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百姓的性事
老百姓的性事


  是男人就有七情六欲,自然法则避免不了,我的主人公就是一个普通的男人,20来岁,有一点色心,有一点色胆,喜欢看美女,但是也清楚自己几斤几两。
  李健,三流大学毕业,学了个烂大街的专业,找了半年的工作,还是在家吃父母的,自己总有点小理想,可是连第一步都迈不出去,身边的朋友隔三差五的聚一起吹吹牛逼,然后自我感觉良好一个晚上,转天早起就又变成屌丝一个。
  但是李健很善良,对朋友也真诚,所以变成屌丝之前,他要先变成穷鬼。
  也许上天体谅这个善良的傻小子,给了他一个机会。

  李健早起跑步,无意中看见自家小区的公告栏里贴着一张快要被风刮走的废纸,放平时他是不会看的,可是今天他就随便看了一眼。

  「物业公司招聘职员」,落款是附近小区的物业公司。

  试试吧,李健心想,离着家这么近,工资少点也好啊。

  就这样,李健记下电话。

  「喂,请问是清风物业吗?」

  「是的,你有什么事?」电话那头是一个冰冷的女性声音。

  「额,我看见你们公司招职员,我想应聘。」这个女的声音让人很不舒适,李健有点不自在。

  「你在哪看见的?我们公司早就不招了。」女人很不耐烦的说。

  李健听完心想,哎,没戏了。

  心里想着没戏,但是嘴上还是多了一句,「我在X小区看见的。」

  说完李健就准备挂电话了,但是电话那头却响起了喊声,李健一听赶紧又把电话拿回来。

  「你明天在公司面试,带着自己的证件,穿干净点。」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李健有点蒙,不是不招了吗。怎么还能面试呢。算了,去了看看再说。
  转天李健穿戴整齐,走出家门,其实李健还是挺帅的,当然这是他自己认为的。他是那种五官比较清秀的男生,加上皮肤天生不错,有点奶油小生的感觉,其实李健总希望有个富婆包养自己,但是富婆现在都喜欢韩剧明星了,他这样了早就没市场了。

  李健对这个清风物业知道一点,公司老板是这一片的一个混混,有点头脑,干了不少买卖,现在弄了个物业公司,专门进驻那些旧楼小区,然后想着办法挣点钱。李健对他们的印象不是太好,感觉他们就是一群黑社会的,专门欺负老百姓。

  来到物业公司,其实就是一个小平房,里面坐着三两个人。

  「我是来应聘的。」李健不知道该找谁,索性就冲了所有人说了一句。
  屋子里三个人看看他,然后一个年长的大姨走过来。

  「谁让你来的?」

  「我昨天打过电话,我叫李健。」

  那个大姨看了看李健,眼神中有点鄙夷。

  「你应聘的就是X小区的物业主任,如果可以今天就上班。」

  「我们家的小区?那没有物业公司啊。」李健心想,自己家小区是有名的烂小区,各种鱼龙混杂,要不是自己从小生长在这里,好哥们也都在附近,自己是绝对不会住在这里的。

  「就是没有,所以才要你去,你要作为公司的代表先行进驻小区内,为公司日后进驻打好基础。」

  我去!李健心想,让我当开荒牛,自己那些个邻居是什么货色自己可是心知肚明,要是平时过日子,不招惹他们还好,但是一旦招惹上了,自己这点斤两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大姐,我能力不够,干不来的。」

  「谁是你大姐,看清楚了。我是这的经理。」那个大姨扯着高嗓门喊起来。
  「哦,好好,您是经理。」

  「就你一个人,有困难自己克服,公司目前正在上升阶段,没有多余的资源支持你。」

  「那您再找别人吧,我干不了。」李健说完就要走。

  「你的工资就是你自己收的物业费。」

  嗯?我自己收的物业费?

  「经理什么意思?」李健闻到了金钱的味道。

  「你能收多少物业费,你就挣多少,明白了吗?」

  额?李健心里打起了算盘,这个小区有2000多家人,就算只有一半交物业费,自己还能挣不少啊。

  要不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刚才还在想这个工作不能干的李健,现在脑子里转了个弯,开始想怎么开始收钱了。

  「经理,我明白了,我干!」李健重重一点头。

  「你就住X小区吧,现在公司没有办公地点,你就在你们家里办公吧。」
  「行没问题。」李健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李健找到了新工作,而且还是领导阶层,虽然自己是光杆司令一个,但是心中充满着对这份工作的美好向往,当晚就约上几个朋友跑到了家门口的烧烤摊。
  烧烤、酒精,这是李健最喜欢的,夏天的晚上总能看见几个大小伙子坐在路边一边喝着酒一边高声说话,也许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发泄方式。
  李健约了他平时最要好的四个朋友出来,一边撸着串,一边谈着自己的新工作。

  「你太老实了,干不了这个。」李健的朋友之一——老冯说。

  「试试吧,不行就撤,」

  「你别打击他,让他干干,总比在家里强吧。」说话的是老谭。

  「我听说清风在咱们街道里有人,他们有什么事,街道就出面该摆平,而且道上也比较给清风的面子,你要是干好了,其实还是有前途的。」这是岁数最大的老葛。

  「老葛,你跟我具体说说清风的事吧」,老葛是这群人里混的相对不错的,自己有一个饭馆,平时黑白两道的人都有交往。

  「清风的老板就是咱们这的大强,大号叫安立强,以前年轻时就是一号人物,后来不打打杀杀了,干起买卖,从倒买倒卖干起,后来折腾太大,进去了,出来之后,跟官面的人就走得特别近,慢慢的买卖就又干大了,这一两年,趁着这潮流,干起了物业,把自己以前的那些个小兄弟就召集起来,到处承接小区物业,现在在咱们区里有二十几个了。」

  「哦,那他这人怎么样啊?」李健问。

  「人不错,我见过几回,为人仗义,好交朋友,因为这个被朋友坑过几回,不过也没在意,后来还是继续交,道上有兄弟有困难了,他都给平,官面上有事找上他,他也不含糊,能帮就帮。」

  「额,那他还不错啊。」李健傻笑两声。

  「老大不错,但是地下小鬼太多了。他手底下那几个小子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你这种小虾米跟人家也打不上关系,遇见事了再说吧。」

  「行了,别说这些事了,咱们聊聊一会干什么去吧。」说话的是老电,几个人里数他平时最吊儿郎当。

  五个男人听完,眼中都发出了一种光芒,一种饥渴的野兽的光芒。

  几个人来到了夜色洗浴,这个洗浴干了十多年,一开始就是个大众浴池,后来发现正道来钱慢,还是得走邪门歪道,就弄了十多个外地姑娘,在里面干起了皮肉生意。

  「呦,几位来了,这不是葛爷吗,今天要几号啊,我跟你说啊,新来了两个技师,就是嫩,要不您试试。」妈咪一看来了熟客,满脸堆笑的介绍着。

  「新来的给我兄弟,他今天高兴,两都叫来。」老葛拍拍李健说。

  「呦,葛爷,要不我也跟着凑个4P完了。」说着妈咪往李健的身上蹭。
  「你这老牛想吃我兄弟的嫩草,没门,一会脱光了等我。」老冯在妈咪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走了哥几个,咱们调人去,李健悠着点啊,革命本钱别一次打光了。」老电招呼几个人网里面走。

  妈咪吩咐人把李健领到了炮房,李健坐着圆形的性爱大床上,脑子里想着一会要玩什么项目。

  正想着,门打开,进来两个女子。

  夜色的特色之一,技师的服装师统一的,每天都不一样。今天是OL风格,两个技师,都是白衬衣加黑短裙,不过一个光腿,一个黑丝,脚上一个是黑色的漆皮圆头高跟鞋,另一个穿着一双尖头的高跟凉鞋,脚后跟的伴带没系上,就这么趿拉着踩着。

  妈咪说是新人,其实都是从别的场子跳槽过来的,一脸的风尘气,一看就是经验丰富,两人一看是个小帅哥,一左一右凑过来。

  「上帝,想玩什么啊?」

  「你们俩,什么项目好?」李健先看看穿黑丝的技师,黑丝技师看着三十多岁,妆画得挺浓,五官也不好看,就是身材看着不错,一对大奶子,从衬衣里露了一半出来。

  「我拿手的是口活,沙漠风暴,冰火,舌漫,哪个都行。」黑丝技师说着把李健的手往自己胸上放。

  「你呢?」李健看向另一个。

  这个光腿的技师,看李健看她,愣了一会,突然醒过来,「额,我跟姐姐一样。」

  李健一看,今天看意思是老葛结账了,虽说坑兄弟不好,但是双飞的机会摆在眼前,不玩白不玩。

  「做个冰火,水晶之恋。」说完看向黑丝技师,「姐姐来个舌漫。」

  「呵呵,弟弟一会就躺好享受吧。」说完两人开始脱衣服。

  一脱衣服,李健就后悔了,这儿岁数大的技师,没什么胸,全是海绵垫的,倒是另一个技师还有点料。

  三人一起开始洗澡,这光腿技师,看着总有点心不在焉的,李健就有点不太高兴,洗澡的时候就让她给自己搓背,自己就和黑丝技师玩个鸳鸯浴。

  那黑丝技师,小手握住了李健的鸡巴,慢慢的开始套弄,小舌头舔着李健的乳头,没十秒钟,李健的鸡巴就一柱擎天,李健马上就感觉到了强烈的快感,黑色技师很坏,一看鸡巴立起来,手上就加快速度,李健被快感冲的脑袋一阵空白,等缓过来,发现自己的鸡巴被她快速的套弄。

  李健也不是纯情男生,知道这技师想让自己快缴枪,那可不行,既然来了就要玩的尽兴,不能让婊子玩了。

  李健把技师的手拿开,按了一下技师的身子,示意她蹲下给自己口交。
  那黑丝技师虽然不乐意,但是奈何顾客是上帝,只能乖乖蹲下小嘴先是亲了一下,李健感觉马眼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了一下,一股电流顺着老二往身体走,那技师整根含住李健的鸡巴,然后开始套弄,不过出工不出力,技师吞吐的时候,只是象征的吸一下,李健看这样没什么意思,示意技师别弄了,赶紧洗澡上床。
  李健躺在床上,技师口含果冻,开始口活,本来果冻的柔软加上舌头的搅拌,这种口交的感觉是很奇妙的,李健每次来都要点这个项目,不过这水晶之恋,考验的是技师的舌头,如果舌头不卖力气动,鸡巴只是在口里装上果冻而已,李健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舌头多动动。」李健跟黑丝技师说。

  「唔……」技师嘴里有东西,说不清楚,但是李健知道她是在跟我对着说话。
  李健是个比较好说话的人,平常就算了,自己射了就完了,今天不知道哪来的脾气,非要让这个技师知道自己不爽。

  「行了,你别弄了,换人。」李健说完,出去喊服务生。

  「草,花点钱拿自己当大爷了。」那黑丝技师嘴里嘟嘟两句出去了。

  服务生什么也没说,也出去了。

  李健知道,这做着一半换人,一般人家是不给换的,好在还有一个呢。
  话说那另一个技师始终在旁边看着,没说话。

  「你来吧。」李健招呼她过来。

  「我口活不好。」技师说。

  「你刚才不是说挺好的吗?」

  「我口活真不好,这样吧,我给你口两下,你直接跟我做吧。」那技师说着就要给李健口交。

  「停,我点了那么多项目,一会还退钱吗?」

  「不退」

  「那你口两下管什么用?」

  那技师一看,停下来,看看李健,犹豫了一下。

  「这样吧,你等我一会,我包你爽。」说完技师出去了。

  没一会,那技师回来了,不再是光腿了,穿了一条灰色丝袜,脚上的鞋也换了一双银色的尖头高跟鞋,手里拿这一个包。

  「你这是做什么?」李健看着技师,这一看李健才发现,这既是穿上丝袜之后,这两条美腿真漂亮啊,再加上高跟鞋,让人有一种操她脚的感觉。

  「给你做个丝足保健。」那技师跪在床上,手里摆弄着一些瓶子。「你要我穿什么衣服吗?」

  「有什么衣服?」

  「我自己没有,你要是想我穿什么制服我就去找别人借一件。」

  「算了,你就现弄吧。」李健心想耽误这么长时间,一会一个钟就到点了。
  技师在李健的鸡巴上摸了一些润滑剂,然后坐在李健的两腿之间,翘起两条美腿,用高跟鞋的鞋尖轻轻的挑弄这李健的鸡巴。

  本来高跟鞋这么硬的东西,碰到鸡巴,鸡巴会感到不适,但是李健觉得,自己的鸡巴很舒服,高跟鞋光滑的鞋面在鸡巴上来回的滑动,滑到龟头的位置的时候,技师会特意停留一下,用若有若无的力气,在龟头上滑动,鞋面冰冷的感觉在龟头上,犹如冰块划过,但是脚部的温度又透过鞋面传到鸡巴上,让鸡巴感觉不那么冰冷,技师还是不是用脚面的丝袜去滑动鸡巴,从鞋面到脚面,犹如从冰川到草原,鸡巴感觉着这种变化,不断的变粗变大。

  平时习惯了手、嘴和阴道的鸡巴,被这种坚硬而光滑的鞋面挑弄,不但不难受,而且很受用,李健开始放松身心好好享受这种感觉。

  技师挑弄了一会,用鸡巴的龟头顶住鞋的后帮,脚上向下一用力,鞋就离开了脚后跟,李健的鸡巴就进入了鞋里,这时,鸡巴一面被丝袜脚贴着上下滑动,一面龟头已经顶到了鞋底,随着滑动,鞋的后帮还会刮着鸡巴的包皮系带,双重的快感,让李健体验到了以前从未享受过的感觉。

  技师的丝袜脚顺着鸡巴向下,知道把鞋挂在了鸡巴上,然后自己脱了另一只鞋,两只丝袜脚开始利用高跟鞋玩弄李健的鸡巴。

  玩的差不多,技师用脚把鞋取下来,两只脚并在一起,开始从蛋蛋向马眼滑动,滑到马眼的时候,是个脚趾,会像弹钢琴一样在鸡巴上跳动。

  李健这是明白为什么技师问他穿衣服了,两只丝袜美脚,踩在自己的鸡巴上,不断滑动,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挑弄着自己的大鸡吧,这时,如果配上一身制服,技师再优一脸淫荡的表情,这场景,想想就会射啊。不过这时,技师面无表情。

  李健不管这些了,鸡巴上的快感,要让他疯了,他现在就想把自己眼前能看见的女的,按在地上狠狠的操。

  可能技师和李健心有灵犀,在李健即将把她按在地上的时候,技师突然翻身,两只脚哈在一起,用两个脚心形成的圆洞去套弄鸡巴。

  李健先是被吓一跳,后来被丝袜脚包围的感觉,让李健不由自主的想去握住那一对丝袜小脚,但是技师很快就加快速度,李健觉得,自己的手过去也是多余的,这速度自己的手可达不到,而且快感很快让李健没时间想这些了。

  丝袜脚心的摩擦,让鸡巴有一种异样的快感,在套弄的过程中,技师始终掌握好分寸,让鸡巴始终被脚心的丝袜所包围。

  技师快速的进行着脚交,两只小脚上下的夹着一根又粗又大的大鸡吧,李健享受着这份意外的服务,整个人都仿佛飘在云端,脚交的快感比自己性交都快来的刺激。

  李健看着两只灰色丝袜的小脚上下的夹着鸡巴,一些前液从马眼流了出来,粘在丝袜脚上,加上之前的润滑液,两只丝袜脚现在是油光发亮,尤其是红色的小脚趾,特别的醒目,这些视觉的冲击实在的太强烈了,李健没有五分钟就有射精的感觉。

  「不行了,要射了,你再快点。」李健快要射了。

  技师一听李健要射了,双脚犹如电动马达一般,把鸡巴夹在中间,高速的脚交。

  李健在被夹了几十下之后,鸡巴射出了几股精液,技师在李健射精的临界点,把两只丝袜脚紧紧的夹着李健的鸡巴,精液全部射在了脚心里。

  技师在李健射精之后,熟门熟路的快速脱下丝袜,把丝袜一端的精液挤到了自己的嘴里。吃着李健的丝袜,那技师好像很美味的样子,还特意用嘴仔细吸着丝袜里的精液。

  李健射精后整个人躺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太爽了,李健来过夜色几次,没听说过这里有这么厉害的技师啊。

  「你以前在哪里做的?」李健问。

  「Y区的一个洗头房里。」技师一边穿衣服,一边说。

  李健一听就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这技术绝对不是洗头房那种路边店能有的。不过他也没兴趣刨根问底。

  「你这脚交技术真不错,下次我还找你。」

  那技师穿着一半的衣服,停下来,「你能不能不把我会丝足的事说出去,你下次来随便点什么钟,我都给你做。」

  李健一听楞了。

  「额」

  「大哥,我看你不是坏人,我才给你做的,你千万不要说出去我会这些,要不你每次来我都给你做一次。」那技师就差给李健跪下了。

  「行行,我不说,你别担心。」李健善心大发的说。

  「大哥,我没看错人,你是个好人,我叫阿娟,你以后来这里可以直接点我,我保证让你每次就爽上天。」阿娟信誓旦旦的说。

  「呵呵……,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