆其他人呢?是怎麽开始的啊?老婆有点不好意思了,嗲着声音说,
 
就是赖小炮啦。
 
我惊奇的问,怎麽回事啊。
 
老婆这才开始给我讲起来。
 
原来一次小炮又忍不住去蹭老婆的屁股时候,不留神被他们科长发现了,这
 
就是以后说的伍哥,于是渐渐地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人就都知道老婆能操。
 
刚开始还是一个一个的来试探,是不是能沾点便宜,后来试探的时候恰好碰
 
到小炮请了一段时间的假,说是回老家了。
 
这就是老婆的性生活的一个空窗期,于是就接受了伍哥的操逼邀请,第一个
 
一旦得手,这第二个第三个就都来了,于是再等小炮回来,老婆周围就多了一圈
 
的鸡巴可用。
 
然后吴玉敏也很快就同步更新了这麽些个鸡巴了。
 
开始还是各玩各的,不知道啥时候小炮漏了点他双飞的待遇,然后就都有这
 
想法和要求了,3p慢慢的就4p最后大概在半年以后就变成了群交。
 
几个男人一起玩老婆和吴玉敏两个。
 
她们俩也很享受。
 
去她们的屋里看过以后当天晚上十一点我回到了房间,老婆还留在她们的出
 
租屋里。
 
因爲第二天老婆还要上班的,而且第二天我也有事情要做,但是说好第二天
 
晚上过来陪我。
 
然后转天到市里住下拍照。
 
就在第二天下午,我还在杭州市中心准备回去等老婆的时候,老婆发信息告
 
诉我今晚不能陪我了,说是她们部门里快解散了要最后聚会一下,我心情很不爽
 
,于是找了以前的同事喝酒,当晚十点多才回去,没有说几句话就关机睡觉了。
 
第二天清早就去找老婆。
 
见面的时候我就对她的爽约表示不爽,老婆表现的比较难过,说是因爲怕别
 
人说她,所以那晚就没有来陪我但也没有去聚会,并表示后悔了。
 
也一直到后来我老婆才给我招了,其实那天晚上是一个以庆祝老婆王玲有归
 
宿了爲议题的淫乱聚会,一下早班她就和那些男人们出去了,当然吴玉敏也算一
 
个。
 
在xx的老地方照旧订了一个包间,一共七个男人和她们两个女孩子,那七
 
个男人在我们前一天请客的时候都到场了的。
 
刚上完菜,这屋里的人就把门反锁了,纷纷自己把衣服脱光,老婆和吴玉敏
 
脱的只剩下露着咪咪的情趣内衣和开档内裤,脚上换上了特意带来的超高细跟鞋
 
,吃饭麽,当然就先由她俩自顾自的吃饭,男人们轮着在她们周围上下前后忙活
 
着,老婆叉着双腿坐在伍哥的鸡巴上一只手吃着饭,另一只手却在不自主的撸着
 
小炮的鸡巴,而且身子配合着另外几个男人伸过来的手啊嘴啊什麽的,小炮让老
 
婆摸了一会鸡巴以后,等老婆停下吃饭,然后神秘的从衣服堆里掏出一个大的塑
 
料包,老婆仔细一看,却是一把避孕套,每个套里的精囊里都有白色泛黄的液体
 
,老婆问小炮,这些都是你的??
 
小炮却努了努嘴,表示是在座几位一起攒了一个月的,然后才开口说,玲儿
 
,这些呢是几个哥哥这一个月以来自己撸出来的特意攒起来冰箱冷藏起来起来给
 
你的预备的,吴玉敏都没有这口福。
 
说罢还特意的看了吴玉敏一眼。
 
吴玉敏也故意的喊着,玲儿,还是你受欢迎啊,好事都是你的啊,以后你有
 
老公了,可得分我半个,也让我借借你的福气,说完还捂着嘴笑了起来。
 
老婆白瞟了她一眼,然后眼睁睁的看着小炮把精液都倒到一个碗里,小炮说
 
今晚老婆是主角,所以今晚的精液都是老婆的,吴玉敏呢只能被操不能被射,吴
 
玉敏举手抗议结果被赵光舔的就哼唧开了,然后老婆吃任何东西之前都浸透了才
 
吃进嘴里,吃的津津有味。
 
一边吃着一边还哼着不成曲调的歌,因爲伍哥已经插老婆的下面,伍哥还在
 
不停的抖着,老婆的咪咪也被一边一个的被两个男人用嘴含着吸着舌头挑逗着。
 
随着伍哥的鸡巴在老婆逼逼里有节奏的摩擦,老婆也是艰难的的吞咽着食物
 
,因爲接下来体力会消耗的很厉害,现在就得攒着力气,毕竟今晚是所有男人的
 
目标。
 
吴玉敏也是哼哼唧唧的双腿还时不时的打着颤。
 
老婆吃的差不多了,并且把碗里的精液舔得干干净净的,并且仔细把嘴巴的
 
精液食物舔进嘴巴里,才意犹未尽的放下筷子。
 
看到老婆吃完了,伍哥把鸡巴抽出来,招呼几个男人说大家都静一静,先由
 
玲儿和吴玉敏来给大家跳个舞,大家欢迎欢迎。
 
然后两个女人开始在几个男人中间撅着屁股扭来扭去,老婆大方的把屁股抛
 
向每一个男人,那姿态让在场的每个男人都瞪大了双眼。
 
吴玉敏还好,可是老婆一靠近哪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对着老婆屁股上啪的
 
一巴掌,老婆贱贱的呻吟一声,终于忍不住又一屁股坐到伍哥的鸡巴上,两手开
 
始寻找男人的鸡巴,小炮不失时机的把鸡巴往老婆的嘴边凑,老婆也就顺当的含
 
在嘴里,不自主的吞吐起来,一边享受这男人的爱抚一边占据着三个鸡巴的富有
 
感。
 
伍哥不失时机的急切的抱起老婆开始抽插,两手却半抱着老婆手指按在了老
 
婆的阴帝上轻轻揉捏。
 
小炮还是霸占着老婆的嘴巴,老鼠一边干着吴玉敏一边却把手伸过来摸老婆
 
的咪咪。
 
干了一会儿小炮对着伍哥说,伍哥,咱换一换,玲儿吹的太爽了,我都快忍
 
不住了,咱换一换,你来让她吹,我想干她的骚逼了。
 
然后就像这样,老婆轮着被几个男人插了个遍,老婆呢也不管下面的鸡巴是
 
谁的,任凭被插着还随着鸡巴的抽动晃着屁股,一副天然骚自然淫的味道,披着
 
头发,两眼迷离,晃动着大屁股,嘴里已经有些忍不住的要叫起来了,却还在忍
 
着。
 
但是吴玉敏那边已经叫的很大声了。
 
每个男人都轮着操了老婆一会,伍哥开始招呼着几个人围过来,然后晃着鸡
 
巴说,大家一起祝贺玲儿有了归宿,这骚逼有了明主,来来来,大家一起射给玲
 
儿来庆祝一下,接着转过头对老婆说今天大家用精液给你道喜了,你可得都接好
 
了,不能辜负大夥的一片心意哈,说完大家就哈哈大笑起来,然后老婆就像日本
 
AV片里演的那样,半跪在软垫椅子上,尽力的撅着分着双腿,男人们排了队,
 
轮着用力猛插一顿老婆的骚逼,边操着还边把老婆骚逼里流出的水沾着往老婆头
 
发上抹,觉得快要射精了就赶紧的拔出来往老婆的嘴上射,另一个男人就赶紧的
 
接着一顿猛操老婆,一个接一个的把混着老婆骚逼淫水的精液都射到老婆的嘴巴
 
里,老婆完美的接受了这些珍贵的馈赠,不仅不漏一滴的把六个人的第一轮精液
 
都吃到了嘴里,还把射过的鸡巴都舔干净了,最后一个射精的是大圣,因爲大圣
 
一贯射精喷的超级多的,所以老婆也索性就不奢求全部都吃掉,任凭大圣那一股
 
一股的精液打在自己脸上嘴巴和头发上,还不时浪骚的把脸上的精液抹匀了,大
 
圣像是一个战士,端着自己的机枪向老婆尽兴的扫射,射一会还要再次插进老婆
 
的骚逼里猛的抽插几下,感觉到逼里灌满了,然后才拔出来再射向老婆的脸和胸
 
 
大圣射完的时候,老婆已经全身内外被精液全部浸透了。
 
这下老婆可是美爽了,晕乎乎的合起湿哒哒的两腿,晃着沾着精液粘连到一
 
起的头发,摸一把微肿的逼逼,喘着粗气软着腿挣扎着去拿了手机才边给我发信
 
息,当时我刚回去,看老婆发过来说是没有去聚会,然后我就一顿牢骚向她抱怨
 
 
老婆可能对我也有点上心,要不不能在玩的正开心的时候还能想起来给我发
 
信息。
 
老婆看到我的信息以后可能觉得有点歉意吧,而且这一顿猛操老婆可能觉得
 
也玩够了吧,就没有再玩下去。
 
对正在玩的男人们和吴玉敏说了下要回去了,稍事休息不顾头发的淩乱和水
 
渍以及精液难掩的气味在服务员奇异的眼神里出了门。
 
第二天我9点半我才过去,因爲老婆说吴玉敏起的晚,让我晚一点去。
 
我去了时候老婆还没有洗漱,穿着睡衣就直接去了洗手间,吴玉敏却穿着一
 
件低胸的轻纱睡衣,里面红色奶罩清晰可见,更让人流鼻血的是下身的内内是三
 
根绳子的丁字裤,看见我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老在我身边转,一会蹲下去拿
 
东西,一会又申懒腰,翘翘的屁股和短短的裙摆和将露未露的阴部,这种撩骚让
 
我一下子火力四射了,太诱惑了。
 
爲此差点被老婆给发现我在偷瞄吴玉敏,我怀疑是吴玉敏在故意勾引我,这
 
个猜测也在后面得到了验证,只不过这是以后的故事了。
 
收拾齐备了还等了一下吴玉敏,因爲她也要一同出去,一起出去的时候吴玉
 
敏已经换上超短的连衣裙和白色纱网的高跟鞋,性感的光芒四射。
 
到了杭州市里以后我们就在市中心开了房,因爲这里比较方便去拍婚纱照。
 
十号晚十一号晚将近三天就呆在一起了。
 
那点时候在忙碌奔波拍照的间隙里我们一共也做了几次。
 
我坐火车回湖南之后,老婆就能休息一天十三号周二正式上班。
 
我问老婆:「亲爱的,咱们拍完婚纱照我走了以后,你不是休息一天麽,告
 
诉老公,有没有和他们玩啊?」
 
老婆说:「你当你老婆每天都被人操啊,关键是心情你明白吗,有心情的时
 
候才会让他们操,没心情的时候谁也别想碰我。」
 
我嘿嘿的笑一笑:「老婆,别岔开话题,实话告诉老公,那第二天有没有被
 
操的心情啊?」
 
老婆假怒的推我一下:「你个坏人,这麽巴不得你老婆天天被别的男人操啊
 
,好像一个还不够,还要好几个一起玩你老婆,你个下流坯子,你老婆被别的男
 
人的鸡巴操的死去活来的你很爽是吧??
 
真是不明白你是怎麽想的。
 
实话说就是没有,没有,没有,那几天咱们那麽忙还被你操了好几次,你都
 
把人家的逼逼操肿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这麽问人家,你当人家下面是铁打的
 
啊,总要休息几天了吧。
 
我故意的说:「哦,原来是逼肿了,没办法玩了,要不你肯定还想操了吧?
 
你个小骚货、小浪逼、千人操万人日的贱婊子,但是也是我最最亲爱的老婆,老
 
婆,我喜欢你是个公共厕所,哪个男人都能操,老婆我爱死你了,你看老公的鸡
 
巴硬了昂”老婆有点感动了,:「老公,也就是你,能允许我这麽玩了,你放心
 
好了,老婆的身子是不干净了,但是心里只有你只有这个家才是最最重要的,老
 
公,我也爱你,以后你说怎麽玩我就怎麽玩,什麽事情都告诉你都听你的,你是
 
我最最亲亲的老公,也是我绿油油的好老公。
 
直到后来正经的我问老婆,王玲才告诉我说,当然是操了啊。
 
原来当天老婆送我离开以后回去就晚上八点多了,结果一进门就看见吴玉敏
 
和小炮老鼠在屋里玩3p。
 
因爲同租的女孩还没有回来,所以叫的轩敞淋漓的,两个男人也操的相当卖
 
力。
 
老婆进屋的时候,吴玉敏刚刚经历了高潮,嘶着声音的喊:「玲儿救我!!
 
!」
 
小炮却还在一下一下的夯操着吴玉敏,老鼠却翻下床拉摁着老婆就让老婆舔
 
他的鸡巴。
 
老婆也就随着口起来,很明显老鼠已经射过一次了,鸡巴上还有残留的精液
 
和淫水的味道,但是却已经被舔的很干净了,老婆王玲很仔细很用心的做着口活
 
,一小会,小炮也过来开始脱老婆的衣服,而吴玉敏却光着下身在床上微微抖着
 
 
就这样,吴玉敏的3p变成了老婆的3p,在老婆享受上下口饱满的的刺激
 
的时候,吴玉敏缓过神来了,却爬到老婆正在被抽插的飞溅着淫水的黑屄和老鼠
 
的鸡巴结合处开始舔起来,先是用舌尖截住正顺着屁眼往下流的液体,然后逆流
 
而上的舔到了老婆的屁眼上,老婆这麽一激,眼睛就要上翻,两手抓着老鼠的腰
 
就要鸡巴往屄里面兑,腰支着逼也配合着往鸡巴上顶,嘴里还直喊来了来了。
 
激动的老鼠立即就抽出水淋淋的鸡巴往老婆嘴巴里塞,小炮却不失时机的挺
 
着鸡巴接替了继续让操老婆的重任,老婆抽搐着身子艰难的吞吐着老鼠的鸡巴,
 
而鸡巴却边射精边不停留的进出在老婆的嘴巴里,终于射完了,老鼠才把鸡巴拔
 
出去去一边休息了,而老婆却已经筋疲力尽了,任小炮的操弄着,什麽也不管了
 
……。
 
再熬到九月底,终于我和老婆回家,领了证举办了婚礼,然后在家里一起住
 
了二十天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而就在结婚当天晚上就主动跟我坦白了她是怎麽
 
失身的,而且是在2008新年夜里,同时失掉了初吻和初夜而且爲此还大哭了
 
一场。
 
可能是爲了照顾我的情绪(因爲老婆知道我是个小心眼)说是也仅仅只是做
 
过一次。
 
直至后来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以后老婆才实话是说了。
 
至破了身子以后,她就有些觉得无所谓了,后来就是相亲介绍对象一起玩了
 
,反而对我却是到了最后完全确定下关系了才让我碰她。
 
用老婆的话说就是,玩一玩就无所谓了,但是要结婚要生活一辈子那就要一
 
而再再而三的考验了,如果随随便便的就让你得手了,你会怎麽想。
 
我想想也却是是这麽一个理。
 
老婆结婚之前有七次恋爱史,与后来谈的六个对象也上过床,大多数也仅仅
 
一次,然后就分手了,按照老婆的话说这叫婚前试爱。
 
不过我倒是觉得可能是老婆已经有了周围的那些男人,反而对性生活却比较
 
看重了。
 
性生活上不满意那肯定就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我问过老婆说我呢…老婆说你不一样,因爲咱俩家的情况,外在条件是既符
 
合的,床上反而成了其次。
 
我问老婆对我的评价,老婆说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一翻白眼,废话,你都经过多少男人操过了,鸡巴都见多识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