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朋友妻 五千骑
朋友妻 五千骑

  「你回来了阿?」李可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八成是在用李扬的帐号玩网游,这对小情侣可有共同的爱好就是玩网游,两个人除了作爱剩下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谈情说爱,常常就是窝在一起玩网游。

  「你也穿着检点一点吧,在怎么说我也是李扬的哥们,这么看着你不好。」
  我故作正经的说道,事实上李可穿愈少愈好,最好连内裤都不要穿,露出骚浪的小淫穴在房里走来走去,我也乐的欣赏那诱人的胴体。

  「哼,假正经,内裤都被你拿去自慰过了,还怕看我的裸体?」李可转头撇了我一眼,嘴角不屑的撇了撇。

  「唉呦,你当我还怕看你的裸体,我是怕你亏了呢。」我不由得顶了一句,怎么有这么不知廉耻的女生,莫不是我碰了你内裤你就是我的人了?又不是小狗撒尿划地盘,这李可脑子是不是有病阿。

  「亏啥,看一分钟一百。」李可仍旧盯着萤幕,手却伸了出来,做了个要钱的手势。我擦,当我凯子阿,这里是我家,你自己脱光光待在这里,还不准我看,你妈个逼,脑子烧坏了吧你。

  我迳自走到衣柜旁,也不理会李可的手,开始换起衣服,哪知道李可竟然转头,开始一直看着我,我被看的忍不住了,忍不住说道:「看啥阿?」

  「你不给钱,我亏了,得看回来阿。」李可认真的说道,我勒个去,这神逻辑,我改天是不是要找李扬商量一下,找个长点脑的女孩,这女孩怎么带出去见人阿?

  「再看小心我强奸你阿。」我恶狠狠的恐吓着她,想让她搞清处在这房间里我才是老大,想不到这句玩笑话竟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五千。」李可听了我的话歪头想了想说道。

  「什么?!」我跳了起来,这话不是说强奸5000吧?李可难不成真的疯了。

  「……」李可点了点头,舔了舔舌头,似乎在勾引我上前强奸她,表情说多淫荡有多淫荡。

  五千,可不是笔小数目阿,我上还是不上?我擦,人家都叫你上了你还不上岂不是禽兽不如,我王小锤淫荡惯了,可却是还有点那么一丁点人性,怎?可以丧丝这一点人性,连禽兽都不如呢,我大喊一声,扑了上去,三两下就把李可的奶罩扒掉。

  李可唔的一声,朝我吻了过来,我抱紧了她的上半身,让四片嘴唇紧贴,舌尖探入了那热呼呼的口中,触到她柔软的舌尖,她口中充满了口水,我粗鲁的吸着她的口水,手指柔捏着她挺起的乳头,感受着她那浑身发烫的身体。

  随着我的进攻,李可的身体愈来愈烫,吐出来的气息愈来愈乱,我的手慢慢滑向她柔滑的大腿,伸进她的内裤,探入她胯间的那毛茸茸的小森林,触及了她那已经淫水绵绵的蜜穴,我的中指刺入她柔软湿滑的花瓣,她的花瓣轻轻颤动,小穴一收,似要把我的中指吸进去一样。

  李可这时已经发情,挺动着下体迎合着我中指在她阴蒂肉芽上的摩擦,阴道内流一股一股温热的淫水,将我的手沾得水淋淋的。我用另一只手指下了她的内裤,露出她的阴毛,她浓黑的阴毛已经被阴唇内渗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的纠结成一团浆糊般。

  她手里也没闲着,将我的内裤褪下,我一整天一直处於勃起状态的小小锤这时由内裤中弹跳出来。我抱着她一边拥吻一边把她推倒到床上,将赤条条粗壮坚挺的阴茎压在她那完全赤裸,粉嫩雪白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阴阜上,大腿贴上她柔滑细腻的大腿,可能肉与肉慰贴的快感,使得李可呻吟出声,两手大力的抱紧了我的腰部,将我们赤裸的下体紧贴,挺动着阴户与我硬挺的大阳具用力的磨擦着,我们的阴毛在廝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火热的龟头磨擦着李可的阴唇,李可察觉到了我的挺进,再次呻吟轻叫。
  「恩……小锤,快进来……」李可迷濛着双眼,呢喃着,看的我血脉贲张。
  我用嘴巴封住了他的小嘴,将龟头对着她那已经充分湿润的粉嫩穴口挺了进去,好紧,想不到这看起来千人骑万人插的小骚货屄那么紧,没干过女人的我差点就要射了出去。

  好险身为一个屌丝,每天撸管是我必修的课题,这让我的龟头没那么敏感,在这关键时刻保住了我王小锤的威名。

  我的龟头大约插入她湿滑的阴道了不到五公分,就感觉龟头前端的的肉冠被一圈温热湿滑的嫩肉紧紧的箍住。这时李可被堵住嘴突然用力对我进攻。「唔唔唔……恩恩恩…阿阿阿…」香舌乱颤的李可不断淫叫,腰支微微扭动,给我的肉棒带来一股刺激的摩擦感。

  我再也忍不住了,什么男人的尊严,我现在脑子李只有两个字「射精」。我要用眼前的女人射精,把眼前的女人当飞机杯,当抹布一般的把精液射在里面。
  我抓住李可的细腰,肉棒一挺,「噗叽」的直送入李可的?穴了。整整的塞满了她的阴道,李可浪叫一声「阿…顶到了」。

  我快速抽动了起来。愈抽愈快,愈抽愈大力,「阿阿阿……喔喔喔……」李可被操的全身僵硬,「快死了……,爽死了,老公,给我……快射给我。」李可用极为尖锐的声音哭号着,腰支僵硬的挺着,双手紧抓着被单。

  「操死你这个小骚货,我操!」听到她不知廉耻的连老公都喊了出来,我的下体愈来愈硬,紧緻的肉穴感觉包附的愈来愈紧,不断传来李可淫肉的痉挛。我加快了我的抽插,我和李可大腿相撞的啪啪声愈来愈大,恐怕隔壁邻居都知道我们再做这档事了。

  突然,我感到马眼一烫,一股热热的水伴随的李可的一声低吟波到了我的龟头上,我那深入到她子宫腔内紧抵住她花心的龟头,被这突如其来的阴精浇得马眼一阵酥麻,加上她阴道壁嫩肉强力的痉挛蠕动收缩,睾丸再也受不了,一阵痉挛,热烫的精液如火山爆发般喷出,一波的浓稠精液全灌入了她的花心。两股热流交会,我们两都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颤抖着。

  「好爽……」高朝后的李可两腿紧紧的纠缠着我的腰间,身体时不时的颤抖,我们就这样四肢纠缠着,享受着那高潮的余韵。

  坐起身后,我点着一支菸抽了起来,李可翻了个身,卷着被窝,下体还??
  流出精液。我寻思着,人家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今趟我抢了李扬的衣服来穿,这件是可不知道要怎么了结,虽然说是李可这个小浪货自己摸上来的,但我总不能跟李扬说是他自己的女人骚阿。

  我捏着李可的肥臀,李可又是轻呼一声,唉,不管了,及时行乐,以后的是以后说吧,我钻进被窝对李可又是一阵逗弄,霎时间娇喘连连,一室皆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