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局长给妻子加餐
局长给妻子加餐
一场大雪过后,天气格外的冷。

星期天下午,我早早的从家里出来,直接坐出租车到了北厘财政局。

北厘是小地方,自然不比省城繁荣,所以穿衣打扮也不能太显眼,这是做这行的规矩,到什么地方穿什么衣服说什么话。

在家的时候,我洗了澡,把长长的头发弄干,脸上只化了点淡淡的妆,穿的也比较普通,薄毛裤外面是紧身的亮皮裤,黑色的高跟鞋,上身是粉色的紧身毛衣,外套是白色的羽绒服。

北厘财政局是一座不太起眼的建筑,共5层,看样子是老楼了,楼前面有个不大不小的院落,门口有值班室,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坐在里面看报纸。院子里停着几辆车,我一眼就看见许雷的那辆半新的桑塔那。我看看表,现在是下午1点。

我走到值班室,对那个看报纸的男人说:“师傅,我找许局。”

男人放下报纸看看我,然后说:“您贵姓?”

我说:“我姓张。”

男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哦!您是张小姐吧?您进去吧,刚刚许局长还打下电话来问。”

我笑着说:“谢谢。”然后走进院子。

我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不过前几次来的时候都是坐在许雷的车里进来的。所以值班的人不认识我。

进了楼道,里面几乎没人,十分的冷清,外面的阳光透过玻璃散在楼道里,楼道两侧的玻璃窗里贴着照片,头一个就是许雷,他已经连续5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了。

我走上楼梯,楼道里的确很安静,只有高跟鞋碰在地面上发出的响声。许雷的办公室在最顶层,也就是五楼,别看这个楼比较老了,可他的办公室里装修得却是一流的。我一边想着一会儿的事情,一边走上了五楼。冬日的阳光,透过南面的窗户撒在地面上,楼道里很暖和,可见房间里的温度很高。

五楼基本上没有什么办公的房间,最显眼的便是局长办公室了。我停在办公室门前,轻轻的敲了敲门。里面马上响起许雷的声音:“谁啊?请进。”

我笑着说:“大哥,是我。”说着,我推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迎面热气扑脸,暖气的确烧得很旺。许雷的办公室足足有200平米,听他说,原先这是个小会议室,后来改为他的办公室了。办公室的确装修得很讲究,地面上铺着红色的地毯,房间的正中央是一张大办公桌,桌子后面有一把皮椅,许雷就坐在上面。

许雷的身后是落地的窗户,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景色,靠近南边墙是一溜的转角真皮沙发,沙发前面还有一个古香古色的茶几。面对沙发那面墙是一溜的高档书柜,里面放着许多书,不过有些书不但是崭新的,而且已经落下了一些灰尘了。靠近门口的墙边上立着一个饮水机。

许雷见我来了,笑着站了起来,他绕过办公桌走到我面前说:“小张,吃过午饭了吗?来,坐。”

我笑着说:“大哥,我吃过了。”

许雷把门关上、锁好。回头对我说:“吃过了?呵呵,恐怕没有吧?”

我坐在沙发上,脱掉羽绒服放在一边,笑着说:“真的,我真吃过了。”

许雷笑着走到我面前说:“那你大哥我再请你吃一顿午饭?”

我没听明白许雷的意思,以为他真想请我吃饭,急忙笑着说:“大哥,我真吃过了,不骗你。”

许雷忽然有些激动,他把裤子的皮带松开,迅速的褪掉里面的毛裤,一根猛挺的粗大鸡巴几乎是弹了出来,鸡巴头儿出奇的巨大,红通通的,伴随着大鸡巴痉挛似的一挺一挺,从巨大鸡巴头儿的裂缝里,涌出一股股的透明粘水儿,那是鸡巴液。许雷的眼睛发亮,死死的盯着我,目光里充斥着强烈的欲火!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许雷突然一把抓住我的长发把我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我觉得头皮一疼,不自觉的叫着说:“哎呀!您慢点!”

许雷把下身所有的裤子和内裤都踢到一边,他一只手抓着我的头发,一只手撸了一下粗大的鸡巴笑着对我说:“吃完了午饭,老哥我请你吃加餐!”说着,他按着我的头把我按得弯下了腰,许雷用高挺着的大鸡巴在我脸上一真乱杵,力量之大,我甚至感觉有点疼了,最后,他终于找到了小嘴儿的部位,大鸡巴顺利的插了进去。

一刹那,我和许雷都哼出了声来。

“唔唔……”许雷掂着脚尖奋力的用大鸡巴抽操着我的小嘴儿,粗大的鸡巴头儿堵在嗓子眼儿里,我的唾液顺着鸡巴茎猛流,甚至流到了地毯上。许雷站立着,我弯着腰被他口操,许雷一边舒服的哼哼着,一边把手从我腰间的裤子里伸了进去,很顺利的就摸到了我的屁股,他轻车熟路的分开两片肥嫩厚实的屁股,中指一挺钻进了屁眼儿里使劲的抠了起来。

“唔!唔!……”我尽量张开小嘴儿用力的唆了着他的大鸡巴,屁眼儿传来阵阵骚痒,我不禁扭动起屁股来。而许雷的另一只手仍旧狠狠的抓住我的头发。

“嗯!来!咱们到那边去!”许雷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向房间的正中央移动。

他不让我直起身体,我也不敢,只好弯着腰一边被他抠弄着屁眼儿一边还要快速的伸缩着头叼弄他的大鸡巴,脚下也要随着他的步伐慢慢移动。

嘴里的大鸡巴头儿发出阵阵的淫骚味儿,我也觉得浑身开始热了起来,看来这顿加餐我是吃定了,不停流下的唾液润滑着粗大的鸡巴,连同鸡巴头儿里冒出的鸡巴液被我用小嘴儿都糊弄到粗大的鸡巴茎上。

好一阵,我们才走到房间的中央,许雷先前的欲火稍微平静下来,他把手从我的裤裆里抽出来对我说:“叼住俺的鸡巴,把衣服脱光。”

虽然我不太方便,可还是点点头。

我先把两只高跟鞋从脚上褪了下来,然后一边弯腰含着许雷的鸡巴头儿,一边用两只小手快速的脱掉裤子,最里面是一条黑色的尼龙丝连裤丝袜子,这种面料的丝袜子是最便宜的货色,透气性能相当不好,每次都会把两只小脚弄得臭臭的,可似乎许雷许风他们很喜欢这个,所以这次我特别买来穿上。

下身只穿着连裤丝袜子,我把裤子和毛裤扔到一边,摸索着把高跟鞋重新穿好,然后把上身的毛衣衬衣奶罩全都脱掉,最后我直挺挺的跪在许雷的面前叼弄着他的大鸡巴。

许雷也早把上身的衣服除去了,此时房间里,我们都脱光了衣服,屁股对屁股了。

“啧啧!嗯!啧啧!嗯!啧啧!”我跪在许雷的面前,两只小手绕到他的屁股上,不停的捏弄着屁股上结实的肉,男人的屁股很粗糙,比起女人松软而富有弹性的屁股,男人的屁股更象是肌肉,不过许雷或许是因为不再是个军人了,缺乏锻炼的他,屁股上也有了一些肥肉,捏弄起来倒象个女人的屁股。

我一下下快速亲吻着许雷的鸡巴头儿,就好象是在和鸡巴头儿亲嘴儿一样,许雷的一只手仍旧按在我的脑袋上,另一只手却伸到裆下摸着两个鸡巴蛋子儿。

“嘶……好妹子!够味儿!操……舒服!”许雷一边说着,一边舒服得把头仰了起来。

“来!咱们玩儿个神仙脚!”许雷兴致勃勃的对我说到。

我心说:又玩这个!唉!女人的命真苦啊!可有什么办法呢?对我来说,完成公司给我的任务就意味着能挣到更多的钱,到这一步,不干也不成啊!

我想到这里,忽然觉得一股淫欲冲了起来,浑身发热,屄里也冒出一股淫水儿来。

许雷一只手按在我的头顶权当一个支架,另一只手仍旧捏着自己的蛋子儿,他慢慢的抬起一只脚,然后将大脚趾直接塞进了我小嘴儿里,粗大的脚趾在小嘴儿里追逐着我的舌头,左冲右撞的似乎要把小嘴儿裂开。我一动都不敢动的,因为许雷身体一半的重量经过他按在我头顶的手传到我的身上,我真怕自己支持不了会摔到他。许雷一边用脚趾拿我取乐,一边开心的撸着自己的鸡巴。

“哈哈哈哈!哈哈!”许雷看着我的样子大笑了起来,在他眼里,我不过是个他可以任意取乐的工具而已,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任意让我做任何事情,因为他知道,玩弄的代价不过是他手中的一点权力而已。

让我品尝了他的大菜“神仙脚”之后,许雷把我从地毯上拉了起来。我跟着他走到沙发跟前,许雷让我把一只脚蹬在沙发上,然后撅起屁股,他站在我的后面将黑色的尼龙丝袜子褪到脚脖子上,然后他挺着大鸡巴微微一用力就把大鸡巴操入屄中。

“啪啪啪啪啪……”许雷一上来就加力快操,似乎想尽早射出精子。

““啊!啊!好……浪的妹子……啊!啊!……操你……啊!啊!好……好婊子!……啊!”许雷一边叫着,一边快速的动作着屁股,粗大鸡巴带着层层的屄水儿快速的进出,我只觉得似乎要飞起来了,浑身发软,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屄上了!

“啊!大……大哥……用力!用力!快!快!来了!来了!来了啊!啊!”我一边淫叫着,希望许雷能痛快的把精子射出来。

突然,许雷浑身一抖,大鸡巴一挺,我只觉得屄里一热,突突突突的几下,许雷射精了!

“哦……”许雷一边弓起身体慢慢的享受着射精的快乐,一边长长的哼了一声。

“啪啪”即将软小下去的鸡巴,被许雷又在屄里用力的操了两下,然后慢慢的拔了出来。许雷随即象个泄气的皮球一般坐进了沙发里。

我从沙发上的羽绒服里掏出一卷卫生纸,撕下一段,擦着从屄里流出来的精子,回头笑着对许雷说:“大哥,我帮您擦擦吧?”

许雷对我说:“用嘴给俺叼干净了,手纸太硬。”

我笑着走到他跟前跪了下去,把许雷软搭搭的鸡巴塞进小嘴儿里唆了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就清理好了,许雷满意的拍拍我的头说:“妹子真是这个中的巾帼。好!”

我笑着说:“我还生着呢,大哥您以后还多调教啊。”

许雷听完也哈哈的笑了起来。

……

我们都穿好衣服,许雷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灰色的信封,扔到我面前的茶几上说:“下批的文件都在这里,我和我弟说好了,星期一,也就是明天,明天上午9点你去找他,带好你们所有的手续和文件,他会给你们办理的。另外嘛,我的那些钱,以后也不要开存折了,我给你一个帐户,你直接往里打钱就是了。”

我拿起信封,说:“谢谢大哥!您的钱马上就会打到帐户里的。”

许雷点点头,对我说:“你走吧,我累了。”