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和王崇是姐妹俩。在和父母一起住的日子里,她们总是形影不离的。虽
 
然相差四岁,两人就象有说不完的话,找不完的乐似的。这些年来,她们从来不
 
互相嫉妒,虽然也有一些争吵,那也局限于一些细小琐碎的事情。这也是母亲林
 
琳引以爲荣的地方。一家人一直都十分亲近,特别是当林珊的丈夫去世后,这时
 
王英才十四岁。虽然那一段时间生活很艰苦,但是母女三人还是熬了过来。
 
三年过去了,王英刚过了十七岁的生日,王崇也快到十四岁了。对于王崇来
 
说,这是少女成长过程中最关键的时期,她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解答,虽然当和妈
 
妈一起打工的姐姐回来的时候,姐妹俩会有许多秘密的交谈,但是这些日子以来,
 
王崇发现自己陷入对生活的困惑之中,特别是对异性和将来的去向,她总是在找
 
寻答案。
 
星期六晚上,王崇总是比妈妈和姐姐早回家。林琳和王英在一家菜店工作,
 
她们都十分努力,加上母女的默契,所以深受店里上上下下的喜欢。
 
当母女俩到家的时候,王崇正在看电视,她发现她们都显得很累,但是依然
 
是那麽的美丽动人,这大概是遗传的原因吧。当然,姐妹俩都长得象林琳,她四
 
十了,但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她有一个十分丰满的身材,却一点也不显得胖。
 
王英比母亲略矮一点,和妹妹一样,清秀的脸庞,白皙的肌肤,只是她已有
 
副凹凸有致的好身材。
 
三个人一起动手做完饭,围坐一起边说边吃着。「今天咋样?」王崇问起工
 
作的事。王英抢着说到:「今天太热了,妈妈和我干得汗流浃背的,最后脱得只
 
剩下背心了……」
 
「那就给店里的人大饱眼福了。」王崇笑着说。
 
林琳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轻轻拍了王崇的头一下说:「又开始胡说了,」
 
停了停,她边朝浴室走去边说:「我要去洗澡了,小崇,我知道你还有作业
 
没做。」「好吧,妈妈说了算。」王崇答应着,冲着王英作了个鬼脸。
 
王英姐妹俩一直都睡一张双层床,已经是八点了,大家都放松下来了。王崇
 
刚刚作完英文作业,伸出头和上铺的姐姐说话。王英正趴在床上看书,一头乌黑
 
的长发平铺在白色的汗衫上,往下是一条黑色的紧身裤勾勒出动人的曲线。王崇
 
偷偷看过姐姐好多次了,她困惑地发现自己被姐姐所吸引,这种吸引力不是在于
 
化妆,或者是漂亮的衣着,而是来源于姐姐的身体。
 
她的目光顺着姐姐的长发往下移去,那浑圆的臀部引向修长结实的两腿,王
 
崇可以感觉到那肌肉的蠕动。王崇感到体内有一股热流开始弥漫全身,她不敢再
 
看下去了,两腿间那种感觉使她难以忍受,她悄悄地缩回自己的角落,然后溜出
 
屋去。王英没吭声,继续看着书。
 
走廊里的王崇已是一团糟了,她的心狂跳着,耳朵嗡嗡作响。她连作了几个
 
深呼吸,想把姐姐的身体从脑海里驱散。她从没有想过会这样看一个女性的身体,
 
特别是姐姐。「这是错的,我不能这样下去了。」她这样想着,冲进了浴室,拧
 
开水龙头,捧起冰凉的水泼在脸上。
 
「小崇,你咋的啦?」妈妈的声音吓得王崇跳了起来,她一转头,看见妈妈
 
正泡在浴缸里看着她,这也是平时很少见的情景,特别是在这种气氛里。少女结
 
结巴巴地说:「我……我,」灵机一动,「我有点头晕,刚做完作业。」
 
林琳掠开额前的头发,她注意女儿的目光盯在自己的裸体上,她笑了笑说:
 
「那就把门关上,太冷了。」王崇的脑子里已是一片空白,她手忙脚乱地关上门,
 
并倒了门边的衣架。妈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瞧你,都昏了,来,让妈妈看看,
 
是不是病了?」王崇听话地走过去,在浴缸边坐下。林琳擡起一只湿漉漉的手,
 
梳理着女儿淩乱的短发,柔声问道:「有什麽心事吗?」
 
王崇只想逃走。她看见妈妈美丽并充满关怀的面容,还有那些顺着她丰满的
 
乳房往下淌着的肥皂泡。她下意识地记忆着妈妈乳房的形状,就象浮在水面上的
 
两座圆圆的小岛。
 
乳房上那些闪亮的水珠和那坚挺的紫红色乳头只有让王崇更加不安。她的目
 
光飞快地扫向妈妈的下身,透过有些浑浊的水面,她看见妈妈的腰,再往下是一
 
团浓密的黑毛挡住了那神秘的地方。
 
王崇逃避地把脸扭向右面,却只见妈妈悠美的长腿曲着露出水面,雪白的肌
 
肤上淌着晶莹的水珠。
 
凭着直觉,林琳察觉到女儿的不安是由于看着自己的裸体,她微笑了,又慈
 
爱地理着女儿的头发。「小崇,」她安慰着女儿,「你已经看过妈妈光身子很多
 
次了。」林琳想,女儿大了,可能开始想男女之间的事了。王崇不知道该说什麽,
 
妈妈觉察了她的想法,她已无法逃避了。
 
林琳知道女儿一定要对性有一定的理解,否则将来会吃亏的,她想,也许她
 
可以通过分享一些女人共同的东西来缓解女儿的惶惑。林琳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
 
乳房,然后看着女儿隆起在背心下的乳房说:「你知道吗,你的乳房和妈妈当年
 
一样,等你长大了,生了孩子,它们会变得更大。」
 
王崇虽然有点惊讶,但已经不象刚才那样紧张了,妈妈能理解自己的感觉,
 
她感到一种安全感。她看着自己的乳房,用手挤了挤,说:「你觉得是这样吗?」
 
她的目光又移到妈妈的乳房上。
 
林琳爲了证明自己,把手从女儿的头上移到她的胸前,盖在乳房上,说:「
 
嗯,一样大。」王崇感到一阵酥麻,她闭上了眼楮。林琳突然觉得这样作不好,
 
她抽回了手,但是她也感到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两腿间传遍全身,这种感觉使她不
 
由自主地又把手伸向女儿。
 
林琳的手温柔地揉弄着女儿的乳房,并不时地用食指拨动那粒小小的乳头。
 
王崇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她闭着眼,享受着这种全新的感觉。「以后会有
 
男孩子摸你这儿,小崇,舒服吗?」林琳的声音象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王崇感
 
到自己象是飘在云里,她把妈妈的手紧紧地按在自己的胸前。
 
林琳知道自己已经做得有些过火了,但她没有停下来,闭上双眼,她开始用
 
手指来体会女儿那柔软的乳房,同时她的双腿轻轻摆动着,让温暖的水流按摩着
 
自己。王崇轻轻地呻吟了一声,把母女俩惊醒了,她们同时睁开眼楮,林琳感到
 
女儿的手放松了,她也抽回了自己的手。
 
好一阵子,两人都不敢看对方的脸。林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做的事,这
 
可是乱伦啊!但是她又爲自己做了解释,也许是爲了满足女儿的要求,这不是一
 
个母亲应该做的吗?
 
当然,她不能否认一点,那就是抚摸着女儿温暖柔软的乳房,她感到了强烈
 
的性冲动。
 
王崇的脑海里也回荡着同样的思绪,她心灵最深处的秘密已经被刚才的一切
 
所袒露,这时的她完全被欲望所控制了。「妈,我……我能摸摸你吗?」少女的
 
声音里充满了见腆和期待。林琳尤豫了一下,然后在浴缸里坐直了身子。王崇发
 
现妈妈比以前更美,从她的颈部往下,湿润的身子闪着光,马尾辫梢诱人地搭在
 
她的肩头,她的目光凝聚在那对乳房上,它们要比自己的大得多,丰满结实,显
 
得沈甸甸的,但是并不下垂。
 
在那铜钱大小深红色的乳晕中间是坚挺的乳头。一颗晶莹的水珠从林琳的脖
 
子上滑下,顺着她深深的乳沟淌进浴缸里,她静静地看着女儿清纯的脸庞,等着
 
她的抚摸。
 
王崇挪了挪坐的位置,使自己靠近妈妈,伸出微微发颤的双手放在林琳的乳
 
房上。她的掌心压在妈妈的乳头上,同时手指感觉着乳房边缘那种饱满。王崇的
 
手慢慢地游走着,她时而揉捏,时而满握,时而捧压,整个身心似乎已被妈妈温
 
润的肉体所占据了。
 
林琳看着女儿按摩自己的胸脯,然后她发现了女儿脸上满足的表情,她第一
 
次有一种作母亲的成就感,同时另外一种感觉也开始滋生,那是女人的感觉。
 
两腿间逐渐加强的热流使王崇更加兴奋,她的内裤已经湿透了,黏在那儿怪
 
不舒服的。她用手掌托着妈妈的乳房,同时拇指来回搓动着乳头,过了一会儿,
 
又捂住它们,成心型地往上挤着,直到手指互相接触。终于,手湿了,她抽回手,
 
一边在身上擦着,一边得意地微笑着说:「妈,你的乳房真好,又软又大。」
 
林琳笑了:「它们应该是这样的,」她拍了一下女儿的手,接着说,「这是
 
我们的小秘密。现在,让妈妈洗完澡,你也该去睡了。」「可是现在才几点呐。」
 
王崇嘀咕着,有些遗憾地站起身朝门口走去,停了一下,她转身问道:「妈……
 
你摸我的时候,有没有感到什麽?」林琳不知道该说什麽,她的阴部还在养养的,
 
她只能说:「去吧,我们以后在说。」王崇终于走了。
 
王英不知道妹妹出了什麽问题,只见她回来的时候脸色很古怪。她问王崇,
 
因爲她总是妹妹保护人,可是妹妹一声不吭地钻进了下铺。王英跳下床来,看见
 
妹妹躺在那儿,两眼直直地看着天花板。她知道妹妹一定有什麽心事,「要不要
 
跟我说说?」她柔声问。
 
王崇看着她,强笑了一下说:「没有什麽,嗯,也许以后罢。」王英知道问
 
不出什麽了,摸了摸妹妹的胳膊说:「好吧,随时都行。」说完,她又回到床上
 
读书去了。
 
王崇躺着,思绪万千。她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看姐姐了,就在姐姐下来的短
 
短十秒锺里,她已用一种新的眼光扫遍了王英的全身。姐姐的触摸带给她一种内
 
心的颤抖,突然间,她开始想象王英脱衣服的情景,那不是平常的换衣服,而是
 
彻底脱光,而王崇坐在一边看着。而后她又想起妈妈从后面给她脱汗衫时拨动乳
 
房的情景。慢慢地睡意占据了她。
 
王崇突然从梦中醒来,她看了眼锺,三点了。屋里出奇地黑,她可以听见姐
 
姐熟睡的呼吸声。林琳无法入睡。晚上发生的事情不断从她眼前闪过,太多太多
 
的思绪使她无法平静下来。这样抚摸女儿,对吗?也许她比以前更迷茫了。
 
然后我又让她摸乳房,她还真的兴奋。
 
我是同性恋吗?唉,管它呐,爲什麽我就不能想干什麽就干什麽呢?
 
因爲你不应该感受女儿的乳房,同样她也不应该这样做。
 
可是爲什麽不呢?当她抚摸我的时候,我感到我们的情感是如此的接近,很
 
少母女之间能这样交流的。她的身体是那麽年轻,感觉是那麽美妙。我知道她只
 
有十四岁,纯洁无暇,可是她的身体已经充满了女性的媚力。也许就这点来说,
 
我不必爲我们母女互相産生性的吸引而感到羞耻。
 
我……我想让她吻我。我本来是可以让她这样做的。我想把她搂在怀里,让
 
她吮吸我的乳房,就象当年她还是个婴儿那样。然后让她躺下,由妈妈来……
 
有些时候,林琳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但她很想知道王崇的想法。林琳
 
很爱她的女儿们,这是毫无疑问的,她只是想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在她的房间里,王崇已是彻底清醒了。她在想象同学们叫她女同性恋,从此
 
不和她说话了。但是她无法抹去脑海里妈妈那诱人的裸体。还有姐姐,王崇想象
 
着和姐姐
 
一起睡的感觉,整晚上搂着她,和她作爱。这些想法使她浑身发热,她悄悄
 
溜下床来,听见姐姐翻了个身,又睡了,这才来到衣橱前,脱下背心。她伸手到
 
背后解开胸罩的扣子,那对雪白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她握住它们,指尖搓动
 
着粉红色的乳头。
 
「你知道吗,你的乳房和妈妈当年一样,等你长大了,生了孩子,它们会变
 
得更大。」她几乎能听见妈妈的声音。她真希望妈妈能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她
 
脱去睡裤,然后又脱下湿了整晚的内裤,光着身子站在穿衣镜前打量着自己。
 
在黑暗中,她能依稀看见自己的胸脯,圆圆地隆起,柔嫩的乳头翘着,并且
 
在自己的手中弹跳着。往下看去,纤细的腰肢,滚圆的臀部,两腿间一小条灰线
 
消失在那凹处。那是她稀疏的阴毛。
 
王崇沿着臀部的曲线往下摸到大腿,她在想,自己的皮肤有多细腻,妈妈该
 
会多喜欢。转过身来,王崇看着熟睡的姐姐,象往常一样,王英又把被子踢到一
 
边。王崇轻轻地走到床边,仔细地端详着,现在她不会再感到惶恐了。
 
尽管是在睡眠中,王英的脸还是那麽美丽。她穿着件白色的背心和黄色三角
 
裤,王崇可以清楚地分清姐姐的轮廓曲线。
 
当她的目光接触到王英隆起的胸前,王崇的手指开始在自己的大腿内侧滑动
 
着。姐姐的乳头突出在薄薄的背心下,撩起的背心下摆,可以看见她乳房圆圆的
 
下半球。王崇按摩着阴唇的外侧,她闻到了自己那里散发出来的气息。她真想去
 
爱抚姐姐,就象几个小时前和妈妈那样。
 
当她想象着自己压在姐姐的身上,亲吻她的嘴唇,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她
 
几乎可以感觉到她们的腿缠绕在一起,她赤裸的阴部摩擦着姐姐的短裤,以及姐
 
姐的双手紧紧箍着她的臀部。幻觉中,她挺起胸,好象王英在吮吸着她的一只乳
 
房,同时揉搓着另一只。她已经不能忍受那种强烈的冲动,她的手指拨开阴唇,
 
前后抚摸着那凸起的阴蒂,她感到灼热的阴水顺着手指流到她的手掌上。
 
王崇躺在地上,她已经不在乎姐姐是否会醒来,身心已完全融进了想象之中,
 
她感到王英压在上面,两人的手都不停地探索着对方湿热的阴部。王崇挤压着自
 
己的乳房,发誓说,如果她现在不达到高潮,她将翻到姐姐的身上,求她和自己
 
作爱。
 
随着她狂乱的想象逐渐升级,王崇达到了高潮。她的全身随着阴道的收缩战
 
栗着,神经由高度紧张到完全松弛。她一动不动地躺着,右手依然夹在两腿间。
 
王崇爬了起来,发现姐姐还在熟睡,她放心地回到自己的床上。她还能感到
 
阴部在一跳一跳的,虽然以前她也手淫过,但从没有象今晚这样的舒服。她睡着
 
了,作了许多和妈妈,姐姐以及三个人一起的梦。
 
上铺,王英的眼楮大张着,她还在惊奇刚才所见的一幕。她从没见过别人干
 
过这种事,更别说是自己的妹妹。她觉得装睡是对的,她想,妹妹在自己面前手
 
淫,好象都是爲了自己。她不知道以后该怎麽办?
 
星期天早晨的阳光洒进林琳的屋子,她已经起床了。事实上,经过昨晚的事,
 
她根本没睡多久。站在镜子前,林琳打量着自己。从精神上来说,自己是四十岁
 
的人了,早已看破红尘了。年轻时也做过一些荒唐事,可是从没有到昨天那种地
 
步。
 
也许这是生活给她的另一个挑战。她扭了扭头,弯起左腿,镜子里的她具备
 
了成熟女人的一切,短衣短裤更显得性感十足。她想起小崇,不禁微笑了,是该
 
炫耀自己的时候了。
 
王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她闻见妈妈作早餐的香味,她伸出头去看看
 
妹妹起了没有。王英果然还在睡,身上的毯子只盖着下身,圆圆的乳房完全露在
 
外面。想起昨晚的事,王英偷偷笑了。她悄悄地穿上衣服,去浴室里拿了一杯冷
 
水,然后慢慢地浇在妹妹的胸口。
 
王崇大叫一声,跳了起来,王英则笑得不亦乐乎。「都是你,我的床全湿了。」
 
「那好啊,我去告诉妈妈你尿床了。」王英笑得更欢了。
 
等姐妹俩来到厨房的时候,林琳已经把早饭做好了。王崇注意到妈妈今天的
 
穿着与平时的大不相同,那件花睡裙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白色的紧身 T恤
 
和黑色的健美裤。
 
在饭桌上,王崇不由自主地偷看着林琳在半透明的衣料下若隐若现的乳房,
 
下意识觉得妈妈今天换装是爲了她。
 
「怎麽今天早上大家都这麽性感?」王英笑着问道。「怎麽啦?」林琳边问
 
边给女儿们盛饭。「那还不知道,妈妈你穿得这样,妹妹昨晚又赤膊睡觉。」林
 
琳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是吗?昨晚挺热的。」王崇赶紧说:「可不,我一
 
直都在出汗。」林琳转身把菜端到桌上,她故意佝下身子,T 恤的领子垂了下来,
 
露出乳房的上半截。
 
正如她所期待的,王崇看着妈妈的乳房随着她的动作颤动着,呼吸急促起来
 
了。
 
林琳也注意到王英眼角的余光停在自己的胸前,她满意地说:「快吃吧,一
 
会儿还有事要商量。」王英狼吞虎咽起来了,王崇也动起了筷子,还不时偷看妈
 
妈。安静了一会儿,林琳问王英:「今天有什麽安排吗?」嘴里含浙饭,王英含
 
糊地说:「看电视算了。」
 
林琳又问王崇:「小崇,你呢?」王崇低着头说:「没有什麽……」「那我
 
们就出去逛街,然后晚上作后院烧烤。」林琳决定了。「太好了,我们还可以喝
 
点酒吧?」王崇年轻的身体突然热了起来,她溜了妈妈一眼,心里想着:「妈妈
 
是在给我机会吗?」
 
三个人在市中心的大小商店里逛了够,这才拎着买的东西挤上了回家的公车。
 
车上很多人,王英个子高,又会钻缝,一下就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林琳因爲手上
 
有个大袋子,加上要照顾王崇,所以挤不过去。她只好和王崇待在后面。
 
车里的空气很不好,加上人挤人,实在不是个长待的地方,可是王崇却希望
 
永远不要到站。她感到妈妈结实的乳房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背上,随着车子的晃动,
 
她开始故意去磨它们,压它们。
 
林琳一只手拉着扶手,另一只手把东西递给王崇,而后从后面环抱着女儿的
 
腰,这样她的小腹也贴紧了王崇的臀部,配合着女儿的动作,同时脸也靠在她的
 
头上,闻着那渐渐变浓的少女芬芳。王崇闭上眼楮,她感到妈妈的呼吸暖融融地
 
吹在脖子上,那只在自己小腹上抚摸着手使她颤抖。
 
回到家,王崇抢着进了洗手间。林琳也推说试衣服,把自己关在屋里。
 
林琳用纸巾擦拭着阴部,当手触到高潮过后依然敏感的阴蒂时,身体不禁一
 
抖。和女儿在公车上既紧张又刺激的肉体接触,使她的欲火熊熊燃烧,一进自己
 
的房间,等不及脱裤子,她的手就已插进了那泛滥的阴道里。
 
才摸了十几下,她就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潮,身体剧烈地扭动着,爲了怕女
 
儿们听见,她咬住枕头的一角,但是极度的欢愉还是使她哼出声来。
 
大女儿的声音惊醒了林琳,她穿上衣服,走出来,看见王英正穿着新衣服给
 
妹妹看,王崇懒洋洋地坐在一边,两人的目光接触了一下,又互相避开了。林琳
 
夸了几句王英的衣服,来到了厕所里。她闻到了王崇少女的味道弥漫了四周,也
 
许小崇和我一样也……她想着,看了一眼放脏衣服的筐子,一条短裤果然在最上
 
面,她摸了摸裤档,又黏又湿,林琳满意地笑了。
 
三个人围坐在篝火边,吃饱喝足了,静静地仰望那繁星密布的夜空,这一瞬
 
间,仿佛世界上只有她们母女了。王崇偷偷看着妈妈和姐姐,一杯啤酒已使她全
 
身发热了,她有些紧张,想象着如果喝多了,自己开始胡言乱言的情景。她也仔
 
细地浏览了妈妈和姐姐身体的轮廓。
 
又喝下了一杯啤酒,王崇觉得身体发轻,她想,她们想怎麽要我都行,我呢,
 
该怎麽去和她们做爱呢?当林琳的目光扫向她的时候,她赶紧扭过头去。
 
酒都喝完了。王英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醉醺醺地说:「我……我要小便去
 
了。」「去吧,就在后面的树林里,免得你在家门口的台阶上摔跤了。」林琳笑
 
着说。「我不去林子里,太黑了。」「小崇,你陪姐姐去吧,别让什麽东西吃了
 
她。」「好的,妈」王崇趔趄地站了起来,挽着姐姐的手,「走吧,小笨蛋。」
 
两人笑着消失在黑暗中。
 
手牵着手,姐妹俩走得离篝火越来越远。王英大笑着靠在一棵大树下,「…
 
…我头晕了,不……不行了,我要摔倒了,快帮我。」王崇上前扶助姐姐。「帮
 
我把裤子脱了,要尿到裤子上了。」王崇的额头上渗出了汗珠,嘴唇开始发干。
 
她跪在倚着树干的姐姐的面前,握住黑色的裤腰,开始往下脱着姐姐的裤子。当
 
手指接触到姐姐的大腿的时候,王崇的呼吸急促起来。
 
「快点吧……」王英已经忍不住了,她踢掉鞋子以便让妹妹把裤子脱下来。
 
王崇赶紧脱下姐姐的外裤,然后去脱她的内裤,手指贴着姐姐软软的臀部,她慢
 
慢地脱着。这时的王崇面对着姐姐,所以看到她的阴部,也能闻到那里的味道。
 
「姐,你蹲下来吧,否则会尿在身上的。」王英只好沿着树干滑了下来。王崇感
 
到姐姐的味道更浓了,因爲这时她的腿已经分开了。
 
王英长长地吁了口气,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没成功。她咯咯笑着:「我起
 
不来了。」王崇在微微战栗着,手顺着姐姐腿往上移去。王英闭上眼,静静的倚
 
在树上。
 
王崇兴奋起来了,她的手感到了那种柔滑的肌肤,当她摸到姐姐的大腿末端
 
时,转而去体会她圆圆的臀部了。王崇环抱着姐姐的臀部,说:「我们一起来,
 
我拉着你。」
 
「一,二,三。」姐妹俩终于站了起来,王英依然倚在树上。王英用一种奇
 
怪的眼光看着妹妹,王崇也对视着她,双手仍然放在她的臀部上。突然,王英伸
 
出手,抚摸着妹妹的短发。王崇如释重负,她的手立刻摸向姐姐的两腿间。王英
 
闭上眼楮,呼吸急促起来。王英感到自己象在飘浮于空气之中,妹妹轻柔的手指
 
在她的两腿间弹奏着迷人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