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九点,从女友的家中出来,昨夜的母女同床,还让我回味无穷。突然记起室友提起的公车色狼经历,不由一时性起,向公车站走去。快到车站的时候,终於发现了值得下手的目标:长发披肩,白色衬衣式职业上装,凸显蜂腰,黑色齐膝束身裙,翘挺的臀部紧绷在黑裙上,犹如两团吹弹润手的面包,立时让我的男性特徵膨胀起来。仅从背影来看,即使此女容貌一般,也可称得上极品,值得一上。加快脚步,紧跟上去。女人在车站停下,显然是在等车,我紧跟上去,靠着一米八零的大个,和长期篮球运动打熬出来的身板,挤到她身後,同时祈祷她会乘上回学校的这路车。一阵淡淡的茉莉花香飘过鼻翼,感觉自己的阳具又硬了几分,昨夜释放一空的弹药在这一刻全都补满了弹匣。可惜不敢肆无忌惮的去看女人的脸,不知是否是从背後看想犯罪,从前面看想自卫的类型。天从人愿,213路车来时,她竟也随着人群冲过去,我当然也奋力向前,努力保持有利位置,要知道,垂涎美色的人可是不少呢。挤上车,随着女人挤向车尾,人真的很多,离後车门还有一段距离,就挤不下去,而後面不断涌上来的人群还是挤着,女人面朝着车窗,手握横栏,而我,则死死握住横栏,面朝着女人,努力顶住後面的拥挤,尽量与女人保持着十几厘米的距离。不知道为什麽,我并不想急色的贴上去,而这恰恰成了我上船的客票。女人似有所觉,转头向我笑了一下,天!这一瞬间,我觉得坚硬的阳具已经挺到了让自己腹痛的程度。一张无比精致的脸,美丽的大眼睛,常常的睫毛似乎如千股如丝,把我缠了进去,微挺的琼鼻轻轻的筋着,由於拥挤而出的香汗浮在鼻尖,让人有一种想要舔舐的冲动。薄薄的嘴唇,淡红晶莹的唇膏均匀的涂在上面,似乎等待着你的品尝。美女似乎对我这样的呆视已经习以为常了,只是微点下头,便转了过去,没有不悦的表现。车子慢慢启动,而我则对车内吵杂的人声充耳不闻,只是呆呆的看着美女的侧面,忘记了此时正是吃豆腐的最佳时机。此时才发现,美女胸前峰峦叠嶂,高耸入云。沈城的公车司机很疯,在畅通的道路上,车速都很快,但我并不着急,即使清晨从这里乘车回学校,也要一个多小时,何况此时正是上班高峰呢。突然,公车一个急停,显然是遇到红灯了,而我的机会也来了,我藉着惯性冲向前去,美女轻叫了一声,也随着惯性向後冲去,美女微转了下身子,终於将面部朝向了我,而她身後的男人则毫不客气的顶在美女的身後,於是我毫无意外的贴在了美女的身上,这一瞬间,我的鼻尖甚至已经触在了她的额头上。美女微低着头,而我则歉意的看着她,轻声的说:「对不起,人太多了。」美女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轻嗯了一声。车慢慢启动,而我终於可以一窥禁区了。美女的衬衣是开着领的,如此近的距离,我可以毫无障碍的看到她胸前的风光,肉色的胸衣似乎太小了,仅能托掩住峰尖,而上半部的乳肉则纤毫毕现,让我差点喷出鼻血。此时,我的小弟弟也终於受到了一些抚慰,我俩几乎贴在一起,硬挺的阳具毫不客气的顶在她的小腹,一阵阵快感随着时快时慢的汽车传入我的大脑皮层,爽的我似乎每个毛孔都在欢呼。女人的脸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她抬起头看着我,晶亮的大眼睛里一片朦胧。我刚要看口解释,美女却先开口:「帮帮我。」我不禁一愣。美女眼睛向後瞄了下,我才发现,一个矮胖的眼镜男正紧贴在美女的身後,身体一耸一耸的,同时张着嘴向美女的耳根吹着,美女如同三明治一样被我们夹在中间无处躲藏。这种时候,当然不能客气,我立刻将双手伸过去,轻扣在美女翘挺的臀部,然後将美女向怀中搂去,美女轻啊一声,靠在了我的怀中,她的脸贴在我的胸膛上,就如恋人般。眼镜男抬头看向我,我毫不退让的瞪过去,他退缩了,愤愤的转过身去。此时,美女已成为我的禁脔,予取予求。我的阳具紧顶着她,美女娇喘着,我低下头,轻轻的在她耳边说:「你真的好美,我控制不了自己……」美女还是轻嗯一声,没有说话。获得美女的谅解,应该说是公车色狼的最高境界了吧。我的双手开始轻轻的在美女的翘臀上揉搓起来,力道由轻至重,由揉搓到揉捏,美女的喘息明显剧烈起来,我可以感觉到,她在主动向前挺动着,迎合着我的阳具。还等什麽?我的手撸起她的束身裙,我需要直接触摸她柔嫩的屁股,只有这样,我才能释放自己快要爆炸了的情绪。真让我惊讶,我的手直接触到了美女娇嫩的肌肤,如此细嫩的臀肉,几欲弹手,就如初生婴儿般细滑。奇怪,难道美女没有穿内裤?手指滑向臀沟,哈哈,原来是T字裤,一根细细的布带勒在臀缝深处,我甚至触到了美女屁眼的菊纹。看来怀中的美女是闷骚型的,穿着这麽性感的内裤,说她心里不想勾引男人,恐怕她自己都不相信。「你好前卫啊」我说道。美女的脸更红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再说话,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美女娇吟起来,但这低低的娇吟淹没於车内鼎沸的人声中,只有我俩听得见。我的手指揉压着美女的屁眼,指尖已经陷入那诱人的菊花中,这一瞬间美女屏住了呼吸,惊讶的望着我,我俩对视着,彼此望得见眼中那情慾的火焰。我真的再也难以忍受这夏裤的束缚,抽出一支手来,轻轻来开裤链,将我那22公分长的阳具释放出来。这是我畅游花丛的利器,因为它,我无往不利,无坚不摧。我拉着美女缠在我身後的一支纤手,将它放在我的阳具上,美女浑身一震,想要抽回去,但我早有预见,按着她的手,不让她收回,并牵引着它为我手淫。同时,我的另一支手拉住美女T字裤的细带,轻轻上提,让它紧紧勒住美女的臀缝,迫使美女翘起脚跟,我要品嚐她的樱唇,猛的吻上去,她没有挣紮,只是热烈的回应着我。我松开前面的手,美女没有停止,而是自然的撸弄着我的阳具。我的手终於攀上了美女的乳峰,从她那敞开的领口伸入,插入内衣,拨弄着已经挺立的乳头,这新拨的鸡头肉是那麽让人兴奋,我甚至感到了阳具的亢奋,我相信她的手上肯定已经涂上了几滴我阳具分泌出的淫液。此时,美女仰起头,从我无度的索吻中挣紮出来,大口喘着,我看着她那潮红的双颊和快滴出水的双眸,知道该上垒了。我松开女人的T字裤,将手转到前面,直抵黄龙圣地,此时,那里早以是一片汪洋,濡湿粘滑的淫液涂了满手。我的室友曾经教导我,这种情况,女人已经动情,如果你不去满足她,是会遭天打雷劈的。我没有客气,将食指上钩,准确的插入膣口,并圆周搅动,拇指轻拨美女的阴核。美女的眼睛瞬间瞪大,猛的扑到我的怀中,狠狠的咬住我的肩头,鼻中哼声不绝,同时抓住我阳具的手动作加快了数倍,猛烈的颤抖着。我明显的感觉到美女的阴道在激烈的收缩着,里面如婴儿的小嘴,猛烈地吸吮着我的手指,一股股阴精喷射出来,激烈地击打在我扣在膣口的手心上,竟然是潮喷,甚至我还没有寻找到她的G点,就引来了如此迅猛的潮喷,如此敏感的女人让我更加激动。我明白此时不能再挑逗她了,毕竟是在人潮拥挤的汽车上。长达数分钟的潮喷慢慢止歇,美女瘫软再我怀中,松开口,大口喘着,幽怨的看着我,同时更加猛烈的为我手淫起来。公汽就快抵达学校门口了,我不再压抑自己,挺动着阳具,配合着她,一种释放的快感袭来,我附在她耳边:「我要射了。」美女迅速的撩开自己的衬衣下摆,将我的阳具顶在她的肚脐上,用她的肚脐快速摩擦着我的龟头。我释放了,精液肆无忌惮地拍打着她的小腹,我死死按住美女的屁股,揉捏着,似乎要将阳具顶入她的腹中,一股、两股、三股……十余股精液释放出来,我也跟着放松下来,轻吻着女人额头。「讨厌,大色狼,射到我衣服上,我还怎麽下车?」美女娇嗔着。我笑笑,拥紧她,没有说话。美女温柔的将我的阳具送回裤子,拉好裤链。然後埋进我的胸膛,享受着高潮後的余韵。车站到了,我轻拍拍美女的翘臀,转身下车,没想到美女竟然挽着我的胳膊跟着走下来……
 
??(2)影院倾情美女挽着我的胳膊,和我一起走进校园,才不舍的松开手。我也停了下来,贪婪的看着她俏红的容颜,「神仙?妖怪?老师?学生?」美女掩嘴一笑,嗔怪的翻了我一眼,说道:「讨厌,反正我不是紫霞。」「呵呵,紫霞哪里有你漂亮。」我说道。美女笑道:「看不出来,你嘴还挺甜的。不管怎样,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的校友,希望你忘记我,好吗?」说完。美女转身走去,风中飘来一句:「不要跟着我啊!」我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她那婀娜的背影。如哈巴狗般追逐女人不是我的风格,我的大学虽然很大,但我相信,像她这样的美女绝不会淹没在平凡的学生中间,只要她在这所学校里,我就会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很快。接下来的日子很平淡,我没有去刻意寻找这个令我心动的女孩,每天陪着女友楠楠自习,吃饭,当然少不了到楠楠的单身学生公寓去做爱做的事。楠楠刚刚竞聘为校团委干事,每天都有活动安排,而这时候,我则泡在宿舍里,和室友打扑克或者CS,直到周末。女友告诉我晚上没有活动安排了,要和我一起去学校的影院看电影。对於我们这所位於城市郊区的大学来说,周末的夜晚去校影院看场电影,是大部分情侣周末活动的不多选择之一,而我,还没有和楠楠一起去过,毕竟我们刚刚升入大学一个学期,繁复的学生会活动就够我们忙的了。站在女生公寓楼下,突然门口一阵骚乱,许多男孩都停足看向那里,我猜肯定是楠楠出来了,因为精心打扮过的她无论走到哪里都必然会引起骚乱,哈哈。回头一看,果然是楠楠。今天,她梳着长长的马尾辫,上身粉色短袖衬衫,下摆系着一个蝴蝶结,里面的白色背心刚刚盖过肚脐,小腹上那雪白细嫩的肌肤随着她轻快的步伐时隐时现,让人兽血沸腾。下身一件牛仔裤衩,将她的小屁股箍得紧紧的,两团翘挺的臀肉绷起,使臀沟隐现,两条修让的美腿不着寸缕,在夕阳下泛着晶莹的光泽,让人不忍亵玩。楠楠蹦跳着向我跑来,丝毫不知道她那飞扬的马尾辫杀死了多少男孩的血细胞,而这个女神般的女孩,却早已成为我的禁脔,开发遍了身上的所有洞洞。楠楠挽着我,两人漫步向影院走去,这是影院门外已经有很多人在等着了,这之中大部分是情侣,我是很少注意其他人的,除了旁边的女友,大概就只有上次公车上玩弄的校花级美女才能吸引我的目光了。此时夜幕徐徐降临,我低着头正听楠楠说她系里的趣事,突然楠楠抓紧我:「老公,我领导也来了耶!」说着就喊起来:「甯姐,甯姐!」我抬头看去,不由笑了起来。世界太小了,迎面走来的女孩竟然就是令我念念不忘的公车美女。和她一起走来的是一个带着眼镜的男孩,显然也是学长级的了,只是比我稍矮一些,秀气的他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而身体却又非常匀称,显然不是弱不禁风的书生型。一股儒雅气息迎面而来,我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男人是女人的天然杀手,尤其是像楠楠这样的小女生,好在鄙人也不是吃素的,这点自信还是有的。「甯姐。」走到近前才认出我来,稍楞了一下,随即便问楠楠:「你男朋友?」「是啊,这是我男朋友赵军。军,这是咱们校团委副书记苏甯,这是甯姐的男朋友郝强,咱们校学生会主席哦。他俩可是咱们学校公认的金童玉女!」楠楠欢快地为我们彼此介绍着。郝强向我伸出手:「中文系大三,郝强。」我礼貌的和他握手:「经济系新生,赵军。」说着,我看了苏甯一眼。苏甯镇定地看着我,微笑着:「外语系大三,苏甯。」於是我们四个人并在一起,聊了起来,郝强很健谈,和我大肆鼓吹着校学生会的种种好处,并一再邀请我参加学生会的竞聘。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应着他,对这些东西我实在提不起兴趣,刚刚从家族的勾心斗角里逃出来,实在是不想再陷进这种小孩过家家般的泥潭里。楠楠和苏甯笑闹着,从服饰到晚上的电影,侃起来没完。而苏甯则似乎有些走神,更多的是在听我女友说。今晚的苏甯一脱那人白领丽人般的干练,身着绿色套裙,长发披肩,显得那麽清新、淡雅。很难想像,这个女人有穿着T字裤骚浪的时候。电影要开场了,我们步入影院,在靠後的一排找了座位坐下,女友硬要我坐在她和苏甯中间,而郝强则坐在苏甯的另一侧,似乎他和旁边坐在他旁边的一对情侣也认识,做坐下後,还和那女孩低声谈着什麽。我低声问楠楠为什麽不和苏甯坐一起。楠楠竟然让我把苏甯搞到手。她低声对我说:「哼,我早就看郝强不顺眼了,他以为自己是谁啊,有甯姐做女朋友还不满意,竟然和我们团委的另外一个女孩勾勾搭搭,还来骚扰我,你把甯姐追到手,让他鸡飞蛋打才过瘾呢!」我笑着看着楠楠不说话,楠楠被我看得直发慌:「讨厌,你连人家的妈咪都已……我还能介意你什麽?」电影开始了,我不由看向苏甯,苏甯似乎还在想着什麽,影院里微弱的光线一明一暗,闪着她那明亮的双眸,让我有些激动……************苏甯:自己今天是怎麽了,从看到这个让自己念念不忘的公车男孩,身体就在不停的骚动,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内裤湿了。哎,真客气,该死的考研,该死的教授。马上就要到大四了,对自己来说,考研是个不错的选择,上周,系里的硕士导师王教授,让自己到他家去,说是给自己辅导一下专业课。自己还特意打扮得庄重一些,希望能给王教授一个好印象。到了教授家里,竟然只有王教授自己在家,他妻子到女儿家去了。王教授给自己辅导了一些专业课,然後还热情的留自己吃晚饭。该死,我为什麽要留下来吃饭?为什麽我要喝那该死的红酒?自己怎麽能因为他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就放松了警惕?那天王教授给自己喝的红酒很甜,我喝了两杯还多,之後的记忆就变得错乱起来,我想走,却没有力气,我的身体好热,我好想和郝强在一起,不,不对,当时我的脑海里想着的是赵军?不对,那时我还不认识他呢!教授那满是烟味的嘴在亲我……我挣紮,不,我在迎合,我需要男人,不管是老男人还是……唉,我知道我被这个卑鄙的禽兽算计了,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任由老狗脱了我的衣服,我眼睁睁看着他停着满是皱褶的肚子爬上我的身体,我还记着他满脸的老人斑,真可笑,我在郝强那里苦苦守了两年的贞操竟然要毁在这个一身腐臭的老家夥手里。管不了那麽多了,我需要发泄,我好热。老狗趴在我身上,我感觉得到他的老阳具顶进了我的禁区,我悔恨,我又期待那预料中的剧痛,可是,老狗竟然开始哆嗦起来,我感到了热热的秽物洒在我的腿上,我的小腹上。我受不了了,我记不清自己之後干了什麽,脑海里的镜头好乱,老狗给我穿上羞人的T字裤……我为老狗口交,我对自己的技术很有信心,郝强总是在我的口交下放弃进一步的求索……老狗那即使勃起也才刚刚有手指长的阳具……被我刚刚舔硬就发射的鸡巴……白色的振动器……黑色的皮鞭……火辣辣的屁股……自慰的高潮……清晨,我醒来,老狗死了般趴在身旁,我仓皇爬起,甚至来不及找回自己最喜爱的米奇内裤,慌忙穿上衣服逃出狼窟。讨厌,也许是酒劲没过,在公车上,我被猥亵了,哦,赵军,这个小男孩,他救了我,却又猥亵了我,难道我天生淫荡吗?为什麽我被他抚摸臀部就会湿了?为什麽我会恬不知耻的为他手淫,哦,那长长的阳具,让自己骚动了整整一周,为什麽我的小穴被他轻轻一碰,就高潮了?本以为这是一场噩梦,不会再扰乱自己的生活,但偏偏他是楠楠的男朋友,这个让自己数次午夜梦回的男孩,竟然就这样实实在在的走进了自己的生活……************赵军:这时,郝强旁边的女孩站了起来向外走来,一个很野性女孩,大大的耳环,波浪卷发,嚼着口香糖,裙子超短,身材也算顶级的了,前凸後翘,但她身上那浓烈的玫瑰香水味却不是我喜欢的。她向影院的洗手间方向走去,而郝强竟也跟着走了过去,这本也正常,但我总觉的会发生点什麽。目送郝强的背影,他在那女孩走到洗手间字样壁灯下时追了上去,两人几乎同时走进标志着洗手间的侧门,那一瞬间我看到郝强的手搂到了女孩的腰上。我知道机会来了,拉起苏甯的手便向洗手间走去,楠楠一愣,但没说什麽,而苏甯似乎刚从某种遐思中被惊醒,木然地被我牵着走过去。走出侧门,苏甯甩开我,想说什麽,「嘘」,我手指洗手间,小声说:「郝强在里面。」苏甯愕然。我让苏甯在男洗手间门口稍等,悄悄走进男洗手间,里面很静,没有人。我走出来,拉着苏甯冲进女洗手间,里面没有人,只有三个隔间的门都关着。苏甯惊讶的看着我,我没有说话,只是推开中间的隔间,拉着苏甯走了进去。我自信郝强和那个女孩一定在最里面的隔间。我让苏甯悄悄站在那里,然後打开隔间的门,走出去,洗了下手,推开洗手间的门,重重的关上,然後悄悄返回中间的隔间,并把门插上。苏甯的脸上显出了然的神色。这时最里面的隔间传来女孩嗲嗲的声音:「讨厌,人家答应了,你帮人家进系学生会,人家就给你,那一定会给你,你着什麽急,要是被人发现了怎麽办?」郝强的声音不出意外的响起:「呵呵,小骚货,我怎麽知道你会不会过河拆桥,明天就是竞聘会了,我把你选进去,你再放我鸽子怎麽办?」接着,喘息声响起,湿吻特有的啧啧声也跟着响起来。苏甯的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我藉着她倾听的机会,轻轻将苏甯搂进怀中,一只手毫不客气的伸进苏甯的裙底。这种时间,这种地点,还是应该速战速决的。没想到,郝强似乎并不着急,「小骚货,给哥哥舔舔。」那女孩嗯着,裹吮鸡巴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弟弟立即站了起来,顶在了苏甯的小腹上。苏甯赧然看向我,我笑笑,手上加大了揉搓苏甯臀肉的力度。另一只手隔着她的衣服,使劲捏着她的乳房,大概有两分钟,那边的吹箫声还在继续,而我则不满足於手足之慾了,此时苏甯的眼睛已经眯了起来,靠在我的肩上,显然对我的揉捏很享受。我用一只手扶起她,狠狠的吻到了她的嘴上,嗯……思念了一周的香唇啊,终於再次被我饮啄了。我贪婪的吸吮着,将自己的唾液渡给苏甯,又吞食苏甯的唾液。郝强的声音传来:「草,就这口活?苏甯给我吹,五分钟我都顶不住,你这都他妈十分钟了。快,把屁股厥起来,让哥哥操你。」女孩的嗲声:「那你不也没吃到苏甯吗?光操嘴很有意思吗?哼,你把妹妹操爽了,妹妹屁眼都给你玩。」「啪啪,操,苏甯要是让我操,我会急的拉你到这来干屄?」「啧啧,操,你跟男朋友没少操屄啊,瞧瞧,这麽他妈黑,真让我没食慾,直接操你得了。」「啊!哥哥,你轻点儿,啊啊……」「操,真松,给哥哥夹夹。」「嗯,嗯,哥,使劲操我,妹妹要被你操死了!」啪啪,啪啪,肉肉相击的声音充斥着洗手间。此时,苏甯闭着双眸,微微喘息着,而我,则舔舐着她的耳垂。突然,苏甯疯狂的撕扯着我的腰带,将手伸进去,攒住了我的阳具。我抬起头,看着她。苏甯的双眸仍闭着,两行泪水流过腮边,让我不禁心中一痛。我附在她耳边:「我爱你,让我保护你一辈子,好吗?」苏甯睁开眼睛,定定的看着我,再一次吻上了我的唇。隔壁的还在继续着激情。郝强:「我累了,坐上来。」女孩:「啊……好爽,快干我,干死我吧,大鸡吧哥哥。」我决定不再忍了,我解开裤带,将阳具释放出来。苏甯蹲下去,熟练地将它含入嘴中。哦,从来没有过的舒爽滋味直达我的发尖,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苏甯香软的滑舌再我的棒间游走,从马眼,到龟头,到棒身,再到蛋蛋,温热,湿滑以及黑洞般的吸吮充斥於我的下体,竟让我一瞬间有了发射的冲动。我深吸一口气,强忍了下来。我粗鲁的将苏甯拉起,并背对着我,掀起她的长裙,一把将白色的内裤拉到她的踝间。苏甯配合的弯下腰,翘挺的屁股第一次完全的亮在我的眼前,我蹲下来,贴近她的屁股,芳草中,两瓣粉红的阴唇因为我的抚慰而微肿着,几滴爱液粘在草丛中,发出淡淡的香气,同样粉红的菊花紧紧闭合,因为我的呼气而不停紧缩,我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苏甯随之一颤,我奋力将她的花园含入嘴中,舌头钻进它的核心,好紧,我的舌尖只能进去一点点,无奈下,我只好舔苏甯的阴核,苏甯在我的舔舐下不停颤抖着,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我站起来,将肉棒顶在苏甯的阴唇上,上下摩擦,可就在我要发力的时候,苏甯转过身来,我纳闷的看着她。「我受不了了,我要叫出来了。」苏甯轻诉完,便一口咬住了我的肩头。我将苏甯顶在墙上,抬起她的一条腿。苏甯自然的将它盘在我的腰上,我的阳具迅速找到了那梦寐以求的入口,用力一定……肩头传来剧烈的疼痛,那是苏甯的贝齿再用力的咬着,我可以清楚的感觉的龟头冲破了那层阻碍,抵达穴心,苏甯闷哼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我不敢造次,拥着她不再动作。隔壁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男人的哼声,女人的叫声越来越高。「操,干死你,干死个小骚货,我要射了,嗯……」「啊,哥,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操死我吧,我要你的精液射给我!啊,好烫……」接着是混杂在一起的两个人的粗喘声。这时苏甯轻轻的动了下,显然已经从破瓜的痛楚中缓了过来,我不再忍耐,轻轻的,有节奏的耸动起来,苏甯随着我的动作轻哼着,而这哼声在郝强两人的粗喘声中是那麽的轻微,让人难以察觉。「小骚货,给哥舔干净……嗯,对,下边,嗯,好了。」衣服的窸窣声传来,两个人在打扫战场了,接着是脚步声。女人轻笑着,「哥,明天别忘了啊。」「放心吧,小骚货。」脚步声远去,我俩不再压抑自己了,苏甯松开嘴,大声娇喘着:「啊,啊,好涨,做爱就是这样子吗?好充实,好爽,嗯………军,用力干我,干死我吧,我爱你,啊,知道吗,从那天下车後,我就忘不了你,啊,你是我命中的克星,啊……」我用力冲顶着,将苏甯翻转过来,双手捏紧她的臀瓣,大力操弄着:「啊,甯姐,真没想到你还是处女,那天在车上你穿的小裤裤可是很性感呢,啊,好紧啊,热呼呼的,甯姐,你这里真爽,我要天天都操你,我喜欢带你的小穴,太爽了。」苏甯奋力抬起腰肢,双手後翻,搂住我的脖子,「啊,讨厌,不是你想的那样,人家最喜欢米奇内裤,是那个咸湿的王教授给我穿的……」耳边响着苏甯的呢喃,我知道了她差点失身的夜晚,知道了为什麽在公车上我轻易的攻克了她的心防,这一刻,我激动非常,一种要爆炸的感觉充斥全身:该死的王老头,我一定要报复回来。我疯狂的冲顶着,22公分的肉棒全部顶进了苏甯的体内,我甚至感觉到了龟头被她的子宫紧紧咬住,双重的压迫感促使我更加奋力向前。苏甯已经说不出话了,在那里不停的啊着。我将她抱到坐便上面,将她的双脚抗到肩上,整个身体压过去,含住她的双唇,双手粗暴的揉捏她胸前的两团,臀部快速冲顶着,我需要发泄。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终於爆发了,我深深地顶入苏甯的子宫,任精液冲刷着她的花园。苏甯长呓了一声,便瘫软再那里,娇喘不停,双眸微闭。我轻吻着她,将阳具抽出,收入裤子,顺手将她的白色内裤揣进兜内,扶着苏甯走出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